第二天财经新闻的头版头条是,FX全面收购TSLL。

    促成这一合作的人,正是乔忘栖。

    当然对外没人敢提起这件事,业界大佬自己心知肚明即可。

    FX的股价又一次翻倍,江羡‘旺夫’的传言就越来越多了。

    红姐这会儿挑广告都挑得手软,电话被打爆,邮箱也被塞得满满。

    每天要过滤很多商务合作,从里面挑选最好的资源给乔忘栖过目。

    不过这种操作,只有红姐一人知道。

    连江羡都被蒙在鼓里,准确的说,江羡的一切工作安排,都是乔忘栖在把关。

    什么可以接,什么不接,全都是乔忘栖在做决定。

    有的时候红姐会觉得乔忘栖才是江羡的经纪人。

    所以红姐会满心疑惑的问乔忘栖,为什么不让江羡知道是他在背后默默付出呢?

    乔忘栖的回答很言简意赅,“帮自己老婆做点事情还需要回报?”

    什么是绝世好男人?

    这就是了啊!

    江羡这边身价和咖位都水涨船高,文允诺那边却是一片乌云惨不忍睹。

    TSLL在被FX收购之后,第一件事公布的并不是人事调动,而是公开提出解约并要求文允诺按照合约赔偿损失。

    这等于公开打了文允诺的脸,让本就艰难的她更是雪上加霜了。

    一开始还有人默默吐槽说做得太狠了。

    说到底,文允诺也只是任性霸道了一点。

    多少艺人卖惨啊,也不至于要被封杀得这么彻底啊。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结果随后FX又公布了新的声明,声明里说文允诺跟原TSLL执行总裁徐义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文允诺是靠着这种不正当手段拿到的代言。

    结果一出一片哗然。

    高材影后居然是靠陪·睡,才拿到的代言!

    这下连那些同情的人都纷纷散了,觉得文允诺是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

    文允诺躲在酒店房间里看着这些新闻,哭得眼泪都干了。

    她没想到自己会被毁得这么彻底!

    她给苏同恩打电话,苏同恩那边也是焦头烂额,正在帮她处理那些违约的案子以及清算具体要赔偿的数字,根本无暇理会她。

    连给她送餐点的酒店服务员,看她的眼神都带着鄙视。

    文允诺冲着那服务员发了好一通脾气,“连你也看不起我是吧?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

    服务员出于敬业原因礼貌的道,“文小姐您多虑了,我没有,我只是给您送吃的,麻烦你签个名字我就走。”

    “我就不签约,我还要投诉你!你的服务态度烂透了!叫你们经理来,我要让他解雇你!”文允诺歇斯底里的吼道。

    服务员也没想到有人会这么不讲道理,脸色沉了沉,“随便你,真是丑人多作怪。”

    吐槽完她转身就走。

    留下文允诺原地崩溃,不停的给酒店打电话投诉那个服务员,还嚷嚷着非要辞退对方才行。

    后来还是酒店的经理来赔礼道歉,才让她勉强好受了一点。

    可折腾了一番后,内心的恐慌和害怕依旧没有消除。

    她不想就这么认命的。

    可眼下的自己,已经是满盘皆输,想要翻身的可能性太小太小了。

    而这一切罪恶的起源,都是因为江羡。

    自从跟江羡对上之后,她就开始各种倒霉。

    同样都是人,凭什么江羡就能轻易得到她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

    她不甘心啊!

    文允诺喝光最后一滴酒,醉醺醺的拿起手机给江羡发了个彩信。

    是一章照片,她和乔忘栖的合影。

    说是合影其实有些过,是那日她约乔忘栖到酒店来的时候,偷拍的一张照片。

    而文允诺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刺激江羡。

    因为她认为女人都是善妒的,让江羡看到这照片,就会开始怀疑乔忘栖对她的真心。

    埋下这善妒的种子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必然会受损。

    最好是闹得鸡飞狗跳的,也算是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了。

    哪怕不能让他们分手也没关系,搅乱他们的日子才是目的。

    发完信息后,文允诺就一直在等着,等江羡打电话来质问,或者等乔忘栖再次对她下狠手。

    哪怕万劫不复也没关系,反正自己爽了。

    可奇怪的是,信息发出去之后,没有任何反应。

    文允诺不死心,又编辑了很长一段短信发给了江羡。

    【江羡,你看到照片难道不好奇吗?他可是推掉了你的邀约特别来见我的,你就不好奇我们之间的关系吗?那天他特别温柔吻了我,还用手轻轻的抚摸我的身体,对了,他特别喜欢我在上面,说喜欢我的狂野,还说你在床上像个木头一样不解风情……】

    文允诺故意发这种刺激的短信给江羡,为的就是激起江羡的愤怒。

    江羡也确实看到了这些信息。

    虽然她是当局者,可她很会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

    就文允诺的这些手段吧,都太小儿科了。

    只能说她道行太浅了。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接下来,文允诺就会约她见面了。

    果然,第二天江羡就接到了文允诺约她见面的电话。

    “我并不想见你。”江羡不疾不徐的道。

    “你是害怕见我吧。”文允诺用出了激将法。

    江羡轻笑出声,“既然你战帖都下到我面前了,我不接也不合适,那你说个时间地点吧,我会来的。”

    文允诺挂了电话,冷冷的笑了起来。

    只要江羡来,那她的计划就能成功了。

    为了不输给江羡,她特别装扮了一番,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不少。

    女艺人本来就很注重自己的外表,平时出席活动的时候,都要明里暗里争艳一番的,这种情况就更不能输了。

    可真当她看到江羡的时候,又瞬间泄了气。

    跟江羡比美……

    完全是自取其辱。

    毕竟是娱乐圈里的顶级颜值女星,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都是绝佳的那种。

    难怪粉丝都说她,美好的事情,江羡只靠脸就做到了。

    文允诺故作镇定的在江羡对面坐下,脸上带着大大的墨镜,哪怕是在室内也没有取下。

    一方面是为了装高冷,另一方面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黑眼圈。

    反观江羡,落落大方,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明明是没什么敌意的笑容,看在文允诺眼里却像是在嘲笑一样,她压着心里的怒气说道,“乔忘栖知道你来见我吗?”

    “他要是知道,你觉得你还能见得到我?”江羡眼神清婉透彻吗,像是能看透一切伪装镇定一样。

    文允诺只的心虚的避开视线,随后又想起自己带着墨镜,哪里还需要避开她呢?

    这时服务员过来询问二位喝点什么。

    文允诺特别强调的道,“我只要白开水就好,我现在喝不得咖啡的,谢谢。”

    江羡到是给自己点了个冰美式。

    等服务员走了之后,文允诺才慢慢的靠在沙发上看着江羡说道,“你的确是长得很好看,放在娱乐圈里也是佼佼者,难怪乔忘栖会看上你,但你要知道,容颜是会变老的,男人的爱也会随着容貌的消失而消失,乔忘栖也不会一直都爱你。”

    “你说的我都懂。”江羡认可了她的说法,但下一刻却挑眉道,“至少他现在还沉迷于我的美色,不是吗?”

    文允诺冷笑出声,“所以你承认你是靠美貌留住他了?”

    “长得美本来就是我的优势啊。”

    文允诺,“……”

    是,她是没有江羡美。

    可这女人有必要一直得意这件事吗?!

    文允诺气得咬牙切齿,“那你应该看到我给你发的照片了吧?你难道不好奇,他为什么会爽了你的约,来见我呢?”

    “这个世界上男女的比例还是挺持平的,他一天要见的女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呢?”

    “可我们做过了。”文允诺豁出去的道。

    江羡挑眉,“哦?”

    文允诺见她不信,就挺了挺胸说道,“他背叛了你,懂吗?”

    “还有呢?”江羡想看看她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文允诺就知道她不信,所以早有准备。

    她打开包,将里面的一章B超单拿出来放在了江羡的面前并说道,“我怀孕了,是乔忘栖的。”

    江羡拿起了B超单看了看。

    当然,她也看不出个名堂来,毕竟不是医生。

    所以这种事情是很好糊弄的,文允诺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准备了这个以假乱真的B超单。

    “你若是不信,我可以让医院开证明给你。”文允诺故意挑衅的道,“反正这就是事实,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事实都摆在你面前。”

    江羡放下B超单,一脸无奈的道,“如果你真的怀孕了,那问题就有点麻烦了。”

    这语气,让文允诺眉梢一喜。

    看来自己的计策是起作用了,“同样作为女人,我好心的提醒你,不是你的东西就别强求,有了孩子以后,我跟他的关系就更牢固了,你是争不过我的!所以还是趁早离开吧!”

    “不不不,我说的麻烦事不是这个。”江羡摇头否认了文允诺的话,“我说的麻烦是另外的。”

    “什么意思?”

    “意思是……其实乔忘栖他不孕不育。”江羡无可奈何的说道。

    文允诺的脸瞬间就扭曲起来,连伪装的镇定都快保持不住了。

    偏偏江羡还唉声叹息的道,“这件事我也是最近才得知的,我亲自陪他去医院做的检查,因为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没有避孕,所以觉得奇怪,结果检查结果一出来,才恍然明白过来,他不孕不育。”

    文允诺死死的拽着自己的包,嘴唇抖动着,好久才憋出一句话来,“其实……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没有怀孕。”

    江羡挑了挑眉,“B超单都在呢。”

    “是假的,为了骗你的。”文允诺急忙解释道。

    江羡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是骗你的,乔忘栖并没有不孕不育。”

    文允诺,“……”

    ——

    乔忘栖:今天也是被老婆造谣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