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你是要笑死我。”洛星听了江羡的描述之后,笑得前和后扬的,脸上面膜都崩了。

    她一边擦眼泪一边努力扶正面膜说,“后来呢?”

    “她狼狈逃走了啊。”江羡无辜的道。

    洛星差点被笑死,“哈哈哈这实力悬殊太大,根本没办法交锋嘛。”

    “她也是倒霉,遇上了我。”江羡还一脸同情的为文允诺感叹,“她也不想想我爸是谁,从小打到,我见过不少对我爸有企图的女人,那叫一个前仆后继,可这些女人都不是我妈的对手,我可是她亲传的入室弟子,怎么可能骗得过我?如果是那些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或者是某个总裁家的傻白甜,她今天或许就成功了。”

    “呵呵呵呵呵道行太浅了。”洛星就喜欢江羡这种不可一世的样子。

    早知道她请假也要跟着江羡去看热闹了,反正也不嫌事大。

    “被你这么一整,我估计文允诺最近应该会消停了,你也能好好的在家看剧本了,这部电影什么时候开拍啊?”洛星好奇的问。

    “节后。”

    “那你也有个假期呢,打算怎么弄?天天在家看剧本?”

    江羡想了想,否了,“也不是。”

    “那还做什么?”

    “陪我老公啊。”

    洛星,“……”

    是时候结束话题了,“好了我要休息了,再见吧。”

    “我还有事要问你那,那天我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声音,你就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江羡可没忘记这茬事情。

    洛星心虚得很,好在不是当时,她撒起谎来底气足了一点,“害,是新来的服务员,说是我的粉丝,缠着我给他签名,我总觉得他是是私生粉,所以他晚上来敲门就把我给吓着了。”

    “没看出来啊,我们洛超模都有私生粉了!”

    “行了行了,反茶达人,赶紧去陪你老公吧。”

    江羡结束跟洛星的通话,才慢悠悠的回卧室。

    她今晚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哼着歌洗完澡出来,乔忘栖拿着毛巾去给她擦头发,见她脸上总挂着笑容,就好奇的问了一句,“什么事那么高兴?”

    “啊,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江羡仰着头笑。

    “嗯,很明显。”乔忘栖忍不住低下头去亲了一下她的唇。

    江羡往他怀里一靠美滋滋的笑道,“就是剧本背得很流利,所以心情好。”

    文允诺私下找她的事情,她也没打算跟乔忘栖说,反正就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她也没放心上。

    “所以今晚不用背台词了?”乔忘栖漫不经心的擦拭着她耳边的湿发。

    江羡不知这是坑,头点得很快很笃定,“对啊,不过我一会要陪秦粤玩一把游戏,她求了我好久的。”

    “嗯,那我先去洗澡。”

    乔忘栖换了毛巾给她垫在肩上,避免湿发弄湿睡衣,这才拿着换洗的衣物去了浴室。

    江羡不疑有他,给秦粤发了个消息之后,登陆了游戏。

    一进到队伍里,秦粤就兴奋的喊她,“羡姐羡姐!快带我飞啊!我最近掉分掉得快哭了。”

    “我只答应了陪你玩一局的,而且我段位也没办法跟你排位。”

    “羡羡姐……”秦粤开始撒娇。

    “撒娇没用。”

    “嘤嘤嘤。”

    江羡催她,“赶紧的,不开始我就退了啊。”

    秦粤哪里敢怠慢,立马开了局。

    由于江羡的号没段位,所以两人不能排位只能打匹配。

    可秦粤还是很兴奋,这段时间她每天都会反复观看那一场比赛的视频。

    而且每次看,都会热血沸腾。

    后来就每天去求江羡,求她再玩一把给自己瞻仰瞻仰。

    无奈江羡总是拒绝,但秦粤非常有毅力,一直求一直求,才有了这么个机会。

    虽然是匹配,但秦粤的号段位较高,匹配的对手也都比较厉害,一到队伍里,江羡的新号就被鄙视了。

    “不是吧?这种段位也有小号?有没有搞错啊?直接投吧!”一号队友非常不友善的说道。

    作为小钢炮的秦粤自然是不能忍自家羡姐被羞辱,当即就反驳,“瞧不起谁呢?”

    一号队友被反驳后脾气就上来了,“我说你了吗你就接话?我说的是小号啊,合着你们是一起的啊?小学生吧,赶紧回去玩对对碰,别来坑人好吗?”

    秦粤自封为第一喷子,面对队友这么长串的输出,她只回应了四个字,“令尊炸矣。”

    队友心态就崩了,游戏一开始就搁哪儿各种骂,也不好好玩游戏,很快就送了一血。

    秦粤顺势嘲讽一番,“不会玩就乖乖在泉水里喊666好吗孙子!”

    一号队友,“*****”

    一看就是一段及其难听的话,结果被系统屏蔽了,一号队友就更炸了。

    他气得直接去送,一趟趟的送,还跟对面的人喊话说,“打野的在偷你们家红,赶紧去围剿他!”

    随后对方五个人就往红区赶去,围剿打野。

    而玩打野的人,正是江羡。

    秦粤见状急忙喊话,“X姐先回来吧。”

    因为在游戏里,她不好说江羡的名字,怕被人认出来,所以用字母代替。

    江羡不慌不忙的抢到了红,反手就跟对方秀了起来。

    一打五,秀到飞起。

    先把对方的两个输出秒了之后,再打有控制的辅助,不到一分钟,三杀到手。

    剩下两个比较肉的敌人见她残血,便凶残的围了上来想要杀了她。

    江羡的技能都已经用掉,CD还有几秒,只能秀走位尽力避开对方的攻击。

    她计算着伤害和技能的CD,眼看着只剩下丝血了。

    秦粤几乎是从地图的另一边穿过来想帮江羡的忙,可眼看着就要来不及了,她着急得要死。

    就见江羡丝血反秀,一套连招之后,五杀到手。

    对方团灭。

    他们几乎不敢置信,纷纷给江羡在公屏上扣666.

    连刚刚嘴很臭的一号队友见此情形,也忍不住来了个666.

    秦粤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气不过的骂了一号队友,“坑货,乖乖躺好,你爹带你飞!”

    一号队友也不气恼了,并且有点服气,非常爽快的喊道,“爸爸,求带飞!”

    秦粤,“……”

    妈的,底线呢?

    第一个五杀到手后,江羡就已经Carry全场了。

    整个游戏地图都沦为了她的秀场,为其他九人展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猎杀时刻。

    不到八分钟,对方投降认输,而江羡居然在投降认输前拿到了第二个五杀,简直是天秀!

    游戏才刚刚结束,秦粤还没从激动的情绪里冷静下来,队伍立马就满人了。

    刚刚的一号队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加入了队伍。

    另外一个是刚刚在对面被杀得落花流水的打野。

    还有一个……是秦粤之前遇到的那个小王八羔子,萝莉教头。

    这手速……

    怕是母胎单身吧?

    秦粤尴尬的发消息,“你们干嘛啊?”

    先前的一号队友说,“爸爸,求带飞!”

    对面的打野说,“爸爸,求带飞!”

    萝莉教头憋屈了一秒发言,“爸爸,求带飞!”

    秦粤,“……”

    作为游戏第一小钢炮,秦粤怎么可能会这么放过这小王八羔子。

    新仇旧恨的,当然要一起算,所以她特别回复萝莉教头,“乖孙,你弄错辈分了。”

    萝莉教头,“……”

    giao!

    江羡发消息说,“好了我先撤了,你们玩。”

    “别啊……”秦粤的话都还没说完,她就已经退出队伍。

    一号队友哭唧唧的道,“爸爸走了,那我也走了,再见。”

    对方打野很高冷,再见都没说一声就走了。

    只留下萝莉教头跟秦粤同在一个队伍里,气氛有点微妙。

    萝莉教头说,“我以为他们在叫你爸爸。”

    “哈哈哈哈……”好尴尬。

    萝莉教头,“来solo?”

    秦粤,“……”

    自打虐过他之后,这家伙每次上线只要碰到秦粤在,就一定要跟她solo.

    甚至有一段时间他就一直在线蹲人,把秦粤吓得去玩小号了。

    最近好了点,没有在线蹲人,可也总会遇上,依旧执着的发起solo邀请。

    秦粤都不知道拒绝多少遍了,对方还是锲而不舍。

    她真的快哭了。

    “时间不早了我睡了晚安。”秦粤准备火速开溜。

    萝莉教头看了看时间后回答她,“才八点你就要睡觉,你不会真的是个老太太吧?”

    秦粤,“……”

    你才老太太!你全家都是老太太!

    秦粤不想跟他废话,直接退出队伍然后下线。

    看着对方灰下去的头像,乔十一挺失落的,又一次邀请失败了。

    他无聊的去开了两局游戏,结果都是赢,赢得一点挑战性都没有,让他觉得很无趣,就挂着游戏界面东看看西看看,最后点开了没事只会躺的资料,看了一眼她的历史战绩。

    最近她断断续续有在玩游戏,但战绩看上去也不是很好的样子,而且最近一直在掉分。

    可根据自己的判断,在这个段位她不可能会掉分才对。

    乔十一又点开了最新一局的战绩,发现她依旧表现平平,到是她队伍里那个没有段位的打野,全局伤害百分之七十。

    这完全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百分之七十的伤害啊!!

    就是乔十一最崇拜的女神苏同恩,也鲜少能拿到这种伤害的。

    他告诉自己,一定是段位太低了,所以才会打出这种伤害。

    这个理由说服了他,但手指不由自主的点开了对局回顾。

    这一看,不得了!

    五打一,五杀。

    其他四人完全就是混子,还有一个直接站在泉水里没怎么动过。

    第八分钟的时候,又是一秀五,五杀。

    对方投降认输。

    两次五杀!

    这……是巧合?

    乔十一非常懊恼不能看视频,只能看对局回顾。

    刚刚队伍里另外两人求爸爸带飞的时候,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而且他发现这种节奏很熟悉,像和他solo过的没事只会躺。

    难道……是她男朋友?

    乔十一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苏同恩突然对他发起了游戏邀请。

    他立马甩开那些奇怪的念头,进了队伍兴奋的问道,“女神,你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