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有点时间,陪你玩两局。”苏同恩回复乔十一。

    乔十一很兴奋,立马开了游戏,一边聊天一边玩。

    毕竟是职业选手,打这种局根本没什么压力的。

    “年底的云鼎杯公开赛就要开始了,女神今年要参加吗?”

    其实这个问题,乔十一也只是随口一问。

    自打去了M国之后,苏同恩就没回来过,更别提参加一年一度的云鼎杯公开赛了。

    乔十一没报什么希望的,只是觉得这是目前国内最权威的一个公开赛,苏同恩完全可以去参加的,错过了挺可惜的,毕竟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就那么很短站的一段。

    “嗯,已经报名了。”苏同恩随意回了一句。

    乔十一卡住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兴奋不已的问,“真的吗?你要回来了?!”

    “嗯。”苏同恩再次给了肯定的答复。

    乔十一从沙发上一下子就蹦跶了起来,“我太高兴了!女神你终于要回来了!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机啊!是直接回原京还是先去江海?”

    “江海。”

    毕竟今年的云鼎杯公开赛是在江海举办,她直接去江海也无可厚非。

    “那你给我个准确的时间,我去接机!我正好放假觉得无聊呢!”

    “好,到时候告诉你航班。”

    乔十一兴奋得在公平上发消息,“女神万岁!”

    同时,苏同恩拿下五杀。

    乔十一看了看时间,八分钟五杀,很强!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兴奋的给苏同恩来一段花式彩虹屁。

    可这会儿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刚刚所看的对局回顾,那个用户名叫X的人,八分钟,两个五杀。

    应该是段位低,他再次这么说服自己,并甩开这些复杂的思绪,开心的跟苏同恩玩游戏去了。

    苏同恩跟乔十一玩了四把游戏,这小子依旧跟以前一样,把她一顿夸。

    苏同恩时不时的应一句,或者时不时的打听一句乔忘栖的事。

    “九哥啊,九哥在江海呢,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回原京了。”

    “那乔家那边就没什么动静吗?”苏同恩好奇的问。

    乔十一挠挠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女神你也知道的,我不喜欢过问乔家的那些事,而且我觉得九哥肯定对一切都了如指掌的,如果真有什么动静,他会比我更早知道的。”

    “也是。”

    乔忘栖的能力,那是无需置疑的,苏同恩心里很清楚。

    随后她又问乔十一,“那你这几年有看到你九哥打游戏吗?”

    “没有,完全没有。”乔十一非常笃定的道,“他那账号,都已经好几年没登陆过了,如果他上线,我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

    “哦。”苏同恩有些走神,结果一个不注意被对方围攻死了,她没了兴致,就跟乔十一说,“这局打完我就下了,下次有时间再陪你玩。”

    “好的!女神!”

    打完游戏两人互相道别后就下线了,苏同恩把行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看了看时间,文允诺差不多快到了。

    她坐回沙发里等了大约五分钟,文允诺就开门进来了。

    与回国之前不同的是,眼前的文允诺显得特别的憔悴。

    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哪里还有半点影后的样子。

    还好这是国外,认识她的人并不多,不然叫媒体拍去,又是一番腥风血雨的报道了。

    苏同恩面色平静的对她说道,“你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一切社交平台的账号全都停更,不要发任何动态,还有,

    我给你约了医生,趁这个机会你把微调手术都做了。”

    “我已经回不到娱乐圈了,还做什么手术?”文允诺自暴自弃的道。

    现在国内对她的报道,要多难堪有多难堪。

    身份,地位,人设,全都崩塌了,叫她还怎么回去?

    叫她还怎么有脸回去?

    “人都是健忘的,特别是娱乐圈这种地方,只要有新的层出不穷的新闻八卦出现,你的丑闻就会被淡忘。”苏同恩安抚的道。

    可文允诺崩溃的喊道,“那要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你觉得我等得起吗?!”

    “你冲我发什么火?”苏同恩冷然的笑了起来,笑得叫人毛骨悚然。

    文允诺被这笑给吓到,瑟缩着,又不甘的坐了回去。

    “不会让你等那么久的,你耐心一点。”苏同恩给了她保证。

    文允诺已是心灰意冷,不想再谈自己的事情,看到沙发旁边的行李箱,疑惑的看向苏同恩问,“你要去哪里?”

    “回国。”苏同恩很直接的道。

    文允诺惊讶的瞪大眼睛,“约定的时间不是还没到吗?你现在回去,就不怕……”

    苏同恩及时打断了她的话,“我敢回去就自然有把握,你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

    “……知道了。”文允诺闷闷的应了声,咬了咬唇后,还是犹豫着开了口,“那个江羡,根本不像传言的那样是个一无是处,胸大无脑的花瓶,她比我所见过的女人都厉害,你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看出来了。”毕竟两人也交手过了。

    文允诺见她并不在意的样子,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多管闲事。

    反正她该提醒也提醒了,其他的也不多说了,她那么自信就让她去对付好了。

    苏同恩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漫不经心的翘起腿道,“她江羡再厉害,不也是个女人么?乔家那种豺狼窝我都闯过了,自然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文允诺一怔,觉得这话也有道理。

    是啊,她连乔家那个豺狼窝都闯过了,还怕她一个江羡不成?

    没必要一开始就打压自己的士气,所以她还是给了苏同恩鼓励,“那我就祝你旗开得胜,早日赶走江羡,成功的站到乔忘栖的身边。”

    “会有那么一天的。”苏同恩满意的笑了起来,眼底欲望炙热,“而且不会太久。”

    乔十一知道苏同恩要回国,就提前到了江海。

    不过他没跟乔忘栖说,因为他知道说了的话,九哥绝对不让他来江海。

    所以他先斩后奏了,还准备给苏同恩一个惊喜。

    可他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在苏同恩上飞机前给她发消息说,“女神女神,我给你准备了惊喜!”

    “什么惊喜啊?”

    “现在不能说,等你下飞机就知道了!”乔十一兴奋的道。

    苏同恩也很配合没有继续追问,她上飞机后,打开手机通讯录,把乔忘栖的号码点出来看了又看。

    随后在心里无声的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

    江羡最近除了看剧本,就一直在想一件事,要怎么合情合理的把乔忘栖带回家介绍给父母,并告诉他们,她领证结婚了!

    虽然她的父母都很民主,可这件事毕竟是大事,难免会刺激到父母。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真是进退两难啊。

    陈思茶发消息给她说,“羡姐,我今天的飞机到江海,晚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好啊,可以带家眷吗?”

    陈思茶,“我拒绝!”

    “好吧,那我一个人来,

    我请客。”江羡大方的道。

    “好的,晚上见。”

    打完电话陈思茶就上了飞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后,拿出眼罩准备睡觉。

    旁边位置的乘客也到了,隐隐的香水味让陈思茶忍不住打起了喷嚏。

    她赶紧找口罩戴上,对香水过敏的人真的很痛苦。

    陈思茶歉意的跟对方打了个招呼说,“不好意思啊,我香水过敏。”

    “应该是我道歉才对。”女人开口,声音很好听,听上去像是个美女。

    陈思茶对美女一向都很大方,抬头跟对方点了个头。

    这一看,她楞了一下,“你是……苏同恩?”

    苏同恩没想到自己会被认出来,不过她很落落大方的点了头,“是的,你认识我?”

    “额……嗯。”陈思茶有点尴尬的点了个头。

    这反应到是让苏同恩有点意外,便打量了一下坐在身侧的男人。

    看在苏同恩眼里,陈思茶就是个男人。

    毕竟她全身上下的打扮,说话语气等,都很男人。

    除了司乘他们几个,还真没多少人知道她是女儿身。

    此时的陈思茶带着口罩,所以苏同恩并没把她认出来,只微微的点了个头后就坐下了。

    一路到也相安无事。

    飞机落地江海后,陈思茶摔下下了飞机,毕竟她没什么行李,而且大部分行李也都早早的寄回国了,不需要她随身携带。

    从通道出来,远远的就看见外面一群记者和粉丝。

    这让陈思茶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难道自己的行踪被暴露了?

    不应该的啊!

    她早前放出幌子说她要随俱乐部的队员一起回国,实际自己却提前回来了,为的就是避开粉丝的热情。

    没想到还是暴露了……

    而且眼前那架势真的很大。

    鲜花,气球,灯牌,媒体,记者……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要接那个国际巨星呢!

    现在的粉丝,都这么大方的吗?

    陈思茶拉高了帽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打算趁机溜走。

    在走过那群人的时候,还特别低下了头,就怕被发现。

    没想到自己的伪装还真的起了作用,他们并没发现。

    穿过人群之后,陈思茶松了口气,正打算拔腿就跑。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欢呼声,“苏神苏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苏神苏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陈思茶差点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都他妈什么年代了,还喊这么老土的口号,脑子瓦特了!?

    不过她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这些人并不是来接自己的,而是来接苏同恩的。

    也对,人家好歹也是苏神,国内有粉丝也很正常。

    可她明明记得,苏同恩一直在M国那边活跃,并且从没参加过国内举办的任何赛事。

    怎么这次,突然想到要回国了?

    而且还很高调。

    她满心疑惑的到外面去等酒店的车,司机说堵在路上了让她再等一会儿,她便找了个柱子靠着耐心的等着。

    视线不紧不慢的看向里面还被粉丝围堵着的苏同恩。

    她戴着墨镜,满面笑容的抱着花和各种礼物,正在跟那些热情的粉丝签名。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声惊叹,好像有什么很激动的事情发生,惹得陈思茶好奇的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