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晚上秦粤上线玩游戏的时候,又被像幽灵一样的萝莉教头给缠住了。

    她都快憋屈死了,觉得这人跟厉鬼一样,阴魂不散!

    一开始她可以装作不理会,可这人总在她游戏的时候不停的发消息。

    而秦粤自己又有强迫症,一看到消息提示就忍不住去点,最后的结果就是她死了很多次。

    秦粤看着那战绩就一顿窝火,气呼呼的退出游戏给萝莉教头发信息说,“你有病吗!?”

    “我想跟你solo!”萝莉教头直接说明来意。

    秦粤满脸拒绝,“不要,乖孙,你自己去玩,别打扰你爷爷我,谢谢。”

    “十万!”

    秦粤,“???”

    “打一局十万。”乔十一直接抛出诱饵。

    秦粤气得七窍生烟,“我给你二十万,你给我滚,成不?”

    萝莉教头,“……”

    这什么社会啊,钱都不好使了吗?

    说好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呢?

    不过乔十一也不泄气,继续骚扰没事只会躺,“我认真的,只要你愿意跟我solo一局,条件随便你提。”

    “不打!思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麻利点,谢谢!”秦粤气呼呼的打出这行字回怼对方。

    看来用钱是行不通了,乔十一只好改变策略说,“原来你是不敢啊,早说嘛,缩头乌龟!”

    秦粤,“???”

    这小王八羔子!!

    不给点颜色让你瞧瞧你都要上天了!

    “打就打!不过我今天没时间,我们约个时间打!”

    秦粤当然也有自己的小聪明,就自己的技术跟对方打,肯定很吃力,她得找江羡帮忙呀。

    所以今天肯定不行了,必须要特别约个时间才行,这样也方便她去求羡姐啊。

    却不知乔十一那边也需要一点时间,毕竟他也是找苏同恩来打,不是自己亲自上阵的。

    所以两人一拍即合,约好了时间。

    末了秦粤还不忘跟对方放狠话说,“咱们可先说好,谁输了谁当面叫爷爷,并且一辈子都叫爷爷的那种!”

    “成!”乔十一回答得非常干脆。

    反正他找的是女神,女神的技术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

    秦粤借着给江羡送剧本的机会去了御蓝湾,一进去就笑脸盈盈的打招呼,“羡姐好,姐夫好。”

    这个称呼乔忘栖很满意,难得点了个头,“正好我有点事要出门,你可以好好陪陪江小羡,别让她喝冷的水。”

    “明白!姐夫这是让我帮你看着羡姐。”

    “嗯。”

    秦粤点头哈腰的送走了乔忘栖,又笑脸盈盈的去找江羡,“羡姐羡姐,你今天真好看!”

    “我哪天不好看?”江羡反驳。

    “也是,羡姐哪天都好看,但今天特别的好看!”秦粤放下手里的东西后,还过去给江羡捏脖子捶背的。

    江羡斜睨了她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被看穿心思的秦粤只好嘿嘿嘿的个干笑,“羡姐就是牛,这都能看出来。”

    “说吧什么事?”江羡翻阅着手中的剧本,随口问道。

    秦粤半蹲在江羡面前给她锤腿一边笑盈盈的说道,“羡姐,你什么时候再玩游戏啊?”

    “我上次不都跟你说了,只陪你玩一局。”江羡无可奈何的解释,“主要我不太喜欢玩。”

    “羡姐,是这样的,我跟人约了solo,想让你帮我去打,就一次,就一局,我保证以后再也不

    烦你了。”秦粤弱小无助的求全着。

    江羡想都不想就摇头,“不,而且我赢了又不是你赢了,有什么用?”

    “羡姐你就帮帮我嘛,不然我总被那个人欺负,太憋屈了,只要你帮我赢了这一次,他以后就再也不骚扰我了。”秦粤都快把下巴搁在江羡腿上去求她了。

    “这样吧,我找我朋友帮你,她也很厉害的。”

    “可是……”秦粤有些担心,毕竟赌注押得有点大。

    江羡便补充道,“哦忘了跟你说了,我这位朋友是职业选手。”

    秦粤眼睛一亮,“真的吗?是谁啊是谁啊?只要是有名气的电竞选手我都认识的!”

    “陈思茶,N8赛季的冠军队选手。”

    秦粤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陈思茶?那个……电竞美少男?!我的妈呀,羡姐你也太厉害了,居然认识这么牛的人!”

    江羡差点被秦粤给摇散了架,只好及时伸手推开她,“你冷静点。”

    “我冷静不下来啊啊啊啊,我是陈思茶的狂热粉!”

    江羡也知道陈思茶有不少狂热粉,而且大多是女粉丝,但没想到秦粤也是。

    看秦粤那兴奋的样子,估计是脑残粉级别的。

    得,陈思茶又祸害了一颗少女心。

    果然,秦粤兴奋完还不忘红着脸说,“我当初还在微博上公开喊话说要给茶总生猴子呢,没想到居然有这个缘分,能跟茶总有交集!”

    江羡不禁扶额。

    自己好像……搞砸了事情。

    她跟陈思茶说这事儿,陈思茶挺无奈的说道,“不好意思啊羡姐,我这两天要封闭训练,没办法帮你这个忙了。”

    江羡,“……”

    这……可咋整?

    毕竟都已经答应秦粤了,总不能再扫兴吧。

    算了算了,硬着头皮上吧。

    她把消息告诉了秦粤,秦粤虽然挺失望的,但转念一想,羡姐上也是一样的。

    虽然,可能,大概没有陈思茶厉害。

    当然这只是秦粤内心的想法,如果她这个想法让陈思茶知道,估计会诚惶诚恐吧。

    那她跟江羡比……

    就……太抬举她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那天,秦粤早早的来了御蓝湾。

    今天乔忘栖总算不用出门打算好好陪陪老婆的,谁知电灯泡又来了。

    秦粤总觉得后背发凉,也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

    时间一到,秦粤登陆账号,一上线就接到了萝莉教头的solo邀请。

    她急忙把手机递给江羡。

    江羡在对话框里输入信息,“只打一局,速战速决。”

    萝莉教头回复,“OK!但输了的人必须愿赌服输,当对方一辈子的孙子。”

    江羡侧头看秦粤。

    秦粤一脸尴尬,“这个……这个赌注就真的挺大的。”

    江羡嘴角无语的抽了抽,是挺大的,毕竟要多一个孙子。

    另一半乔十一把手机递给了苏同恩,“女神,开始了开始了,加油啊!我很看好你的!”

    “好,不过先说好,打完你就得给你九哥打电话报备,不能再瞒着了。”苏同恩再次叮嘱。

    乔十一只好点头,“知道了,我一会就报备好吧。”

    游戏开始,乔十一对苏同恩是信心十足,还抱了包薯片边吃边围观。

    另一边的秦粤也差不多是这个模式,趴在江羡背后的沙发扶手上,兴致勃勃的看着,“羡姐加油!你是最棒的!”

    江羡嫌弃的撇开脸,开始玩起游戏来。

    可能是因为赌注太大,对方的进攻非常迅猛,并且直奔江羡来。

    只见江羡不疾不徐的操控着游戏的角色,漫不经心的跟对方周旋。

    初始的时候大家等级都不高,伤害也不高,没装备,所以可以贴脸周旋。

    这种周旋在职业赛里一般叫做摸底,也就是摸对方的底细。

    江羡的走位很骚,哪怕对方的角色控制很多,她也依旧能轻松避开,甚至时不时的在对方面前秀一下。

    秦粤看得眼花缭乱的,忽然觉得自己跟羡姐玩的并不是同一个游戏。

    不过她也来不及感叹,全神贯注的盯着江羡的手,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的画面。

    反观乔十一,就没秦粤那么较真了,毕竟他看过苏同恩很多比赛,对她的操作非常熟悉了。

    所以他的注意力都在对方的角色上,见对方轻盈的跳来跳去,也觉得跟自己玩的不是同一个游戏。

    因为对方选的是一个仙气飘飘的女角色,还穿着这个角色最贵且最难得的限量版皮肤,秀起来像是天女散花一样,特别的好看。

    而苏同恩擅长的角色大多是男角色,因为她觉得女角色在实际操作的时候,会受到特效限制。

    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玩法。

    因为苏同恩自视甚高,并没选自己最擅长的角色,而是选了一个最近新出的角色。

    但她很自信,并且有些轻敌。

    第一回合摸底之后,她有点惊讶,看来对方是有两把刷子的。

    所以接下来的战术就是好好发育,争取经济压制对方,这样就能大开杀戒了。

    苏同恩开始四处刷经济,再时不时的跟对方对线一下。

    江羡那边就玩得漫不经心了,也没有去刷经济,就站在那里慢吞吞的打着小兵。

    秦粤看得有些急了,急忙提醒江羡,“羡姐,你不去刷经济的吗?对方的经济已经超过你了。”

    “没事,一样能打。”

    主要是懒,因为她最不喜欢刷经济了,只想速战速决。

    等对方看见自己经济压制之后,就开始对江羡发起攻击。

    技能都成熟之后,攻击就更加迅猛了,直奔江羡而来。

    江羡用跳跃技能剁掉了对方的第一个攻击,回首来了个虚晃一枪。

    对方反应迅速,预判到她的回首,直接放了大招来攻击。

    按照常规局面来看,这个大招能牢牢的将对方按在地上摩擦的,苏同恩也是这样认为的。

    谁知对方直接用了个特殊技能闪现了,躲开了她的大招。

    而且她闪现的方向很奇怪,直接跳到了对面的防御塔下,这样一来她就要承受一半的防御塔攻击,等于自损。

    乔十一楞了一下说,“这是操作失误了吧?”

    “应该是……”苏同恩的话都还没说完,就发现了惊奇的一幕。

    对方跳进防御塔之下后,直接引起了小兵的围攻,她利用小兵的围攻丢出被动技能。

    被动技能在几个小兵的影响下叠加了伤害,再打到苏同恩的角色上,她瞬间就丢掉了一大半的血。

    等她意识到情况不对想逃逃离的时候,对方又跳到了她面前来了个致命一击。

    一血,没了。

    看着黑白色的画面,苏同恩都愣住了。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安静。

    乔十一赶紧说道,“小问题小问题,这毕竟是我的手机,你只是不习惯。”

    苏同恩尴尬的回,“是有点没手感。”

    ——

    江小羡:来来来,社会羡教你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