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苏同恩的表现却让乔十一有点大跌眼镜。

    自打苏同恩送了一血之后,后面的发挥就很不稳定,频频出错。

    对面的打法很野,没有任何路数,总是能杀一个措手不及,让苏同恩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很多技术都受到了限制。

    随后不到五分钟,她连掉了两个人头。

    这会儿苏同恩的额头已经冒出一层薄薄的冷汗了,哪怕她还在故作镇定的打着游戏。

    乔忘栖趁着等待复活的时间里,递了杯水过去并安抚道,“女神,喝点水吧,别紧张慢慢来,前期崩了也没关系,后面也可以补救回来的。”

    “今天的状态很不好。”苏同恩接过水匆匆的喝了一口。

    “是啊,毕竟是我的手机,你用着肯定不习惯。”

    苏同恩沉着眸发起第四次攻击,并且是在有很多小兵的帮助之下发起的攻击。

    可事实上……她又一次被对方反杀了。

    这下,她连最起码的镇定都没办法保持了。

    乔十一紧张的说道,“是不是网络不好啊?我看你有点卡的样子。”

    “有一点……”

    第五次,她再次死亡。

    乔十一绞尽脑汁的找借口,“刚才她有伤害加层,打不过也正常。”

    后来,“她打了控制肯定没办法攻击的,这个不算。”

    最后,乔十一只好借着尿遁的借口躲到了洗手间。

    此时的战绩已经是0一8了。

    她看着那刺眼的战绩,完全无法接受。

    自从接触电竞之后,她对自己的技术就非常的自信,且拿下过不少不错的名次。

    离开原京去M国之后,更是进入了世界上最顶级的俱乐部,有专业的教练对她进行特殊培训,技术也更上一层楼。

    还从未出现过这种局面!

    平日里跟乔十一打,她大多都会让着一点,毕竟他是乔忘栖的弟弟。

    除此之外,不管是咋队伍里,还是在比赛里,她都没输得这么惨烈过。

    苏同恩深吸一口气之后,等到角色再次复活,改变了策略,开始了防守战术。

    也不是她不想攻击,主要是她现在的局面,只能以防守为主。

    本来以为躲在塔下防守,就很安全。

    谁知对方突然发动攻击,直接越塔杀人。

    在这个游戏里越塔杀人是需要精准算计的,不仅要算计防御塔给出的伤害,还要预判对方的走位和技能给出的伤害。

    哪怕是职业选手,除非经济大压制,且对方残血的情况下,才会做出这种冒险的行为。

    此时守在江羡身边的秦粤看到她的这个操作,也惊叫起来,“羡姐!你冷静啊!”

    江羡没理会,直接跳进去跟对方打作一团。

    在对方满血的情况下跳进去,只有一个结果,必死无疑。

    秦粤忍不住哀嚎了一声,因为看到角色已经丝血了。

    说时迟那时快,江羡在丢完一套技能之后,并没有逃走,而是迅速点开装备商店卖掉身上现有的装备换了一个复活甲。

    由于手速太快,秦粤差点都没注意到。

    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江羡已经原地复活,并趁着复活的时候,再打了一套伤害给对方,再次拿下人头。

    再趁丝血,瞬间逃离了防御塔,回到了安全的地方。

    秦粤,“……”

    妈呀,这是人干的事吗?

    反应过来的秦粤顿时捶胸顿足,恨声恨气

    的骂了自己一句,“我刚刚为什么要眨眼!”

    错过了那么精彩的画面,简直有罪!

    另一边,乔十一躲在洗手间里观战呢。

    因为观战比实时要慢一些,所以他还没看到这个点。

    而苏同恩这边,已经震惊了。

    她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对方跳进来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装备的,明明没有复活甲,可在最后关头对方更换了装备。

    这对手速要求是非常非常高的,哪怕是职业选手,也需要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勉强秒换装备,而且风险极高,跟越塔杀人一样,鲜少会使用这种技巧的。

    可刚刚对方很轻易就做到了,这才是让苏同恩最为震惊的地方。

    她好半天没缓过神,愣愣的坐在那里,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人还没复活,洗手间里突然传来了乔十一震惊又兴奋的声音,“我靠!”

    苏同恩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看到这一幕了。

    那一刻,她脸上的面子有些挂不住,脸颊火辣辣的,咬了咬唇,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铃声,并且故意放大声,确定乔十一能听见之后,才假装接了起来,“喂教练,是,我现在在外面呢,是马上回来吗?好,我马上归队。”

    说完苏同恩就收起了手机,用有些急切的语气喊了乔十一,“十一,我教练找我有急事,我先回去了,这局游戏你自己来打吧。”

    “啊,好。”乔十一急忙从洗手间里出来,正要去送送苏同恩。

    她却连连摆手说,“不用送我了,你先玩一下游戏,马上复活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打开门匆匆离开了,走得那叫一个快。

    乔十一拿起手机看了看战绩,0一9.

    有点惨……

    好吧他承认,是惨不忍睹。

    苏同恩都没办法赢对方,自己就更没那个可能了,所以乔十一彻底放弃。

    但他并没有投降,而是站在自家的泉水里给对方发消息,“爷爷,我认输,不用打了,我们来聊聊呗。”

    江羡顺势就把手机丢给了还处于兴奋之中的秦粤,“好了他认输了,你自己聊吧,我去看剧本了。”

    “好勒!谢谢羡姐!”秦粤兴匆匆的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的聊天记录,忍不住扑哧一笑,“真乖,我的大孙子。”

    乔十一,“……”

    好憋屈哦!

    不过他是个愿赌服输的人,该叫还是得叫,“爷爷,你刚刚那一招秒换复活甲也太秀了,可不可以教教我啊!”

    “不可以,这可是绝招,不可外传的。”秦粤嘚瑟起来。

    “求求你了,爷爷。”

    “你求我也没用。”

    乔十一见这招不行,又换了个路数说,“爷爷,你其实是个男的吧。”

    “你这是瞧不起谁呢?”秦粤不爽的问。

    “因为你技术太好了,不像是女人能做到的事,所以刚刚并不是你自己打的吧?是你男朋友?”

    秦粤,“……”

    这都能看出来?

    秦粤当然不可能承认,但也没否认,只说,“你管我用什么办法打的呢,反正你输了,输了就得认,以后见着我请叫爷爷,还有,别再来烦我。”

    乔十一根本没理会她的话,又追问了一句,“你那朋友,是职业选手吗?”

    “不是。”

    乔十一听后有些失落。

    那么好的技术不打职业,也太暴殄天物了。

    他原本还想跟对方套两句话的,秦粤就点了投降退

    出了。

    乔十一看着0一9的战绩,以及上面的胜利二字,一阵无语。

    随后保存了视频,反复看了两遍,依旧被对方的操作所折服。

    这样一来他就被问题给困扰了,苏同恩的技术都打不赢这人,那这人得多强悍啊?

    自打自己接触游戏并且沉迷游戏开始,他只见过一个人比苏同恩要强的。

    那个人就是他九哥,乔忘栖。

    可九哥已经不玩游戏很多年了,所以没有这个可能。

    乔十一怎么也想不通这个问题,就索性不想了,直接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

    “九哥,你在江海哪里呢?我也到江海了。”

    半小时后,乔十一打车到了御蓝湾。

    这是乔忘栖给的地址,他没想到九哥在这边还特别买了住所。

    而且看上去还挺贵的。

    江海的房价跟原京不相上下,他有点疑惑的是,九哥为什么会在这边置业?

    绝对有问题!

    乔十一去大门前张望了两眼后,才开始按门铃。

    没多会儿一个穿着运动装,扎着丸子头的女人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乔十一瞪大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从房子里出来的女人。

    等他将对方的相貌看清楚之后,不免在心里匪夷所思的想,九哥的眼光……也太一般了吧。

    当然也不是说这个女人长得不好看,算是清秀型的。

    可看在乔十一眼里,这女人跟他女神苏同恩根本没得比,毕竟苏同恩以前在原京的时候,也算是远近闻名的美人。

    所以乔十一无法理解自家九哥这金屋藏娇的眼光。

    门铃响的时候,楼下就只有秦粤。

    所以她只能去开门。

    门外的人,明显是个陌生人,秦粤并不认识。

    再加上对方一直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她,这让秦粤很不爽,黑着脸问,“你找谁啊!”

    “我找我九哥。”乔十一冷冷的答,他不喜欢这女人的语气。

    “找错了,这里没有你九哥。”

    乔十一,“???”

    见对方转身就要走,乔十一有点不满的喊道,“喂死胖子,我九哥是乔忘栖!”

    “你叫我什么?”

    秦粤作为一个女人,听到这个名字,当即就炸了。

    居然叫她死胖子?!

    这男人死定了!

    秦粤撸起袖子就冲过来,根本不管他刚刚说了什么,直接气势汹汹的问道,“你刚刚叫我什么?你有种再叫一次试试!”

    “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怎么了?”乔十一也非常皮,直接跟她呛了起来。

    反正他看不惯这个女人,而且在他心里,九哥和女神才是一对,他们才是CP,是自己从小嗑到大的CP。

    眼前这女人突然出现,横刀夺爱拆散了自己的CP,那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他要报仇!

    “你……你个丑八怪二百五!”秦粤也气愤的骂了起来。

    “我丑?你是没长眼睛吗?”

    “你才没长眼睛,你全家都没长眼睛!”

    “你这个没礼貌的女人,我九哥怎么看上你了?”乔十一非常不能理解,在他看来,眼前这女人根本就是一无是处嘛,所以他实在不能理解自家那绝顶优秀的九哥,怎么会看上这么粗俗的女人!

    “你给我等着。”秦粤指了指他,转身就往屋子里走,一边走还一边说道,“孙子你有本事别走啊,走了就是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