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十一也呛声道,“我为什么要走?该走的是你!这是我九哥家!”

    秦粤已经气到没有理智了,直接去了一旁的花园,拿起平日里给花园浇水的水枪直接喷向乔十一。

    乔十一完全没料到她会做出这么无理的举动来,被淋了个结结实实。

    院子里响起一阵愤怒的吼叫,可算惊扰到楼上书房里正柔情蜜意的两人了。

    江羡从乔忘栖怀里坐起身来说,“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

    “我去看看。”乔忘栖扶着她起身后,才正了正色往窗户走去,一眼就看到了楼下那个暴跳如雷的乔十一。

    他这才转身出门下楼去解救乔十一,江羡也跟着下来。

    大门外,秦粤正在叉腰的笑。

    乔十一暴跳如雷的骂道,“你这个无理的女人!我跟你没完!”

    说完就要扑棱过来,爬墙也要去揍秦粤。

    乔忘栖开门出来,出声制止了这一场闹剧。

    “十一,你先下去。”

    乔十一一看到乔忘栖,就委屈得不行,立马跟他告状,“九哥,她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啊!”

    秦粤,“……”

    什么玩意儿?

    九哥?

    还真是认识的人啊。

    这会儿换秦粤尴尬了,挠挠头说道,“姐夫,我不知道他是你弟。”

    乔十一瞪大眼睛,“姐夫?!!”

    江羡也从屋内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现场的惨烈状况,柳眉微颦的问秦粤,“怎么回事?”

    “是他叫我死胖子的!”

    “是她叫我丑八怪的!”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状告对方。

    秦粤摸摸鼻子,“他先不尊重我,我才骂他的。”

    乔十一憋屈,“明明是你不给我开门,还……”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乔忘栖打断了,“先去把衣服换了再说话。”

    乔十一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乔忘栖,被他一训斥,就老实了,乖乖的进了门去换衣服。

    他路过秦粤的时候,还不忘瞪了她一眼,秦粤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等他路过江羡的时候,乔十一的步子明显顿了顿。

    江羡他认识,一个靠脸就能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的女人。

    所以乔十一第一感受就把江羡归类于那种,只有脸蛋,没有任何才华的花瓶。

    当然,不了解江羡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他微不可见的扯了扯唇,努力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随后傲慢的走进了房子,像是进入自己家一样,问乔忘栖,“九哥,我换什么衣服呢?”

    “跟我上来。”乔忘栖眯着眼睛用眼神警告的看了乔十一一眼。

    乔十一又老实了,乖乖的跟在乔忘栖的后面,屁颠屁颠的上楼了。

    秦粤心虚的看了看江羡,“羡姐,我好像把事情搞砸了……”

    “没事,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秦粤马上开溜。

    到也不是怕那小王八羔子,主要是怕乔忘栖。

    天不怕地不怕的秦粤,却是有点害怕乔忘栖的。

    至于为何,也说不上来。

    就像是一种等级压制一样,反正她有点怕就对了。

    楼上,乔十一换了乔忘栖的居家服,干爽了不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乔忘栖,“九哥,楼下那女人

    是谁啊?”

    这问题才刚问出来,就被乔忘栖抬手敲了一下,“再用‘那女人’三个字,小心我收拾你。”

    乔十一,“……”

    九哥不爱我了,嘤嘤嘤。

    可最打击的还不是这个,最打击的是乔忘栖接下来的话。

    “以后见到她就乖乖给我叫嫂子,态度也给我放尊重点,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乔忘栖非常郑重的警告乔十一。

    乔十一感觉自己胸口被扎了一刀,那叫一个疼啊。

    他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九哥这只是短暂的沉迷美色,等清醒了就好了,到时候还是那个他最最崇拜的九哥!

    所以问题都在那个狐狸精身上!

    乔十一现在就觉得江羡是个狐狸精!

    不对,江羡是个长得漂亮的狐狸精!

    也不对……

    好吧,他承认,江羡是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狐狸精。

    是他所见过的狐狸精当中,最最好看的那个!

    所以九哥才短暂的沉迷!

    他在乔家那种家庭长大,从小就见识过各式各样的狐狸精,对付狐狸精他有的是招数,就不信赶不走江羡!

    所以乔十一又斗志昂扬的下楼,再见江羡,他还是被震慑了一下。

    就江羡这张脸,是真的美,寻遍整个原京,怕是也找不到比她更好看的人了。

    所以乔十一又默默在心里腹诽了一句,狐狸精!

    乔忘栖踢了他一脚,声音冷冷的,“叫人。”

    乔十一,“???”

    他憋屈的开口,“嫂子。”

    江羡微微点了个头,“我叫江羡,很高兴认识你。”

    江羡向他伸出了手。

    乔十一心想,我才不要跟你握手!

    下一秒,他又被踢了一脚,耳畔再度响起乔忘栖冷冽的提醒,“握手!”

    乔十一,“……”

    他草草的跟江羡握了手就松开了,摸摸鼻子说道,“九哥,我饿了,你这有没有吃的啊。”

    “自己不会叫外卖?”乔忘栖没理会她,往江羡走了过去,俊脸上的表情也随着视线的转移而变得温柔起来,再开口,已是神色温柔,“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被沉重打击的乔十一,“???”

    九哥你是人吗!

    哪有人双标成这个样子啊!

    江羡眼眸含笑的看了乔十一一眼,才跟乔忘栖说道,“我现在就有点饿了,想吃意面。”

    “那我去给你弄。”乔忘栖立马说道,“你先吃点水果,但别吃太多,意面一会就好了。”

    “好。”江羡乖乖点头。

    乔忘栖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才往厨房走去。

    被连续暴击的乔十一差点快阵亡了。

    这……是九哥?

    不不不,一定是自己的幻觉,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可他不知道,这种打击,才刚刚开始。

    乔忘栖不仅亲自给江羡做吃的,还对她宠爱有加,说话也是和风细雨的,眉目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乔十一开始怀疑人生。

    厨房里,江羡吃着乔忘栖喂过来的番茄,看了一眼外面耷拉着脑袋的乔十一问他,“你这个弟弟,有点意思啊。”

    “他不懂事,被宠坏了。”乔忘栖的语气还挺无奈的,“如果他欺负你不尊重你,你记得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江羡浅笑着反驳。

    然后在心里腹诽,对付熊孩子,她最擅长了。

    江羡只随意的吃了一点意面,大部分都是乔十一吃的。

    主要是他真的饿了,而且九哥的手艺很好。

    只不过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见九哥下厨了,都快忘了他有一手好厨艺了。

    下午席年过来接乔忘栖去应酬,乔十一想故意留在家里,好找江羡的麻烦。

    有九哥在,他一直没找着机会呢。

    谁知这个计划还没实施,就被乔忘栖识破了,他特别带走了乔十一,好给江羡一个清净。

    乔十一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出门了。

    路上的时候,乔忘栖就训导了乔十一,那说教的方式,真是像极了他在大学的教导主任。

    “你的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收收心了,本来是想让你放了假进集团去磨练的,既然你来了江海,那就跟着我,我亲自带你。”乔忘栖严肃得像个家长。

    乔十一内心一阵哀嚎,但表面上却得装作好学上进的样子,“嗯,我会跟着九哥好好学的!”

    到店后,乔忘栖下车,吩咐席年,“你把第一季度的所有报表给他看,回头我来抽查。”

    乔十一,“???”

    说好的你亲自带呢!

    怎么就把我丢给席年了啊!

    看着乔忘栖离开的背影,乔十一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

    席年是个务实的人,还真的给他准备一个季度的报表。

    光是电子档案,就传了快一个G。

    乔十一突然觉得生无可恋。

    那些报表数字单个拧出来他都认识,可合在一起他就看不懂了,怎么看怎么头疼。

    一边啃手指一边挠头发的,后来还差点睡着。

    实在是扛不住了,就跟席年唠嗑,“席大哥,九哥跟那个江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席年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看向她,“在乔爷面前,你可不能直接喊夫人的名字,不然你九哥肯定会收拾你。”

    乔十一,“……”

    谢谢,领会过了。

    “难怪上次他会发那么一条朋友圈,我还觉得奇怪呢,原来那个时候就有猫腻了,我早该想到的!”乔十一愤愤不平的念叨,“那女人到底是用了什么迷魂术把我九哥给迷住了啊!”

    席年觉得,他认知上有点问题。

    偏偏乔十一还非常自信的推测说,“肯定是那女人故意勾引我九哥,我九哥这几年一直处于感情空窗期,就顺势接受了,其实根本不爱她的对吧?”

    席年摇头,“情况相反,是乔爷先下的手。”

    乔十一差点没跳起来否认,“不可能!”

    “不信你可以去问啊。”

    “……”他敢吗?

    席年还好心的提醒,“看在你叫我一声席大哥的份上,我善意的提醒你一下,你好好跟夫人搞好关系,少不了你的好处。”

    乔十一满脸不屑。

    所以席年又说了,“当然,如果你觉得你的日子太优渥,想要感受一下什么叫人生不幸,社会险恶呢,也可以反着来,你就可以开启生活的地狱模式了。”

    乔十一半信半疑,“那我女神怎么办?难道九哥真的移情别恋了?”

    作为两人的头号CP粉,乔十一决定好好的为两人挽回局面,就当是报答九哥多年来对他的照顾了!

    乔十一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

    席年:恭喜你开启地狱模式,祝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