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年说起这位大佬的时候,满脸的崇拜。

    乔十一听得云里雾里的,但也听明白了一个道理。

    这位大佬很牛逼!

    能帮他把一千万变成五千万!

    所以他急切的道,“那你赶紧介绍介绍。”

    席年听了一脸遗憾,“虽然我知道不少这位大佬的传奇,可却从没见到过本人,甚至连照片都没有一张。”

    乔十一略微失望,“那还怎么弄啊。”

    “不急不急,我先带你摸索,然后把以前整理的一些大佬传授的经验给你看看,你学习学习,了解后对你还是很有帮助的。”席年安慰他。

    目前的情况,也只能这样了,乔十一不得不认命。

    下楼的时候,江羡正在看剧本,电视上还播放着财经新闻,讲的就是今天的股市。

    席年跟江羡打了个招呼,乔十一故作高冷没有理会江羡。

    江羡侧头看了他依言,笑盈盈的道,“不用扫厕所吧?”

    乔十一,“……”

    过分!

    江羡也没特别捉弄他,等两人走之后,继续看着剧本。

    放在腿边的手机亮了一下,是有人发消息来了。

    她懒洋洋的打开看了一眼,是司乘发的。

    司乘说,“最近的股市很低迷,好多人都栽在里面了,还有不少人跟我打听,这个时候可不可以抄底进。”

    江羡回了一句,“不急,这还不是底。”

    司乘有点差异,“这么低还不是底?”

    “你太小看股市的底线了,它能底到你痛哭。”

    司乘,“……”

    明白了,他知道怎么做了。

    ……

    乔十一焦头烂额的看了一个晚上的攻略,也没整明白,所以一大早就去找席年求助。

    席年对这事儿也挺上心的,还特别做了深入了解,“目前的股市很低迷,不适合进去啊。”

    “我的假期就只有一个半月,如果搞不定,我就死定了啊!”乔十一惨兮兮的道。

    席年也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跟我去御蓝湾,今天乔爷正要要处理一些股市的公事,或许可以听出点苗头来。”

    “好!”

    所以两人一大早就到了御蓝湾,那会儿乔忘栖还在给江羡做早饭呢。

    乔十一摸摸肚子说道,“九哥,我也没吃早饭。”

    “自己不会出去吃?”

    乔十一憋屈,“反正你都做了,就多做一点呗。”

    “没有。”

    乔十一感觉受到了伤害。

    他以为九哥只是嘴硬,说不定心软会给他做呢。

    事实证明,他九哥不仅嘴硬,心也是铁石心肠,愣是没给他做一口吃的。

    他只能自己煮了碗面条凑合。

    反观江羡,一起床就有可口的早餐,过的简直是公主般的生活!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一切还是他九哥做的!

    乔十一一边吃着没味道已经坨了的面,一边在心里流泪,九哥变了。

    乔忘栖和江羡吃完早餐,就开始了新的一天。

    江羡的剧本已经看到尾声了,月底就要去M国试妆,不过开拍在明年,所以时间还是很松弛的。

    她是打算去拍完定妆照之后回来,正式带乔忘栖回江家。

    因为那个时候,她那爱满世界浪的亲妈,顾梦渔女士也回家了。

    乔十一蹭着席年的热度进了书房,想听一点有用的信

    息。

    可事实上,他就如同听天书一样,啥也听不懂。

    最后还是自己找了个借口溜出来喘喘气,可下楼就发现正在看剧本的江羡。

    电视上依旧放着财经新闻,可她却在看剧本,真不知道是为了做做样子,还是真的能一心二用。

    乔十一一直觉得江羡是个空有其表的人,所以先入为主的觉得她只是在装模作样。

    在原京的时候,他可没少见这种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富豪千金。

    这些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人,根本不懂努力二字是什么意义。

    因为从出生开始,他们就拥有了别人努力一辈子也得不到的荣华富贵。

    他们可以用金钱去实现常人很难实现的梦想,过着蜜里调油的奢华生活。

    久而久之,就没了努力的意义。

    二世祖们就玩车玩表玩女人。

    富豪千金们就败家比美泡男人。

    总之,非常堕落。

    才华什么的,就根本不沾边了。

    前两天乔十一在网上查了一下,知道了江羡的背景,电商大王江知奕的女人。

    钱,是绝顶有钱。

    但听闻没什么才华,只靠着一张脸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形容,所以乔十一觉得江羡就是个有脸没脑子的女人,才固执的认为她配不上自家那个堪称完美男人的九哥乔忘栖。

    抱着刻意为难的心思,乔十一走过去跟江羡打了个招呼,“你看剧本就看剧本呗,把电视开着做什么?”

    “啊,我就随便听听。”江羡解释道。

    乔十一很想翻白眼,都这个时候了还装。

    看我怎么揭穿你的狐狸皮!

    乔十一把昨晚自己挑选的一组股票递给江羡看,并故意说道,“我看你一直看财经新闻,你帮我看看,这几只股票里,哪些是潜力股,哪些是垃圾股?”

    江羡挑眉,这小子在教她做是啊?

    行吧,江羡放下剧本接过他手机扫了一眼。

    真的就只看了一眼,便把手机还给乔十一了,“全是垃圾股。”

    乔十一当时的感觉就是,她好会装!

    他冷笑一声,接过手机不屑的去院子里溜达了。

    等席年出来的时候,他还拉着席年把江羡吐槽了一顿。

    席年把他给江羡看的股票看了一下,“我也觉得这些股票不太好,要不你再选选?”

    乔十一,“……”

    于是他又折腾了一个下午,结合网上的评价以及股市里面的人的建议,选了十个自认为很不错的股票给席年看。

    席年琢磨了一番后说,“我觉得第八个可以入手。”

    乔十一就入手了一百万的。

    买好了之后,他心里有了一点地,也没那么慌了。

    有点小得意的去找江羡,给她看了新选的一组股票问,“这一组呢?有没有合适的?”

    “这一组股票有点意思,你可以买第十个。”江羡提点到,“可以帮你挣点零花钱去泡妞。”

    这下,乔十一就坚定的认为江羡什么都不懂了。

    第十只股票明明就是个垃圾股,已经低迷一个多月了。

    之所以出现在备选名单里,完全是因为他的价格低到不能再低了,所以才被认为是可以抄底入手的股票。

    但买的人还是很少,所以乔十一只是为了凑数才加进来的,没想到江羡就选了这个。

    他冷笑一声,“你还是好好演戏吧,我看你演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江羡,“???”

    这臭

    小子刚刚是在鄙视她?!

    算了,不跟小孩子计较。

    江羡又重新看剧本去了。

    乔十一傲娇的躺在沙发上给苏同恩发信息,“女神女神,你这两天忙完了吗?”

    苏同恩这两天挺忙的,乔十一给她发信息,她也是过了好久才回。

    不过乔十一也不在意,还是会时不时的给她发信息问好,或则送温暖送关心等。

    这次苏同恩到是回复得快,“差不多了,等第一场比赛结束,我有点空,可以请你吃饭了。”

    “怎么能让女神请客呢!当然是我请!我这两天一直在九哥这边呢。”

    一听他说起乔忘栖,苏同恩就来了兴致问他,“你九哥最近还好吧?”

    “他很好啊,就是有一点忙。”

    这一点苏同恩能理解,毕竟他管着那么大的集团,必然事务繁忙。

    不过她还是试探性的发消息问乔十一,“今年的公开赛非常热闹,而且竞争也很激励,门票也是一票难求,我这边要到了两张票,有一张是给你的,另外一张……”

    她欲言又止。

    乔十一立马会意过来,“我到时候带着九哥去看你打比赛啊!”

    “他会来嘛?”苏同恩有点不安。

    “这个你就别担心了,我想办法也要带他去的!这可是你人生意义上很重要的一场比赛啊,必须得去捧场的!”

    “好,不过十一,你别跟他说是我请的,他知道后肯定不会来的。”苏同恩提醒他。

    乔十一自然知道两人之间的问题,急忙回复,“当然,我没那么傻,你就等着我们来给你捧场吧!到时候你拿了冠军的奖杯,我们再给你举办一个盛大的庆祝派对!请明星来给你助阵的那种!”

    苏同恩都被他给逗笑了,“那到不必。”

    “应该的应该的,女神你好好加油啊!我等着你拿冠军哦!”

    两人寒暄结束后,乔十一心情就更好了,打开手机准备玩一局游戏。

    进去就看到没事只会躺在,他直接发了邀请。

    对方不知道是点错还是怎么,就进了队伍。

    乔十一手速很快,直接点了开始,对方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游戏开局的时候,没事只会躺就在队伍里发消息说,“孙子你是单身吧手速那么快开了游戏,我都还没反应过来。”

    乔十一回,“我单身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套套!”

    队伍里其他队友都给他点了赞。

    游戏开始,乔十一抢先玩的打野,没事只会躺玩的法师。

    乔十一一边打野一边在关注中路的状况,见她的打法水平也就那样,并没有跟他solo时的凶残。

    所以不禁好奇的发消息说,“我说,你打得这么烂,为什么solo的时候会赢了我呢?该不会是请人代打的吧?”

    “不是说愿赌服输吗?怎么?又不认了?”

    “也不是认不认的问题,我是觉得这其中有猫腻,我这个爷爷叫得有点亏,要不咱们见一面,当面在solo一局怎么样?”

    没事只会躺,“……”

    这王八羔子简直是个solo狂魔,惹不起惹不起。

    她索性不理会了,不管乔十一怎么说,她都不理。

    游戏一结束,她就退出了队伍,然后直接下线。

    乔十一点开她的资料左看右看,还是觉得有点问题。

    这时苏同恩上线邀请了他,乔十一立马进去,然后给她发消息说,“我刚刚又遇到了那位没事只会躺了,她今天的操作很烂,根本没有那天跟你solo时候的水平,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