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十一的声音打断了陈思茶的思绪,她顺着声音来源看了过去,一眼就瞧见了乔十一身旁那个……很出色的男人。

    一向言语匮乏,而且有点厌恶男人的陈思茶,看到乔忘栖的第一眼,就下意识的给出了出色二字的评价。

    这在陈思茶这里,已经是最高评价了。

    那一刻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像是输了一场人身大赛一样不是滋味。

    乔十一还在那儿告状呢,“九哥九哥,就是那个男人!他跟嫂子很亲密!我要是你我绝对不能忍!”

    乔忘栖抬手就给了他一个栗子,“有时间去医院看看眼睛,别年纪轻轻就瞎了。”

    乔十一,“???”

    为什么突然被人生攻击?

    他可是好心啊!

    之前他碰了一下嫂子,九哥就很不高兴的。

    沙发上的两人都快搂在一起了,怎么也不见九哥生气的,还把来通风报信的他给怼了一遍。

    实在难以理解!

    乔忘栖大方的走过来跟陈思茶打招呼。

    “这是乔忘栖,我老公。”江羡挽着乔忘栖的手臂大方的给陈思茶介绍。

    陈思茶淡淡的点了个头,言简意赅的道,“我叫陈思茶,你好。”

    说完她伸出了手,打算简单的跟乔忘栖握一握手,也算是表达自己的礼貌了。

    乔忘栖顿了顿,抓着江羡的手跟她握手,“你好。”

    陈思茶挑了挑眉,就听乔忘栖解释,“羡羡爱吃醋,不允许我跟别的女生握手。”

    突然背了一口锅的江羡,“???”

    陈思茶突然觉得这男人有点意思,她女扮男装好几年了,只有亲近的几个人才知情。

    连连舟当初都没看出来,被骗了两年。

    没想到第一次跟乔忘栖见面,他就看出来了。

    “你们聊,一会留在这里吃完饭吧,我先去处理点公事,失陪。”乔忘栖交代了两句就上楼了。

    乔十一全程都处于懵逼状态。

    什么情况?

    没有他所预想的激烈战况,甚至还有点诡异的和平。

    九哥不吃醋了?

    乔十一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陈思茶又重新坐下,跟江羡说道,“还没开始操练就被虐了,果然在你这里,我就只有被打击的份。”

    “赶紧把手机拿出来吧,你训练完还得回队里准备明天的比赛呢。”江羡催她。

    她自己也拿出了手机,并且投屏到了电视上。

    乔十一一看,哟,江羡也玩这个游戏呢?

    不过回头想想也对,陈思茶是职业选手,他们又是朋友,江羡会一点也是可能的。

    不过跟职业选手玩,江羡哪里来这么大的勇气啊?

    陈思茶的世界排名很拔尖的,仅次于苏同恩之后。

    其落后于苏同恩的原因,还只是因为她参加的赛事比较少,所以排名积分少,才落在了苏同恩的后面。

    也是乔十一敬仰的,为数不多的选手之一。

    只不过由于苏同恩在乔十一心里的地位更重要,所以才将其他人一并的排在了苏同恩后面。

    他突然来了兴致,想看江羡被虐。

    平日里都是他被虐,现在可算找着机会了,乔十一怎么可能错过。

    他甚至还拿来了瓜子花生矿泉水,边吃边看江羡被陈思茶虐,比看大片还兴奋。

    江羡正在登录游戏,陈思茶制止道,“你那个号什么都没有,还是用我这边的号吧,这样公平一点。”

    “行吧。”江羡接受了。

    乔十一嗑着瓜子道,“你给装备全满,皮肤全有的号也没用啊,她还是会输的,一会手下留情一点,我怕她输了会哭。”

    陈思茶,

    “???”

    该哭的人是她吧!

    难怪乔忘栖说他该去看眼睛了,这话一点都没错。

    如果预算充足,她建议他顺道去看看脑子也是可以的。

    江羡到是不介意,慢悠悠的登陆了陈思茶的账号。

    两人组队,开始solo。

    乔十一像个游戏解说一样,跟江羡说道,“嫂子我跟你说,茶总的射手玩得特别的好,你最好选肉一点的角色,免得被他按在地上摩擦。”

    江羡闻言,选了个法师。

    乔十一,“……”

    行吧,好心当作驴肝肺,他就等着看她被虐好了。

    游戏开始,两人各自操控着角色开始游走在地图之上。

    电脑是分屏模式,一半是江羡的视野,一半是陈思茶的视野。

    兵线交锋的时候,江羡才慢悠悠的往中间走。

    乔十一见了还忍不住吐槽,“嫂子你搁儿这儿阅兵呢?赶紧的啊,人家都开始挣经济了。”

    一旁的陈思茶实在受不了,就警告了他一句,“你能不能闭嘴啊?”

    乔十一,“……”

    被茶总嫌弃了,好难过哦,吓得他都抱紧了怀里的瓜子花生矿泉水。

    乔十一本来以为这种局面没任何悬念的,毕竟一个是有世界排名的职业选手,一个是空有美貌的绣花枕头江羡,根本没法比。

    可实际上……

    他感觉自己的认知被人刷新了。

    开局两分半钟的时候,陈思茶死于江羡之手。

    虽然江羡这边也残血,可她到底是活下来了啊。

    乔十一手中的瓜子都撒了一地,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电视屏幕,有点没回过神来。

    这种感觉就像他第一天问江羡股票的时候,她随口说了一支,结果第二天那支股票真的涨了时候的感觉。

    天灵盖都遭到了重击!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只是巧合而已,就像他那时候也用巧合安慰自己一个意思。

    可接下来,他的世界观彻底的崩塌了。

    因为他见证了真真实实的屠杀局!

    第十分钟的时候,陈思茶已经死八次了。

    江羡这边才死了两次,而且有一次还是她故意送的,说懒得回城。

    乔十一看得怀疑人生,不停的在想,到底是哪里出错了,为什么陈思茶会被江羡虐?

    而且她看江羡的操作,总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像……像那个没事只会躺。

    巧合,肯定是巧合!

    他继续观望。

    第一局以陈思茶叫停结束,她的理由是,“这个角色我手生,换一个,再来。”

    但结果,还是一样,她依旧被屠了。

    “再来!”陈思茶不服输的道。

    “……”

    “再来!”

    “……!”

    乔十一已经瘫软在沙发上了,他觉得自己玩的,跟他们玩的,根本不是同一个游戏,只是游戏名一样而已。

    打到第七局,陈思茶挠着头,“不来了!今天被虐够了,我要回去。”

    “你姐夫说吃了晚饭再走的。”

    “不要,虐饱了。”陈思茶酷酷的收起手机起身,“我先回队里了,明天再战。”

    “哦,好吧。”江羡也收起手机,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挺无辜的说道,“我刚做的美甲都弄崩了一个,真是的。”

    陈思茶暴走。

    乔十一好半晌回过神来,磕磕巴巴的问江羡,“嫂……嫂子,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江羡怔愣的看向他。

    “就是……屠杀茶总啊。”

    “哦,这不算什么,以前经常虐她的,今天已经手下留情了。”江羡轻描淡写的道,一边说还一边揉了揉自己的手。

    乔十一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还……不算什么?

    还不算什么?!

    这是人说的话?!

    还说手下留情了……

    对世界排名前五的电竞选手说手下留情了……

    天呐,他不行了,谁给他颗速效救心丸啊!

    不,要两颗!

    一颗无法拯救他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乔十一看江羡的眼神奇奇怪怪的。

    乔忘栖忍了又忍,实在是无法忍受之后,直接上楼去。

    五分钟后他下楼来,手里拧着个包,直接丢到乔十一怀里说,“带着你的行李,滚回酒店去!”

    乔十一,“???”

    真是亲哥啊,乔十一在去酒店的路上苦逼的想。

    江羡挺无奈的问乔忘栖,“你突然把他赶走做什么?”

    “我受不了他盯着你看。”乔忘栖不满的道。

    江羡就更加无奈了,“他只是被吓到了。”

    “那也不行。”

    这事儿,没得商量,哪怕是他亲弟弟,也没商量。

    ……

    乔十一在酒店辗转反侧,脑子里想的都是江羡在游戏里虐陈思茶的画面。

    越想越兴奋,最后忍不住给秦粤打电话。

    手机被拉黑了,打不进去,他就用酒店的电话打。

    这会儿秦粤接了,声音懒懒的问,“喂,找谁呀?”

    “秦粤是吧。”乔十一急忙开口,“我是乔十一,乔忘栖是我九哥,你还记得我吧?”

    秦粤说,“哦,记得,丑八怪嘛。”

    事实证明,女人是很会记仇的生物。

    他那天不过说了一句死胖子,她就能记仇到现在,坚持叫他丑八怪。

    如果是以前,乔十一肯定要争论一番的,可他现在没工夫争论,直接说道,“对就是我,我有点事想问你。”

    “我没空。”

    “别啊,小姐姐,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比别挂我电话啊。”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乔十一欲哭无泪,女人都这么任性的吗?

    他不死心,又给她打,结果毫无意外,座机也被拉黑了。

    无奈之下,乔十一只好上游戏看看,说不定秦粤在呢?

    没想到还真叫他碰上了,乔十一直接在游戏里发消息给她,“秦粤。”

    没事只会躺,“???”

    她立马戒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是我啊,乔十一!”乔十一赶紧说道。

    秦粤没想到,这个世界会他妈这么小!

    本来还想质疑一下的,可想到那个萝莉教头和乔十一一样难缠,秦粤就肯定了,他就是萝莉教头,萝莉教头就是他!

    秦粤恨声恨气的发消息,“还真是……冤家路窄啊,那你以后见了我,是不是得叫我一声爷爷啊?”

    乔十一,“……”

    哪壶不开提哪壶,真的好么?

    “小姐姐,那次跟我solo的人,其实不是你,是江羡吧?”乔十一试探的问道。

    这是他目前最大的猜测,因为急于求证,才会想方设法的找秦粤。

    秦粤心里咯噔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真的是江羡啊!”乔十一一脸的不敢置信。

    但又觉得这个说法,非常行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