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十一胸口愈发的闷了,最后不再自讨没趣,决定回酒店。

    “九哥,嫂子,那我先回酒店了。”乔十一还特别打了招呼。

    然而,没人理会。

    他想了想又道,“嫂子,我可以开一辆车回去吗?打车挺麻烦的。”

    “好啊,自己选。”江羡很大方的道。

    乔十一立马欣喜起来,兴匆匆的跑去拿车钥匙了。

    陈思茶简直羡慕嫉妒恨,“羡姐,我今天还要早点归队呢,要不……”

    “不想要冠军了?”

    陈思茶,“……”

    她好说认命的继续被虐吧。

    到是乔忘栖见乔十一在那边挑车钥匙,想到了一件事,就过去给了点指导性意见,“像这种一个色系的跑车,你就别动了。”

    “为什么啊?”乔十一不能理解。

    反正是同一个型号,只是颜色不一样而已,他开走也不硬性什么的。

    乔忘栖却说道,“因为你嫂子喜欢集色系。”

    言外之意,江羡看得不是车子有多难得,她只是看颜色在买而已。

    乔十一无言以对,最后默默选了个单独的豪车,当然也是价值不菲的。

    见乔忘栖还在那监督自己,心里隐隐有些不服,就低声说道,“九哥,你对江羡就这么认真?”

    乔十一一直以为乔忘栖对江羡,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认知出现了问题。

    乔忘栖对江羡,根本就是认真!

    认真到会记得她的每一个喜好,还会特别来叮嘱他不要开江羡喜欢的车子。

    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

    乔十一一直都很崇拜自己家九哥,因为他很厉害,是所有人口中的天才。

    而天才,就该被仰望。

    以前的乔十一,也是这么仰望乔忘栖的。

    但现在……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形容出来。

    明明觉得他跌落了神坛,却又觉得他多了些人情味。

    简单点来讲,以前的他像个神。

    而现在的他,更像个有了心的人。

    这一切的转变都是因为江羡,乔十一心里还挺失落的,他看了看还在玩游戏的江羡,犹豫了几秒后说,“九哥,你知道江羡今天跟我打了什么赌吗?”

    “什么?”

    “她赌陈思茶会赢,我赌苏同恩赢,赌注是,如果她输了,她就离开你。”

    乔十一有些紧张的看向乔忘栖,怕他发怒。

    但乔忘栖的神色如常,叫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反而是乔十一紧张得直吞口水,“我,我是觉得她好像也没那么在乎你,毕竟她都能把你当成赌注,这一点,她就比不上苏同恩。”

    这话才刚说完,就被乔忘栖抬手敲了一下他的额头说,“早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还有,喝酒别开车。”

    乔十一,“……”

    就这样?

    没生气?

    也没发怒!

    还一片平和的让他开车注意安全?

    这……还是九哥吗?

    乔十一觉得自己愈发看不懂乔忘栖了。

    他走之后,陈思茶又被江羡虐了整整三个小时,最后哭着离开御蓝湾。

    走的时候,江羡还特别交代了,让她明天比赛完再过来继续训练。

    陈思茶差点哭得像个孩子。

    她真的不想被虐啊……

    这期间,乔忘栖还给江羡送了水和水果,和从前一样提醒她要注意劳逸结合,别太累着。

    好不容易陈思茶走了,

    江羡也累瘫了,窝在沙发上就不想起来。

    她哼哼唧唧的叫乔忘栖,“老公,我手好酸啊。”

    乔忘栖端着一盘零嘴过来坐下后说道,“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揉揉。”

    “可是我也饿了。”

    于是,乔忘栖就一边给她揉手,一边为她吃零食。

    江羡一脸享受的躺在那里,眯着眼睛,舒服得像一只被撸的猫。

    那张脸,哪怕是在这种放松的状态下,也是美得惊人的。

    乔忘栖心疼她,“她有自己的教练,你何必这样大费周章的训练她呢?”

    “当然是想帮她打赢这场比赛啊。”江羡随口答道。

    “原来是这样啊。”乔忘栖嘴角微微的扬了扬,没再说什么。

    大概是白天太累了,晚上的时候,江羡洗了澡躺下就睡着了。

    乔忘栖洗完澡出来,看到她头发还有些湿,就拿着毛巾想给她弄干。

    江羡不舒服的哼了两声后,就安稳的枕在了乔忘栖的腿上。

    他低着头耐心地的给她弄干头发,又用修长的手指代替梳子给她整理好头发。

    这才将视线落在她精致的眉眼上,细致的描绘起来。

    其实乔十一说的那件事,他很想问。

    可他到底是没开口。

    活到二十多岁,做人做事一直都是雷厉风行,却在遇上江羡只好,变得百转千回起来。

    他大可以直截了当的质问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当做赌注去跟人赌?

    难道就不怕输了,就真的失去他吗?

    可他似乎……没那个勇气。

    这对乔忘栖来说是颠覆性的改变,一个从来不缺勇气的人,在爱情面前,突然就变得没有了底气。

    所以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还和从前一样和她相处着。

    甚至还会这般温柔的给她弄干头发,甚至痴恋的看着她的脸。

    静谧的夜晚,原本很漫长。

    却在有了她之后变得那么不寻常。

    江羡调整了睡姿,往他怀里靠了靠,还舒服的蹭了蹭他的衣角。

    这种无意识的举动,突然间就治愈了乔忘栖的心。

    一个晚上都纠结的事情突然就变得那么不重要了。

    因为,她还在身边啊。

    她在,就什么都好了。

    ……

    陈思茶第二天还是按时出现在了御蓝湾,当然结果也是被江羡虐了好几个小时,又哭唧唧的离开了御蓝湾。

    乔十一这天到是没来打扰,但也没少整出些幺蛾子来。

    他开着江羡的拉风跑车,在江海四处转悠,还被媒体拍到了他带苏同恩出去游玩的新闻。

    洛星看到这新闻,就第一时间跟江羡求证。

    因为她记得那辆车是江羡的,“集美!你又换男人了?!”

    江羡,“???”

    什么叫又啊?

    说得好像她换过好几个男人一样真是!

    洛星直接甩出照片,问,“这车是你的吧?车上的男人是谁啊?虽然长得还不错,但看上去有点小啊,你换口味了?”

    “收起你那龌龊的思想,这就是我说的难搞的小叔子。”

    洛星,“……”

    洛星,“我还以为你换口味了呢,刚想吐槽你品位越来越差。”

    江羡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

    “你这不是搞定小叔子了吗?车子都舍得给他开了。”洛星忍不住笑她,“车上是她女朋友?”

    江羡,“……”

    洛星,“???”

    “车上疑似乔忘栖的前女友。”江羡谨慎的用了疑似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