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鼎杯公开赛决赛当天,江羡起了个大早。

    不过和男人比起来,女人在这方面还是得认输。

    总之她准备好出门的时候,乔忘栖已经等候多时了。

    乔十一打了好几个电话来,一直追问乔忘栖到底有没有出门。

    确认他出了门,心里才松了口气,说赛场见。

    他拿着苏同恩赠送的前排门票,在入场的外面等着乔忘栖。

    结果乔忘栖却告诉他,他们已经进了会场。

    “我的位置很好的,你要不要考虑和我一起看?”乔十一不死心的问。

    但答案却还是让他死了心。

    “我跟你嫂子一起。”

    乔十一原本想说自己的位置真的很好,是苏同恩用了点关系,费了心才弄到的。

    可一想到之前跟江羡来,坐的都是贵宾观赛区,就哑口无言了。

    就财力这一方面,他是真没底气,就气鼓鼓的道,“行吧行吧,你就跟着她吧,我自己去看,希望到时候她不要哭鼻子!”

    嘟嘟嘟。

    他话都没说完,乔忘栖就给他挂了。

    乔十一就更气了。

    他排队入了场,按照门票上的号找到了位置,发现这个位置观赛绝佳,心里又洋洋得意起来。

    苏同恩也在这个时候发消息问乔十一到了没。

    乔十一赶紧回,“女神,我到了!九哥也到了!我们都在看你比赛哦,你要好好表现!加油!”

    “好。”苏同恩忐忑不安的心,突然就雀跃起来。

    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来了。

    他来看自己了。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他面前表现自己最优秀的一面!

    她想让乔忘栖知道,她苏同恩是个很优秀的人,能足够与他匹配,与他并肩的人。

    而她苏同恩,永远是原京名媛们的模板。

    哪怕没有了显赫的家世背景,也能凭自己的能力,成为那个耀眼的人,成为乔忘栖身后的女人。

    这就是苏同恩的目的!

    在严教练和队友的鼓励下,苏同恩信心满满的上场,参加今晚的总决赛。

    会场异常的火爆,座无虚席。

    下面有许许多多她的粉丝在给她应援,为她加油打气。

    可她顾不上粉丝,只精准的在人群中寻找着乔忘栖的身影。

    乔十一的门票是她给的,她知道位置在什么方位。

    甚至为了确认具体位置,她昨天参加完比赛之后,还特别到这个位置上来看了看。

    想看看从这个位置看向她的时候,是种什么样的视角。

    当她精准的瞧见乔十一的时候,却发现他身侧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她并不认识,这让苏同恩心里咯噔了一下。

    眼神甚至有些慌乱的四处看了看,还因为慌乱而漏掉了主持人问的问题。

    好在严教练及时救场把话给接了过去,不然她就要在台上丢人了。

    苏同恩耳根子跟着红了起来,耳返里响起了教练的叮嘱声,“同恩,别分心,认真点。”

    这训斥让她心虚的低下了头,跟随队员们一起入座,等待主持人邀请陈思茶的队伍上来。

    陈思茶的女粉较多,她一出现,现场的女粉丝们都开始疯狂尖叫。

    喊口号的喊口号,加油的加油,热闹非凡。

    她也一如既往的妖孽,上台就给粉丝们比心,撩得粉丝更加疯狂了,声浪一声高过一声的。

    连舞台上的主持人在说什么话都听不见,只能暂停一会儿,让粉丝们的疯狂劲头过去之后在说话。

    这个空档,苏同恩再次看向乔十一的方向,他的身侧依

    旧坐着一个女人,而不是乔忘栖。

    难道是乔十一在骗自己?

    苏同恩在心里这么想。

    可随后这个想法就被残忍的现实给狠狠的戳破了!

    因为她在贵宾区看到了乔忘栖。

    以及……

    乔忘栖身边的江羡!

    两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并没有看台上。

    大概是因为现场的声音太闹,两人之间的交流都得靠凑近对方耳朵去说才能听见。

    这看在旁人眼里,便是亲密。

    苏同恩顿时握紧双手,右手狠狠的掐着左手拇指,十分用力,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因为痛感已经被嫉妒和愤怒给淹没。

    台下,乔忘栖用手挡在唇边在江羡的耳畔问,“你看好谁赢?”

    江羡也用这个姿势在他耳边说话,“当然是陈思茶。”

    “这么自信的吗?”

    “因为她是我训练出来的!”

    乔忘栖挑挑眉,眼底有些兴味不明。

    到是江羡突然凑过来在他耳边问道,“你觉得你前女友会赢吗?”

    乔忘栖并不着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先纠正她的说法,“我没有前女友,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呢。

    果然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哦。

    江羡看了一眼台上,发现苏同恩正直勾勾的瞪着自己这边。

    看那表情,应该是发现她和乔忘栖了。

    虽然她觉得自己接下来的做法可能有点不善良。

    但,她本来就不善良。

    江羡微微一笑,突然别过头去,狠狠的亲了一口乔忘栖。

    正在说话的乔忘栖霎时愣住,怔怔的看向江羡。

    她眼底还有没藏起来的狡黠,和得逞后的小得意。

    这些小表情和小心思看在乔忘栖眼里,居然很是可爱。

    乔忘栖抬手摸了摸被她碰过的脸,嘴角微微扬起,“我觉得只是亲脸,杀伤力还不够。”

    “那还要怎么做?”江羡挑眉笑了起来。

    男人的食指落在了自己的唇上,人后又点了点江羡的唇,“这样,伤害才够高。”

    “你到是提醒我了。”江羡覆下眼帘,看了看他维扬的唇,直接亲了上去。

    这样,杀伤力足够了。

    苏同恩已经被刺激得猛然站起身来,弄得她身侧的队友有些莫名其妙,连连询问,“苏神,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是不舒服吗?”

    连严教练都被惊动急忙过来问道,“同恩,怎么回事?”

    “没……”苏同恩讪讪的坐了回去,眼神却还是死勾勾的看着江羡和乔忘栖的方向。

    江羡原本就想给苏同恩一点伤害就好,谁知她一沾上乔忘栖的唇呐,头就被他给扣住了。

    扣得结结实实的,根本没办法躲开。

    他还当着众人的面,加深了这个吻。

    江羡的耳根子瞬间就开始泛红发热起来。

    漆黑的眼睛有些慌乱的看向乔忘栖,一下子就读到了男人眼底的心机。

    她瞬间恍然过来,自己被捉弄了。

    在她刚想挣扎的时候,乔忘栖松开了她,江羡红着脸说,“你犯规!”

    “我亲自己的老婆,怎么叫犯规了?”乔忘栖反问。

    江羡,“……”

    好像是那么个道理。

    “而且我觉得,单单是伤害高并不管用,要一击致命,秒杀才是王道。”乔忘栖很理直气壮的给自己刚才的行为注释。

    江羡居然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好了,比赛要开始了,咱们好好看比赛吧。”乔忘栖扶正了她的脸,对准台上的方向。

    江羡也没挣扎,看着台上脸色很不好的苏同恩问身侧的乔忘栖,“你希望谁赢?”

    “陈思茶赢。”乔忘栖回答得很笃定。

    江羡觉得很官方,或者是在附议她刚刚的回答,所以追问了一句,“为什么?理由是什么?”

    “因为我怕你输了我。”

    江羡脑瓜子突然嗡嗡的响。

    乔十一这个大嘴巴!!!!

    她震惊了好一会儿,刚缓一口气,想要跟乔忘栖解释的,却被乔忘栖监督着说,“好好看比赛,再讲话就不合适了,会影响到别人。”

    江羡,“……”

    好可怕啊!

    她现在已经坐立难安了……

    甚至都不敢去看身侧的男人,因为心虚。

    从来不知紧张为何物的江羡,突然就开始紧张起来了,难受的很。

    至于比赛的内容是什么,完全没心思去看,一直在想着自己从哪里逃跑会比较合适。

    ……

    另一边,乔十一满脸冷色的抱着双臂,非常高傲的抬着下巴,努力在表达自己的不屑一顾。

    到现在他都还想不通,为什么会在进场的时候,碰到秦粤这个冤家!

    是的,没错,就是冤家!

    当时秦粤就在那里,惨兮兮的跟验票的工作人员说,“我的门票真的是丢了,我真的没骗你们,你们就相信我一次吧,我很喜欢这个比赛,我看不了这场比赛,会很遗憾的,求求你们了。”

    验票的工作人员满脸冷漠的说,“像你这样的借口,我今晚已经听了二十多遍了。”

    秦粤,“……”

    她真的真的真的是弄丢了啊啊啊啊!

    眼看着自己就要进不去赛场了,秦粤急了,正六神无主的时候,看到了隔着几个人在排队验票的乔十一。

    她眼睛一亮,高喊了一声,“孙子!孙子!这里,你爷爷在此!”

    那一刻,乔十一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秦粤一个箭步冲过去,拉着乔十一说,“把你的门票卖给我吧!多少钱你随你开!”

    “好啊,给一个亿吧。”

    秦粤,“……”

    “你要这样,我就用羡姐工作室的微博说你乔十一是我孙子!”秦粤威胁的道。

    乔十一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突然间明白什么叫做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太卑鄙了!

    太特么卑鄙了!

    就江羡工作室的微博,好几百万粉丝呢。

    自己在原京,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被她毁了清誉,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乔十一咬牙切齿的道,“算你狠!”

    “那你快把门票给我啊。”秦粤丝毫不廉耻的道。

    乔十一真想掐死这女人,可脑子里一直在提醒自己。

    算了,杀人犯法。

    他努力冷静后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一张门票,不收你钱,但是,关于我打赌输给你叫你爷爷的事情就取缔,一笔勾销了,怎么样?”

    “这不划算。”秦粤想要端一下架子的。

    乔十一晃了晃手中的门票说,“我这可是前排门票,位置绝佳的,你确定要拒绝?就不怕遗憾?”

    秦粤咬咬牙,犹豫了一秒后说,“行!成交!”

    “口说无凭,得录个证据。”

    “快点!比赛要开始了,罗里吧嗦的。”

    ——

    乔十一:一张门票换一个孙子的称谓,不亏。

    盛景淮:乔家怎么就出了个傻白甜呢?

    乔十一:???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