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张门票,秦粤痛失‘孙子’一个,好在这场比赛很精彩,她不亏。

    只是在观赛的时候,乔十一一直在那里声嘶力竭的喊苏同恩加油,气得秦粤也高声喊茶总加油,仿佛是在跟乔十一叫板一样。

    两人谁也不服谁,最后的结果是,两人的嗓子都废了。

    第一局比赛开始后,陈思茶的进攻就非常的凶猛,逼的对方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苏同恩所在队伍的教练在耳返里不停的部署着,“同恩,同恩,你怎么回事?刚刚应该先丢技能的,为什么慢了?”

    苏同恩额头冒着冷汗,又看了一眼江羡和乔忘栖的方向。

    严教练迅速在耳返里喊道,“同恩你认真一点!”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下一刻就被偷偷潜过来的陈思茶给灭了,一血就这样没了。

    现场有一片刻的静默,随后就爆发出阵阵欢呼,是陈思茶的粉丝在欢呼。

    苏同恩擦了擦手心的汗,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脑子里想的都是刚刚看到的画面。

    乔忘栖和江羡拥吻的画面。

    那一幕对她来说,伤害太高了,直接影响了心态,才在游戏里这么六神无主,直接影响到整个站队的战术。

    严教练也感觉到苏同恩的情况不对,不停的劝她冷静。

    然而……

    士气这东西充满了玄学,被苏同恩送了一血的站队,方寸大乱。

    而陈思茶所在的队伍乘胜追击,直接杀到了对方的高塔之下。

    一些脾气不好的男粉都开始咒骂起来,现场有些混乱。

    解说和主持人都在不停的安抚,可显然已经没什么作用了。

    等陈思茶站队回城恢复满状态之后,就直接杀了过来,经济压制加上士气大振之下,他们拿到了第一局的胜利。

    严教练火速叫了队员回到休息室,一个个的责问,口气很不好,但轮到苏同恩的时候,还是放软了一些,“同恩,你今天怎么回事?我看你总心不在焉的,这样可不行,你是整个队伍的主心骨,你若出了问题,其他的人节奏都会被你打乱的,你要认真一点,知不知道?”

    苏同恩点了个头,却压不住心里的浮躁。

    休息结束,比赛继续。

    这一次,苏同恩选了自己最擅长的游戏角色,粉丝们看到她选的角色,都松了口气,以为这次会稳了。

    要知道苏同恩凭着这个角色,赢过很多比赛,也是靠着这个角色,拿到了世界排名。

    这可以说是苏同恩的本命,只要她选这个角色,就没有输的可能,可谓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大家都看得出来,苏同恩认真了。

    解说兴奋的解释了一番之后,就非常期待的等待陈思茶挑选角色,“我们的茶总会不会选她的本命呢?”

    陈思茶点开游戏角色的,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选了一个她从未在公开场合玩过的角色。

    现场突然一片唏嘘,非常不能理解陈思茶的这一做法。

    连妙语连珠的解说都卡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最后讪讪的说了一句,“茶总居然要玩新的角色?是点错了吗?”

    台下,乔忘栖看到这一幕之后,回头看了江羡一眼。

    江羡到是很坦然的道,“这两天她就一直在玩这个角色。”

    乔忘栖也看到过,毕竟陈思茶天天跑到御蓝湾接受魔鬼训练。

    只是用新的角色去挑战对手的本命,很明显是一种不太理智,且胜算不大的行为。

    这也是其他众人的想法,连苏同恩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扬了扬唇,微不可见的笑

    了一下。

    因为是正规比赛,在游戏开始前,裁判会一一询问每位参赛选手的意见,看看需不需要最最后调整。

    这也是在给陈思茶机会,如果她真的选错了,还有更改的可能。

    然而,才裁判询问到陈思茶的时候,她非常肯定且很自信的道,“这就是我的选择。”

    苏同恩听到这话,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非常挑衅的看向江羡的位置。

    这会儿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像是有无数看不见的火花在迸射。

    比赛开始,苏同恩按照战术,直接去了对方反野,因为角色初始伤害高,打野比其他寻常的角色要快。

    而且她还带着辅助过去反野,胜算更大。

    陈思茶靠着角色的速度,也很快到了对方的野区,和苏同恩一样在反野。

    不同的是,她是一个人过去的。

    这种战术明显不稳,众人都在为她提着一口气。

    就在这时,陈思茶队的其他四个队员迅速对苏同恩及其辅助进行围攻。

    虽然她技术好,可四打二,又是游戏开局,明显有些抵抗不住。

    严教练立马吩咐其他队员迅速过去支援,救下苏同恩,毕竟她是全队的主心骨。

    这样一来就方便了陈思茶,她完全把对方的野区当成是自己家,四处刷怪。

    别人打成一团,她独自一人刷着怪,吃着经济。

    而苏同恩那边有了队员的支援后,慢慢缓了过来,开始反杀。

    眼看着就要拿到对手一血的时候,刷完了野怪的陈思茶突然跳到了他们面前。

    此时的陈思茶,经济全场最高,伤害最高,不仅救下了自己丝血的队友,反而拿到了对方的一血。

    苏同恩意识到情况不妙想要逃开的时候,陈思茶已经凭着自己角色的敏捷,迅速追上她,放出技能,控住之后直接秒杀。

    现场一阵欢呼声,都在喊茶总牛逼。

    陈思茶这会儿开始大杀四方,第一回合的交锋,迅速拿到了对方的四个人头,直接起飞。

    起飞之后的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无人能挡。

    苏同恩完全处于被动状态,甚至不敢和陈思茶正面刚,整个站队也开始节节败退。

    她紧张得额头上全是汗,严教练也在耳返里迅速布局,“四保一,你们全都保护同恩,让她好好发育,还有绝地反击的可能。”

    然而,这个战术也很快被对陈思茶打碎。

    她甚至嚣张到以一敌五,直接跳到对方的阵营里厮杀起来。

    秦粤已经激动得尖叫连连了,一旁的乔十一怔怔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眼前这个比赛局面他是看到过的,陈思茶的打发,完全是得到了江羡的真传。

    又野又凶猛,甚至凭借高超的游戏技能走出最风骚的走位,在敌人队伍之中游刃有余的厮杀着。

    而苏同恩拿一手精湛的技术,在江羡的绝杀技术前,显得那么的脆弱不堪。

    第二局比第一局要多了十分钟赛时,可……苏同恩死了八次,只拿到了一个人头。

    反观陈思茶,十四比一。

    唯一一次被杀还是她拿下五杀的精彩时刻。

    第二局结束之后,解说和主持人都兴奋得和现场粉丝一样开始尖叫了。

    整个会场都是陈思茶粉丝的呐喊声。

    “茶总牛逼!”

    “茶总牛逼!”

    “茶总牛逼!”

    在这片呐喊声中,江羡看向乔忘栖,颇有些讨好的道,“你看,

    我没有把你输掉。”

    乔忘栖并没马上回答,看了一眼手机,是席年发来的消息。

    他收起手机拉着江羡起身离开,没有等后续的颁奖环节。

    江羡忐忑的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没有很用力,但却足够让她无法挣脱。

    她脑子滴溜溜的转,想着要怎么为自己解围。

    两人出了会场后见到了席年,席年将车钥匙送到了乔忘栖的手里。

    乔忘栖顺手在江羡面前晃了晃说道,“这是给你的奖励。”

    江羡有点懵。

    为什么还有奖励?

    她以为只有责问的!

    等她看到那辆车之后,柳眉微微的蹙了蹙问,“你买了我那辆车?”

    “不是,这是新的。”乔忘栖解释道。

    江羡就更加的困惑了,“你又买辆新的做什么?”

    “你的车不是卖了吗?我得赔你一辆。”

    “为什么要用陪的?”

    乔忘栖伸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因为我知道你卖掉那辆车子的原因。”

    他把车钥匙递给江羡,并叮嘱道,“以后别再借车给乔十一了,他不配。”

    江羡囧。

    有这么说自己亲弟弟的吗?

    江羡绕着车子走了一圈,满心欢喜,只是在看到车牌号的时候,顿足怔了怔道,“这个号码都不好记,你应该提前跟我说的,我能弄到很好的号码牌。”

    这点不假,因为江羡车库里的车,全都是很好的号码,好记又炫酷。

    而乔忘栖送自己的这辆,号码就先得有些平平无奇了。

    乔忘栖慢条斯理的挑眉问她,“你不觉得这个号码很熟悉吗?”

    江羡又认真的看了看,试探的问道,“你的生日?”

    “不是。”乔忘栖面色冷了几分。

    江羡挠着头,“这也不是我的生日啊。”

    反正她没看出来这号码有什么不同。

    乔忘栖这会儿是又气又无奈,知道自己不该跟这个迷糊的女人计较,只好解释道,“这是我们的领证日期。”

    江羡,“……”

    她真没想到那里去啊!

    再说了,谁会没事记得自己的结婚证日期啊。

    哦,乔忘栖会。

    江羡倍感愧疚,急忙过去拉乔忘栖,脸上堆满了笑容,“谢谢老公送我的车,我很喜欢!”

    乔忘栖面色冷冷的,“别想用这招对付我。”

    他很记仇的,毕竟她忘记的是他们领证的纪念日。

    江羡汗颜,急忙拉着他上车,“你看你说的什么话,我哪里要对付里,来来来,我带你去兜风。”

    乔忘栖被他塞到了副驾驶,她坐上驾驶座,见男人没动,又偏过身去给他系安全带。

    男人的表情还有些凉,江羡就逗他,“老公,别生气啦,以后我会记得的!回去我就罚写一百遍好不好?”

    “不好。”乔忘栖一点都不给面子的。

    江羡眨眨眼,凑到他面前。

    乔忘栖往后退了一下,无奈后面是车衣背,无路可退。

    她的唇轻轻的擦过他的唇,看到他眼眸一乱,江羡就得逞的笑了起来,并对他笑得千娇百媚。

    乔忘栖意识到这女人是在对自己使用美人计之后,浓黑的双眸危险一眯,“别对我用美人计,没用。”

    江羡咯咯的笑,“真的没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