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

    好吧,他承认,美人计有用。

    因此愤愤的咬了她一口,恨恨的咬住了她的唇。

    江羡这会儿学乖了,乖驯的在他怀里,任由他‘惩罚’。

    乔忘栖一直品尝到自己满意,才松开了她。

    此时的江羡已是气喘吁吁,双颊通红,看得乔忘栖又是一阵躁动。

    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别开脸,打开窗户深吹了吹冷风,才将那股躁动给压了回去,然后说道,“以后再拿我当赌注,就不是这种惩罚了。”

    江羡立马点头,“我发誓,再也不拿你当赌注!”

    “这还差不多,下车。”乔忘栖算是被哄好了,打开车门下去,并吩咐江羡也下车。

    江羡有点懵。

    乔忘栖打开驾驶座的车门说,“我来开车,我带你兜风,这是我的专属,你不能抢。”

    “……”还挺霸道。

    但是她好喜欢啊!

    江羡就屁颠屁颠的下车去了副驾驶。

    这会儿换乔忘栖亲自给她系安全带,江羡调皮,故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乔忘栖瞪她,她就笑。

    男人把安全带系上之后,又亲了回去,这才觉得找到了平衡,心满意足的开车离开。

    此时比赛会场响起了阵阵欢呼,一声高过一声,全都在喊茶总牛逼。

    乔忘栖问江羡,“没想到你游戏玩得还挺不错的,都可以做陈思茶的教练了,怎么没想过去参加职业比赛呢?”

    “比赛的队服太丑了。”江羡傲娇的解释。

    这个理由……

    也只有她才会说出这种理由,偏偏还会让人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的。

    “改天有时间,我跟你打一局。”

    江羡挑眉看向他,“你也会玩游戏?”

    “应该不难。”

    江羡,“……”

    行吧,大不了到时候她让着点他好了。

    乔忘栖载着江羡到了半山,这个地点是看夜景的最佳位置。

    只是夜风有些凉,乔忘栖就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江羡身上,并与她十指相扣。

    她穿着带着男人温度的外套,望着眼前的半城烟火,心里有股细细的暖流在流淌。

    小时候她总问顾梦渔女士,到底什么是爱情,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嫁?

    顾梦渔给了三个标准。

    第一个,长得好看的。

    第二个,能在生活的小细节里带给你感动的。

    第三个,不限制你,给你足够自由的。

    细算一下,前面两个条件乔忘栖都特别符合。

    她就没遇见过比他长得好好看的人了,而且他是个很注重细节的人。

    知晓她卖掉车子,就马上买了一辆同样的车子来送给她。

    细节到连车牌号都是他们领证的日子,就足够看到这个男人的用心。

    至于第三点……

    江羡侧头看向乔忘栖说,“我明天就要去M国出差了,到时候你想我了怎么办?”

    “去找你。”

    这到是像他的作风。

    “做演员其实是一件抛头露脸的事情,很多女演员结婚之后,都会慢慢淡出圈子,把重心转移到家庭里去,乔忘栖,你是不是也希望我退圈啊?”

    闻言,乔忘栖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虽然我很想私藏你的美好,但我不会这么做,你是你,想做什么,想去哪里,都可以凭着本心去做,只是希望你能在心里留一个位置给我,把我也放到你的计划里去,因为未来我们还有一辈子的路要走。”

    江羡眼眶红红,有些不好意思,就把头埋在了男人的胸口处,压抑着哽咽的声音说道,“你怎么这么煽情啊真是的!”

    她承认自己有被感动到。

    ……

    苏同恩输了,因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等颁奖典礼结束就直接离开了。

    远在M国的文允诺看了这场赛事直播,在看到结果只会,但心的打电话给她,却被她拒接了。

    坐在回酒店的车上,苏同恩的双手一直在抖,偏偏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

    有文允诺的,也有乔十一的,她通通都拒接了。

    不是不想接,而是听不得那些安慰的话,因为这不是她要的结果。

    一到酒店,苏同恩就把自己关在了浴室里,用冰冷的水将自己淋湿。

    寒冷的感觉让她慢慢的滑座在地上,蜷缩着抱着自己,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输了。

    原本后续还有很多很多的计划,却全都因为输了比赛而流产。

    不甘与挫败,都在狠狠的折磨着她。

    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啊,从没尝过失败滋味的她,要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同恩才拖着已经没有知觉的身体,颤抖着回到了房间,身上裹着厚厚的毯子也无法驱赶浑身的寒冷。

    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抖着手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号码,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急忙接了起来,“乔先生。”

    “看来还记得我,我以为你贵人多忘事,都忘了约定的事了。”

    苏同恩急忙解释,“我没有,我回来参加比赛,是因为队里有需求,比完我就回M国。”

    “希望如此。”

    苏同恩心里一凛,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到是乔先生提醒她道,“当年我保了你,你就要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这次念你是初犯,就不跟你计较,如若再有下次,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苏同恩,收起你的那些心思,安分一点。”

    “……好。”

    电话挂断,苏同恩整个人也跌倒回沙发里,浑身颤抖着,愈发觉得寒冷了。

    可她不敢有半分懈怠,迅速订了明天回M国的机票。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平息乔先生的怒气。

    陈思茶赢了比赛,拿到了本次云鼎杯公开赛的总冠军,第一时间想跟江羡分享喜悦。

    结果得知她已经离开了,陈思茶不用想也知道,江羡是和乔忘栖一起离开的。

    刚才在台上比赛的时候,她都看到了,江羡今天是和乔忘栖一起来的。

    因为队伍拿了冠军,晚上还有俱乐部为他们举办的庆功宴,陈思茶作为队伍的灵魂人物,只能出席。

    队伍在粉丝们的欢呼声中上车出发去庆功宴,秦粤也跟着小跑了一路,像其他那些狂热粉丝一样,恨不得爬上那辆车,好跟偶像零距离接触。

    乔十一看着这样的秦粤,更是一脸的鄙夷,“女人真疯狂。”

    他的话刚说完,一位苏同恩的男粉就当场裸奔了,据说是和朋友打赌,如果苏同恩输了,他当场裸奔。

    秦粤学着乔十一刚才的语气摇头叹气,“男人真疯狂。”

    乔十一听得鼻子眼睛都是气,不服反驳,“不就是赢了一场比赛吗?你至于吗?都跟我得意一个晚上了,我真的受够了!”

    “啧啧啧,我今天心情好,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就当是谢谢你的门票了。”秦粤很大度的道。

    乔十一原本是想拒绝的,可转念一想,今晚自己是真的挺憋屈的,不如趁机坑这女人一把,就当是为自己报仇了。

    他当即就点了头,还提前声明,“行啊,你请我吃饭,不过餐厅的位置得我选。”

    “可以,江海随你挑。”秦粤很大方的道。

    乔十一暗搓搓的想,看我不把你吃穷,我就不信乔!

    于是他拿起手机查了一下江海最贵的餐厅是哪里,查到名字后,就取车带着秦粤去了餐厅。

    看到餐厅名字的时候,秦粤还是瞪了一眼乔十一。

    乔十一立马说道,“是你说的江海随我挑,别不是想耍赖吧?”

    “谁说我要耍赖了?进去就进去,谁怕谁!”秦粤昂首挺胸的进去了。

    乔十一在后面奸笑,行啊,那一会我就点最贵的菜。

    服务员热情的来招呼二人,乔十一开口就道,“给我来一个你们这里最好的包间。”

    秦粤瞪他,他假装没看到。

    服务员却很歉意的道,“不要意思啊,今天的包间都被预定了,只有外面的位置了。”

    乔十一没想到那么巧,忍了忍道,“那就找个观景好的位置。”

    服务员带着两人过去,坐下点菜的时候,才从服务员那里得知,今天餐厅的包间都被X站队包场举办庆功宴了。

    秦粤一听到X站队在这里举办庆功宴,兴奋得不行,“我能去要签名吗?”

    服务员一脸歉意,“这个恐怕不行,不过您实在想要的话,一会我进去送菜的时候,帮您要一个好了。”

    “好的好的,谢谢你!”秦粤非常满意,还顺带夸了乔十一一句,“你选的餐厅真好,真有眼光。”

    乔十一更气了,暗戳戳的点了好几道最贵的菜,摆明了想把秦粤吃破产。

    饭菜陆陆续续的上来了,乔十一却没什么心情吃,秦粤就更别提了,整颗心都在包间那边。

    旁边一桌似乎也知晓X站队在这里办庆功宴,兴奋的跟朋友说了起来。

    乔十一听到那声音有些熟悉,微微仰头看了看,发现居然是魏来。

    “今天的比赛非常精彩,陈思茶的绝杀简直了,堪称这几年的赛事之最!他的进步也太大了。”魏来兴奋的和友人说着今天的比赛情况。

    他的朋友也是个电竞迷,显然也看了今天的比赛,听到魏来的话,也难掩兴奋之色,“是啊是啊,我从没看到过这么精彩的比赛呢,一开始苏神拿出本命的时候,我还以为茶总输定了,毕竟她的本命可是零败绩。”

    “我当时也悬着一口气,特别是茶总选了新角色之后,还以为第二局会打成平手,没想到茶总玩得那么好,特别是她的技术和手法,特别像我崇拜的璃神。”魏来激动不已的道,“我当时都恍惚觉得是璃神在打这场比赛呢!”

    “你每次说起你偶像的时候都是这样滔滔不绝的,我都有些好奇了,你偶像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呢?”

    被问及此,魏来有些遗憾的感叹,“璃神……就是个神一样的存在,她特别的强,哪怕是茶总和苏同恩联手solo,可能都不是她的对手。”

    “有这么玄乎?”

    “我骗你做什么?她的技术和水平,完全超越了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职业选手,而且还搓搓有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