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粤用口型跟乔十一说,“他吹牛。”

    乔十一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继续听隔壁的讨论。

    魏来说道兴致处,还非常激动的道,“而且我总觉得茶总认识璃神,说不定他的打法,都是跟璃神学的。”

    乔十一跟秦粤互看一眼,显然觉得魏来的话很扯淡。

    就在这时,x战队有人路过,被魏来认出来了,他急忙问道,“龚教练,原来您也在这里,是不是其他队员也在啊?”

    “是啊,我们在这里办庆功宴,魏来,你也来吧,叫上你朋友一起。”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想好好认识茶总!”魏来就跟着龚教练去了包房。

    秦粤快羡慕死了,眼巴巴的看着魏来跟着进去,张望了好一阵后,才收回视线,落在正吃着饭菜的乔十一身上,好奇的问他,“你知道璃神是谁吗?为什么把她说得这么玄乎?”

    “吹的吧,我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厉害的人呢。”乔十一不以为意的道。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陈思茶突然变强是因为江羡的特殊训练,跟那个什么璃神可没半毛钱关系。

    秦粤觉得自己和他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就索性不说话,专心吃饭了。

    结账的时候,她看到那数字,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乔十一。

    乔十一扬起下巴很是得意。

    秦粤咬牙的刷了卡,这才愤愤的离开。

    好在乔十一还有点良心,怕她不好打车,还礼貌的送她回家。

    虽然秦粤并不想接受这个人情,可自己全身上下的钱都被乔十一坑光了,总不能走路回去吧。

    她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乔十一的人情,让他送自己回家。

    到了地点后,乔十一发现她住的是一个很老旧的小区,而且地理位置很偏僻,四周黑灯瞎火的,看上去还挺危险的。

    乔十一打量了一番后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能找安全性好一点的公寓住吗?这里看上去很不安全的样子。”

    秦粤白了他一眼,“托你的福,本来我打算这个月就换好一点的公寓,因为你一餐吃掉了我的房租,我只能在这个地方继续住下去,希望你良心不会痛。”

    乔十一,“……”

    理智让他觉得自己一点都没错。

    可感性的那一面却让他有了一些愧疚。

    看着秦粤打着手机电筒往破旧的小区走去的背影,乔十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叫住她,把钱还给她的时候,就收到了秦粤发来的语音信息。

    “乖孙,我到了,你回去吧。”

    乔十一,“……”

    妈的,他为什么要愧疚!

    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不配!

    乔十一愤愤的上车离开。

    回到酒店洗个澡之后,就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直播。

    本以为魏来今天不会直播的,结果他今天依旧在线。

    云鼎杯总决赛的热度正居高不下,直播间里也一直在讨论这个话题。

    魏来今晚不打游戏,专门和粉丝唠比赛的事情。

    “直播间里有喜欢茶总的粉丝吗?”

    一群粉丝疯狂刷屏,都在回应他的问题。

    魏来得意一笑,“告诉你们,我今晚和茶总吃饭了!哈哈哈羡慕我吧!”

    粉丝们何

    止是羡慕,简直是嫉妒。

    魏来还炫耀了他跟茶总的合照,眼红了一群人。

    然后又料到了今晚的比赛,“我今晚就在现场,你们没看过直播的人不知道现场有多激烈,特别的精彩!茶总是技术简直出神入化,经过这次比赛啊,茶总的世界排名就超越了苏同恩,成为第五名了,厉害吧!”

    乔十一冷哼一声,像是在回应魏来的话一样。

    魏来又说,“而且我还从茶总那里得知,她认识璃神!这次在总决赛的打法和技术也都是跟璃神学的!璃神是我偶像,大家都知道的吧!”

    一说起偶像,魏来就能唠一堆。

    可乔十一却愣了一下。

    璃神?

    陈思茶?

    江羡?!

    难道……

    他心里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立马打字问魏来,“陈思茶亲口跟你说他是跟璃神学的技术?”

    “哟,榜一大哥也在啊。”魏来看到他发的消息,立马回应,“是的,我亲自跟茶总求证的,当时还兴奋的想让他帮忙引荐引荐呢,可那会人多,就不好意思开口,现在想想还真是可惜啊。”

    乔十一心里的猜测,已经可以肯定一大半了。

    魏来又开始说起他偶像的事迹了,“大家都知道我入行是因为受璃神的影响,我跟你们说,当年国内的电竞行业才刚刚起步,远差于其他国家的职业选手,每次出去比赛的时候,就总会被人鄙视,甚至还一度在外网上叫嚣说咱们的电竞选手是菜鸡,这在当时可是奇耻大辱啊,没过多久,这些在网上嘲笑过我们的队伍都受到了一封神秘的战帖,下战帖的人就是璃神。”

    关于这件大事记,乔十一有听闻过一点。

    还是苏同恩与他说的,不过她说得很淡,几乎是一笔带过,所以他知道的不多。

    现如今听魏来说起,他到是想起这件事了,只是乔十一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居然和璃神有关。

    “璃神这份战帖在国外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圈子里的人都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没过多久,那些在网上叫嚣又收到战帖的人,纷纷在网上发布了道歉声明,这一转变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有记者去深挖之后才得知是璃神带着他的站队,横扫了这些目中无人的职业选手,那之后,咱们国内的电竞才开始得到重视,并且这几年发展迅速,在国际上也站稳了脚跟。”

    魏来这段话中用了一个很狂妄的词,横扫。

    乔十一脑子里不禁想起苏同恩跟江羡solo时的情形,当时他觉得苏同恩被碾压了。

    现在想来,碾压二字,说得太轻巧了。

    如果江羡就是魏来口中那位传奇人物璃神,那……她碾压苏同恩完全是分分钟的事。

    偏偏那时候他还觉得江羡是个绣花枕头,是个花瓶。

    是自己太年轻了。

    乔十一默默的退出了魏来的直播间,点开了江羡的微信,反反复复犹豫了好久,才发了一条信息,“嫂子,你睡了吗?”

    御蓝湾,乔忘栖刚洗完澡出来,见江羡的手机闪了一下。

    江羡已经睡下了,他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就点开看了一下。

    结果看到的却是乔十一发来的这条信息,他眉头一蹙,下一秒直接拉黑了乔十一的微信。

    大半夜的发消息,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乔十一没等到回复,以为江羡没看到,就忍不住又发了一条信息,“嫂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信息发出去显示感叹号,他被拉黑了!

    乔十一,“

    ???”

    什么鬼哦!

    ……

    因为只是去拍摄定妆照,江羡要带的行李并不多。

    可乔忘栖还是认真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遗漏之后,才安心。

    第二天一早,乔忘栖亲自送江羡去机场,去的路上都还在交代她去了M国要注意的事项。

    江羡听得头都大了,“这些你昨天晚上就说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还有秦粤呢,你就放心吧。”

    秦粤强忍着笑意跟乔忘栖保证,“乔先生,我会照顾好羡姐的,绝对不会让她少了一根头发丝的。”

    乔忘栖亲自送她过安检。

    过了安检,江羡才松了一口气,“可算自由了。”

    秦粤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感觉羡姐像是乔先生的女儿一样,出个门都要千叮咛万嘱咐的。”

    “很好笑?”

    秦粤赶紧摇头,“不不不,是羡慕!乔先生太宠羡姐了,以后我找老公,也要找乔先生这一款的,幸福指数绝对爆表。”

    江羡得意的表示,“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运气了。”

    两人上了飞机,找到了两人的位置。

    都是商务舱,不过她在后排,江羡在前排,因为秦粤的位置是江羡后面才给她升舱的。

    秦粤把江羡的行李放好后,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而江羡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旅行必备法宝,眼罩,耳机,口罩三件套,打算戴上补眠的。

    却不想身侧来了个……认识的人。

    不巧,是苏同恩。

    苏同恩也没想到会在飞机上遇见江羡,下意识的以为江羡是故意跟着她来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起来,“江小姐,没想到你也乘坐这趟航班,我是没拿到云鼎杯公开赛的冠军,却也不至于让你这样特地赶来羞辱我吧?”

    江羡,“???”

    她有那么闲?

    看苏同恩那不满的表情,江羡有些想笑,她好脾气的指了指自己的位置提醒这位心态有问题的女士,“苏小姐,我的位置在你前面,说明我比你先订票,非要用你那一套歪理邪说来解释的话,我更有理由怀疑你是故意跟着我来的吧?”

    于是,苏同恩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她急忙叫道,“空姐!空姐!”

    立马有空姐过来询问,“苏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我要换位置!”苏同恩恼羞成怒的吩咐道。

    可空姐一脸的为难,“对不起苏小姐,本次航班的商务舱都已经售完,没有其他位置了。”

    苏同恩的脸色愈发的难堪了,她看了一眼江羡,总觉得她在嘲笑自己,便把手指向右边的一个位置问,“那里不是有个空位吗?”

    “那是别的乘客的位置,我无权更换呢,对不起。”空姐再次道歉。

    苏同恩脸色铁青,看了看空位,又看了看江羡,最后不甘的坐在位置上。

    空姐见她没有别的意见,就离开了。

    气氛有点微妙,江羡继续佩戴自己的旅行必备法宝。

    一旁的苏同恩如坐针毡,咬了咬唇后,才压低声音说道,“我跟乔忘栖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的长大,我们对彼此足够了解,当年的我们因为一些误会分开,可我们的心始终牵挂着对方,我相信他会回到我身边的,而你,不过是他一时兴起而已,我劝你还是清醒一点,早些离开,免得自己受伤。”

    ——

    每天恢复正常更新啦,搬家搬得七七八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