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叫后面的秦粤都听不下去了,压不住怒火想要反驳,却在看到一个身影之后,闭上了嘴。

    苏同恩说了很长一番话,却见江羡不愠不火的,心里愈发的窝火了,“你不相信我说的是吗?不信你可以去问乔十一,他知道我跟乔忘栖的事!我们感情很深,他只是在生我气,才故意跟你在一起来刺激我而已。”

    江羡慢慢的带上口罩,这才抬眸看向她,眼底一片清雅,“是吗?乔忘栖,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跟我解释解释?”

    “你什么意思?”苏同恩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一旁看好戏的秦粤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江羡好心的指了指她身后的人,“要不,你们当面给我解释一下?”

    苏同恩背后一凉,战战兢兢的转身,就看见乔忘栖那张冷峻的脸。

    她心里狠狠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慌乱起来,“我……我可以解释的。”

    “麻烦让一下。”乔忘栖连个正眼都没给她,只冷漠的道。

    苏同恩下意识的让开,乔忘栖走了过去,视线落在江羡身旁的位置,又看了看自己的座位号。

    不巧,他就在另外的空位上。

    这时空姐急忙过来,非常恭敬的问道,“乔先生您好,苏小姐想跟您换一个位置,您看可以吗?”

    “好。”乔忘栖当即就答应了。

    空姐急忙对苏同恩说道,“苏小姐,乔先生同意与您调换座位了,您坐这里吧。”

    这下,苏同恩可以说是很难看了。

    她进退两难,最终还是憋屈的换了位置。

    乔忘栖把东西放好之后,坐在了江羡身侧的位置。

    江羡带上了眼罩,安安稳稳的靠在了椅背里,懒懒的开口,“你怎么来了?”

    “昨天我说了,想你就来找你的。”

    言外之意,才刚刚跟她分开就想她了,所以买了机票跟来了。

    听到这话的秦粤,突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恋爱的酸臭味喔。

    她还是戴上耳机睡觉吧,免得被虐到。

    江羡压着心里的喜悦,故作冷淡的道,“这漫长的航程实在有些无聊,不如你说说你从前的事吧,比如,你跟你青梅竹马的故事?”

    乔忘栖自然是知道躲不过这一劫的,他系上安全带之后,才伸手过去拉江羡的手。

    一开始江羡甩开了。

    可拗不过男人的执着,最终只能被他十指紧扣的握着。

    握住了江羡的手,乔忘栖的心里便有了底,这才开口,“如果小时候见过两次就算青梅竹马,那我的青梅竹马还挺多的,今天大家都在,我就把话一次性说清楚吧,我与苏小姐,从没在一起过,一秒都没有,还请苏小姐自重。”

    他一口一个苏小姐,把两人的界限画得清清楚楚。

    可这还不是狠的,还有更狠的。

    乔忘栖语气笃定的道,“苏小姐,如果从前有什么事情让你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那趁现在就说个明白,我对你从来就没有别的想法,希望你别再误会,免得给我和江羡带来不必要的误会,她是我爱人,我不想因为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情来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另一边的苏同恩,强行按着微微颤抖的手,脸色涨红着,不敢回应,更不敢看乔忘栖,哪怕只是一眼。

    江羡用没被乔忘栖握住的手掀开了眼罩的一角,看了看男人清冷的神色,不禁轻声道,“你这是诛心啊,也太狠了。”

    比杀人更残忍的,就是诛心。

    乔忘栖一席狠绝的话,把苏同恩一杆子打回了原形,让她再无翻身的可能。

    没人能比乔忘栖更狠。

    乔忘栖微微挑眉,一双眸子又冷又煞的看向江羡,挑眉问道,“你不喜欢?”

    江羡重新戴上眼罩,可握着乔忘栖的手却紧了几分,用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你好狠,我好喜欢!”

    闻言,乔忘栖不禁倏然一笑。

    这一路,苏同恩忍得辛苦。

    好不容易等到飞机落地,她迫不及待的下了飞机逃离。

    乔忘栖陪着江羡去酒店办理入住,刚登记好,乔十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江羡才刚接起,乔十一就愤愤的质问,“嫂子,你微信怎么把我拉黑了?!”

    江羡听了一脸莫名,“没有啊,什么时候的事,我不知道啊,你是不是弄错了。”

    “昨晚我给你发消息,后来就被拉黑了。”乔十一委屈的申述。

    江羡看了一下手机,发现他真在自己的黑名单里,赶紧放出来并解释,“我昨晚睡得早,可能是你九哥把你拉黑的,跟我无关啊,你找你九哥去。”

    乔十一,“……”

    九哥变了,胳膊肘往外拐了,不疼他了。

    心碎了。

    想着自己还有别的问题要问江羡,他又打起精神来准备开口,却听那边的乔忘栖问江羡,“谁的电话?”

    “乔十一。”

    下一刻,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乔十一,“???”

    九哥你是真的狗!!

    他站在御蓝湾门口,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很不是滋味。

    抑郁了好半晌后,才准备开车离开的,却碰到了匆匆赶来的席年。

    席年是来取文件的,见到乔十一便打了个招呼,“十一少,乔爷和夫人去M国了,你有什么事的话过两天再来吧。”

    “哦。”乔十一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

    席年去开门,脑子里想到了一件事情,又急忙回头问乔十一,“对了十一少,你那股票的事,我一直挺好奇的,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内幕消息啊?居然只用了两周时间就完成了乔爷安排给你的考核任务。”

    席年不说股票的事,乔十一都快忘了,“是嫂子给的意见。”

    “夫人?”席年一脸的不敢置信,怔怔的道,“我还以为是乔爷放水了……”

    乔十一翻个白眼,“你觉得可能吗?九哥是那种人吗?”

    席年摇头,很肯定的道,“他不是。”

    “那不就得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嫂子在帮我,是她给我指导的。”

    席年颇为费解,以自己炒股多年的经验来看,江羡给乔十一的建议,绝对是顶级操盘手才有的水准。

    乔十一看他一脸困惑,肯定在怀疑江羡的能力,便说道,“估计是嫂子吹了枕边风,从九哥那里得到的消息吧。”

    “应该是。”席年也接受了这个解释。

    ……

    乔忘栖陪着江羡在M国拍了两天,第四天才折返回江海。

    这两天江羡都是早出晚归的,累着了,回程的飞机上都一直在睡觉。

    到了御蓝湾,乔忘栖一边开门一边对江羡说话,“到家你先睡一会儿,我先处理点事情就给你做饭,你睡醒了刚好可以吃。”

    “你不休

    息休息的吗?”毕竟他也跟自己一起赶了几天的路了,也会累的。

    “我不累。”乔忘栖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两人开门进去,正换鞋的时候,楼上走下来一个身影,“羡羡回来啦?”

    听到这声音,江羡突然惊醒,慌张的抬头看去。

    是她老妈,顾梦渔女士!

    顾梦渔看到江羡后,又看到了乔忘栖,眉梢一挑。

    江羡的心就跟着一跳,脑子里就俩字,完了。

    难得乔忘栖镇定,礼貌的跟顾梦渔打招呼,“阿姨,我说我是来修空调的,您信吗?”

    江羡忍不住想给乔忘栖的临场反应点个赞。

    顾梦渔信步走了过来,眼神细细的打量着乔忘栖,面带微笑的道,“修空调穿的穿这么好?你们拿我当傻子啊?你俩给我坐这。”

    被训斥的两人互看一眼。

    江羡天不怕地不怕的,唯独对这位顾梦渔女士有所忌惮。

    可能是母胎的时候就被压制了吧。

    乔忘栖拉了拉江羡,两人乖乖的去沙发上坐下。

    江羡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安的捏着裙子磕磕巴巴的说,“妈,你听我解释……”

    话都还没说完,就见顾梦渔坐在了乔忘栖旁边的沙发上,伸手亲昵的拉住了乔忘栖的手,和颜悦色的问,“小伙子叫什么?今年多大了?家是哪的啊?”

    乔忘栖一脸莫名的看向江羡。

    江羡一脑门的问号。

    她也很无奈啊,因为她有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妈呀,能怎么办?

    乔忘栖努力露出乖巧的笑容回答顾梦渔的询问,“阿姨,我叫乔忘栖,今年二十五岁,家住原京。”

    “原京的啊,有点远了。”顾梦渔还挺为难的道。

    乔忘栖急忙说道,“阿姨,不远的,现在交通工具很发达,两小时就到了。”

    顾梦渔也喜笑颜开的道,“也是,至少还在国内。”

    江羡囧。

    因为她早早就去了M国,她老妈顾梦渔女士一直担心的以为她会找个外国男朋友,所以才会说出这句话。

    “离得近,长相合适,年纪也合适,跟我们家羡羡谈多久啦?”顾梦渔问这话的时候,还一直拉着乔忘栖的手,就没松开过。

    乔忘栖浑身紧绷着,像是在接见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一样。

    被她这么问,他不知所措的看向江羡,“我……”

    江羡急忙解围说,“妈,你干嘛呢,查户口呢,问这么多问题……”

    谁知顾梦渔一把推开了江羡,还十分嫌弃的道,“我跟人家帅哥说话呢,有你什么事?去,倒茶去!”

    江羡,“???”

    这绝对是亲妈啊,都六亲不认了!

    乔忘栖见到这一幕,居然有些忍俊不禁,急忙用手掩盖住上扬的嘴角,却还是叫江羡瞧见了他的幸灾乐祸。

    江羡就瞪他。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倒茶啊!”顾梦渔催促道。

    江羡就手忙脚乱的去倒茶了,耳朵却忍不住竖起来,想听听他们在聊什么。

    顾梦渔又拉着乔忘栖热络的说着话,“我们家羡羡啊,很优秀的,长得好看,又聪明,虽然有点任性,但本性不坏……”

    江羡,“???”

    她严重怀疑顾梦渔女士是在王婆卖瓜,自卖自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