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忍着笑回道,“阿姨,羡羡的确很优秀,而且她也不任性,我很喜欢她。”

    江羡,“……”

    这……就坦白了?

    顾梦渔听到这话,眼睛一亮,“喜欢好啊,小伙子你很有眼光!我就欣赏你这种有眼光又长得好看的人,是同意你们在一起了!”

    江羡,“???”

    这……就接受了?

    亏她还想了很多要怎么解释的话呢,结果一个没用上。

    末了,顾梦渔还补充了一句,“我这女儿啊,随我,有眼光,她选的人我很放心。”

    江羡严重怀疑她妈这一句是在夸自己,蹭热度!

    “谢谢阿姨欣赏,我会好好对羡羡的。”乔忘栖郑重地向她保证。

    “好的好的,那今晚回家去吃个饭呀?”

    江羡又一脸震惊了,要不要这么快!

    乔忘栖也有点紧张的看了看江羡,江羡猛摇头。

    结果顾梦渔直接说道,“那就这么决定了,我这就回家准备准备,你们记得按时过来吃饭啊。”

    “妈……”江羡试图劝说顾梦渔。

    顾梦渔压根就没理会她,喜笑颜开的问乔忘栖,“小乔啊,你喜欢吃什么菜啊,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阿姨,我都可以。”乔忘栖急忙回答。

    “真好养活,不像羡羡,从小就挑食,那行,我先回去准备准备,回头就等你们过去了啊。”

    “好的阿姨,阿姨慢走。”乔忘栖亲自送顾梦渔到门口,目送她离开之后,才折返回屋。

    此时的江羡,端着一大杯茶,坐在沙发上,怔怔的喝着。

    这就……见家长了?

    会不会太快了啊……

    乔忘栖过去将她手中的一大壶茶拿起说道,“别喝了,赶紧收拾一下,和我一起出门买礼物。”

    毕竟时间紧迫。

    江羡这会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起身问他,“好,买礼物,可是买什么啊?”

    “路上说,你把你父母的喜好都告诉我,我酌情挑选。”

    车上,江羡抓耳挠腮了半天给了他答案,“我爸的喜好是我妈,我妈的喜好是全世界浪。”

    乔忘栖猛踩了刹车,江羡整个人都晃了晃,定了定神后才问他,“你停下做什么?不是去买礼物吗?”

    “我已经想好送什么了。”乔忘栖拿出手机,迅速给席年打了个电话,“去帮我做一件事。”

    等他吩咐完,江羡才弄清楚乔忘栖要送的礼物是什么。

    他给顾梦渔准备了一张锦鲤卡,只要持着这张卡,不管去世界上哪一个地方,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全都免费。

    江羡听了一阵羡慕,“我也想要这种卡!”

    “你要这卡做什么?你有我就够了,我比这卡管用。”

    毕竟锦鲤卡也是他发行的,最终解释权在他手里。

    听他这么一解释,江羡就理解过来了,“是哦,我有你就够了啊。不过话说回来,这样你就只给我妈准备了礼物啊,我爸还没礼物呢。”

    “你爸的喜好是你妈,也就是说你妈开心了他就开心了,对吧?”

    “对。”

    “所以,我只需要哄好你妈就行了。”乔忘栖笃定的道。

    江羡听了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还是你聪明,我怎么没这种觉悟呢,小时候就老被约束。”

    要是她早些明白这个道理,哄好了顾梦渔女士,那还不是想干嘛干嘛啊

    ?

    可惜哦,醒悟得太晚了。

    所以两人一身轻便的到了枫林山庄。

    去的时候,乔忘栖还信誓旦旦胸有成竹的。

    可真到了大门口,就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了。

    江羡一边开门一边劝他,“别紧张别紧张,丑女婿总要见岳父岳母的。”

    乔忘栖,“……”

    他哪里丑了?

    顾梦渔早早的知道他们来了,热情的出门迎接,还隔着一段距离就跟乔忘栖打招呼,“小乔你来啦?快快快进来坐,我刚跟你叔叔说起你呢。”

    于是,乔忘栖被顾梦渔热络的迎进屋了。

    留下被顾梦渔遗忘的江羡站在院子里,一脸黑线。

    她赶紧跟进去,生怕自己走慢了会被关在门外。

    正在跟顾梦渔寒暄的乔忘栖,微微朝身后伸了手去拉江羡。

    明明没有看江羡,却习惯性的做出这个动作。

    江羡跟上去碰了碰他的手,他才安心的收了起来。

    进了屋,江知奕正端正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着自己严父的架子。

    顾梦渔热情的给他介绍,“知知,这就是小乔,你看,长得多好看啊。”

    虽然被老婆叫小名,江知奕有点别扭,但还是板着个脸冷哼了一声,“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吗?”

    “能啊,羡羡不就靠长得好看混娱乐圈的嘛。”

    江知奕心塞的反驳,“女孩子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了?你是觉得我眼光有问题?”顾梦渔不满的反问。

    江知奕瞬间就认输,“一样的一样的。”

    原则什么的,在老婆面前,屁都不是。

    顾梦渔看乔忘栖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还不时的跟江知奕吹嘘,“我们家羡羡多有眼光啊,你看小乔一表人才的。”

    一直听到自家老婆夸人,江知奕有些吃味,总算正眼看了看乔忘栖。

    这一看,突然愣住。

    乔忘栖赶紧打招呼,恭恭敬敬的叫道,“江叔叔好。”

    “你,你不是……”江知奕看了看江羡。

    江羡一脸茫然。

    他又看了看顾梦渔。

    她显然也不知情。

    看来这俩女人都不知道乔忘栖的身份呢,江知奕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对江羡说道,“羡羡,你跟我来一下。”

    江羡以为父亲不愿意接受乔忘栖,心里还有些紧张。

    顾梦渔给了她鼓励,“羡羡别怕,妈妈支持你!”

    在这个家啊,顾梦渔的话就是圣旨,江羡又信心十足起来。

    她跟着江知奕去了书房,进门的时候还被要求关上门说话。

    看江知奕神神秘秘的,江羡有些费解的问,“爸,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当父亲的都很难接受女儿有男朋友的事,可你总不能让我单身一辈子吧。”

    “你们真在一起了?”江知奕不敢置信的问道。

    “对啊。”不仅在一起了,还领证了。

    当然后面的话江羡没敢说,总要给这对老夫妻一点适应的时间。

    “你对他了解吗?”江知奕又追问道。

    江羡非常肯定的点头,“了解,他对我很好,你就放心把我叫给他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江知奕居然不知该从何说起。

    “爸,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你就

    相信我的眼光吧,他真的很好。”江羡凑过去亲昵的拉着江知奕的手撒娇。

    到底是拗不过自己的女儿,江知奕也认了,只道,“你从小就是个有主见的人,我也不能左右你什么,既然你已经做了选择,那就按照你的选择去走,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和你妈始终是你坚强的后盾。”

    “好好的,这么煽情做什么?”江羡嘴上嫌弃的说着,身体却很诚实的抱了抱江知奕,“爸,你今天真帅!比乔忘栖还帅!”

    这句话成功把江知奕哄高兴了,他美滋滋的带着江羡下楼。

    楼下,顾梦渔和乔忘栖俨然已经成为无话不说的家人了。

    江家的晚饭并不像电视剧里夸张的豪门晚宴那样,而是简简单单的家常菜,很显然已经把乔忘栖当成是家人一样在对待了。

    顾梦渔心情很好,还美滋滋的给江知奕炫耀了乔忘栖给她的见面礼,“以前出去玩的时候我就老觉得不方便,有了这张卡,可以解决我很多很多麻烦的!我也能去更多的地方了!小乔真是有心!谢谢你啊小乔。”

    “阿姨喜欢就好。”

    江知奕看到老婆高兴,自个儿也高兴了,“以后你们要时常回来吃个饭,别像羡羡,一忙起来就几个月不回家的。”

    “我以后会定期和江小羡回来陪二老的。”乔忘栖承诺的道。

    江知奕满意的点点头,“羡羡,去给我拿两瓶好酒来,我跟小乔喝喝酒。”

    江知奕不贪杯,只有高兴的时候,才会喝上两杯。

    两人边聊天边喝酒,江羡吃过饭去沙发那边玩了好一会儿,他们还在喝酒聊天。

    看看时间,两人已经喝了三小时了。

    她有些担心,忍不住过去打扰两人,“爸,还没喝好么?差不多了吧,我们还得回去呢。”

    “女大不中留啊,这就来跟我要人了?”江知奕有些微醉,挥挥手道,“行了行了,去吧,早些回家,到家报个平安。”

    “江叔叔,那我先回去了,下次再陪您喝个尽兴。”

    江知奕立马点头,“这可是你说的,下次一定要陪我喝个尽兴啊!”

    “好。”乔忘栖跟他道别,又跟顾梦渔道别,“阿姨,您不用送我们了,早些休息吧。”

    “好的好的,下次再来玩啊。”

    乔忘栖恭恭敬敬的鞠躬道别后,才和江羡一起上车。

    他喝了酒,自然是不能开车的,是江羡开的车。

    车子才刚离开枫林山庄,乔忘栖就松懈下来,懒洋洋的靠在车椅里扶着额头道,“江小羡,我头晕。”

    “那我开慢点。”

    过了一会,他又道,“江小羡,我想吐。”

    这是喝醉了啊。

    江羡急忙停车,扶着他下车缓一缓。

    乔忘栖扶着树吐了一会儿,江羡急忙给他拍背,“怎么喝成这样?我爸也真是的,喝那么多酒做什么?”

    听到她的吐槽,乔忘栖不禁笑了起来,安慰她道,“我没事,别担心,就是许久没有喝这么多酒,胃有点适应不了。”

    “下次就不能这样了,别谦让着我爸。”江羡嘟囔着。

    乔忘栖失笑起来,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说,“只是陪他喝个酒而已,已经算是很好的待遇了,毕竟你可是他的宝贝女儿,就这样被我给抢走了,他多难受啊,今晚他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得去啊。”

    “哪有那么夸张,我爸还是很开明的。”江羡禁不住反驳。

    “所以我很庆幸我有个开明的岳父。”

    ——

    江知奕:老父亲留下女大不中留的泪水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