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好点了,江羡才扶着他上车。

    吐了之后的乔忘栖清醒了不少,心情很是愉悦,嘴角总带着笑意,还总喜欢用懒懒的音调叫江小羡。

    可叫了之后,又没什么其他的话说,就用带笑的眼眸看着她。

    次数多了,江羡有些恼了,“你干嘛啊?”

    “没有,我就是很开心。”乔忘栖眼角带笑,目光漆黑明亮。

    江羡不解,“有什么好开心的?”

    不就是跟她回家一起吃了顿饭,还跟她爸喝了一顿酒么?

    至于让他那么高兴么?

    “因为我得到了你父母的认可,过了这一关,你就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了。”乔忘栖薄唇温柔阖动,说出让自己愉悦的原因。

    江羡听了有些无奈,只是这么个简单的理由,就让他开心成这个样子?

    男人的快乐,还真是简单啊。

    ……

    宿醉的后果是乔忘栖错过了第二天一早的会议,好在席年这个万能的助理能耐过人,解决了会议的事,又将文件亲自送到乔忘栖手里。

    “这是修改后的方案,乔爷您过目。”席年毕恭毕敬的将方案送上。

    乔忘栖迅速翻阅了一遍,指出了其中的几个小问题,让下面的人再做修改即可。

    席年在收拾文件的空档问了乔忘栖一个问题,“乔爷,十一少的考核已经完成了,后面是否要安排一些事务给他呢?”

    “嗯,你多带着他吧,他玩心重,没人看着我不放心。”

    席年点点头,“好的,我会看着十一少的,只是临时还找不出什么事情给他,主要是没想到他会那么快完成乔爷给他的考核,乔爷您要放水应该提前说一声的,我也好有点准备才是。”

    乔忘栖顿了顿,不解的看向席年,“放水?”

    “难道不是吗?十一少的考核能那么快完成,不是乔爷放的水,给的提示吗?”

    乔忘栖否认了这件事,“不是我,你跟着我这么久,什么时候见我放过水?”

    这问题,让席年回答不上来。

    的确,乔忘栖就不是那种会放水的人,他一向严格。

    “听十一少说,他是跟夫人取的经,我还以为是乔爷授的意呢。”

    “我家江小羡,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乔忘栖突然就得意起来。

    被秀一脸的席年,“???”

    回去的路上席年一直在想这件事,思来想去觉得就一个可能,夫人很厉害。

    至于有多厉害,他不清楚。

    反正他挺佩服的,只用了一周时间就替乔十一完成了任务,可不就厉害吗?

    晚上他和他在股市上的朋友聊天,内涵的提起了这件事,对方听后非常吃惊的表示,“你的这位朋友,绝对是大神级别的人!”

    席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对了老席,我最近得到个内幕消息,X财团的人要来江海了。”

    席年一看到这消息,震惊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是真的弹了起来。

    “真的?!”席年激动的问。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我也是费了点心思才打听到的消息,而且只告诉了你,别的人我都没说。”

    席年兴奋的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一圈后又问道,“有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吗?”

    “这个还没有,正在努力打听中,你也费心打听打听,有消息记得告诉我,我要去见见我的偶像!”

    “好!”席年一口答应,挂了电话后他就四处打听,还花了些钱买消息。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可算找到一点消息了。

    X财团会在下周三抵达江海,住的不是酒店,而是一处不对外营业的私人庄园。

    具体来江海是做什么的不得而知,席年也不关心这一点。

    他只想见一见自己的偶像!

    X财团从成立到壮大只用了一年的时间,而席年的偶像就是财团的核心成员之一。

    听闻他是白手起家,单枪匹马的闯入了M国的股市,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比豺狼窝还要可怕。

    无数对金融有过向往,或者想去这个地方正道的人,全都折损在了这里。

    当时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的惨烈,无数人血本无归。

    在这些血泪的后面,有五位资本家,却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这五人并没高兴太久,格局就被扭转了。

    而扭转这局面的人,就是这位神秘的X先生,也就是席年的偶像。

    X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扭转乾坤,让这五位收割无数的资本家全都吐了出来,甚至还倒贴了不少老本。

    自那之后,股市的规则被迫更高,大大的降低了资本家收割的可能性。

    也就是这一战之后,X成为了很多金融从业者的偶像。

    席年就是这个时候被圈粉的。

    再后来,X和朋友成立了X财团,具体是做什么的没人知道,但却越来越壮大,其关系网遍布全球。

    席年把消息告诉朋友之后,就躺在床上辗转着,久久无法入睡,甚至迫不及待的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

    江羡在临睡前看了一眼司乘发给自己的消息,很长一串,她草草的扫了一眼,就回了一个字,“嗯。”

    还在等答复的司乘看到这个字,差点崩溃。

    字多的人,都是输家。

    他输了啊!

    连舟安慰他,“能回复你已经不错了,你知足吧,我之前给她发消息都是石沉大海的。”

    司乘,“……”

    谢谢,有被安慰到。

    “对了,这次去江海,我可是提前放出风声的,估计无双那边应该也得到消息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有所动作?”连舟摸着下巴好奇的问道。

    司乘面不改色,“怕什么?羡姐在呢。”

    “也是,有羡姐在呢。”连舟顿时觉得自己多想了,还拍了拍司乘的肩膀说,“真是羡慕你,又去跟羡姐厮混了。”

    司乘义正言辞的纠正,“我是去办正事的!”

    “是是是,办正事的。”

    但他还是羡慕啊,羡姐在江海,陈思茶也在江海,现在连司乘也要去江海了,他能不羡慕吗?

    ……

    苏同恩从江海灰溜溜的回到了M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

    连文允诺也是去了好几次,才算见到了她。

    此时的苏同恩,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枯槁得没有一点往日的风采。

    “我就说了,江羡这个人不简单。”文允诺愤愤的道。

    前后不到半年时间,她们姐妹俩相继的败在了江羡的手里,够窝火的。

    苏同恩狠狠的抽着烟,因为抽得太猛被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快断气一样。

    文允诺急忙给她倒了水,并拍着她的背,好让她能好受一点。

    等她好不容易顺

    过气来,脸色已经惨白得有些吓人了。

    她狠狠的摁灭手中的烟头,这才冷然的道,“她不会得意太久的,我也不会就此放手。”

    “你还有办法对付她?”文允诺好奇的问道。

    “当然。”苏同恩拿起一旁的电脑,打开了里面的文件夹,全都是江羡被偷拍的照片。

    其中就有之前闹得最凶的夜御数男的照片,其实从这些照片里就能看出来,江羡和那几个男人并没有关系,当时她单独下车回酒店了。

    可当时媒体曝出的只有那几张较为暧昧的照片,并断章取义的写了一些抹黑新闻,又因江羡的人气把新闻炒到了空前的高度。

    苏同恩当时以为江羡会糊,会身败名裂。

    哪怕不能身败名裂,也会让她身陷囹圄。

    谁知居然有那么多人帮她顶住了压力,甚至连那些媒体也被收买,让这件事情淡了下去。

    她的计划也被迫流产,以至于现在都还没能毁掉江羡,让她继续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这才是苏同恩最不能忍的。

    明明就只差一点,就那么一点点,她就可以成功的。

    “我一直找人在偷拍江羡,只是这女人的生活太简单了,没工作的时候就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去,拍不到一点有用的照片。”苏同恩烦躁的道。

    文允诺翻了几页,除了夜御数男的那些照片之外,其他大部分都是江羡跟乔忘栖在一起的照片。

    镜头下的两人,格外的甜蜜,连她看了都很不舒服,真不知道苏同恩是怎么看下去的。

    “这些旧照片已经被爆过了,没什么价值的,你总不能炒冷饭吧?”文允诺不解的问道。

    “当然不是,我在等一个契机,等江羡再与其他男人接触的时候,我再把所有江羡和其他男人见面的照片都曝出去,弄一个合集,好坐实她是个海王的传闻,这样一来她想进乔家的大门就绝无可能了!”苏同恩咬牙切齿的道。

    她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制止江羡进入乔家。

    到时候她想阻止,就来不及了,所以得赶在乔忘栖有动作之前,把江羡的名声毁掉。

    没有哪个世家会要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进门!

    文允诺隐隐有些担心,“万一拍不到呢?”

    “不会的,一定会有这个机会的。”苏同恩非常肯定的道。

    至于她为何会这么肯定,是因为她从江海回来后,又复盘了这些照片,发现夜御数男的照片里,有陈思茶的身影。

    之前偷拍的照片里,陈思茶带着帽子,所以拍得不是很清楚,很难分辨他是谁。

    直至她与陈思茶交锋之后,她到是想起来了。

    再加上江羡去看陈思茶的比赛,就不难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陈思茶现在就在江海,两人必然是要见面的,只要能拍到一张两人的同框,她的计划就可以成功!

    所以她在等这个机会,而且笃定这个机会不会太远。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毕竟我也认识不少国内的媒体。”文允诺急忙说道。

    苏同恩点点头,“这个是自然,不过我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文允诺好奇的看向她,“我的名声还没回来,现在可不适合公开露脸。”

    “我让你做的,就是扭转你名声的事。”苏同恩把计划告知了她,“我得到可靠消息,X财团今年会有一个名额,你去争取这个名额,进入了X财团,别说是娱乐圈,就是商业圈,你也能横着走。”

    ——

    江小羡:嗐,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