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允诺一听到X财团三个字,眼睛都亮了,“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可是花费了不少精力才打听到的这个消息,不过能不能进这个财团,就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他们要求一向很高,没过人的能力是会被刷的,所以你得多用点心。”

    文允诺自然懂这个道理,“我会努力的,我最近在学校参加了一个研究,如果成功的话,就能入选Lishen教授的特别研究小组,有了这个身份,就等于拿到了X财团的直通车了。”

    文允诺这话不假。

    X财团每年都会有招新名额,根据前三年的招新名额来看,Lishen教授研究小组的成员进入x财团的几率比其他人要高很多很多。

    而且又传言说Lishen和X财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她的学生更容易入选。

    “很好,在学习这方面我很看好你。”苏同恩鼓励的拍了拍文允诺的肩膀,“好好努力,别忘了我们的目的。”

    文允诺眼神一愣,“我一直铭记在心。”

    ……

    本来年前江羡应该没什么工作了,可以好好的偷个懒了,可还是突然冒出个盛典要她去参加。

    这盛典的邀约是红姐接下来的,江羡又很相信她的眼光,就同意了。

    是一场金曲颁奖盛典,之所以邀请到江羡是因为她和贺岁言合作的那首《九思一生》入围了今年的最佳作词人奖。

    明明这首歌才上线不过一个多月而已。

    江羡觉得是因为贺岁言的名气,才让这首歌一路飙升到了现在的地位,甚至入围了奖项。

    连贺岁言都发消息来恭贺她,“这可是国内音乐的最高奖项了。”

    “我并不感兴趣,你信吗?”

    贺岁言无奈叹了口气回复,“我信。”

    要是江羡真对这些奖项感兴趣,早就拿奖拿到手软了,也不至于现在才入围什么作词人……

    不过江羡已经答应红姐要出席了,自然不会爽约。

    红姐那意思是去露个脸,奖项什么的,肯定没那么容易,毕竟入围的其他作品都很优秀。

    而且江羡这阵子的重心都在另外一件事情上,司乘这次到江海,是带着X财团的任务来的。

    她这甩手掌柜也当了两年了,再继续甩手下去,下面的人怕是要起义了。

    所以这次的任务,江羡是要参与的。

    到了和司乘见面的那天,江羡早早的就出门了,走的时候还特别跟乔忘栖打了招呼。

    那会儿席年也在,他趁着乔爷心情好,也跟着向乔忘栖请假,“乔爷,我今天有一点点私事,想跟您请个假……”

    “你在江海还有私事?”乔忘栖挺意外的。

    “是啊,挺重要的私事,所以才跟您请假。”席年说得毕恭毕敬的。

    乔忘栖批了,没有过多的询问,毕竟席年是个很尽职的助理,不会无缘无故请假的。

    “谢谢乔爷,那十一少那边……”

    乔忘栖头也不抬的道,“你看着办吧,我没功夫带他。”

    这话也不假,毕竟乔爷事务有多繁忙,根本无需多说。

    乔十一这阵子都是席年在带,虽然他挺不情愿的,可九哥的命令都下了,他也不敢怎么样,只能认命的跟着席年学习,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没能跟江羡见上。

    不过他时常会给江羡发微信,大多是嘘寒问暖的问候。

    一开始江羡

    觉得挺奇怪的,这乔十一怎么突然就这么热情了?

    后来她发现乔十一是真聒噪,就不怎么搭理了。

    但这也抵不住乔十一的热忱,每次热切的问候完,总会在后面加一句,“嫂子,打游戏吗?”

    前有秦粤,后有乔十一,江羡都快被这两人给折磨疯了。

    特别后悔当时把乔十一的微信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早知道就让他待里面好了。

    乔忘栖的态度表达的很明显,席年无奈之下,只能亲自带乔十一了。

    “十一少,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你要么跟着我,要么就自己在酒店里玩,就当是给自己放假了,可以吗?”

    乔十一这阵子都闷在酒店看各种报表报告的,都快闷坏了,一听还要留在酒店,一脸的拒绝,“不不不,我跟着你。”

    “跟着我也可以,但你得听我的才行。”

    “行,听你的。”反正比呆在酒店要好。

    席年无奈,只能带着乔十一出门,他先是去接了自己的那个朋友老石。

    老石是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带着一副金框眼镜,特别能说会道。

    见到席年,叭叭的说了一堆。

    乔十一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出了一些信息量,感情这两人是去追星的。

    只不过他们追的,不是明星,而是什么股市传奇人物X先生。

    席年对股市十分热爱,这一点乔十一是知道的,而且也听他说起过他的偶像X先生。

    只是他不能理解的是,两个加起来快一百岁的人,居然也会有偶像,还追得这么疯狂。

    “我查过了,那处私人庄园不对外开放的,我们到了那边肯定是进不去的,只能提前去那边蹲点,看看进出的车子了。”老石说着自己的见解。

    席年一边开车一边在回答他的话,“如果车子不停的话,是不是就没机会见到X先生了?”

    “原则上是这样。”老石无奈点头。

    乔十一就问,“那原则之下呢?”

    老石看了看乔十一,露出个很奇怪的笑容,“那就得用点损招了。”

    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说他早早的安排了人在进出私人庄园的毕竟路上,撒了钉子。

    车子开过,必然会被扎胎,这样一来车子就得停下,他们就有机会见到那位神秘的X先生了。

    乔十一听了,非常鄙夷的表示,“果然够损。”

    老石嘿嘿一笑,“我这也是想见一见偶像嘛。”

    虽然席年也觉得这个招数太损,但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不是?

    乔十一给了两人一个很客观的评价,“像你们这种疯狂的粉丝,在粉圈有专属的称谓,叫私生粉。”

    车子到了老石勘察过的地方后,三人下车,找了个稍微隐蔽的地方蹲守起来,等候X先生的出现。

    好在这条路没有别的车子进入,不至于混淆他们的目标。

    临近十点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三人迅速站直了身子,希冀的看着那辆黑色轿车。

    车子驶过撒着钉子的路面之后,果然被扎了车胎,前行了五十米后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后,下来了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检查了车胎的情况之后,又回到车子边弯腰对车子里的人说着什么。

    没多会儿一辆宝蓝色的跑车也开了过来,乔十一觉得那车子有点眼熟。

    席年看着就更眼熟了,因为这辆车就是他去买的啊!

    连车牌号都对上了,就是他去买的那辆,乔爷送给夫人的那辆跑车。

    车子在钉子路段前停了下来,黑色叫车里的人下了车,一路小跑的向跑车走了过去。

    席年嘀咕着说,“夫人怎么到这里来了?”

    “真是嫂子啊,她这辆车不是卖掉了吗?”乔十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席年解释,“是卖掉了,不过这辆是新的,是乔爷送给夫人的,她最近都开这辆车出门呢。”

    “九哥怎么那么偏心啊,也没见送我一辆的。”乔十一快被酸死了,末了还吐槽,“嫂子也真是,卖了又买做什么?”

    席年忍不住吐槽,“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乔十一一脑门问号。

    “你自己去想吧。”席年才懒得解释了,他现在的注意力都在那辆跑车上,想弄明白夫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司乘一路小跑着到了江羡的跑车前后,江羡打开了车窗。

    她带着墨镜,只露出下半张脸,却依旧光彩夺目。

    司乘解释道,“我的车子车胎被扎了,保镖刚刚检查过,是路面有钉子,正在等山庄的人来清理,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

    “行吧。”江羡并不在意,慢悠悠的靠在车窗上看了看前面的公路,“这条路是去山庄唯一的路,平日里也没什么车,这钉子,怕是有人故意弄的吧?让山庄的安保人员确认一下。”

    “已经吩咐过了。”司乘回答。

    山庄那边已经安排了人手过来清除钉子了,司乘看了看,忍不住侧头问江羡,“羡姐,你说会不会是无双那边的人干的?”

    江羡听后嗤笑一声,“这么下三滥的损招,可不是无双的风格。”

    这话说得也对,无双的人不至于用这么劣拙的手段。

    山庄的安保组长这会儿也小跑着过来跟两人汇报情况,“已经在排查了,十分钟后就会有结果。”

    司乘还是不怎么满意的训了几句。

    安保组长连连鞠躬致歉。

    江羡百无聊赖的拿起手机看了看,正巧看到乔十一发来的消息。

    “嫂子,你在干嘛?”

    她单手打字的回了一句,“在外面见朋友呢,怎么了?”

    “是在盛龙路吗?”

    江羡挑挑眉,“是啊,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在。”乔十一发完这条信息,就拉着席年和老石往车子走了过去。

    江羡抬眸环顾了一周,远远瞧见乔十一向自己走了过来,便打开车门下了车。

    “嫂子,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乔十一热络的跟江羡打招呼,眼神却忍不住往司乘身上瞟去。

    不知道九哥晓不晓得嫂子在外面跟男人单独碰面的事啊。

    九哥那么在乎嫂子,肯定要吃醋的吧?

    自己要不要告诉九哥呢?

    “是挺巧的,你们怎么在这里?”江羡好奇的问他和席年。

    席年恭恭敬敬的解释,“我来这边办点私事,没想到碰到了夫人,这位是……”

    江羡这才跟他们介绍司乘的身份,“这是我朋友司乘,司乘,这是我弟乔十一,这是席年。”

    司乘礼貌的点了个头。

    老石一直盯着司乘的脸看,怎么看怎么激动,磕磕巴巴的开口,“司,司乘先生,是,是X财团的司乘先生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