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粤你是不是玩不起?当初说好用门票抵消的!”乔十一不服的道。

    “谁叫你坑了我一顿大餐钱呢?”

    一提这事吧,乔十一就理亏,忍了忍说,“你快同意好友吧,带我玩两局。”

    “你自己的号呢,怎么不玩?”秦粤不解的问。

    乔十一随便找了个借口,“禁赛了。”

    秦粤信他才有鬼了,刚才她还看见他在陪一个女人玩游戏呢,所以很不客气的吐槽,“肯定又是在游戏里霍霍了哪个纯情少女,被人发现你是渣男后怕被追杀,才改用小号的吧。”

    乔十一,“……你不当编剧可惜了。”

    被乔十一这么一纠缠,秦粤到底是通过了好友,并和他组队玩了几局。

    因为他是新号不能一起排位,只能打匹配。

    但秦粤也看得出来,他的技术还是很好的。

    她寻思着自己最近掉了不少分,找羡姐无望,不如找乔十一好了,就直接在游戏里说道,“乔十一,回头你用大号跟我一起排位呗。”

    乔十一看到这要求一脸的惊恐,“阿姨你别这样,我们不约。”

    秦粤,“……”

    草!

    ……

    江羡结束了会议后来找几人喝茶聊天,谁知席年一看到她,就恭恭敬敬的站直了身子。

    一开始老石和乔十一都还坐着的,是席年拉了老石一把。

    老石也站起身来,和席年一样,像是在迎接江羡一样。

    乔十一看到江羡眼睛一亮,立马热络的打招呼,“嫂子,你忙完了?”

    “嗯,刚忙完,让你们等很久了吧。”江羡让管家把餐点都送上。

    很丰盛,堪比五星级餐厅。

    没多会儿司乘也到了,几人一起用餐。

    席年颇显僵硬,管家给几人倒上酒之后,席年突然双手举起酒杯,战战兢兢的起身给江羡敬酒,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夫,夫人,这杯酒,我,我敬您!”

    突然的尊称让江羡有些不适应,还好奇的问席年,“席年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怎么。”席年又结结巴巴的回答。

    乔十一都被他这状态给弄懵了。

    江羡大方的跟他碰杯,席年自觉的降低姿态,杯沿比江羡低上许多,恭恭敬敬的。

    等江羡喝了之后,他才喝。

    然后又拘谨的坐下,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规规矩矩的一个乖宝宝。

    结果显得一旁的乔十一更放荡不羁了,他不禁挠挠头道,“席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怎么。”席年依旧回答得结结巴巴。

    好在老石健谈,没多会儿就熟络起来。

    他故意说了股市的事,问了江羡一些问题。

    江羡的回答非常的专业,老石和席年都感觉醍醐灌顶。

    两人对看一眼,一致觉得和大佬聊天真的受益良多。

    只有一旁什么都不懂的乔十一觉得他们太无趣,吃饭就吃饭,为什么要聊股市?

    很下饭吗?

    真是辜负了这一桌的好酒好菜了!

    江羡喝了酒自是不能开车的,司乘见江羡喝酒了他便没喝,所以结束饭局之后,他提议自己送江羡回去。

    乔十一听了急忙打断,“不用不用,我送嫂子回家就成!”

    江羡顺水推舟,“他送我回去就好,你赶了一天飞机,都没好好休息就来开会,给你放个假,去找陈思茶玩吧。”

    他并不想找陈思茶好吗!

    不过江羡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说什么,便点了头,但还是亲自送

    江羡上了车。

    “行了先这样吧,有什么事回头再联系。”江羡对他挥挥手,“等我哪天有空找你和陈思茶吃饭。”

    “好。”

    司乘目送车子离开,席年跟老石也在一旁恭恭敬敬的目送车子离开。

    直至车子消失不见,席年那提着的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他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像是刚刚完成教导主任的考核一样。

    老石觉得他很奇怪,就问他,“老席,你今天是怎么了?好奇怪啊。”

    “因为……我见到我的偶像了。”席年解释道。

    老石一头雾水,没整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司乘先生不是说X先生不在吗?你从哪儿见到你偶像的?”

    席年冲他眨眨眼,“你品,你细品。”

    这话让老石狠狠的回味了一下,像是猛然明白了什么,差点没石化,“我擦!你是说……江小姐就是X先生?!!”

    “嗯。”席年点头,“刚刚吃饭的时候,你问了那么多关于股市的问题,都还没看明白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山庄里响起老石的哀嚎。

    他悔得肠子都快青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我都没来得及要签名!我也没来得及合照!啊啊啊啊,越想越后悔!”

    这会儿换席年颇为得意了,“你先冷静一点,我再跟你说一件事,你听了可能会更激动。”

    “什么事?”

    “江小姐就是我老板的太太,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她,羡慕不?”

    老石,“!!!”

    席年又问,“嫉妒不?”

    老石,“!!!!”

    席年下巴一抬,骄傲起来。

    老石好半晌才缓过来,追上席年问道,“你们老板还缺助手吗?!不要工资的那种!倒贴的那种!”

    “你没机会了,死了这条心吧。”

    “嗷嗷……”

    ……

    乔十一借着送江羡回家的机会,总算进了御蓝湾的大门。

    结果一进去被乔忘栖看到,他问了一个很打击人的问题,“你怎么来了?”

    乔十一,“……”

    真是亲哥啊,嫌弃得明明白白。

    “我送嫂子回来啊,她喝了酒,不能开车。”乔十一理直气壮的说出自己的理由。

    一听到江羡喝酒,乔忘栖就紧张起来,急忙向江羡走了去,“江小羡,你喝酒了?”

    “没有。”江羡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杯倒,怎么可能喝酒。”

    乔十一一脑门问号,“可是明明看着你喝的啊……”

    “墨叔知道我碰不得酒,所以都会特别给我准备饮品,表面看上去跟酒一样,实际却是不一样的。”

    还有这种操作?!

    学到了!

    乔忘栖听到她没喝酒,松了口气。

    江羡看他那表情有些忍俊不禁,“我答应过你不随便碰的,你就放心吧。”

    “这还差不多。”乔忘栖摸了摸她的头,“想吃水果吗,我去给你切。”

    “我刚吃完饭就回来的,不怎么饿呢。”

    乔十一弱弱的举手,“九哥我想吃。”

    “自己没长手?”

    早该习惯被双标的,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乔十一默默的去冰箱拿水果洗来吃。

    只是等他回来,乔忘栖和江羡双双上楼了。

    他也想跟上去的,可是不敢,怕被九哥再赶出去,只能憋屈的在楼下玩手机看电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