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抬手轻轻的点了点纸上的一处,提示席年道,“你细看一下今年入围的人。”

    席年拿起那张名单仔细看了起来,专注的寻找江羡入围的奖项。

    最佳作词人。

    一共有五个人入围,除了江羡之外,席年还认识一个人。

    这个人叫乔觅荷,乔家的人。

    在乔家排行第十,从小就颇有才气。

    前些年一直在国外游学,今年年初才回国。

    一回来就拿到家族信托基金的投资,创立了自己的文化工作室,给圈内不少歌手作词,有着不错的反响。

    按照乔家的惯例,乔觅荷这次必然拿奖。

    席年看明白这个名单之后,也很是遗憾,“可我觉得夫人也很厉害啊。”

    “她志不在此。”乔忘栖言简意赅的评了一句。

    席年当然知道夫人的志不在此,可心里还是替夫人不平。

    自打知道江羡就是X之后,席年看江羡的眼光就自带滤镜了。

    觉得她哪哪儿都好,完美得无懈可击。

    “乔爷,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夫人很想要这个奖呢?”席年假设的问道。

    乔忘栖微微抬了一下视线看向席年,目光坚毅语气笃定,“别说是这个奖,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给她摘下来。”

    “……”当他没问吧。

    ……

    金曲盛典外早已是星光熠熠,热闹非凡了。

    粉丝们在看到自己偶像走上红毯的时候,都会喊出他们的口号。

    遇上粉丝多的,口号声就更大了,且久久不息。

    相比起歌手来,作词作曲人这边就没那么多粉丝呐喊了。

    按照主办方的安排,作词作曲人会跟着演唱他们歌曲的艺人一起走红毯。

    而乔觅荷,就是和时下圈内最火的男团TOYS一起走红毯。

    TOYS是今年才选秀出道的男团,成员一共七人,全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轻小伙。

    当然,颜值也很优质,所以才能让粉丝为他们一掷千金。

    TOYS出道后的第一首单曲,作词人就是乔觅荷。

    这次她也凭借这首歌曲入围了最佳作词人奖项。

    一行人出现在红毯那头的时候,立即引起粉丝们的尖叫。

    再加上男团成员们各种撩拨粉丝,现场的尖叫就更连延不绝了。

    乔觅荷穿着单肩礼服,在男团们的簇拥下走上了红毯,并对着镜头露出非常得体的笑容。

    这是她第一次走到幕前来,瞬间就引起了热议。

    “这是哪位女星吗?怎么没见过?”

    主持人热切的介绍道,“下面走上红毯的是我们今年炙手可热的男团TOYS以及,他们第一首单曲《今生》的作词人乔觅荷小姐,《今生》发行后便取得了不俗的成绩,销量也十分的喜人,而乔觅荷小姐更是凭借《今生》缱绻缠绵的歌词入围了今年金曲盛典的最佳作词人奖项,欢迎TOYS,欢迎乔觅荷小姐!”

    这里是原京,媒体人都很清楚在原京这个地方,乔这个姓氏代表着什么。

    以至于报道的时候,都会客套几分,不敢随便乱写。

    直播中,粉丝们纷纷的弹幕上刷屏,喊着自己偶像的名字。

    也有人以看好戏的姿态发弹幕问,【今年的最佳作词人奖很有趣啊,江羡和乔觅荷的背景都很强大,原京格

    格对上江海小公主,到底谁会笑到最后呢?】

    【居然问出这种白痴问题,当然是乔觅荷拿奖啊,人家资历更深好吗?都写了好几首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了,江羡有什么?就一首《九思一生》而已。】

    【我看未必,江羡肯定是奔着奖项来的,没评上买也要买一个吧。】

    【只有我觉得这乔觅荷长得很好看么?】

    【你在我江爸爸面前提颜值?!】

    好在这种争论无伤大雅,反而给盛典草了热度。

    不少人都在好奇,这一次江羡会用什么方式出场。

    以她以往出战走红毯的事迹来看,这一次必然也是盛装出席。

    搞不好还会穿戴几个亿的珠宝走红毯……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毕竟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很多人都还记得江羡那豪横的衣帽间呢。

    当乔觅荷和男团走完红毯之后,就是贺岁言的压轴出场了。

    这个排位没有任何的争议,毕竟贺岁言在音乐这个行业里属于天花板级别,无可撼动。

    江羡也没料到会和他一起走红毯,贺岁言看到她的时候,表情有点难以言喻,“你真的没准备礼服?”

    “准备是准备了……这不太冷了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冷。”江羡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走过去,“快点快点,手臂给我,一会走快点,别停留太久,我怕我冻哆嗦了被记者拍到丑图。”

    贺岁言实属无奈,只能携着她走上了红毯。

    贺岁言一出现,现场的尖叫声就达到了顶峰,连主持人的声音都淹没在了粉丝们疯狂的声浪里。

    直播的弹幕上也在疯狂的刷屏,【贺大神今天也好帅啊!】

    【老公老公看这里!我会永远支持你!】

    【咦,那个穿着羽绒服的是什么东西?贺大神的助理?】

    【助理怎么会和他一起走红毯,这是江羡吧?】

    众人,“???”

    见过女明星各种争奇斗艳,为了博眼球更是能露就露的红毯秀,却没见过哪个女艺人穿着羽绒服走红毯的。

    江羡是真的……不走寻常路啊。

    可怜了那些颜粉,没能看到江羡艳压群芳的红毯造型,心塞死了。

    由于江羡提前打过招呼,这个红毯贺岁言走得特别快。

    主持人都还没介绍完呢,他们就已经走到签名处了。

    “今天的天气是有点冷,看到江羡小姐穿成这样,我实在是羡慕啊,我也好想穿羽绒服啊!”主持人风趣的道。

    说完还应景的打了个寒颤,于是就更羡慕江羡了。

    江羡拿过礼仪小姐送来的话筒,简单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江羡,这是我的老搭档贺岁言。”

    然后就把话筒递给了贺岁言,贺岁言接过之后,也学着江羡的语气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贺岁言,这是我的老板江羡。”

    他的话音刚落,粉丝们就开始疯狂尖叫起来。

    主持人忍不住调侃,“我最怕的就是采访贺大神了,因为每次采访你,你的粉丝都会疯狂的盖过我的声音,我必须得扯着嗓子喊才行,对于这次盛典,贺大神有什么想说的吗?你对江羡小姐入围的最佳作词人有什么看法呢?”

    这种问题其实还算温和,贺岁言在这圈子里十年,早已修炼好了和媒体打交道的法术,三言两语就四两拨千斤的回答了问题。

    “金曲盛典是音乐圈的盛事,希望越办越好,至于我的老板江羡小姐,我不敢评价,员工哪里敢随意评价老板

    呢?”贺岁言逗趣的道。

    全都官方话,也轻巧的避开了话题。

    主持人只好放过贺岁言,改问江羡,“江羡小姐,你这是第一次来金曲奖吧?得知自己入围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当然是高兴。”

    “那你觉得自己能拿到这次的奖项吗?”主持人不死心的继续追问。

    江羡面露微笑的答道,“我不是预言家,无法觉得,还是让主办方去觉得吧。”

    “哈哈江小姐的回答很有趣,那么请二位进入咱们的内场,欢迎二位来我们盛典做客,谢谢。”

    总算结束了采访,江羡挽着贺岁言的手臂急急地进了内场。

    里面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带他们到嘉宾区,舞台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等红毯一结束,颁奖盛典就准时开启。

    乔觅荷的位置和江羡就隔着一个贺岁言,她在江羡进来的时候,侧眸打量了一眼,礼貌的点了个头之后就端正的坐着看着前方了。

    内场的暖气很足,江羡刚坐下就觉得热,便脱了外套。

    好在里面穿的是礼服,丝毫不影响她的风采。

    等了约半小时,颁奖盛典开始,TOYS作为开场嘉宾,在台上劲歌热舞,唱的就是乔觅荷写的那首歌《今生》。

    乔觅荷满意的看着男团们的表演,嘴角尽显骄傲本色。

    这种盛典对江羡来说其实是很无聊的,她时不时的配合鼓个掌,大多时候都在低头看手机上的信息。

    中途的时候,乔忘栖发了个消息过来说,“我到原京了,你那边几点结束,我一会来接你。”

    原本还觉得很无聊的江羡,看到这消息,居然雀跃起来,兴奋的回问,“你怎么来了?”

    “想你就来了。”乔忘栖回。

    江羡顿时觉得心里甜滋滋的,恨不得马上结束活动,跑去见乔忘栖。

    可她不能,所以只能遗憾的回他,“还有一个小时吧,你如果提前到的话,就跟秦粤打电话,她知道我从哪个门出来。”

    “好。”

    过了一会,乔忘栖又发消息说,“是不是觉得很无聊?我看你一直在低头玩手机。”

    江羡才想起这是直播,镜头难免会切到自己这边,赶紧坐直了身子回道,“这不是给你回消息么?”

    “还是留个好印象吧,别玩手机了,这样,每次镜头带到你的时候,你就笑一笑,向对我笑那样笑一笑,我就能在直播里看到你了。”

    “这样……不好吧?”

    “可我想看你笑。”

    “……好吧。”江羡果然收起了手机,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

    镜头切过来的时候,她就会露出笑容。

    明明是个美艳型的女艺人,笑起来的时候却特别的甜,以至于导播台总不轻易的切过去。

    直播间里的反应就更强烈了,每次切到江羡镜头,她露出微笑的时候,弹幕就铺天盖地的。

    【啊啊啊啊舔屏!!!】

    颜狗们在舔屏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今晚江羡的电量简直堪比大型发电站,连带着微博上也都是她的热搜。

    什么江羡笑容,江羡的盛世美颜,江羡牌发电站,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连一些路人都被新鲜的热图吸引而点进了直播间,以至于直播间都跟着瘫痪了好几分钟。

    ——

    乔忘栖:嗯,舔屏中,勿扰。

    今天两更结束,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