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正看得起劲呢,发现直播间卡住。

    他眉头一皱,直接搬出电脑飞快的操作起来,五分钟后,直播间恢复正常,他又能继续看他老婆的盛世美颜了。

    盛典的流程也到了最佳作词人揭晓的时刻,镜头定在了五位入围人身上。

    这么一对比,原本长得还不错的乔觅荷就黯然失色了。

    她嘴角微微的抿了抿,颇为不悦。

    颁奖嘉宾在万众期待的目光中念出了乔觅荷的名字,她在重新展露笑颜,起身微微的对着观众席鞠了个躬,才优雅的往台上走去。

    她接过奖杯之后,拿着话筒说了一番获奖词,也感谢了一堆人。

    末了,她握紧奖杯,对着镜头十分有冲劲的说道,“我的偶像是给贺大神写词的神秘X,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他那样的优秀作词人,写出更多更优秀更触动人心的歌词来,谢谢。”

    贺岁言微微歪着头对江羡道,“你又多了个粉丝喂。”

    江羡懒得理他。

    她现在是归心似箭,恨不得马上跑去见乔忘栖。

    乔觅荷领完奖杯从台上下来的时候,故意从江羡面前走过,奖杯有意无意的在她面前晃了一下。

    等坐下之后,她微微挑衅的看向江羡,本以为会看到她不满或者生气的表情,却不想江羡正低头看时间。

    乔觅荷的心里一窒,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很是难受。

    后面贺岁言还有表演,所以他提前去后台准备了,两人之间没有人隔着,乔觅荷就更加肆意的打量起江羡来。

    她甚至主动开口跟江羡打招呼,“江羡小姐你好,听闻过不少关于你的新闻,今天见到真人才发现你比镜头前更美。”

    “谢谢,你也很漂亮。”

    客套话嘛,谁都会说,江羡自然也会。

    乔觅荷拿起奖杯晃了晃说,“这次的奖项不好意思被我拿了,可能评委是看在我写的歌比你多的份上才给我的吧,我也很喜欢你的《九思一生》,很有意境。”

    “乔小姐拿奖是实至名归,不用这么谦虚,而且我就一首歌,本来就是陪跑的,没放在心上。”江羡大方的恭贺了她。

    这让原本要显摆的乔觅荷心里又是一窒。

    她看出来了,眼前这女人,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网络上关于她胸大无脑的传言,怕是误传了。

    “也是,一首歌拿奖的人真的很少,除了我偶像X,他才是一曲成名。”乔觅荷说起偶像的时候,眼神都带着崇敬,“只是他从没公开露个脸,外界一直传言说他就是贺岁言本人,可我觉得不是。”

    “为什么这么认为?”江羡好奇的多问了一句。

    乔觅荷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滔滔的道,“他写的词非常有意境,总能不轻易的触动人心,我很多时候都在怀疑,写出这样歌词的人,真的是男人吗?”

    “可能真不是男人。”江羡啼笑皆非。

    “这话……江小姐还是不要随意说的好,毕竟他是我偶像。”乔觅荷又义正言辞的纠正起来。

    “不好意思。”江羡急忙道歉。

    乔觅荷的心情似乎被影响了,没再跟江羡说话。

    盛典的最后一个奖是最佳男女歌手奖,贺岁言没有任何悬念的连续五年蝉联了最佳男歌手奖。

    女歌手到是换得挺快的,今年又是个新面孔,叫孔宣艺。

    没多会儿孔宣艺人就跑来找乔觅荷了,听那意思是邀歌。

    “行,回头我们再详谈。”乔觅荷很大方的答应了。

    对方感激不

    已,贺岁言这会儿也回来了,见自己位置有人坐,顿了顿脚步。

    孔宣艺一见到贺岁言,就起身恭恭敬敬的打招呼,“贺大神好,贺大神您请坐。”

    “不用这么客气,你有事的话就坐,我去后台。”

    “不不不,您坐,我正好想请教请教贺大神,我明年要出专辑,想问问贺大神能不能帮忙联络一下您的那位御用作词人,看看他能不能帮我写一首歌,价钱随他开。”孔宣艺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贺岁言在圈子里混了这么久,这种话都听得耳朵生茧子了。

    当然每次都会被拒绝,这次也不列外。

    哪怕本尊就在这里,他也只能一脸遗憾的道,“这个孔小姐怕是要失望了,她不喜欢给别人填词。”

    “贺大神你就帮我这个忙吧,我真的很希望能跟对方合作,而且很诚心的,而且我想请他帮我写专辑的主打歌。”孔宣艺卑微的祈求道。

    贺岁言无奈摇头,“这个,我真帮不了你,要不,你问问江羡?”

    江羡,“???”

    贺岁言你给我死!

    孔宣艺和一旁听得真切的乔觅荷都疑惑的看向江羡,显然不明白贺岁言这话的意思。

    贺岁言生生的扛住江羡要杀人的目光解释道,“江羡也认识,而且他们关系比较好,你求她比求我管用。”

    “……”

    请问杀人犯法吗?!

    她好想掐死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贺岁言啊!

    贺岁言一点都不心虚,还用眼神看了江羡一眼,仿佛在说,我为你挡了这么多年,你也该长大成熟了,要学会自己独当一面了。

    孔宣艺果然缠上了江羡,“江羡姐姐,你帮个忙吧,我真的很想跟X合作。”

    “那个……其实……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我帮你问问好了。”江羡经不住美女的纠缠,只好用缓兵之计,“不过你别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她……是真的很懒。”

    “谢谢江羡姐!谢谢!”孔宣艺感激涕零的跟她交换了联系方式,这才离开。

    江羡压着胸口舒了一口气,再狠狠的瞪一眼贺岁言。

    你丫的坑我!

    贺岁言挺着胸膛根本没再怕的。

    这一小互动,叫一旁的乔觅荷看了个真切。

    她眉头微微一蹙,想起了那些关于江羡水性杨花的新闻。

    自己身在乔家那种礼仪繁琐,规矩很多的大家族,特别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

    更别说最基本的洁身自好了。

    所以在乔觅荷眼里,江羡这样声名狼藉的人,是很LOW的。

    而贺岁言与她的关系很不一般,说明贺岁言的人品也不怎么样。

    毕竟,物以类聚。

    只是她偶像也跟江羡认识,这就让乔觅荷心里很不是滋味了。

    好在颁奖典礼很快就结束了,获奖的艺人都会去后面走个采访的流程。

    一些没获奖的,也会想办法去蹭个采访什么的。

    只有江羡马不停蹄的溜了,走的时候还是穿着她那厚厚的羽绒服,当真是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用今天新闻媒体对她的评价来形容,江羡这完全是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在为所欲为。

    乔忘栖接到了江羡就带着她离开了现场,正打算跟江羡说今晚不去酒店,去他在原京的住处。

    江羡就说道,“对了,你直接开到这个地址。”

    乔忘栖扫了一眼那地址,是一处湖景别墅,瑞园。

    乔家开

    发的。

    价格嘛……嗯,很贵!

    见乔忘栖多看了地址两眼,江羡就解释道,“这是我在原京买的房子,一直有人在打理,我们直接入住就行。”

    “好。”乔忘栖改了路线,往目的地驶去。

    开着开着,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江羡一脸莫名的问他,“你在笑什么?”

    “我觉得……我好像被金屋藏娇了。”乔忘栖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江羡以为他介意,急忙想解释。

    乔忘栖却先一步开口道,“你别紧张,我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江羡,“……”

    说好的男人尊严呢?

    怎么就没见他有过!

    “当初是你自己说的,只要我跟了你,你就养我,难道你还想食言不成?”乔忘栖见她一脸无语,忍不住提醒道。

    江羡无奈的翻个白眼,“养!我又没说不养!照你这么说,我不就变成你的金主爸爸了?”

    “金主这个称呼还行,但爸爸是什么意思?”乔忘栖刻意咬重了这个称谓。

    江羡一阵咳嗽,“我,我就随便说说。”

    乔忘栖揉了一下她的头,被江羡嘀咕,“好好开车。”

    ……

    因为时间挺晚的,江羡不想让乔忘栖做饭,就叫了外卖。

    吃饭的时候收到了秦粤发来的八卦消息,是一条语音信息。

    江羡点了公放,就听见秦粤在电话里激动的喊,“羡姐羡姐你在吗!你赶紧上DY直播,有人要倒立洗头啦!”

    “什么倒立洗头?”江羡好奇的问。

    秦粤飞快的回复消息,“你去微博看看就知道啦,要快哦,直播就要开始了,不要错过了,很下饭的!”

    江羡这才去微博扫了一下,发现是那条热评引起的。

    对方在微博上叫嚣说江羡一定会拿奖,拿不到奖她直播倒立洗头。

    没想到江羡没拿奖,那些说江羡砸钱买奖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江铁板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些黑子,直接怼着对方兑现承诺。

    迫于压力,这位网友只能去DY开了直播,倒立洗头啦。

    江羡就带着自己那金光闪闪的DY账号去了倒霉网友的直播间,因为她用这个号给文允诺打赏过,粉丝们都认识。

    所以她一出现,立马有人在直播间里发消息说,“江爸爸来了!”

    可怜了这位叫加糖绿茶的网友了,不仅要被直播倒立洗头,还要被本尊围观,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早知道这么倒霉,就不逞一时嘴快了!

    江羡最牛逼不解释直接给加糖绿茶连着打赏了十朵金兰。

    十朵啊!

    十万啊!

    真金白银的十万块啊!

    直播间的粉丝都酸了。

    早知道有这么好的福利,他们也该趁势黑一下。

    别说是直播倒立洗头,就是倒立吃屎也行啊!

    加糖绿茶看到十多金兰,原本还愁眉苦脸的,这会儿也乐不可支了,“呀,这多不好意思啊江爸爸,我这就给您表演倒立洗头,您可别嫌弃我啊。”

    说完她就靠墙倒立,让室友帮忙淋水洗头。

    这事儿微博那边也传疯了,不少人都为了吃瓜来到直播间,一度让直播间的热度冲上了榜一,大家看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