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冲浪本来就是寻个乐子,有这么好玩的事就都跑去围观了,以至于江羡和倒立洗头的事又上了热搜。

    好在江羡以前经常上热搜,大家都习惯了。

    可就是少不了好事者在网上酸江羡,说她没拿奖也就算了,还这样哗众取宠。

    真实的诠释了什么叫黑子永远有话说!

    没多会,金曲盛典结束后的采访也被放了出来。

    其中有一个采访视频被人争相转载起来,很快就传到了微博上。

    这条视频被采访的人就是今晚拿到最佳作词人奖的乔觅荷,记者问她,“这一次入围的五个人之中,江羡是热度最高名气最大的,不少人都以为她会拿奖呢,没想到是乔觅荷小姐拿了奖,请问乔觅荷小姐对此有什么看法吗?你这算是才华战胜了流量吗?”

    现如今关于流量二字,网上总是众说纷纭,甚至有不少前辈公开怼流量,以至于流量二字变成了贬义。

    乔觅荷听到这个问题,微不可见的冷笑了一下,才委婉的说道,“首先证明这个奖项是公平公正的,再则,江羡小姐只有一首歌曲入围,不足以证明什么,而我自己有多首歌曲傍身,应该是看在这个因素上我才拿到这个奖项的。”

    她的回答很有水准,不细品还真听不出她的内涵之意。

    但记者和媒体最擅长的就是过度解释,她就是拿准了这一点,才故意说的那一番话。

    乔觅荷对着镜头微微一笑,非常敬崇的说道,“我会再接再厉,写出更多好的作品出来,希望有一天能追上我偶像的脚步。”

    “乔觅荷小姐的偶像也是X吗?”

    “是的。”乔觅荷点头,“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我的偶像能亲自颁奖给我,那个奖项才是最有意义的。”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不少人都在下面讨论这件事情。

    【看到没看到没,人家才是真正的才女,江羡拿什么跟人家比啊?】

    【就一首歌曲也想去跟人家争,难怪会落败。】

    【我想知道江羡现在是不是躲在厕所哭晕了?】

    江羡看完直播回到微博就看到了这些讨论,不禁叹了口气,然后转发了这条视频说道,“加油!”

    黑粉,“???”

    这江羡是傻白甜吗?

    看不懂人家在黑她?!

    真是服了!

    江羡转发完就退出微博了,所以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歌手中的天花板,刚刚获得了金曲奖最佳男歌手的贺岁言贺大神也转发了江羡这条微博,配的文字和江羡一样。

    【加油!】

    各路吃瓜网友,“……”

    贺大神这是弄错了吧?

    乔觅荷也看到这些新闻了,她脸色有些难看,“这江羡是没长脑子吗?不知道我在讽刺她没作品?”

    助理安慰道,“可能没细看视频就转发了。”

    “那贺岁言呢?”

    “这个……就不清楚了。”

    乔觅荷烦躁的退出微博拿起包包和车钥匙,走的时候和助理交代了,“这两天我住乔家,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

    乔觅荷开车回到乔家,因为时间有些晚,大部分的人都已经休息了。

    只有婶婶华瑶瑶还在客厅看新闻,乔觅荷进去后恭恭敬敬的跟华瑶瑶打招呼,“婶婶还没休息吗?”

    “是觅荷啊,好久不见你回来

    了。”华瑶瑶摘下眼镜后跟乔觅荷点了个头。

    “最近有点忙,不过都忙得差不多了,有空余的时间了,就回来小住一下,明天还打算去看爷爷呢。”

    “嗯,是该去看看你爷爷了。”华瑶瑶点点头,对她的孝心很是满意,“时间也不早了,你就先去休息吧,我这边也差不多要睡下了。”

    乔觅荷点了个头,走了两步后,又回头问华瑶瑶,“婶婶,九哥打算什么时候回原京啊?我都好久没见到他了,他这次怎么去那么久啊?”

    “你九哥就是个工作狂,应该是很忙,所以才没回来吧。”

    乔觅荷眼神暗了暗,没再说话上楼去了。

    华瑶瑶也关掉电视,起身上楼准备休息了。

    可才刚回到卧室,就接到了吴管家打来的电话说,“三太,小九爷回原京了呀。”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华瑶瑶怔愣的问道。

    “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小九爷吩咐下来让人把龙州府打理出来,他临时住两天。”吴管家解释道。

    “这孩子,回来了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华瑶瑶十分不解。

    她想了想吩咐道,“这样吧,你准备一下车子,我去龙州府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好的。”

    华瑶瑶拿了外套就出门了,还未休息的乔觅荷在阳台上看到华瑶瑶急匆匆的出门,很是不解,“三婶婶这么晚还出去做什么?”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龙州府,华瑶瑶急匆匆的进入,才发现乔忘栖根本就不在这里。

    她满脸疑惑的看向吴管家,吴管家也急忙询问龙州府的佣人。

    佣人紧急解释道,“小九爷的确是吩咐过的,说今晚要来这里住的,不知道怎么没来,也没说什么,我们也不清楚。”

    华瑶瑶直接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

    瑞园。

    乔忘栖去洗澡了,几分钟之前他都还在给江羡吹头发,一直等给她吹干头发之后,才自己去洗澡。

    房间里暖气很足,江羡还保持着吹头发时的仰躺着的姿势,慢悠悠的晃着四肢。

    这是她最近刚跟洛星学的,瘦四肢的动作。

    虽然看上去挺傻的,但洛星一口咬定说很有用,江羡也就照做了。

    乔忘栖的手机就放在她面前的矮几上,江羡敷着面膜也没看手机就喊了一声,“老公,你的电话响了。”

    “帮我接一下。”乔忘栖在浴室里回,“应该是席年打来的,跟他说我就不过去了,和你在一起。”

    “好的。”江羡摸到手机后直接按了接听键,“喂,乔忘栖说他今晚不过去住了,和我在一起呢。”

    华瑶瑶,“???”

    她一度以为是打错了电话。

    可她分明打的就是乔忘栖的号码啊,这个号码她不可能弄错的。

    而且电话那头的人也提到乔忘栖的名字了,自然没错。

    但为什么会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还说乔忘栖和她在一起!

    华瑶瑶攥着手机,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是江羡觉得奇怪,睁开眼睛看了一下。

    这一看,她魂差点没吓掉。

    备注名,妈。

    江羡整个人从沙发上滚留下来,摔得结结实实的,疼得闷哼了一声。

    因为摔得太重,弄出的声音还惊扰到了在浴室里洗澡的乔忘栖。

    他都顾不上洗澡,带着一身

    泡沫只裹着个浴巾就冲出来了,一脸着急的问,“怎么了?怎么摔着了?”

    他伸手将江羡从地上捞了起来,作势就要检查她有没有伤到哪里。

    江羡急忙拂开他的手,手忙脚乱的指了指手机。

    “怎么了?疼得说不出话了?”乔忘栖十分不解的问。

    他的反应没把江羡给急死,她指着手机,用口型说道,“你妈·的电话。”

    乔忘栖的注意力这才落在手机屏幕上,看着还在通话中的电话,也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江羡迅速将手机丢到他怀里,就像是丢什么烫手山芋一样。

    乔忘栖正了正色后才接起电话,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静,“妈,这么晚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那女人……”华瑶瑶疑惑的开口。

    “这件事我回头再跟你解释,时间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乔忘栖果断的结束话题,没给华瑶瑶开口的机会。

    华瑶瑶听着被挂断的声音,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之前她去看老爷子的时候,隐约从老爷子那里听到点风声。

    可她忙于原京的事务,没能去了解,又想着反正要过节了,乔忘栖终是要回来的,到时候再问也行。

    但她万万没想到,乔忘栖还带着那女人来了原京了。

    这可不是小事。

    华瑶瑶的心顿时悬了起来,眉头也蹙得很紧。

    吴管家紧张的问,“三太,现在还要回乔家吗?”

    “不了,今晚就住这里吧。”华瑶瑶沉着眸道。

    吴管家让佣人赶紧去准备,可华瑶瑶却有些心浮气躁,久不得平静。

    乔忘栖从小就非常优秀,被乔元山视为最佳继承人,也一直用培养继承人的方式在培养乔忘栖。

    他也不负众望,早早的完成了所有的学业,并靠着出色的商业头脑,为家族产业开拓了新的商业版图。

    所以成年之后,乔元山就将公司的主导权交给了他,自己退居二线。

    这样一来难免会引起乔家其他同辈的抵触,外人只能看到乔家的无限荣光,可只有伸出在这个大墙内的人才知道这里面有多暗潮汹涌。

    即使乔忘栖拿到了家族的主导权,也未必能一直稳居在这个位置。

    这个世界上的事,本来就是充满着无限变数的。

    在乔忘栖还没彻底掌权之前,一切的不利因素都有可能成为颠覆这一切的诱因。

    而华瑶瑶一直在为乔忘栖铺路,把乔家与原京其他家族的关系都打理得井然有序。

    这两年更是在到处给乔忘栖物色合适的联姻对象,为的也是巩固乔忘栖的权力。

    本来乔忘栖一直都是一个人,没出现任何状况的。

    可华瑶瑶怎么也没想到,他只是去了江海半年,就动了心思。

    在华瑶瑶看来,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如果对方是个没有任何背景而且并不优秀的人,是根本不可能被允许进入乔家大门的。

    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找乔忘栖谈一谈。

    他一向懂事,应该有分寸。

    如果只是玩玩什么的,她也不会在意。

    毕竟乔忘栖也到了这个年纪,有感情的需求也很正常,只要不破坏大局就可以。

    像乔二乔三那样,不也在外面有一大把的女人么?

    ——

    江小羡:怎么跟婆婆搞好关系?急,在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