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难得失眠了,翻来覆去的。

    虽然她尽量克制不想影响乔忘栖,可他还是醒了。

    男人伸手将她抱进怀里,闭着眼轻轻的拍抚着她的背,哄她睡觉,“江小羡,快睡觉。”

    “谁哄人睡觉是你这样哄的?”江羡小声抗议。

    “我没哄过人,没经验,不如你教教我?”

    江羡叹了口气,问他,“会唱歌吗?”

    “……不会。”

    “行吧,那我教你。”江羡转过身和他面对面拥抱,也伸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唇间轻哼着旋律。

    这旋律乔忘栖没听过,但觉得格外好听。

    过了一会儿,江羡问,“就这样哄,会了吗?”

    “……”

    回答她的,是一室的安静,以及男人那逐渐平稳的呼吸声。

    江羡,“……”

    得,把他给哄睡着了。

    她也闭上眼睛,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

    乔忘栖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她又不丑,怕什么?

    ……

    昨晚临睡前给自己鼓足的劲,第二天就‘水土流失’了。

    乔忘栖出门的时候,叫江羡,“你已经化了两个小时的妆了。”

    “就是眼线没画好……”江羡心虚的找着借口。

    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始纠结在衣服上了,又在衣帽间折腾了快一个小时。

    “江小羡,要不你在瑞园等我吧,我自己过去。”乔忘栖无奈的说道。

    江羡猛然从衣帽间探出一个头来说,“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强迫你,我是答应了要去的,是你不愿意等我要单独去的。”

    “是是是。”乔忘栖更无奈了,“那你乖乖在家等我,我去去就回,要不了多少时间的,饭记得吃,晚上带你去见朋友。”

    “呀,见朋友呀。”江羡立马说道,“那我得好好打扮打扮,得给你长长脸才行。”

    乔忘栖失笑,拿着外套出门了。

    江羡快速的走到窗边,看着乔忘栖的车子离开,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当了一回缩头乌龟。

    和洛星说这事的时候,洛星还吐槽她,“你在害怕什么?就你这条件,乔忘栖娶了你,是乔家的祖坟冒青烟好吗!?”

    “这话我爱听,麻烦多说一点。”

    “一个字一千块,你想听多少我都给你说。”洛星立马变了一副嘴脸。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本来还想着在原京多待两天的,现在我只想赶紧跑路。”江羡无奈的道。

    “怂。”

    江羡也不理会她的吐槽,纠结的问,“我要找个什么办法逃离原京呢?你到是给我出个主意啊。”

    “你让红姐给你接个在江海的工作不就行了?”

    江羡眼前一亮,“还是你有办法!我这就找红姐去。”

    红姐一听江羡是来‘要’工作的,还挺惊奇的,“你不是说年前不接工作了吗?”

    “我毕竟是老板,得做个表率出来才行,不然怎么让公司的人为我卖命不是?”

    红姐,“……”

    她信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信江羡是真心实意说的这番话。

    不过她既然开口了,那她也无需客气,毕竟来找江羡的工作多如牛毛。

    每次她拒绝的时候,心都在滴血呢。

    “那行,我让商务接几个合适的活动给你。”

    江羡还催促,“最好是明天就

    需要我参加的活动。”

    “行,包在我身上。”红姐一口答应。

    有了红姐的保证,江羡松了一口气。

    另一边,乔忘栖单独去见了华瑶瑶。

    母子二人已经好几个月没见了,不过这对华瑶瑶来说是常事。

    以前乔忘栖在原京的时候,并没住在乔家,加上他工作很忙,几个月没能见面也是正常的。

    她往后看了看,没看见其他人,才松了一口气。

    私心的认为,乔忘栖没带那女人来跟自己叫板,便说明那女人并不重要。

    她的儿子还说很清醒的,没有被感情冲昏头脑。

    “来了?坐,给小九爷上茶。”华瑶瑶吩咐一旁的侍者。

    侍者手法熟练的给乔忘栖泡了茶,恭恭敬敬的送上。

    乔忘栖接过并没喝,而是放回了桌上。

    华瑶瑶垂着眸扫了一眼他的手。

    下一秒,乔忘栖开口,“妈,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

    这是要跟她坦白的意思?

    华瑶瑶顿了顿,抬眸看向他,语气稍稍迂回了一些,“其实我就是想见一见你,毕竟已经好几个月没见你了,江海那边的项目还没结束吗?”

    “已经上正轨了。”乔忘栖言简意赅的答道。

    “那是不是该回原京了?”

    “原京这边的事务我一直有在处理,即使我没在这边坐镇也是一样的。”

    华瑶瑶听到这话,微微不悦,“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你不在原京坐镇,我这心里到底是不安稳,我建议你还是早些回来,另外,你的年纪也到了,我一直在给你物色合适的未婚妻人选,你回原京了,也正好能把这事落实下来。”

    “妈。”乔忘栖叫了一声,顿了顿,才笃定的道,“这件事你就不要在忙活了,我自有打算。”

    华瑶瑶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什么叫自有打算?”

    “您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华瑶瑶猛然站起身来,“你是认真的?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乔忘栖重新端起那杯已经有些凉了的茶慢慢喝下,这才继续开口道,“从小到大我从没让你跟爸操心过,这件事自然也无需为我操心,有些话我不说明是不想让关系太僵,该做的我的会做,该我自己做选择的,我也会自己做选择。”

    茶室一片静默。

    乔忘栖轻轻放下茶杯,起身微微颔首后转身离开。

    良久,华瑶瑶才颤巍巍的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浅浅的喝了一口。

    随后,放下茶杯起身行色匆匆的离开茶室,上车后才拿出手机给丈夫乔正业打了个电话,“你抽个时间回乔家一趟,我有要事和你商量。”

    ……

    乔忘栖回原京的事,只有少数人知道。

    晚上的聚会定在了云绕会所。

    云绕会所的装修与其他那些只想透露我最有钱的会所装修不同,这里颇具风雅。

    古画绘墙,雕镂空花,沿路的水墨画长廊两边,摆放着各色的花卉,人走过,会有淡淡的花香萦绕。

    乔家小九爷的局,在原京可是多少人挤破头也想进来的局。

    乔忘栖在兄弟群里发了个信息后,孟沂深丢下几个痴缠着他的美少妇,跑来赴局。

    连刚回原京没两天的许家小公举许荡也是早早的来了。

    盛景淮更绝,听闻小九爷在原京有局,直接从外地赶了过来,掐着点赶上了小九爷的局。

    云绕会所里那个常年封闭的金乌包间,今晚终于营业了。

    八点整,乔忘栖带着江羡准点出现在了金乌包间。

    “哎呀,嫂子到了,来来来,热烈欢迎。”

    盛景淮热切的起身招呼着。

    许荡虽然没见过江羡,可江羡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也跟着热络的喊道,“嫂子好,我是许荡,以后请多照顾啊。”

    完事儿后,孟沂深也附议的喊道,“嫂子好,我叫孟沂深,是个妇科圣手,以后若是有需要的话……”

    孟沂深的话都还没说完呢,就被乔忘栖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他话锋一改,扭转局面的道,“不过还是希望嫂子身体健康,永远不要有用到我的那一天。”

    江羡觉着乔忘栖的这些好友都挺有意思的,再加上她还认识其中一个,也就没那么拘谨了。

    熟悉之后,话题也跟着聊开。

    盛景淮问乔忘栖,“这是打算回归原京了?”

    “没有,明天就飞江海了。”

    江羡听到这答案挺诧异,疑惑的看向乔忘栖。

    自己要跑路江海的事,还没跟他说啊,他怎么就知道了?

    乔忘栖自然不会说是红姐出卖了她,只道,“还有些工作没处理完。”

    许荡问,“那你们啥时候办婚礼啊?我还等着你们秀婚戒好让我一举成名呢。”

    “你还需要我们来帮你成名?”乔忘栖反问。

    “那是自然,嫂子现在的热度可高了,我要蹭一蹭。”许荡喜滋滋的道。

    江羡有些忍俊不禁,“行啊,随便蹭。”

    “嫂子真大方!”许荡立马夸奖道。

    另外两人嫌弃的看了许荡一眼,底线呢?

    许荡才不理会他们呢,他们那是嫉妒自己。

    原京财神爷的大腿必须得抱紧啊,而江羡又是乔忘栖的太太,抱紧财神爷的太太和抱紧财神爷是一样的效果。

    孟沂深想着自己这次靠着财神爷赚了不少的钱,跟家里也骨气起来,也跟着奉承道,“嫂子,我在美容护肤这方面还挺有研究的,回头我跟你说一些美容护肤的小妙招啊,对了,生孩子什么的,我也可以给你支招的。”

    江羡脸颊忍不住一红。

    怎么就扯到生孩子上面去了?

    许荡和盛景淮同时对孟沂深投去嫌弃的目光。

    孟沂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挺了挺胸表示,我凭本事吃饭你们凭什么鄙视我?

    另外两人都抱紧大腿了,盛景淮自然也不甘落后。

    自己好歹和江羡也是混同一个圈子的人,拍马屁不比她容易啊?

    “嫂子,我们公司最近有个S级的项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啊?”

    “好啊,这种好事当然是要好好聊聊的。”江羡立马回应起来。

    于是两人就聊得热络了。

    另外两人表示嫉妒。

    中途江羡去了一趟洗手间,等她一走啊,盛景淮立马吐槽道,“我说乔爷,你组这局,分明是针对我们啊,当着我们三个秀恩爱,还不允许我带女伴过来,也太无耻了一点。”

    乔忘栖在群里说的时候,就严令禁止过,不许带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参加聚会。

    这句话直接把盛景淮一竿子打死。

    他也当真没带,可没想到过来是吃乔忘栖和江羡这两人的狗粮,想想还是很不甘心的。

    许荡听了就笑他,“别说不三不四的女人了,就是原京那些千金小姐都没机会来好吗?”

    “乔爷为了嫂子,做的也真是绝。”孟沂深似笑非笑的道,“要真公开江羡的身份,不知道要粉碎多少的少女心哦。”

    “那我得趁机去捡几个。”盛景淮会意道。

    其他三人异口同声的骂他,“禽兽。”

    _

    双节快乐呀~

    今天先一更,如果晚上不出门玩的话还有一更,但建议不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