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咳……”秦粤被吓得咳嗽起来。

    江羡赶紧给她拍背,“你没事吧?反应怎么这么大?难道真认识宋继颜?”

    “没有的事,我怎么可能认识他啊!羡姐,你但凡了解一下他,就知道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啊,你真的想多了。”秦粤急急解释。

    江羡其实就是随口一问,见秦粤这么急,就没问了。

    她把邮件往后翻了翻,还真看到了宋继颜的资料。

    原来是个富家子弟啊。

    原京四大家族之一宋家的小儿子。

    在原京这块地方,人脉关系非常复杂。

    单论实力,乔家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在乔家之下,又有四大家族。

    盛家,许家,宋家以及程家。

    除此之外,还有个医学世家孟家。

    而四大家族里的程家与其他三家不同,根正苗红的红色家族。

    起先,程家与其他家都没什么来往。

    到了程砚安这一代,才和乔家的小九爷有了来往。

    而小九爷又与盛家的盛景淮,许家的许荡,以及孟家的孟沂深交情颇深,久而久之,五人便成了兄弟。

    宋家那边,到也想进入乔忘栖的人脉圈。

    无奈一直没找到门路,所以有些生疏。

    而宋继颜是宋家最小的儿子,因其父老来得子,对这个小儿子很是宠爱,养坏了性子。

    当然,这事儿也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毕竟宋家家大业大,帮着掩盖了不少。

    宋继颜这人不学无术,仗着家世好,横行霸道惯了。

    后来瞧上了一个女明星,便进了娱乐圈,靠着家世背景拿到了不少的资源。

    追爱本身没错,可问题是,一头扎进了娱乐圈的宋继颜,发现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年轻貌美的女艺人,便四处招惹。

    一些女艺人为了上位,甘愿与他为伍,各取所需。

    可混迹久了,难免会遇上性子刚烈的。

    当然,闹出的事最后都被宋家花钱摆平了。

    这些龌龊事情,江羡自然是不知道的,可秦粤却很清楚,所以才想让江羡推掉这个工作。

    可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干着急。

    上了飞机,江羡和秦粤说了两声就打算补眠。

    秦粤是无法理解,昨晚羡姐明明很早就睡了,为什么还是会犯困?

    未婚少女是不能理解这种事情的。

    她也打算眯一会儿的,却瞧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一看到那人影,秦粤急忙拉低了帽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生怕被认出来。

    好在那人并没多留意,找到位置后就坐下。

    空姐过来询问他喝什么的时候,他的视线却落在了另一边正在佩戴眼罩的人身上,下一刻便惊讶的问道,“江羡?”

    突兀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江羡侧头看了一眼。

    很巧,是宋继颜。

    对方怕江羡认不出自己,还摘了墨镜和她打招呼,“没想到会在飞机上遇到你,真巧。”

    “是挺巧的,你好。”江羡跟他打了个招呼。

    宋继颜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跟江羡聊天,“代言的事你看到了吧?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啊,我最喜欢和美女合作了,不过像你这么漂亮的,我还真是第一次遇见,也甘愿为江大美女做一回绿叶了。”

    虽说是寒暄的话,可宋继颜那眼神明显就不纯。

    因为长得过分好看,江羡从小就引人注目,特别是异性的注目。

    久而久之,她很容易就能分辨出男人看自己眼神时所包涵的意思。

    就譬如眼前这个宋继颜,摆明不怀好意,正如秦粤所形容的那样,是个好色胚子。

    对待这种人,江羡一般是不怎么理会的,只客套的点了个头之后,就带上眼罩休息了。

    宋继颜没曾想自己居然提了铁板,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愤愤的坐在椅子上,无声的冷笑了一下。

    他遇到过不少在自己面前摆谱的女人,到最后不都是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了吗?

    这江羡,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他必须要证明一下自己情场浪子的手段。

    宋继颜没在打扰江羡,带上墨镜后闭眼休息了。

    江羡也得了一路的安静,到了江海,就乘坐红姐安排的车子去了公司。

    红姐和她聊了一会儿工作,江羡接了乔忘栖的电话,多聊了一会儿。

    秦粤找着机会就去找红姐,“红姐,这个饮料代言,能不能推掉啊,那个宋继颜,可不是什么好人,我怕羡姐会被欺负啊。”

    “你怎么知道?”红姐有点奇怪。

    秦粤是她招进来的助理,她虽然平日里看上去不怎么聪明的样子,但心眼纯良,所以红姐才将她留在了江羡的身边。

    这几个月,她的工作也完成得很不错。

    头一回,她对江羡的工作提出了异议,所以红姐才觉得奇怪。

    “我……我就是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秦粤也不好明说什么。

    红姐笑了笑安慰她,“你别紧张,代言拍摄也就一天,我会让人盯着的,你别那么紧张。”

    “那……那多派点人。”秦粤不死心的说道。

    “知道了。”红姐还是听取了她的建议。

    这边刚说完呢,红姐就接到了宋继颜经纪人打来的电话。

    对方在电话里沟通了一下宣传的事,红姐听得直蹙眉头,“这个恐怕不行,我们家江羡最不喜欢的就是组CP了。”

    “这对两家的艺人可都是有益的,宋继颜现在正红火,你们江羡可是占了便宜的,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

    “不好意思,这个方案我们这边不同意,还是再另议吧。”红姐还是客气的拒绝了对方。

    宋继颜的经纪人很不爽的挂了电话,回头就跟那边正抱着一个嫩模亲热的宋继颜说了江羡那边的答复。

    宋继颜听了冷笑起来,“这江羡还真是又当又立,她的那些烂事儿谁不知道啊?还跟我装纯,像她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回头看我怎么把她搞到手。”

    他怀里的嫩模听了,很是吃醋的说,“宋少,是我不够好么?你又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宋继颜捏着她的脸咬了一口,又暧昧的掐了她柔软的部位,惹得女人一阵娇嗔。

    他笑得邪气,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你啊,赶那江羡,是真差远了,同样是女人,江羡怎么就能长得那么漂亮呢?”

    “宋少,你真坏,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这就吃醋了?”

    “人家也是在乎你嘛……”嫩模瞧见他脸色不对,赶紧撒娇。

    可宋继颜却直接将她推在了地上,毫不怜惜,并无比嫌弃的说道,“索然无味。”

    “宋少……”

    “滚!”

    嫩模哭着跑走了,宋继颜用舌头舔了舔唇,人工痕迹很明显的桃花眼眯了眯,“江羡的味道应该很好。”

    经

    纪人思忖再三,还是冒险的提醒了一句,“宋少,这江羡可是江知奕的女儿,要不,还是算了吧。”

    “怕什么?”宋继颜白了他一眼,“江羡比我还会玩,指不定到时候还喜欢我带着她玩呢。”

    经纪人想了想那些传言,也就没再说话了。

    毕竟……二世祖们最喜欢的不就是各种玩么?

    譬如眼前的宋继颜。

    又譬如江羡。

    自己是真多想了吧。

    ……

    乔忘栖跟江羡多聊了一会儿电话,屋内,乔觅荷正在给乔元山泡茶,可眼睛总止不住的往外面正在打电话的乔忘栖看去。

    “好好泡茶,总往外看什么?”乔元山呵斥了一声。

    乔觅荷这才收起心思,老老实实的给乔元山泡茶。

    她的茶艺很好,深得老爷子喜欢,所以每次来看老爷子,都要给他泡茶的。

    乔元山尝了尝,觉得有些差强人意,便放下茶杯问她,“听说你刚拿了奖?”

    “是啊,拿了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乔觅荷立马正色的回答道。

    “虽说也是荣誉,可还是少了点实力,等哪天你不用到乔家的人脉,凭自己实力拿到奖,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荣誉。”乔元山义正言辞的说道。

    乔觅荷心虚得不敢接话。

    毕竟她的确是靠了乔家的关系才拿到的奖。

    这事儿可以瞒住外面的人,却是瞒不过老爷子眼睛的。

    为了转移话题,她故意说起了乔忘栖的事,“九哥之前一直在江海,久久没有回来,我差点要以为他要定居江海了,怎么说乔家的根也是在原京的,回头找个原京的名门千金联了姻,也是极好的。”

    “你九哥跟其他人可不同,他有想法有主见,不用拘泥于这种利益联盟。”

    乔觅荷手一抖,杯中的茶水都溅落了。

    她微微吃惊的看向乔元山,见乔元山正看向乔忘栖。

    那眼神……是她和乔家的其他子女永远也得不到的。

    那一刻,她低下了头,心里很是难受。

    可难受归难受,心里还是服气的。

    因为他们的确比不上乔忘栖。

    任何,都比不上乔忘栖。

    不管他们怎么努力怎么奋斗,都无法达到那个高度。

    这一点,乔觅荷早就认输了,所以不敢多言。

    但心里却是十分羡慕嫉妒的,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往后,也是要为利益联盟牺牲婚姻的。

    越是这样想,心里就越是凄凉。

    乔忘栖接了电话回来,清墨如弘的五官带着几分难得一见的柔和,淡笑着叫了一声,“爷爷,恐怕今晚不能陪您用晚餐了。”

    “唉……”老爷子听了叹了口气,“我这老头子,不陪也罢,你去忙吧,都去忙吧,觅荷,你也去忙吧,留我一个人就行。”

    “爷爷。”乔忘栖无奈的叫了他,“好了,我今天不走,陪你,都陪你。”

    “不需要!”

    “是是是,您不需要,是我非要陪您,行不?”

    乔元山冷哼一声,没说话,但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

    可怜了一旁的乔觅荷,莫名被嫌弃,连个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好在这是常态,她也已经习惯了,没什么怨言。

    乔忘栖给江羡发了个信息,“老婆对不起,我今晚回不去了,你别等我了。”

    ——

    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