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姐一听就觉得江羡疯了,“各路媒体都等着围堵你呢,你还提前放消息出去?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既然要澄清,当然是越多人知道越好。”

    “……也是。”红姐成功被说服,“那你打算怎么澄清?”

    “反正……你做好心理准备。”江羡没有明说,只给红姐提了个醒。

    红姐顿时站了起来,脑子里飞快的转着,似乎想到了什么,惊讶无比,“你打算……”

    “所以啊,你要做好心里准备。”江羡舒然的笑了起来。

    这会儿红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经纪人,她觉得江羡这么做非常非常的冒险,理应规劝的。

    可她也知道,江羡不是那些没有头绪的艺人,她是个目标性很强的人,而且非常有想法。

    最主要的,她很有主见,决定的事情,不会被任何人左右。

    她不便多说,只能如江羡所说的那样,早些做好心理准备。

    挂了电话,她就急匆匆的召开了会议,让公关部提前做好熬夜加班的准备。

    御蓝湾书房里,席年也在和乔忘栖说这事。

    因为绯闻的发酵,乔忘栖的心情很不好,可怜了席年,处处小心谨慎着,就怕一个不小心招惹到了心情不好的乔爷,会没好果子吃。

    当人助理,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好不容易熬到一天工作结束了,席年犹犹豫豫,又支支吾吾的开口,“乔爷,要不,让幸福部的人出动出动,把那些乌烟瘴气的谣言清理清理?”

    乔忘栖垂着眸看文件没说话。

    席年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又怯怯的道,“我也可以帮忙的,反正手里的事情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

    他小心的看了一眼乔忘栖,见他没什么反应,揣度了半天,又才道,“还是之前的那些账号吧,我这就上线。”

    “不必了。”乔忘栖冷声拒绝了席年的好意,神色恹恹的道,“江小羡让我不要插手这件事。”

    原来是夫人的意思啊。

    席年可算明白过来,就说嘛,平日里夫人那边要是有动静,乔爷早就不能忍了。

    也只有夫人说的话才管用,只是……

    席年又小心的瞧了瞧乔忘栖,见他脸色很是阴郁,估摸着憋着气呢。

    像个不定时会爆炸的炸弹一样,危险系数太高了。

    他还是赶紧逃走吧,免得惹祸上身。

    席年下楼的时候,还碰到了江羡端着一盘子水果上楼找乔忘栖。

    他微微颔首打了招呼,江羡轻快的上楼,走了几步后又停顿下来回头看向席年问,“乔忘栖这两天心情不好,你也吃了不少苦吧。”

    席年受宠若惊的表示,“谢谢夫人关系,我还好。”

    江羡笑了笑打算上楼。

    席年顿了顿叫住她道,“夫人,网上的事,你不打算管一管么?”

    见江羡看自己,他又急忙解释,“乔爷若继续这个状态下去,我怕是要吃速效救心丸了,还望夫人多体恤体恤。”

    “明白,辛苦你了。”江羡理解的笑了起来,“最近是不是积压了很多难以处理的文件啊?”

    “是啊……”

    “明天都带来吧,他会给你处理的。”江羡轻快的说了一句,就上楼去了。

    留下席年一个人在楼梯站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江羡这句话的意思。

    他第一反应是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一身轻

    松的出了御蓝湾,开始给各部门最近被折磨得不要不要的主管们打电话,“晚上把所有手里棘手又需要处理的文件都送上来,哦对了,一直没交上来的年终奖金申请报告也弄上来!!”

    江羡给乔忘栖送来了水果,知他心情不好,还亲自喂他吃。

    有她这样献殷勤,乔忘栖的心情好了一点。

    他放弃看文件,直接将江羡抱在了怀里问她,“明天有工作吧?”

    “嗯。”

    “是年前的最后一份工作了吧?”

    “嗯。”

    “还有小半月就要过年了,你也该好好休息了。”

    江羡笑盈盈的看着他,“你这两天一直沉着个脸,还在生气吗?”

    “没有。”他回答得干干脆脆的。

    江羡才不信呢,伸手戳了戳他的嘴角,“这里好久都没扬一下了。”

    “有吗?”他是不会承认的。

    原本江羡是想和他说明天的事的,见他一直在嘴硬的否认,又起了捉弄他的心思。

    她覆住眼底的狡黠,靠在他肩上说道,“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吧,我也就随便问问。”

    乔忘栖,“……”

    他心堵。

    晚上乔忘栖打算扳回一城的时候,江羡捂着自己脖子控诉他,“我明天还要参加活动呢!”

    “我轻一点……”

    男人在床上的话是不能信的,这是江羡最近总结出来的真理。

    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不行!”

    乔忘栖又心堵了。

    ……

    由于红姐提前放出了消息,活动的场地直接被记者围得个水泄不通。

    主办方到是乐开了花,毕竟这是免费宣传,省了多少宣传费啊。

    江羡很配合的参加活动,大方自然的让记者拍照,和主持人一起介绍商场的活动。

    等到了记者采访的环境,所有人都蜂拥上去,都想第一个采访到江羡。

    她手里捧着一大把话筒,秦粤还在旁边拿了一大捧话筒。

    后面还有很多挤不进来的记者在干着急,江羡招呼着让前排的记者蹲下一点,给后面的记者一点视线。

    “你们把我拍好看一点啊,可别影响了我的商业价值。”江羡还半开玩笑的跟那些摄影师说话。

    摄影师们表示,“你可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人,完全不必担心这个。”

    “我知道大家都很好奇最近的新闻,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敬业的说一下,欢迎大家多来大金商场购物,这里的服务特别好,我可是这里的常客,消费冠军。”

    江羡的这番有趣言论,让现场的人都跟着笑出了声,气氛也融洽起来。

    江羡敬业的打完广告之后,才让记者提问。

    第一个拿到话筒的首当其中的问道,“宋继颜说你对他死缠烂打,是真的吗?”

    江羡微笑着道,“虽然我不知道这话是不是宋继颜说的,可既然传出来了,那我还是解释一下吧,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关于前两天你们被偷拍的新闻又怎么解释呢?”

    “我们本来是有个广告合作的,因为还没官宣,我也不便多说,而被爆出的那些照片,不过是拍摄的广告物料,居然被人当做是绯闻,我也挺无奈的,各位仔细一点,就可以发现照片里的服装很奇怪吧,我平日里穿的可不是这类衣服,我平日里穿的,可都是在大金商场买的品牌衣服,全都是正品,放心购。”

    得,她又趁机给大金

    商场打了个广告。

    这情商,让人拜服。

    一旁的秦粤简直要星星眼,她要是有羡姐这口才和头脑,也不至于会吃那么多的亏。

    经江羡这么一说,众人也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谁不知道江羡很豪啊,那次出行不是一身名牌啊?

    被爆出的照片里,穿的分明是一些很小众的衣服,而且跟她平时的风格相差很大,的确像是在拍广告,而不像是约会被偷拍。

    “那宋继颜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你在追求他又是怎么一回事?”

    “男人在这方面的自信总是很爆棚,大家听听就好,何须当真?”江羡轻笑起来。

    现场的记者也跟着笑,毕竟知情人都知道,宋继颜是个很自恋的人。

    江羡的这番回答,无意是高情商的表现,说宋继颜可能是弄错了,没有直接给他难堪。

    但有的记者就是要搞事情,所以故意问江羡,“那宋继颜是你喜欢的类型吗?他长得可很好看,是很多女生的梦中情人呢。”

    言外之意,万一你也吃他的颜呢。

    “这个,我还真没仔细看过,讲真,我有点脸盲,可能他现在站在我面前我都认不出来。”江羡很无辜的道,“而且……在我眼里,我男朋友才是这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众人,“???”

    秦粤吓得把话筒抖落一地。

    这这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被吓到了的记者也好半晌反应过来追问道,“你有男朋友了?是谁啊?”

    “这个就不方便透露了,他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我不想他被牵扯进来。”江羡开始打太极了,“我和他就想谈个正常人谈的恋爱,不想被打扰。”

    后续任凭记者们怎么套路,她都始终守口如瓶。

    江羡有男朋友的新闻很快就爆了,直接霸占着热搜第一,一直居高不下。

    此时,御蓝湾书房里的男人,心情奇差的听着视频会议报告,脸色很是严峻,弄得正在报告的人战战兢兢的。

    右下角突然弹出来一个新闻弹窗,标题是,江羡自曝恋情。

    乔忘栖的心意抖,立马点开新闻,就看到了江羡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他原本紧抿的薄唇,一点点的开始上扬,到最后直接咧开,露出了一口白牙。

    视频会议里的那些高管们,亲眼见证了这难得一见的画面。

    他们那个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乔总,当着一众人的面,笑得像个……二傻子。

    这到底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开心成这样?

    席年正做着记录呢,突然的安静,就抬眸看了一眼视频。

    这一看,差点没吓死。

    天啦撸,那个嘴角疯他妈上扬的人,真是乔爷?!

    别不是什么美颜特效吧?!

    他又抬头看向乔忘栖,发现他真是那样在笑,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提醒乔忘栖,“乔爷……那个……会议,视频……”

    乔忘栖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关掉了视频,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说,“稍等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间。”

    说完他很从容的起身往书房外走去,越走越快,闪进了卧室,并且关上了门。

    刚反应过来的席年弱弱的说了一声,“书房也有洗手间啊。”

    卧室里,乔忘栖无声的握拳喊了一声YES,心情那叫一个激动。

    ————

    乔忘栖:心不堵了,腿不痛了,腰板也直了。

    三更,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