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秦粤并不知道乔忘栖的身份,但她还是看得出来,乔忘栖不是寻常人,很同意乔十一的这个说法,并吐槽说,“网上还有不少人说羡姐不公布男朋友的身份,是因为她男朋友不如宋继颜长得好看呢,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要是他们看到了乔先生,怕是恨不得狠狠的打自己一巴掌了。”

    “我也很期待他们自己打自己的脸。”

    两人很投机,聊了很多。

    毕竟一个崇拜江羡,一个崇拜自家九哥,说起来简直没玩没了。

    最后乔十一又亲自将秦粤送了回去,秦粤是个性情爽朗的人,下车的时候还特别爽快的说了一声,“兄弟,谢了!早些回去吧!”

    乔十一觉得有点意思,自己这身份变化莫测的,一会儿是孙子一会是男朋友一会又变成兄弟了。

    他探出头叫住了秦粤说,“你就不请我上去坐坐?”

    秦粤立马戒备的瞪他,“深更半夜的,你还想上去坐坐,没安好心!”

    乔十一,“……”

    看来他又多了一个色狼的身份了。

    不过他还是绅士的等秦粤进了屋,看着她房间灯亮之后,才开车离开。

    一路开车回到酒店,正打算回房间呢,却在酒店大堂遇上了熟人。

    “十一,你可算回来了,我打你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呢。”

    说话的人,是苏同恩。

    她身边还放着行李,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乔十一看了一下手机才说,“哦,手机没电了,女神,你怎么来了?”

    “嗯,有点事,酒店没房间了,时间太晚,我对这里又不熟,所以想找你的。”苏同恩解释了一下。

    虽然乔十一觉得这解释有点怪怪的,但他也没多想,直接说道,“那住我房间好了,反正我住的是套房,有其他房间呢。”

    “那谢谢你了。”苏同恩顺势就接受了。

    乔十一接过她的行李箱进了电梯,带着她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间。

    一路上关心的问了两句,苏同恩只说自己有事情要处理,没有多说,乔十一便没多问。

    安顿好她之后,他才回房间打算休息的。

    谁知苏同恩叫住了他,“十一,你九哥今年回家过春节吗?”

    “啊,我还不知道呢,没问,应该是要回去的吧。”

    苏同恩怔了怔,便道了声晚安后关上了房门。

    乔十一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失落,知道自己应该去安慰安慰的。

    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去,而是回到了房间躺下。

    苏同恩孤零零的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看着远处的绚烂灯火默默流泪。

    她是情急之下赶回来的,到了江海,被冷风一吹,才清醒过来。

    不该这样慌乱的跑回来的,不该因为看到江羡公布恋情,就心乱如麻的跑回来。

    明知道这样回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但她还是六神无主的来了,甚至还这样孤孤单单的坐在这里吹冷风掉眼泪。

    她一直都是个不服输的人,从小到大,什么都要争第一。

    所以她很优秀,成为原京最出色的名媛。

    无数富家子弟都很青睐她,可她眼里只能看到那个比她更优秀的乔忘栖。

    那时候的她天真的觉得,优秀的人就应该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因为所有人都在说他们很般配。

    对于世家而言,般配二字

    ,尤为重要。

    所以苏同恩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优秀,以为她和乔忘栖终究会走到一起。

    谁知……

    谁知苏家突生变故,导致她和乔忘栖渐行渐远。

    本来这几年乔忘栖都一直是一个人,她甚至潜意识的认为乔忘栖是在等着她,才一直孤身一人的。

    谁知……是她多想了。

    文允诺发了好几条信息过来,问她的情况。

    她没有看也没有回,努力在平复自己的心情。

    没一会儿文允诺就直接打电话过来了,这次她接了起来,声音和寻常一样冷冷的,“怎么了?”

    “你去江海了?”文允诺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

    “就因为江羡公布了恋情?”

    苏同恩顿了顿,没说话。

    可没说话就代表着默认,文允诺已经猜到了,不过是想听一个答案而已。

    她打这个电话来,实则也是为了提醒苏同恩的,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自己是一个旁观者,看得自然比苏同恩要清楚一点。

    “其实你不用这么慌乱,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样糟糕,江羡正身处在舆论之中,她现在的名声很不好,乔家是不可能接受她的,就连自曝恋情,也没说是谁啊,可见乔忘栖并没有同意,你又何必那么紧张呢?”文允诺耐心地劝导她。

    苏同恩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好像舒适了不少。

    “再说了,就算乔忘栖喜欢又怎么样?乔家那边还没说话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乔家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江羡想要进乔家的门,还不得走个九弯十八拐,没到最后一步,都不算成功,咱们都还有机会的。”

    “我知道了。”苏同恩被她这么说了一通,的确是冷静了不少。

    “那就好,我就怕你把事情搞得太僵了。”文允诺松了一口气,“过了年,你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回原京了,再等一等吧。”

    “嗯。”苏同恩继续应着。

    到是文允诺说了一下自己那边的情况,“我的论文已经修改得差不多了,递交上去之后就可以等结果了,带我的教授说希望很大,另外,我已经给X财团投了简历,就等回复了。”

    “好。”苏同恩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你好好准备,我过两天就回来。”

    文允诺讶异的问,“不马上回来?万一叫那人知道你回来了……”

    “不会的,为了不让他知道,我都没用自己的身份信息。”

    “嗯,那就好,总之你自己小心一些。”

    第二天一早,乔十一起床就发现苏同恩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不过行李还在,估计是出门做什么去了。

    苏同恩早早的出了酒店,是去见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宋继颜。

    宋继颜也没想到苏同恩居然会要求见自己。

    苏同恩之前在原京也算小有名气,宋继颜自然是知道的。

    只不过那时候的苏同恩风头正盛,而且认识的都是乔忘栖之流,跟他自然是没什么交集的。

    况且那时候他还小,与苏同恩他们有点年龄差。

    但他对这个女人还是很了解的,毕竟自家大哥那时候就是苏同恩的爱慕者之一,说过不少关于苏同恩的优秀事迹。

    可惜的是,后来苏家败落,苏家姐妹也消失在了原京。

    他大哥还郁郁寡欢了好一阵呢,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有交集的一

    天。

    宋继颜眼神很放肆的打量着苏同恩,眼底皆是欣赏。

    虽说苏家败落,可苏同恩从小就被当做豪门名媛在培养,气质什么的,早就深入骨子里,比他平日里在娱乐圈勾搭的那些妖艳贱货,自然是不一样的。

    而且苏同恩长得就颇有姿色,虽然和江羡没的比,可也很出众了。

    他的眼神,让苏同恩很不舒服。

    宋继颜讥诮的一笑,往后靠了靠,一派慵懒的问道,“不知道苏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看到了这两天的新闻,才来找你的。”苏同恩直接坦白的和他说了,因为她不想浪费时间,无法忍受宋继颜那赤裸裸的目光。

    宋继颜挑了挑眉,笑得很轻佻,“这就奇怪了,我跟苏小姐素来无交集,也无仇无怨的,怎么苏小姐还来当面嘲笑我呢?”

    “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苏同恩立马解释。

    “那我就不明白你的意思了。”

    苏同恩喝了一口水之后,才继续道,“你也知道,文允诺是我妹妹,她之前在江羡这里吃了不少亏,我这个做姐姐的,当然是不能忍的,所以才来找你,给你支支招,也算是为自己出一口恶气了。”

    “原来是这样啊。”宋继颜理解过来,饶有兴致的看向苏同恩,“不知道苏小姐有什么妙招让我反击江羡?”

    “江羡只公布说有男朋友,不过是面子上过不去,找的个借口而已,你大可以直接逼迫她,看她去哪儿找个男朋友来公开。”

    宋继颜有些不解,“万一她真公开了呢?那我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以你宋少的地位,害怕她找的男人比你优秀不成?到时候你完全可以公开嘲讽她,岂不是更解气?”

    妇人之见……有的时候还是挺有意思的。

    宋继颜来了兴致,“这可是个连环套啊,如果她没公开,我就可以说她是找借口,还能坐实她对我死缠烂打的事实,如果她公开了,我又说她找的根本比不上我,高招啊苏小姐。”

    苏同恩微微的笑了笑,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宋继颜大概是觉得这办法很有用,非常感谢苏同恩,还说要请她吃饭。

    苏同恩自然明白他说的请吃饭是个什么意思,便找了借口推掉了。

    回到酒店后,她借口倒时差在房间里休息了一整天。

    晚上醒来的时候,果然看到了新的通稿。

    一看就是宋继颜这边发的,各种旁敲侧击的说江羡自曝恋情不过是个挽尊行为。

    实际上她压根就没男朋友,而且她那么爱玩,哪个男人能忍啊?

    通稿这么一说,不少人都觉得有道理,开始在网上非议着。

    【我看江羡就是为了面子故意说自己有男朋友的,更或者她是为了澄清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才这么说的!我要是个男人,我可忍不了我女朋友跟这么多男人搞暧昧!】

    【江羡这次的营销算是翻车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江白莲最擅长的就是又当又立,各位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万一她真公开自己男朋友呢?】

    【那也指不定是花钱请的演员!】

    黑粉永远都不会讲道理,这是一个大家都公认的事实。

    哪怕江羡浑身长满嘴,也不可能说清楚的。

    连那些维护江羡的粉丝都在江羡微博里留言,让她公开男朋友的身份,好好的堵住这些人的嘴。

    可江羡那边,毫无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