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同恩只是安静的听着,却没作任何回答。

    等宋继扬都发泄完毕之后,她才平津无波的道,“宋少骂完了吗?骂完了我就挂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宋继颜真是恨不得弄死她。

    他的这种指责,停在苏同恩耳朵里不痛不痒,甚至还有些想笑,“宋少有工夫骂我,还不如好好求求你妈,让她去安抚你父亲的怒气,你也大可不必这么生气,乔忘栖现在也不会为难里,顶多你被扫了面子而已,再说了,你那哪里算失了面子?能跟小九爷相提并论,是给你长脸。”

    宋继颜,“……”

    “你他妈……”

    苏同恩直接挂了电话,并顺手关了机。

    飞机也关闭舱门,准备起飞了。

    刚到原京的宋继颜,气得想杀人。

    其母颜芝芝已经闻讯赶来接人了,在机场见到正气急败坏的宋继颜,赶紧招呼着,“乖乖,这里。”

    看到颜芝芝,宋继颜忍了忍怒气,过去上了车。

    车子离开机场,颜芝芝才问宋继颜,“你爸爸明早就到,咱们还有一点时间,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咱们现在就去见华夫人。”

    颜芝芝口中的华夫人,就是华瑶瑶。

    华瑶瑶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也正是因为很出色,才会嫁入乔家。

    她与其他几房的夫人不同,华瑶瑶有手腕有能力,在原京的太太圈里地位很高,明里暗里为乔家也做了不少的贡献。

    所以原京这些名门太太们,都会尊称她一声华夫人。

    宋继颜没想到自家妈能弄约到华夫人,也挺惊讶的,“妈,你也太厉害了!居然能约到华夫人!”

    “你以为你老妈是吃白食的吗?为了混进太太圈,我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呢。”颜芝芝挺了挺胸,还下意识的抚了一下头发。

    颜芝芝比宋业成要小二十多岁,典型的老夫少妻。

    宋业成年轻的时候,那叫一个风流,身边成堆成堆的女人。

    而颜芝芝,在那个时候,只是宋业成外面的一个情妇而已。

    宋继颜是以私生子的身份出生的,后来宋业成的正房夫人去世之后,颜芝芝就凭借自己的手腕,成功上位,登堂入室,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宋太太。

    而宋继颜,也从私生子一跃成为旁人阿谀奉承的宋少!

    因为其母颜芝芝得宠,连带着宋继颜也十分受宠。

    宋继颜仗着父母的宠爱,横行霸道,为所欲为。

    每次出了事都有颜芝芝遮掩,颜芝芝若是遮掩不了的,就会去求宋业成。

    宋业成对这个娇妻本就宠溺,她吹一吹枕边风,什么事都不算事了。

    颜芝芝一直拉着宋继颜的手安慰,“乖乖,你别怕啊,我不会让你爸爸为难你的,不过这次的事情的确闹得有点大了,所以一会你见了华夫人,态度要诚恳一点,乖一点。”

    “找了华夫人,作数吗?”宋继颜还在担心这个。

    “当然作数,小九爷是她儿子,她说的话都不作数,谁说了作数?”颜芝芝拍了拍他的手背,“再说了,乔家都还没对外公布江羡的身份呢,没准就是小九爷在外面的一个女人而已,乔家肯定不会为了外面的一个女人而把两家的关系闹得太僵硬的,咱们宋家,好歹也搭上了四大家族的尾巴,在原京还是有一点地位的。”

    有颜芝芝的这番话,宋继颜的心算是踏实了,放松了不少,在快到的时候,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便与颜芝芝说了。

    “对了妈,我前几天接到秦粤的电话了,她把我骂了一通。”

    一听都这个

    名字,颜芝芝蹙了蹙眉,“她不是跟家里断绝关系了吗?你爸都好久没提起过她了。”

    “没提起不代表爸就不记得她了,在他心里,秦粤还是有个位置的。”宋继颜没好气的道。

    颜芝芝自然知道这一点,“我能把她赶出宋家,自然就有办法让她再也回不来!你放心好了。”

    其实宋继颜心里很清楚,秦粤并不是被颜芝芝赶出宋家的,她是负气离开了这个家。

    但他没有明说,横竖秦粤已经离开了,并且放狠话说再也不回来的。

    那女人,有骨气得很,和她亲妈很像。

    云绕会馆。

    颜芝芝带着宋继颜见了华瑶瑶,三人客气的打了招呼。

    善于说话的颜芝芝最先开口,一口一个华夫人的端着哄着,态度很好。

    聊了几句后,颜芝芝就说到了重点,提及了宋继颜和乔忘栖的那点摩擦。

    华夫人听了只是眉色淡淡笑了笑道,“孩子的事情,我都不参与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没怎么管他,也说不上什么话。”

    “华夫人这话我很赞同,我也不怎么管孩子的事,咱们做父母的啊,总有操不完的心,好不容易都成年了,当然是给够自由了,只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跟你们家出类拔萃的小九爷是完全没的比了,也只有华夫人这样优秀的母亲,才能培养出小九爷这样优秀的接班人,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

    宋继颜有些不满,只是没敢表现出来,而且颜芝芝还掐了他大腿一下,让他表现得谦虚点。

    最后两人恭敬的送走了华夫人,宋继颜才嘀咕道,“感觉并没什么用。”

    颜芝芝看着华瑶瑶离开的方向说道,“这华夫人实在厉害,打得一手好太极,我都没办法攻破,难怪能成为太太圈的榜样。”

    “那我的事怎么办啊?”他有些着急。

    颜芝芝轻笑一声,“这事已经稳妥了。”

    “这……就稳妥了?”宋继颜还一头雾水。

    颜芝芝笑眯眯的拉着他,“华夫人既然愿意见我们,就说明这事问题不大,她没有直接给答复,是因为她不好给答复,你爸那边咱们也可以有个交代了,不过明天见了你爸,你一定要乖乖认错,知道吗?你只需要认错,其他的,我来解决就好。”

    “好!妈,你真好!”宋继颜搂着颜芝芝撒娇。

    ……

    江羡睡了挺久的,要不是电话一直响,她还能睡。

    这种感觉太累了,比她拍是几个大夜戏还要累!

    勉强着自己睁开眼,摸到了手机看了一眼,电话是洛星打来的。

    行吧,她接了起来,迷迷糊糊的问,“怎么了?”

    “你微博炸了!”洛星激动不已的道,“你赶紧上微博看一看吧!”

    “我微博又怎么了?”江羡困惑的问。

    她现在脑子有点不清醒,所以不太知道发生了什么。

    洛星急的,只差没飞到她面前给她当面表演胸口碎大石,“你们家乔先生,自爆了!”

    “他怎么了?”这下江羡清醒了不少。

    “你说你怎么这么好运气呢?随便在会所里捡个男人,都能是吊到爆的男人!这运气也太逆天了,你上辈子怕是拯救了整个宇宙吧!”

    江羡听得愈发的糊涂了,“洛洛,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洛星都快被她给气死了,“你清醒一点!你们家乔忘栖,是原京乔家的小九爷!原京乔家!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这下,江羡彻底的清醒了。

    她猛然坐起身来,看了看手机,不是自己在做梦,真是洛星打来的电话。

    她刚刚

    说什么来着?

    微博?

    哦,对微博!

    江羡都顾不上跟洛星说再见就直接挂了电话,登入微博查看情况。

    微博热搜第一的话题叫#乔氏财团执行总裁乔忘栖#。

    江羡,“???”

    好巧哦,居然跟自己老公一个名字呢。

    随后她点开话题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享年二十二岁!

    真是她那柔弱不能自理需要她养着的老公乔忘栖!

    乔氏财团执行总裁?

    原京乔家的小九爷?

    不不不,一定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

    江羡清理了微博的后台程序后,又重启微博,使劲眨了眨眼。

    什么都没变,事实就摆在眼前。

    她整个人垮塌的躺回了床上,脑子里一团乱。

    等洛星又打电话来问询的时候,她怔怔的说了一句,“洛洛,可怎么办啊?”

    洛星以为她因为乔忘栖隐瞒身份的事受到了伤害,才如此消沉,正打算好好的安慰一番呢。

    就听江羡丧丧的道,“我好像更有钱了。”

    洛星,“草!”

    她就不该打这通电话的。

    江羡第一次睡醒没有给乔忘栖发消息,而是安安静静的起床洗漱,更衣,还给自己化了个妆。

    楼下厨房,还有乔忘栖给她准备的早餐,叮嘱她放到烤箱里热一下再吃。

    她照做了,食物的香气让她有了一点点活力。

    看着眼前的美食,她又愣了几秒,才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慢吞吞的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给她爹江知奕发消息,“老江,你是不是早知道他的身份?”

    江知奕百忙之中秒回自己女儿的信息,“我以为你知道呢。”

    江羡,“……”

    她不死心的多问了一句,“那顾梦渔女士知道吗?”

    “你猜。”

    江羡,“……”

    得,感情就她一个人不知情啊。

    江羡吃完最后口早餐,才回了江知奕最后一条信息,“看来我又入了一支潜力股,而且是超级无敌的潜力股,你女儿的眼光厉害吧?”

    “必须的啊!你可是我江知奕的女儿!”

    她爸最会贴金了。

    江羡认清了这个事实后,才给乔忘栖发了今天的第一条信息,“早餐很好吃,辛苦了小九爷。”

    乔忘栖,“……”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发布会之后,有个庆功宴。

    乔忘栖都出席了发布会,不出席庆功宴有些说不过去。

    出席这次庆功宴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连江海的一把手都来了。

    他周旋了两圈之后,就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了,一路紧急的赶回家。

    结果……

    还是扑了个空!

    老婆跑了呀!

    他看着空空的房间,无奈的笑了笑。

    到也不慌不忙的上楼去洗了个澡,洗去一生酒气,换了一声清爽的衣服。

    席年这会儿也赶到了,将带来的礼盒亲自交到乔忘栖手里,“乔爷,这可是我跑了大半个江海才弄到的。”

    “辛苦了。”

    ——

    江小羡:谁还没点脾气了?

    四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