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年有些担心的看着乔忘栖,“乔爷,你刚才在庆功宴上已经喝了不少的酒,再喝的话,怕是要醉了。”

    “没事,在家醉没关系。”乔忘栖并不在意,而且状态十分松弛。

    席年跟了他这么久,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他喝酒的时候如此放松。

    以前喝酒是为了应酬,而这次,显然是因为心情好。

    难得他高兴,席年也没再说什么,亲自开车将他送到了枫林山庄。

    乔忘栖下车的时候交代了席年,“你直接回去吧,不用来接我,今晚我住这边。”

    “好。”

    乔忘栖这才拧着东西往大门走去,规规矩矩的敲门,又规规矩矩的等开门。

    江羡没想到乔忘栖算准了她会回枫林山庄,当看到他出现在自家客厅的时候,她的反应是转身回房间。

    可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顾梦渔给叫住了。

    “羡羡醒啦?我刚打算让人去叫你起床呢,都睡一下午了还睡,真是没点规矩,小乔还不让我吵醒你。”顾梦渔念叨了一堆,“赶紧的,下来准备准备吃晚饭了,就等着你呢。”

    很早的时候,江羡就明白一个道理。

    在这个家,顾梦渔女士的话就是圣旨,必须得听从。

    有乔忘栖在,她老娘的语气已经很和蔼了。

    所以她认命的下了楼,没敢违抗圣旨。

    但她还是没搭理乔忘栖,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

    几人到了餐桌前,乔忘栖已经习惯性的给江羡拉开椅子了。

    江羡也习惯性的要坐下,猛然想起自己还在生气呢,就转身去了旁边的位置。

    这一举动,换来了顾梦渔的警告视线。

    江羡收敛了一点,乖乖的吃饭。

    乔忘栖到是很自然,并没觉得江羡这些举动有什么不妥。

    一边与岳父岳母说话,还一边给江羡夹一些她喜欢吃的菜。

    有顾梦渔女士的威压,江羡都认命的吃了,没敢推举。

    江知奕今天的心情很好,滔滔不绝的和乔忘栖聊着他刚谈成的那个项目,“这个项目,多少人想吃下,我们公司内部两年前也有过提议,但我对地产这一块实在不了解,少了一些底气,所以没敢上阵,没想到你能谈下,很不错,有眼光。”

    “谢谢江叔叔夸奖。”乔忘栖没有签约,但态度很正。

    这最是让江知奕欣赏,因为他很讨厌那种过度谦虚的人。

    觉得他们虚伪,明明就是有能力,却偏偏装作我做得还不够好,还能更好之类的态度。

    有能力就是有能力,对自己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还说个屁啊!

    做人,还是要诚实一点,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不好吗?

    主要也是他平日里谈生意,见太多这种虚与委蛇的人了,所以厌烦了。

    但乔忘栖却格外的合他的胃口,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喝了不少的酒。

    江知奕甚至还不停的夸赞乔忘栖带来的酒好喝。

    在客厅里玩游戏的江羡听到这些夸赞,真的很想说一句,“老父亲,你清醒一点!被乔忘栖灌迷魂汤了还不自知!”

    但她忍住了,和秦粤玩了两把游戏。

    第三局的时候,乔十一加了进来。

    秦粤一看到他,就火速退了队伍。

    江羡,“???”

    乔十一赶紧去拉秦粤,但被直接拒绝了。

    他苦哈哈的跟江羡说,“嫂子,你拉一下秦粤吧,她不接受我邀请啊。”

    “你俩怎么了?”江羡一头雾水。

    乔十一一阵心塞,“一言难尽。”

    继续去和江知奕喝酒了,江羡觉得无聊,就上楼了。

    到十点多的时候,顾梦渔来敲门说,“羡羡,你去扶小乔去休息,他喝醉了。”

    江羡听了很不悦,“你不是那么喜欢他吗?你自己去照顾啊,为什么找我?”

    顾梦渔抬手就给了江羡一个手栗子,“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谁的男人谁照顾,这个道理都不懂啊?我可要照顾我男人呢,你自己的男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就下楼去扶江知奕了。

    江羡只得认命的去扶乔忘栖,他是真喝醉了。

    虽然看上去很是稳重的样子,可那双平日里过分清醒的眼眸,此刻却先显得有些迷离。

    江羡扶他的时候,他明明脚步踉跄了,却依然努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生怕压到了江羡。

    一路乖乖的让江羡扶着去了客房,江羡让他躺下,他却摇头。

    摇头的动作弧度有些大,跟平日冷静自持的形象相差很大。

    江羡无奈的问,“那你不躺下要做什么?时间很晚了,你该休息了。”

    “我还有很多话没跟你说。”乔忘栖认真的道。

    “好吧,那你说,说完了早点睡。”

    乔忘栖歪着头看着她,叫江羡想起了歪头杀这个词。

    也不知道这个词是谁想出来的,也太贴切了。

    真的杀到了她的心。

    “江小羡,对不起。”乔忘栖很认真的给江羡道歉。

    江羡没想到他会道歉,明明都喝醉了,还惦记着这件事呢。

    “我隐瞒了我的身份,你肯定很生气吧,所以才躲到娘家来了。”乔忘栖颇为苦恼的道。

    说话语气,姿态,表情,都跟平日的他完全不同。

    江羡觉得有些新鲜,就抱着双臂问他,“对啊,我就是生气你隐瞒我,不,不是隐瞒,是欺骗!你在欺骗我!”

    “我承认,我是欺骗了你,可我也是事出有因的。”

    “那你到是说说看,怎么个事出有因法。”

    乔忘栖挠了一下头,十分纠结的道,“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一开始就标明自己的身份,你肯定不会和我在一起。”

    这个……他还真没猜错。

    乔家是什么样的家族?

    先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就是那个家族里各种复杂的关系,就够人喝一壶了。

    她是最怕麻烦的人,而且自由惯了。

    从小在江家,也是放养状态,不受约束,自由自在的。

    别的女人绞尽脑汁想嫁入乔家,为钱也为权。

    江羡又不缺这些,她何必自寻苦恼的进入乔家这个豺狼窝呢?

    一开始她若是知道乔忘栖的真实身份,必然是转身就走的。

    乔忘栖无比苦恼的道,“所以我才隐瞒了你,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步步算计,用了点心机让你和我领了证,好把你牢牢的拴住。”

    江羡听得是又好气又好笑的。

    听他说着好像很可怜巴巴的样子,有点气不起来。

    但随即又心疼,他可是乔忘栖啊。

    是乔家小九爷,人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却因为自己,有了这种卑微的想法。

    江羡那心里的一丢丢气,也都消失不见了。

    她叹了口气,伸手戳了一下他额头说,“好了,我知道了,那你现在可以睡了吗?”

    “我还没说完。”

    “还有话?还有事瞒着我不成?”

    乔忘栖看向她,然后很诚实的,重重的点了头。

    江羡,“……”

    她可以继续生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