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忍了忍才道,“说吧,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其实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并不在X会所。”乔忘栖认真的解释着。

    这话让江羡十分诧异,什么叫第一次见面不是在X会所啊?

    关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好吧。

    但乔忘栖却拉着她的手,认认真真的解释,“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跟随江叔叔去原京参加酒会的事吗?你误把果酒当成果汁喝了,跑到人家内院里,轻薄了一个小哥哥。”

    江羡,“?!!”

    这么久远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自己那喝醉酒的老父亲透露的?!

    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爹啊,怎么能说人糗事呢!

    江羡尴尬得脸都红了,“……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你就别踢了吧。”

    “不,我的意思是,我就是那位被你轻薄了的小哥哥。”乔忘栖很较真的说道。

    江羡,“!!!”

    来一道雷把她劈死算了!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怎么会这么巧!!!

    还有,不就是强吻了,哭着喊着要嫁给人家小哥哥而已。

    至于……至于用上轻薄这个词吗?

    谁还没有年少无知的时候呢?

    “你参加的,就是我们家举办的酒会,误打误撞进入了我的院子,不仅强吻了我,还说要嫁给我的,那才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乔忘栖握紧了她的手,用拇指指腹蹭着她的手背。

    江羡有点想逃离,觉得太丢人了。

    可乔忘栖拉着她不撒手,他还抬头很较真的说道,“羡羡,你当初说了要嫁给我的,所以我算计你领了证,也是合情合理的,我只不过是要你履行对我的承诺而已。”

    江羡快哭了,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小时候说的话,谁会当真呢,况且她那时候还喝醉了!

    可乔忘栖就真的当真了,他还很严正的告诉江羡,“我的初吻就是被你夺走的,你得对我负责。”

    他……他这明明是耍赖!

    乔忘栖还一把抱住了她说,“所以江小羡,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松开我的手,知道吗?”

    江羡无奈得想扶额。

    偏偏乔忘栖要她给个明确的答复,用双手晃悠着她的身体说,“你快答应我。”

    “好好好。”江羡只好点头,毕竟他都喝醉了,不点头怕是要纠缠一个晚上了。

    乔忘栖似乎看出她在敷衍自己,立马蹙眉说道,“我认真的。”

    江羡怔了怔,这才郑重的点头,“好,我也是很认真的答应你,可以了吗?”

    “嗯。”他满意的点了头,“那你不生气了好不好?”

    “好。”

    “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行。”

    “那我们睡觉吧。”

    “好……不对,不行。”江羡及时清醒,“这可是在我家,你乖一点,自己睡。”

    乔忘栖似乎也意识到这是在岳父岳母家,忍了忍,只好委屈巴巴的点了头,“那好吧,我自己睡,我会想你的。”

    “知道了,赶紧睡吧。”江羡总算将他按回了床上。

    这会儿他没有挣扎了,大概是真的扛不住了,迷迷糊糊就睡了。

    等江羡给他脱了鞋和外套,他已经睡着了。

    这个男人,即使喝醉了,也在保持着自己的形象,可能是从小就有着深入骨髓的生活标准吧。

    她弄了热毛巾给他擦洗了一番,好让他睡得舒适一点。

    可男人还穿着裤子,睡觉必然是不舒服的,江羡看了看他的裤头。

    在心里做了一番建设之后,害死下手了。

    他们怎么说也是夫妻,有什么好害羞的。

    江羡飞快的脱了他的裤子,并迅速拉过被子盖上,这才舒了一口气。

    双颊热热的,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江羡火速溜出客房,回自己的房间。

    刚回到房间,顾梦渔就来敲门了。

    江羡吓了一跳,“妈,你怎么还没睡啊?”

    顾梦渔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准备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好,妈,晚安。”

    等顾梦渔离开,江羡关上门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老妈的骚操作。

    这会儿她很庆幸自己脑子清醒及时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觉。

    两人领证的事情,她还没告诉父母呢,主要还不知怎么开口。

    总不能说第一次见面就领了证吧。

    不,乔忘栖说那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姑且算是重逢吧。

    父母若是知道这事,肯定是要炸的,还是再缓一缓吧。

    江羡躺在床上,脑子想着一堆有的没的。

    脑回路转来转去,最后想到了乔忘栖提到的小时候的事情。

    江羡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然后害羞的拉高辈子蒙住头,双脚一顿乱踢。

    哎呀,太丢人了!

    ……

    原京。

    宋业成早八点就到了,颜芝芝早早的让人准备了早餐等着他呢。

    宋业成一进门,颜芝芝就一口一个亲爱的叫着哄着,“老公你辛苦了,坐飞机很累吧,肚子饿不饿,早餐都准备好了,你先吃点早餐吧,免得低血糖头晕。”

    “那孽子呢!”宋业成扯着领带恨恨的问。

    颜芝芝陪着笑,“我这就去叫他,你先别生气,你血压高,气出病了我会心疼的,咱先吃东西啊,刘妈,去请小少爷。”

    在颜芝芝的安抚下,宋业成吃了一点东西,宋继颜也被刘妈请来了。

    宋业成一看到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就气得破口大骂,“你看你干出的好事!丢不丢人啊你?老宋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东西来!一天天的竟干混账事!”

    “老公,你别气啊,血压。”颜芝芝不停的安抚着,一边拉着宋业成的手,就怕他冲过去打宋继颜,还一边给宋继颜使眼色,让他认错。

    母子俩早就串通好的,宋继颜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宋业成面前,诚诚恳恳的道歉,“爸,我知道错了,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你血压不稳,要是气出病来,我和妈都会很难受的。”

    “你还知道你错了?你做混账事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你做的是错的?你就是被你妈惯坏了!”

    颜芝芝听到他这么说,眼睛就红了,“我知道,我宠坏了他,你有什么气都冲着我来吧,我也是心疼他从小就被人嘲笑是私生子,才格外心疼他的……”

    宋业成一听到颜芝芝哭,就没脾气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知道以前委屈了你们母子俩,你这是做什么啊……”

    颜芝芝一边哭,一边给宋继颜比了个OK的手势。

    宋业成安慰了一会儿颜芝芝,气也彻底没了。

    颜芝芝趁机说道,“老公,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有点过了,所以我昨天已经带着乖乖去给华夫人解释了,华夫人都说是小事,你就别生气了。”

    听她这么一说,宋业成松了一口气,“华夫人真的这么说了?”

    “这事我还骗你不成?”

    “那就好那就好,这真要是开罪了乔家,日子就不好过了。”宋业成彻底安心下来。

    宋继颜见事情解决了,也松了口气,“爸,我以后都会听话不去招惹乔家的,你就放心吧。”

    “最好是!还好这次的事情没闹大,不然有你好果子吃!”宋业成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虽然乔家没追究你,可不代表你就什么事也没有,从现在开始,未来三个月内,你哪里也不许去,就给我待在原京,好好的给我学习如何管理公司!”

    宋继颜一听到这个安排,顿时就傻眼了,“爸,我不喜欢管理公司……”

    “你还说!你那什么演戏的工作,最好给我放弃,放着好好的少爷不当,却当什么戏子!我这张脸都被你丢尽了!”宋继业恶狠狠的骂道。

    颜芝芝有些不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你骂他做什么?再说了,你没见乔家那位小九爷,找的女人不也是个戏子吗?”

    “这话你可给我烂在肚子里,在外面提都别提!”宋继业突然扭头骂了一句颜芝芝。

    颜芝芝也不好说话了,只能坐了回去。

    “就这么定了,我会让人带着你学习如何管理公司的。”宋业成下了结论,“我也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宋继颜还想为自己争辩,却被颜芝芝一把拉住。

    她使了个眼色,宋继颜只能安静下来,等宋业成上楼之后,他才委屈的跟颜芝芝说,“妈,我不喜欢管理公司,我根本就弄不懂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去跟爸说说啊。”

    “乖乖,你爸现在正在气头上呢,你就别去争了,听话,先应付一正,等你爸不生气了,我在去和他说。”颜芝芝哄着宋继颜。

    “我不想!”

    “听话。”

    无奈,宋继颜也只能认命了,可还不忘央求颜芝芝,“妈,那你可早点说服我爸,别太久,我怕我撑不住啊。”

    “知道了,你就安心吧,一切都有我在呢。”

    ……

    江羡和乔忘栖的恋情曝光之后,网上都在热议这俩人是天作之合。

    毕竟两人都身出名门,一个是南边的商贾,一个是北边的大世家。

    这种南北联姻,不失为商业联姻的一段佳话。

    当然也有黑粉说江羡配不上人家乔忘栖,说乔家小九爷这是眼瞎了才看上了江羡。

    对于这种柠檬精,大多是昙花一现,随后就连号都搜不到了。

    到是不少人在聊,说江羡既然和乔忘栖在一起,那之前的那些绯闻,怕是误会。

    随后就有主流媒体帮着澄清那些绯闻,甚至连商务方都在给江羡澄清。

    他们放出了江羡和宋继颜合作的广告短片,两人的穿着和言行举止,可不就是之前曝光的偷拍照片么?

    那些个垃圾工作室还说是恋情曝光,明显是故意抹黑江羡的行为。

    江羡传媒也对此发了律师声明,告知众人会严肃追究这件事,让造谣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原本还乱七八糟的绯闻,也在恋情曝光之后,不证自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