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以乔忘栖那样的身份,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在一起?

    红姐更是乘胜追击,把之前所有准备好的澄清全都公布。

    与贺岁言只是发小,没有任何不清不楚的关系。

    言衡也真的是他自己作死,跟旁人无关。

    所谓的夜御数男传闻,不过是与朋友聚会。

    什么宋继颜就更是扯淡了。

    饮品公司更是直接发布声明,取消与宋继颜的合作,已经重新挑选了新的代言人,与江羡重新拍摄代言广告。

    而这个人,便是最近刚转战演艺圈的模特洛星,江羡的闺蜜。

    连洛星自己都没想到,她那个广告代言是和江羡一起拍。

    所以非常高兴的给江羡打电话,“江爸爸!是不是你在包养我啊!”

    “这事还真跟我没关系。”江羡解释,“是你自己实力过硬被商务方看重了,你要自信一点。”

    “看来我真的要爆红了!”洛星美滋滋的道,“网上可都说了,你谁红根谁玩,说明我要红了!”

    “是是是,你要红了!等你红了包养我!”

    洛星笑得更欢了,“好了,我要上飞机了,回头春节的时候再来找你玩。”

    “去哪里啊?”

    “原京,有个片子让我去试镜。”洛星解释道。

    一听到是原京,江羡心里就有些忧愁,“真好,可以去原京。”

    洛星听她这语气不对就问,“你这啥意思?难不成你还不能去原京?”

    “不是不能。”江羡怪闷的,“乔忘栖今天也飞原京,晚上的飞机,回去过节了。”

    洛星眼眸一转,算是整明白江羡为何心情低落了。

    这夫妻俩从在一起之后就一直如胶似漆的,这算是他们的第一次分开,也难怪江羡会心情低落了。

    “你以前不是说了吗?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过分开几天而已,过了节就见面了。”洛星安慰她。

    道理她都懂,但也抵不过心里的小情绪啊,“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上飞机吧,回头再聊。”

    “好。”

    “哦对了,原京那边的圈子还挺复杂的,你去试镜的话,还是留意一些,最好让人陪着你去,知道吧?”江羡特别交代了一句。

    “我心里有数。”

    江羡听到她这么说,就放心了,挂了电话,蔫蔫的看了一样楼上。

    席年正在给乔忘栖收拾东西,一会就走了。

    分别的情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涌上了心头。

    春节在即,他回去过节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就是压不住心里的那点小情绪。

    乔忘栖下楼来,就看到江羡那蔫啦吧唧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走过去摸摸她的头,“我已经跟江叔叔说过了,你一会就回枫林山庄过节,别一个人住这边,我不放心。”

    “知道了。”这话她都听五遍了。

    “我会尽快回来的。”

    “哦。”

    乔忘栖无奈的笑了笑,“江小羡,你就这么不舍得我走吗?”

    一听到这话,江羡立马坐起身来说,“才没有,我可不是那种粘人的小妖精,你该干嘛干嘛去,不用管我。”

    “是,你可懂事了。”乔忘栖捏了一下她的脸,“虽然我挺希望你是粘人的小妖精。”

    江羡翻白眼,男人这种话,没什么可信度。

    她还不耐烦的催促,“好了,赶紧出发吧,再晚就赶不上飞机了。”

    “你不送我吗?”

    “我要收拾东西呢。”

    乔忘栖想了想也没异议,因为不想让她送自己到机场后,又孤零零的回来。

    想一想就觉得很可怜。

    “那你去收拾吧,我这就走,你不要送我出去,我怕你难过。”

    “谁会难过了,你不要想太多。”江羡嘴硬的否认。

    乔忘栖也没揭穿,而是顺应她的话点了头,“那我走了,电话联系,要记得随时给我发信息,每天按时吃饭,别熬夜,少玩游戏……”

    “你可快走吧管家公!”江羡推了他一下。

    乔忘栖这才抱了抱她,停顿了好一会儿后才松开,“老婆,等我回来。”

    他没说我走了,只说了等我回来,细心的照顾她的小情绪。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在想着自己。

    江羡鼻子微微发酸,点了点头。

    乔忘栖让她先上楼自己再走,江羡听话的照做了,等她上楼之后,他才出了门,乘坐车子离开。

    江羡躲在窗户后,隔着窗纱看着乔忘栖的车子离开。

    眼睛很不争气的红了,她吸吸鼻子,“矫情。”

    然后转身去收拾东西,可收拾的时候才发现,乔忘栖早就将她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大至御寒的羽绒服,小到护肤品,甚至还有急救药箱。

    那是乔忘栖特别为她准备的,每次出行都会安安稳稳的放在她的行李箱里。

    她抱着那小急救箱,感觉心里暖暖的,不再有空虚感。

    江羡轻声呢喃了一句,“乔忘栖,我等你回来。”

    车上,席年将原京的情况如实跟乔忘栖汇报,“乔家那边目前还算平静,但六爷去了好几趟老爷子那边。”

    乔忘栖脸色平静的问,“三哥呢?他可有什么动作?”

    “乔三爷那边最是平静,什么动作也没有。”

    “我知道了。”乔忘栖淡淡的应了一声。

    乔十一在机场等着乔忘栖呢,见到他,第一句话说的就是,“九哥,你这是回家负荆请罪吗?”

    “都学会用成语了,不错。”乔忘栖赞许了一句。

    乔十一,“???”

    九哥这话,是在挖苦他呢,还是在挖苦他呢?

    他不死心的追上去问,“九哥,你打算怎么跟乔家摊牌啊?我跟你说啊,不管怎么样,我都是支持你的,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也懂事了。”

    乔十一差点没哭了,他很认真严肃的在说这事好吧。

    为什么九哥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啊!

    他还想说什么,席年拉了他一把,“十一少,帮我拿一下行李吧。”

    乔十一只好去帮席年拿行李。

    上了飞机,乔十一看看时间,还跟席年嘀咕,“既然是乘坐私人飞机回去,为什么不申请早一点的航线呢?非要弄得这么晚。”

    席年看了看乔忘栖,示意得很明显。

    还不是乔忘栖想多陪江羡一会儿啊,这种问题,乔十一还问得出口。

    真是个还没开窍的傻白甜呢。

    飞机落地原京,已经是深夜十点了。

    这里气温比江海要冷,刚下飞机的乔十一狠狠的打了几个寒颤。

    乔家的车子已经在机场等着了,他们下了飞机就直接乘坐车子回去。

    这次回来,乔忘栖是公开了行程的,乔家那边还有不少人在等着他。

    连乔元山都从修养

    的庄园回来了。

    以他为首,旁边还有乔二爷和乔三爷。

    乔六爷到是不在,但他父亲,也就是乔忘栖的二伯父在。

    乔元山一共有四个儿子,老大和老四已经去世了,膝下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乔二爷和乔三爷就是他老大所出,还有一个五小姐,前年出嫁了,嫁的正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盛家,盛景淮的哥哥。

    很典型的商业联姻模式,巩固了几个大家族之间的关系以及利益。

    大房的大儿子,已经年近六十,早早的退休,在江南修养。

    他身体一直不好,常年缠绵病榻的,今年还特别打电话来说不回来团年了,病情不稳定。

    二房也是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乔家四爷,六爷,七爷,以及十小姐乔觅荷。

    四爷前些年出了车祸,双腿残废,坐在了轮椅上。

    因为承受不住打击,导致性情大变,不愿意见人,也不再参与乔家的事情。

    乔六爷前阵子刚刚新婚,娶的是政界千金,最近挺活跃的。

    七爷呢,性格孤僻,从小就不喜欢跟人相处,还患过自闭症。

    后来靠着对围棋的热爱,才好转了一点。

    自小到大,都一直专研围棋,一概不问乔家的事,也从不参与议事。

    十小姐就是乔觅荷,从国外回来之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经营着自己的事业,小有才气。

    而三房所出,就一个乔忘栖,却是乔家同辈中最有能力的人。

    因为从小就很优秀,被乔元山看中之后,全心全意的当做继承人在培养。

    乔忘栖也不负众望,成为乔家的顶梁柱。

    因其爷爷乔元山在家中排行第九,在外被人恭恭敬敬的称一声九爷。

    所以乔忘栖的称谓就多了个小字,人称小九爷。

    老九爷和小九爷,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以至于提到乔家,知情的人都会先提及这两位九爷。

    四房就两个儿子,八爷和乔十一。

    只不过八爷跟十一,不是同母所生。

    其父亲当年也是商业联姻,取了位豪门千金。

    可他对联姻的太太并没什么感情,反而对留学时候的女友恋恋不忘,后来终究是抵不过思念,和旧情人旧情复燃,这才有了乔十一的存在。

    因为这段婚外情,动摇到了两家的关系,这位四太太手段极其强势,直接对情敌发难,逼得她轻生。

    乔十一的父亲知道这事之后,后悔莫及,心灰意冷之后,也跟着自杀了。

    可怜了还在襁褓之中的乔十一,乔元山念着骨血关系,力排众议,把乔十一认了回来。

    四太太自然是不能忍的,在乔家大闹了一场。

    最后乔元山退步,把乔十一挂在了华瑶瑶的名下,给了四太太体面,并且承诺乔十一永远不参与家中的财产分割,才平息了四太太的怨气。

    所以对外,华瑶瑶是有两个儿子的。

    但乔家的人却十分清楚,乔十一并非华瑶瑶所出,说得难听点,就是个私生子。

    好在华瑶瑶对乔十一视如己出,而乔忘栖对这位唯一的弟弟也十分照顾,他才有了个还算不错,甚至比起乔家其他人来,幸福感很足的童年。

    乔家已经许久没有这样,气氛严肃了。

    乔忘栖一进门,所有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

    华瑶瑶招呼着兄弟俩,“小九,十一,你们喝点热茶吧,今年气温低,要注意御寒,别冻着了。”

    ——

    乔家的关系有点复杂,我尽量写的简单点,努力辨认一下吧,晚上还有一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