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二爷插着腰,气呼呼的说,“你看看那些人的嘴脸,根本就是唯利是图!就这样下去,哪里还有我们什么事啊!干脆全都全都交给乔忘栖好了!”

    “二哥冷静点。”乔三爷劝了劝。

    “事情都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冷静、我还怎么冷静?”

    “这次,的确是九弟靠实力说了话,咱们怎么做也无济于事啊,乔家不就这个规矩吗?能者居上。”

    这话,让乔二爷一阵心塞。

    是啊,乔家家规,能者居上。

    所以乔忘栖哪怕是排行第九,哪怕比所有的哥哥资历都浅。

    可就因为他有能力,聪慧过人,成为了乔家最正统的接班人。

    有的时候,不服不行。

    乔三爷见乔二爷没再说话了,这才安抚道,“九弟现在如日中天,你又何必跟他对着干呢?再说了,他给公司做业绩,咱们不也赚得盆满钵满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就是不爽。

    乔二爷烦躁的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二哥,这么多年你都等了,又何必急于一时呢。”乔三爷意味深长的道。

    这话,让乔二一愣。

    他缓了缓,慢慢的看向乔三,“你是不是早有计划了?”

    “什么计划不计划的,二哥想多了。”

    “老实说。”

    乔二爷是知道自己这个同胞弟弟的,看上去温文尔雅十分无害,实际上却是满肚子的诡计。

    自己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也少不了乔三爷在背后的出谋划策。

    乔二对他还是很信任的,毕竟他们是同父母的兄弟啊,至少比跟乔家的其他几个兄弟要亲得多。

    “我的意思是,乔忘栖既然公开自己的身份给江羡撑腰,就说明那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很不一般,乔家选儿媳妇的标准是很高的,就算江家有钱,江羡也未必能达到乔家的标准,乔忘栖若是坚持想让这女人进门,必然得付出一些才行。”

    乔二爷困顿的问,“他要付出什么?怎么付出?”

    “按照我的推算,他最擅长的不就是拿业绩说话吗?就像他这次稳住所有人一样,未来若是想让江羡进门,也肯定会做出一番事业来才行,他若是成功了,咱们跟着赚,可他若是没成功呢?”乔三爷轻轻的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

    乔二爷这会儿算是明白过来了,他略显激动的问,“如果他没成功,就算是落了话柄了,到时候跟老爷子那边必然会有争议,也给了我们机会,对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可乔二爷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了,“九弟的能力你是知道的,他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万一他搞定了,咱们和他的距离就更远了。”

    “没事啊,不是还有个江羡吗?”乔三爷微微一笑。

    乔二爷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

    “对付人,肯定是要抓对方的弱点,而不是跟他的长处拼,不是吗?”

    乔二爷理解过来这句话之后,忍不住给他竖起大拇指,“还是三弟脑子转得快,我是没想到这里去。”

    两人相似一笑。

    ……

    乔家因为乔忘栖的出众,而平静如常。

    没有人提及江羡,更没人反对他们的关系。

    临近年关,乔忘栖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很多,每天都会忙到深夜。

    有时候华瑶瑶看得都很心疼,如若他回乔家,必然会给他熬点参汤什么的,给他补一补。

    即使乔忘栖每天忙得人仰马翻的,也不忘每天给江羡发消息。

    所以公司的高管们最近发现一件有点奇怪的事,每次开会的时候,乔忘栖一改往常的严肃状态,会时常在键盘上打字,更会时不时的露出

    笑容。

    那笑容……有点灿烂,可看在这些高管们的眼睛里,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还好席年已经见怪不怪了,还会在乔忘栖‘掉线’的时候,临时替补上去主持会议。

    乔忘栖的电脑上经常会有两个界面,一半是会议页面,一半是和江羡的微信对话框。

    所以只要江羡一发消息,乔忘栖这边就会看到。

    为了能第一时间回江羡消息,乔忘栖更是直接把线下会议改成了线上会议。

    从前的江羡一直觉得自己会是个很理智的女人,绝对不会像那些谈了恋爱就变成恋爱脑的女人。

    可现在她发现,自己距离恋爱脑也没什么区别了。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是睁开眼睛,第二件事就是摸到手机给乔忘栖发消息,“老公,我睡醒了。”

    然后就会得到乔忘栖的秒回复,“再眯五分钟,醒醒神,再去刷牙洗脸,记得看水温,别用凉水。”

    化妆的时候,眼线画歪了,她还会拍照给乔忘栖,“天太冷了,手有些僵,眼线都画不好了。”

    乔忘栖回,“回头我给你画,你把手揣我怀里暖和着。”

    听过给另一半描眉的,要给另一半画眼线的说法,江羡还是第一次听说。

    她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他,“画眼线可是整个化妆步骤里最难的,你以为跟你写字一样简单呢,还给我画眼线呢。”

    “我可以学。”

    “那我可不要当你的模特,我这张脸,可是上了全球最美面孔榜单前十的,你可别毁了这么漂亮的脸。”江羡傲娇的道。

    乔忘栖嘴角忍不住上扬,“好,等我出师了,我再给你画。”

    “那你找谁当你模特啊?”江羡立马追问,就差没说,你敢找别人的女人试试!

    “我不需要模特,我自有办法。”

    随后不管江羡怎么问,他也不说他的办法到底是什么。

    到是席年看到乔忘栖拿着签字笔在白纸上不停的拉线条,他觉得很奇怪,但又不敢问。

    毕竟最近发生在乔爷身上的奇怪事情还真的挺多的。

    于是,乔忘栖那天画废了厚厚的一叠纸,线条已然画得很成熟了。

    席年收那些纸张的时候,还小心的问了一下,“乔爷,这个……要怎么处理?”

    “收起来放到书架上吧。”

    还要收着?

    难道是什么神秘符号?

    席年一头雾水,实在是困惑,便忍不住问道,“乔爷,我可以问一下,这个是做什么的吗?”

    “哦,我在练习画眼线呢。”

    席年,“?!?!?”

    乔爷……脑子指定没毛病吧!!!

    席年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消化了这个消息,最后问,“乔爷是要给夫人画眼线?”

    “嗯。”他回答得坦坦荡荡。

    而且那语气,还有些小骄傲。

    好像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即使已经身经百虐的席年,还是有被虐到的感觉。

    他忍不住道,“乔爷,签字笔跟眼线笔是不一样的。”

    乔忘栖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就吩咐他,“那你明天来的时候,给我带一盒眼线笔。”

    席年,“???”

    他认了,真的,认了。

    所以晚上席年就连夜去买眼线笔了。

    他一个对化妆品一窍不通的人,跑了好几家美妆店问眼线笔。

    什么颜色啊,属性啊,粗细啊,品牌啊……

    各种研究各种甄选,最后才选了几款口碑不错的眼线笔。

    席年拧着一大袋子眼线笔走在回家的路上,冷风吹得他瑟瑟发抖,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突然很想唱一首小白菜。

    以前乔爷身边一个异性都没有,外界都在传他可能是个GAY。

    那会儿席年也怀疑过的,好在乔爷遇上了夫人。

    即使这样,席年也担心过,怕乔爷对感情的事情一窍不通,怕他应付不来。

    可这会儿他算是彻彻底底的看明白了,就搞定女人这件事情上。

    乔爷……天!赋!异!禀!!

    而且真他妈会!

    酸得席年都想谈恋爱了,嘤嘤嘤。

    ……

    年三十那天,江海飘了点零星的小雪花,还没落地就融化的那种。

    可也把江羡给高兴坏了,她第一时间就是拿出手机拍照片给乔忘栖,特别激动的道,“你看你看,下雪了!”

    乔忘栖戴上耳机看了一下视频,也看到了江羡那张兴奋得夺目的脸。

    眸色顿时就温柔起来,反复的把视频看了好几遍。

    最后起身往外走去,身后,一大桌子人都神色严肃的在聊着未来一年的各种计划。

    他无声无息的就离开了位置,去了外面的园子。

    原京的雪,将整个城市覆盖,园子银装素裹,多了几分自然之美。

    乔忘栖选了一处景色不错的地方拍了照片给江羡。

    江羡收到后好一阵羡慕,恨不得马上就飞奔到乔忘栖的身边去。

    她问乔忘栖,“你在干嘛啊?我在等年夜饭。”

    “我也是。”

    “你们家人多,肯定很热闹吧。”

    “嗯。”

    江羡就更加羡慕了,“真好,我们家就没那么多人,不过今年小姨和表妹来了,多了俩人,热闹了一点。”

    “明年就热闹了。”乔忘栖故意说道。

    江羡就假装听不懂这话,又转移了话题,“你吃完年夜饭之后,有什么安排啊?”

    乔家这边,吃完年夜饭,还是会继续各种计划。

    但他没有这么跟江羡说,只说,“陪长辈们喝喝茶聊聊天。”

    “我约了秦粤打游戏。”江羡说道,“哦对了,乔十一也要来的。”

    乔忘栖看到这个消息,忍不住再一次羡慕乔十一。

    他什么时候也能这样无所顾忌的陪着江羡呢?

    如果他没这么优秀,就好了。

    因为不能离开太久,乔忘栖又回到了位置上。

    有一搭没一搭的给江羡回消息,很快两家都吃上了年夜饭。

    江羡拍照发给了乔忘栖,还发了微博,配上美美的自拍,恭贺所有人新年快乐。

    粉丝们看到偶像营业了,也都踊跃的留言祝福江羡心念快乐。

    可也有些人问江羡,【江爸爸你男朋友呢?没跟你一起过节吗?】

    江羡委屈巴巴,她也想和乔忘栖一起过节啊。

    她给洛星发消息问她在做什么,洛星说在老家。

    原来她也不在江海啊,真是太太太无聊了。

    乔忘栖这会儿没回信息,估计在吃饭不方便回,江羡就给洛星发了一堆的表情。

    洛星被烦得不行了就问,“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对啊。”

    “找你男人去啊!”

    “……他在原京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江羡无可奈何的道。

    洛星翻个白眼回,“那就去原京找他啊!”

    ——

    江羡:好主意,奖励你一个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