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心中微微一动,真有了这种冲动。

    可她还在努力克制,并表示,“我跑过去做什么啊,这么晚了,不好吧。”

    “江爸爸,感情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多理智可言?难过了就哭,生气了就闹,吃醋了就说出来,想他了就去找他,哪管他白天晚上的。”

    本来就只有一点点小理智的江羡,瞬间就被洛星的这番话给说服了,“这碗毒鸡汤,我干了!你随意!”

    说完江羡就去订机票了,年三十的航班总算没那么拥挤了,江羡幸运的买到了最后一趟航班的位置。

    她当即就轻装上阵,下楼匆匆的跟父母亲友说了一声。

    江知奕听说她现在要去原京,表情有点震惊,“这么晚了,又是大过年的,你就不能缓一缓,等明天再去吗、”

    “不能,我已经订好机票了,我先走了,你们玩得开心啊,对了,红包记得发给我。”江羡一边说一遍往外走。

    江知奕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被顾梦渔轻轻的拉了一下。

    “行啦,女大不中留。”

    江知奕一阵心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为了别的男人抛弃了这个家。

    他巴巴的看了好久,最后还是顾梦渔强行把他的脸板正回来。

    一旁玩着手机的顾又菱好奇的问了一句,“表姐这是去哪儿呀?”

    “找朋友玩。”顾梦渔随意的说了一句。

    顾又菱轻哼一声,“表姐是去找男朋友了吧,我都在网上看到了,表姐有男朋友了,长得很帅,还很有钱。”

    这话换来她妈妈,也就是江羡的小姨顾梦周的制止,“不得乱说话,玩你的手机。”

    顾又菱不满的嘀咕,“本来就是嘛,还不许人说了。”

    顾梦周只能尴尬的笑笑。

    江羡一路飞车到了机场,心情十分的雀跃。

    她很想跟乔忘栖说一声的,可是想了想又忍住了。

    因为她想给乔忘栖一个惊喜!

    但怕自己坐飞机的时候,乔忘栖发消息来自己没办法及时回复,就给他说了一声,“我和秦粤玩游戏去了,你一会儿就发消息我没回的话,可能是没看到。”

    “好,不能玩太久,注意让眼睛休息。”

    “好!”江羡哄住了乔忘栖,步伐轻快的上了飞机。

    此时的原京,乔忘栖频繁的看着手机,终究是惹来了乔二爷的不满,他当着众人的面说乔忘栖,“九弟今天好像没状态啊,总是不停的看手机,是有什么事不成?”

    乔忘栖想了想,直接起身道,“抱歉,我有点急事要去处理,就失陪了。”

    此话一出,乔二爷一副震惊的表情,“九弟,我们一大家子人可是难得聚在一起,你现在走不合适吧?什么事情那么重要,让你不顾家宴团聚中途就离席的?”

    “私事。”乔忘栖言简意赅的答道。

    乔二气得站起声来跟乔元山告状,“爷爷,你看九弟,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行了,小九有事就先去忙吧。”乔元山明显是偏向乔忘栖那边的,末了还冷了一眼没事找事的乔二爷,“家人之间哪里来那么多的计较?”

    乔二爷被堵得一阵心塞,只能气恼的坐了回去。

    乔忘栖感激的看了乔元山一眼,这才匆匆离开,出了大厅就在群里艾特许荡,“你们家的货机今晚有班次没?”

    “飞哪里啊?”许荡问。

    盛景淮嘲弄的道,“除了江海,还能是哪里?”

    “我看看啊。”

    过了一会儿,许荡给了回复,“有,今晚有最后一班,四十分钟后起飞,有点赶,你来得及吗?”

    “够了。”乔忘栖火速的取了车直接飞奔机场。

    等他赶到机场的时候,却在那里遇到了盛景淮。

    他的外套就搭在肩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冲乔忘栖道,“你也知道我们家,过年就不消停的,我跟你去江海清净清净。”

    乔忘栖也没多问,便和他一起上了飞机,飞往江海。

    ……

    晚上十一点,江羡落地原京。

    原京的气温比江海要冷得多,她又来得冲忙,都忘记准备御寒的外套了,冷得直哆嗦。

    VIP通道出口处,有记者和媒体在那里等着。

    江羡心里一紧,心想难道自己的行程被曝光了?

    不应该啊,自己是临时起意过来的,记者没道理知道的。

    她拉了拉帽子,拢了拢口罩,才低着头穿过人群。

    刚走出去没多远,身后就传来了阵阵惊呼声。

    “贺岁言,贺岁言!贺岁言!”

    原来是贺岁言的粉丝啊,没想到他也飞原京。

    前两天红姐送来的工作文件上提过,贺岁言今年是要参加春晚演出的,而且是两处晚会的演出。

    看着样子,他是刚在江海表演结束,就匆匆的赶到了原京啊。

    江羡站在路边打车,可这个点,车子比较少,所以小等了一会儿。

    就这一会儿,贺岁言和他的粉丝就这样蜂拥出来了。

    她把头埋得更低了,生怕被人发现。

    现场镁光灯闪个不停,伴随着粉丝们的尖叫,好不热闹。

    没办法,谁叫贺岁言是歌坛的常青树,天花板呢。

    好不容易等贺岁言的车子离开,粉丝们依依不舍了一会儿,也散了。

    江羡也等到了车,上车后才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没被认出来。

    这么一耽误,都快十二点了。

    江羡急得不行,吩咐司机开快点。

    她想跟在零点钟声响起之前,给乔忘栖说一声新年快乐。

    这也枉费她千里迢迢的赶到原京来找她了。

    司机不断的加速,还不忘跟江羡唠嗑说,“好在这是年三十,要是平时,堵得很,根本开不了多块的。”

    他看了看后视镜,似笑非笑的问,“姑娘,你这是着急去见男朋友吧?”

    江羡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司机用十分羡慕的口气说道,“年轻真好啊,能够这样为爱奔赴千里,你男朋友一定很幸福。”

    “嗯。”江羡也这么觉得,毕竟他有一个很棒的女朋友呢!

    江羡是不可能直接去乔家的,所以她报了乔家旁边的一个地址。

    十一点四十五分,她到了目的地,给了司机三倍的车费以及红包。

    司机感激的谢过她。

    江羡避开厚厚的积雪,找了一处没积雪的地方站了下来,拿出手机拍照。

    拍的就是乔家大院外的景色,然后发给乔忘栖,说,“当当当当,有没有觉得很眼熟?!”

    乔忘栖点开她发来的照片看了看,又看了看,然后看了看眼前的枫林山庄。

    突然间有点哭笑不得。

    江羡见他没回复,有点着急。

    这傻子不会是没认出来吧?

    刚刚明明还显示了对方正在输入的,说明他已经看到照片。

    她不得不再次发消息问,“人呢??吓傻了?”

    心里还闷闷的想,难道他都

    不觉得惊喜的吗?

    这让江羡有一种一头热的时候,被人浇了一盆凉水的感觉,很不高兴。

    乔忘栖拍了个小视频发给江羡,并说,“江小羡,我们好像……完美错过了。”

    江羡,“???”

    江羡,“我天!!!!”

    她都看傻眼了。

    这是什么狗惊喜!

    不,这明明是惊吓啊!

    乔忘栖发来了视频电话,江羡接起,吸了吸鼻子,脸颊被冻得红红的,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

    这叫乔忘栖看了各种心疼,“我让十一来接你,天太冷了,别冻着了。”

    “我还说给你个惊喜呢,结果……”江羡亦是哭笑不得,“你去找我,怎么不跟我说一声的?”

    “就像你找我一样,想给你个惊喜的。”乔忘栖无奈的解释。

    “那现在……怎么办?”

    乔忘栖看了看眼前的枫林山庄,很是无奈的道,“一会我让十一带你到龙州府,你在那儿等我,我马上回来。”

    “可是都没航班了。”

    乔忘栖安慰她,“我会想办法的,你先保暖要紧。”

    江羡又吸了吸鼻子,“虽然我们完美的错过了,可我却有种很幸福的感觉,很荣幸这一次,爱和被爱同时发生,双向奔赴才的感情才有意义。”

    这一刻,乔忘栖格外的想要抱她,吻她。

    可隔着这么远,他抱不到也吻不到,十分遗憾。

    “江羡,我爱你。”他动容的说出这煽情的告白。

    江羡眼眶有点红,也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太冷了,“我也爱你,乔忘栖。”

    新年的钟声响起,无数的烟花掐着点冲上夜空,璀璨了这有些寒冷的夜。

    在这片绚烂的烟花中,江羡很大声的对电话那头的乔忘栖说道,“乔忘栖,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江羡。”他也高声说道。

    这一刻,即使他们之间隔着千里,彼此的心,却近在咫尺。

    乔忘栖给乔十一打了电话,让他找个借口出来带江羡去龙州府。

    听到这消息,乔十一都傻眼了。

    嫂子居然来了原京!

    可是九哥为什么不自己去接呢?

    他刚想问呢,就听乔忘栖说,“我现在在江海,所以麻烦你照顾好她,若有照顾不周,就别怪我不念手足之情了。”

    乔十一憋屈的想,哪有人求人办事,还这么威胁的啊?

    但他还是得照做,并且还得赶紧去做,生怕自己去晚了,让嫂子久等了。

    乔十一脱身比乔忘栖要容易得多,毕竟在这个家,他的存在感很弱。

    只是出来的时候,遇上了出来透气正要回去的乔觅荷。

    乔十一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十姐姐。”

    “你要出去?”乔觅荷诧异的问。

    “嗯,和几个朋友约好了喝酒的。”

    乔觅荷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多问,到是劝说了一句,“十一,你也老大不小了,玩心也该收一收了,过年过节这种聚会,你就为了一帮朋友缺席,说不过去的。”

    “十姐姐说的是,以后我会注意的。”

    “行了,去吧,雪天路滑,注意安全。”乔觅荷叮嘱了两句。

    乔十一挥挥手就匆匆的走了,乔觅荷正打算回宴会厅呢,突然发现自己没带手机,手机落在了潭园。

    她又掉头回来拿手机,在阳台上发现乔十一开着车去了一旁的湖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