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江海的一个小县城,某处破旧的小区。

    盛景淮站在这个连某德地图都无法标记清晰的小巷子里,冷风吹得脸生痛。

    他严重怀疑自己的定位器出了问题,或者是被洛星给乱丢弃了。

    处于无奈,他只能给洛星打电话。

    洛星看到来电挺诧异的,她不想接的,但想着年三十,对方总不能要自己去抽血吧。

    万一是给她发红包什么的,错过了不就挺可惜的吗?

    资本家的钱,不捞白不捞。

    洛星便大大方方的接了起来,“盛少这是来给我拜年吗?”

    “你在哪里?”盛景淮问。

    “我当然是在家啊。”洛星觉得他问这个问题真的很没水准。

    “哪个家?”

    这人怎么还打破砂锅问到底啊?

    洛星忍了一下,才道,“我老家。”

    “盛景淮立马将地址说了出来,并问她,“是这个地方吗?”

    洛星惊愕不已,“你怎么知道?”

    “你现在出来,接一下我。”

    “……”

    电话沉默了好几秒,洛星才问,“你来这里了?”

    “不然呢!这是什么鬼地方,我迷路了!赶紧出来接我!”盛景淮没好气的道,“给你十分钟时间!”

    洛星气到想骂人,哪有这种人啊。

    自己一声不吭跑了来,迷路了还打电话骂她。

    真不想管,让他找不着北冻死算了。

    可她到底是良心不安啊,谁叫自己是个善良的小仙女呢。

    洛星这么说服自己之后,才问盛景淮,“你把你现在所在的地方说一下,我来找你。”

    “我在一颗大树旁。”

    洛星,“……”

    盛景淮想了想,又补充道,“旁边有个垃圾桶。”

    洛星,“???”

    这人,指定脑子有毛病吧!

    会不会形容啊!

    “哦,旁边有个成人用品店。”盛景淮补充道。

    洛星这下知道是哪里了,她吩咐盛景淮,“你站在那里别乱动,我来找你。”

    “快点!我快冷死了!”盛景淮恶狠狠的道。

    ‘洛星气到挂了电话,不想听他说话,一听就来气,怕自己被气死。

    她穿上外套换上鞋才出门去找盛景淮,果然在成人用品店旁边找到了迷路的盛景淮。

    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嫌弃的在躲避流浪狗的问候呢。

    说实话有点狼狈,看得洛星有些想笑。

    盛景淮舞动着手里的树枝对流浪狗呵斥道,“走开!走远一点!”

    他一边说一边退,不得已退到了那个成人用品的立牌后面。

    洛星觉得这一幕很滑稽,忍不住想拍下来。

    立牌的灯还亮着,上面写着。

    【做男人,要持久。】

    因为是夜晚,手机自动打开了闪光灯,洛星没注意,被抓个正着。

    盛景淮发现是洛星之后,差点没跳起来,“洛星!”

    “啊,盛少,我来了。”洛星心虚的收起手机,帮着他驱赶走流浪狗。

    “你刚刚拍了什么?”盛景淮气急败坏的问道。

    洛星怎么可能承认,她装傻的

    道,“盛少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我刚刚是拿着手机当手电筒使用呢,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位我在拍照啊?”

    “怎么没拍照?”盛景淮半信半疑。

    洛星咬死不承认,“没拍。”

    “把手机拿来给我检查。”盛景淮戒心很强的说道。

    洛星怎么可能把手机给他看,给他看了就死定了,“天这么冷,盛少你确定要站在这里更我争吵吗?这万一叫周围的人看到了,还以为你不行呢。”

    经她这么一说,盛景淮才发现两人站的位置有点尴尬,俊脸一黑说道,“赶紧的,带路。”

    “盛少要去哪里啊?车站?还是火车站?”

    “少废话!去你家!”

    “……”

    好凶哦。

    这大半夜的,他跑到自己家做什么?

    洛星弄不懂,但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她没再为难,带他去了自己的住处。

    这是洛星的老家,房子很破旧,因为常年没人居住,四处都泛着霉菌的味道,很呛鼻。

    盛景淮哪里来过这种地方啊,他用手帕捂着鼻子问洛星,“你确定是你家,不是什么猪窝狗窝?”

    洛星气不打一处来,“盛少你要是嫌弃的话,现在就可以打道回府,何必非要跟着进来呢?”

    盛景淮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老实的跟着,可脸上全都是嫌弃的神色。

    这也不怪他,是他实在受不了这种地方,真不知道洛星这女人是怎么忍下去的。

    到了她所在的房子,状况好了一点点,但也只是一点点。

    屋子很狭小,两人的身高都很高,共处一室的时候,就显得这房间格外的狭小了。

    洛星往椅子上一坐,指了指一旁的凳子,“盛少,请坐啊。”

    盛景淮不想坐,他嫌弃那个凳子,看上去旧旧的。

    到是洛星坐的椅子看上去好一点,所以他很不客气的对洛星说,“你起来,我坐你的位置。”

    洛星见过没礼貌的,没见过像盛景淮这么没礼貌的。

    要不是看在过年过节的份上,她铁定把这人丢出去。

    洛星让出位置之后,盛景淮一屁股坐了下去,这才觉得舒服了一点,侧头问洛星,“没有空调吗?开一下啊。”

    “你看这样子像是有空调吗?”洛星反问。

    盛景淮又被怼得没话说了。

    不过洛星心软,见他是真冻着了,就取了暖炉来。

    养尊处优的盛景淮,还真没见过这东西,像看什么稀奇玩意一样看着那小小暖炉。

    虽然比不上空调,但暖暖手暖暖脚也是可以的。

    他舒适了一点就问洛星,“你大过年的跑到这地方来做什么?公司不是给你安排了住宿吗?”

    “盛少,我也想问你,你大过年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你们家豪华又气派的,是容不下盛少你了吗?”

    呛口小辣椒……

    盛景淮脑子里蹦出这五个字,觉得形容得非常的贴切。

    “就随处看看。”

    这话鬼才信,随处看看会跑到这里来?

    “有没有吃的?我饿了。”盛景淮摸摸肚子问道。

    “只有泡面,吃不吃?”

    “……”盛景淮忍了忍,点头了,“吃。”

    洛星这才去给他烧水煮面。

    盛景淮怎么也没想到,大过年的,自己居然沦落到吃泡面。

    别说,味道还真不错。

    他把最后一点汤都喝完了,还有些意犹未尽的。

    “明天早上七点有班车回江海,九点半也有火车去江海,盛少要坐什么车?”

    盛景淮听着这话很像是在赶人,他发现洛星总是赶他走。

    这让他很是不爽,“我从来不坐班车和火车。”

    洛星想了想也对,人家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自然不需要坐这种车的,就说,“那盛少可以包车回去,或者叫人来接你也行。”

    “那你呢?”盛景淮下意识的问。

    洛星觉得他这人很奇怪,“这是我老家,我肯定要多待一阵的。”

    “你的工作做完了吗就回家休着?”

    吸血鬼老板!

    “工作是从初八开始的,我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呢。”

    盛景淮说,“真长。”

    洛星不爽的反问,“这还长?人家都是休到元宵节结束的好吗?”

    “那是别人,你那么红哪有资格休息,是不是?”

    洛星,“……”

    听着不像是夸人的话。

    “盛少你就在这椅子上凑合一晚上吧,我很困,要去睡了。”

    “这怎么凑合啊……”

    洛星才不理会他呢,直接进了里面的房间掀开被子躺下了。

    盛景淮看了看暖炉,又看了看这个小小的房间,实在没办法忍,就关了小暖炉也进了里面的房间。

    里面就一张床,还是一米五的那种,洛星刚躺下,见他进来,立马张开双臂直接霸占整张床并冲他说道,“盛少,这里真没位置了,请发挥一下你的绅士风度。”

    “不好意思,这玩意我真没有。”说完他就很不客气的躺下了。

    原本洛星还把手横着的,以为他会避嫌。

    结果他直接枕着她的手臂就躺下了,还压得死死的,都不让她抽回。

    洛星真的怒了,“盛少,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但我觉得你也不缺床榻睡觉,多的是女人愿意跟你共享床榻,你又何必委屈在我这里呢?”

    “我喜欢,你管得着?”

    “……”

    他抬手就把灯关了,当真要睡觉的样子。

    洛星这会儿着急了,还想说什么,试图阻止这荒谬的一幕。

    结果盛景淮直接将她的手抽走,并无比清冷的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安安静静的睡觉,我们平安共处一晚,要么,你知道的,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洛星当真是气结,却又知道他真有可能会那么做。

    只好忍了忍,再忍了忍,转过身去,几乎快到床沿了,蜷缩在一起,心里乱入麻。

    她这样必然是睡不着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生怕盛景淮会突然兽性大发。

    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听见身后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盛景淮睡着了。

    洛星莫名的松了口气,她小心的动了动,缓解缓解有些僵硬的四肢。

    整个人放松下来之后,困意也来袭,她终究是抵不过困意,渐渐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盛景淮才转身,将洛星从床沿拉了过来,并用被子将她裹住。

    看着她安睡的小脸,盛景淮叹了口气,骂了一句,“没良心的女人。”

    他打了个哈欠,搂着她的腰,也睡了过去。

    ——

    四更,晚安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