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盛景淮说服了洛星,还是她自己整明白了,她重新坐了下来,微微抬着下巴,保持着自己的骨气,安然的等着江羡。

    当然,她也无视了盛景淮。

    到是盛景淮一直用颇有深意的眼神看着洛星,还时不时的露出个神秘的笑容。

    洛星偶尔扫到一眼,便觉得后背发凉,总觉得他在算计着什么。

    没多会儿江羡他们到了,与他们一同来的,还有许荡和孟沂深。

    乔忘栖想着热闹一点,就把他们叫来了。

    江羡和洛星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题,叽叽喳喳的聊着。

    几个男人也聚在一起聊着天。

    只有乔十一坐在一旁玩游戏,他借口跟着乔忘栖出来,就是为了玩游戏的。

    当然,他是陪秦粤玩游戏。

    耳机一戴,谁都不爱的那种。

    许荡原本在兴匆匆的和几人说着自己最近的计划,结果发现谁都没认真在听,全都心不在焉的。

    乔忘栖心不在焉的他可以理解,毕竟老婆在这,他心思在江羡那里也是情有可原。

    可盛景淮是几个意思?

    他眼神总往江羡的闺蜜那边飘……

    思及他是个花花公子,身边等人无数,没准看上了江羡的闺蜜。

    许荡就暗搓搓的掐了一下盛景淮。

    “做什么?”盛景淮不满的问。

    许荡还很好心的提醒他,“那可是江羡的闺蜜,你理智一点。”

    盛景淮觉得好笑,“我知道她是江羡的闺蜜啊,怎么了?为什么要理智一点?”

    许荡顿时很瞧不起盛景淮,自己都提醒得这么明显了,他还不明白?

    平日里他还说自己是傻白甜呢,明明自己才是个傻白甜!

    许荡压低了声音说,“有乔爷这层关系在呢,你可想清楚了,别搞得大家兄弟都没得做。”

    “知道了。”盛景淮应付的回了一声,视线依旧时不时的看向洛星。

    许荡觉得自己就是瞎操心,干脆不说了。

    中途洛星起身去了个洗手间,盛景淮随后也跟着去了,气得许荡在他身后翻白眼。

    洛星从洗手间出来往回走,到一处转角的时候,突然被人伸手拉到了一个没人的包间里。

    这情景太过熟悉,让她下意识的想尖叫。

    结果对方出声道,“是我。”

    盛景淮??

    这狗男人要干什么!

    洛星下意识的要挣扎,盛景淮却似乎算准了一样,直接将她压在了墙上。

    下一刻,他的唇直接覆了下来,密密实实的吻住了她的唇,也将她的求救声全都吞下。

    洛星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吓了一跳,人也忘记挣扎了,便宜了盛景淮,占了个大便宜。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盛景淮的舌尖已经探了过来,在她的唇中肆意搅动。

    她气得张口就咬。

    盛景淮避之不及,被咬了个结实,疼得闷哼了一声。

    随后洛星就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她心里一紧,慌乱的看向他。

    本来以为男人吃痛后会松开她的,没想到他却吻得更狠了。

    甚至还恶心的将血腥味道搅得她满嘴都是,她吱吱呜呜的抗议。

    这男人是疯了吗!

    双手才刚推了一把

    ,就被他直接压在了墙上动弹不得。

    两人的身体简直是亲密接触,连彼此的轮廓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特别是男人某处象征性的反应,让洛星瞪大眼睛,不敢再乱动了,真怕他会来硬的。

    她乖了一点,盛景淮也就没那么蛮横了,吻也渐渐的温柔下来。

    这种撩动,到底还是让洛星有点气息不稳。

    特别是盛景淮微微偏着头,从她的唇吻到了下巴,再到柔嫩的脖子。

    那里是她的敏感部位,一碰就整个人都发软,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本来开口想要制止的,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种女人特有的性感轻哼。

    “盛景淮,你……你松开我……”

    这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诱惑,惹得盛景淮根本不想停下。

    反正他们已经合法了,做点出格的事情也是合法合规的。

    盛景淮脑热的想,双手也跟进了动作,开始沿着她的脖子往下,探索她美好的娇躯。

    洛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反应过来,狠狠将他一推。

    两人迅速分开,各自都气息不稳着。

    洛星脸颊通红,用手背擦了擦唇,转身就走。

    盛景淮到是没马上跟出去,吐了一口气之后,直接在包间的卡座上坐了下来。

    他用手擦拭了一下舌尖的血腥,有些怪异的笑了笑。

    回到包间的洛星明显情绪不对,江羡和她说话,她也走神,好几次都没回应。

    弄得江羡有些担心的问她,“洛洛,你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对。”

    “没事,可能是酒喝多了。”洛星找了个借口敷衍着。

    盛景淮迟迟没回来,许荡就好奇的问其他人,“盛景淮呢?怎么还不见回来?”

    孟沂深轻笑道,“可能在外面遇到了红粉知己,就不回来了,他那么大个人了,你还担心他走丢不成?”

    “我可没担心,我是怕他出去祸害别的小姑娘。”

    “那你担心得太晚了,他祸害的小姑娘,没三位数也有两位数了。”说完,孟沂深还吃吃的笑了起来,调侃的道,“还是咱们乔爷洁身自好,身边出了亲人,就没其他异性了。”

    江羡听到这话有点不服了,故意说道,“确定没其他异性了?苏同恩呢?不算异性?”

    正在喝酒的三个男人都呛到了。

    许荡一擦嘴问乔忘栖,“她咋知道苏同恩?”

    “看来乔爷没跟你坦白啊。”孟沂深故意说得很暧昧的样子。

    江羡就问,“是啊,不如你帮他坦白坦白?”

    许荡怕两人之间有误会,就率先开口道,“乔爷跟苏同恩吧,其实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们之间清白着呢!”

    “是啊,清白着呢,我也可以作证。”孟沂深看似在帮乔忘栖说话。

    可接下来他又说了一句,“苏同恩那时候是很喜欢乔忘栖,可那只是她单方面的喜欢,要知道那时候乔爷心里可是有人的。”

    许荡觉得孟沂深也喝多了,想让他少说一点的。

    乔忘栖却拦住了许荡。

    这让许荡非常的不解,他是在帮他啊!为什么要拦着!

    江羡好奇的问,“心里有人?不知道是哪家千金小姐呢?”

    “具体叫什么我到是不知道,只知道是夺走他初吻的人,听说还是个小丫头,我那时候就觉得他很变态,居然会喜欢一个小丫头,还担心过他的心里不健康呢

    ,好在他遇上了你,才改善了我这个想法。”孟沂深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真实性很高,“最苦逼的是我,担心他心理有病,还自学了心理学,结果一检测,啥毛病也没有,你说气不气。”

    江羡听到这番话,居然有点……悸动。

    如果乔忘栖没提前跟她说,她就是那个夺走他初吻的人,恐怕她也是要误会的。

    可她已经知道了实情,再听孟沂深说起,就只剩下心动的感觉了。

    此时乔忘栖还用很深的眼神看了过来,看得江羡心跳加速,脸颊泛红,只得借着喝果汁的行为遮掩过去。

    洛星不知道情况,就故意问,“小丫头?多小?没想到乔忘栖还有初吻情结呢。”

    一直在察言观色的许荡,见江羡没有要生气的意思,才暗暗的松了口。

    转念一想,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谁还没几个前任啊?

    江羡一看就是很懂道理的人,是自己太紧张了。

    所以洛星一问,他就很自然的说了出来,把乔忘栖的老底都揭得干干净净,“是啊是啊,我知道的时候差点没笑死,要知道他在们几个人心中都是个很完美的存在啊,唯有在感情这方面,是我不敢苟同的,据我所知,夺走他初吻的人,是个小丫头,是来他家做客的,误把果酒当成果汁喝了,就醉了跑到了他的住处把他给强吻了,还哭着喊着要嫁给他,哈哈哈哈,那画面,光是想想就觉得有意思。”

    洛星总觉得这故事很熟悉,她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许荡乐不可支的道,“没曾想,乔爷就这么被个小丫头给撩到了,默默将人家放在了心里,藏了很多年,他那时候那么优秀,多的是人喜欢他啊,可他愣是没多看别人一眼,我们还一度以为他性取向有问题,为了掩盖这个秘密,故意杜撰的故事来骗我们的。”

    这一点孟沂深也很认同,“如果不是他遇到了江羡啊,我们到现在都是这么认为的。”

    洛星猛然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说道,“我想起来了!江羡以前……”

    江羡一激动,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洛星挣扎着,可她捂得更紧了,还尴尬的笑着,“她喝醉了,你们继续聊天啊。”

    洛星,“……”

    好在那几个人也没多想,没追问洛星没说完的话。

    洛星看了一眼江羡,江羡求救似的祈求她。

    她这才答应帮她保密,可一想到这个故事,就忍不住想笑。

    原来有的姻缘,是命中注定的啊。

    看江羡那样子,估计已经知情了吧。

    亏她之前还以为江羡真是在会所里捡了个优质男人,没想到人家只不过是千里姻缘一线牵!

    她承认,她羡慕了。

    想一想自己的孽缘,洛星就有种世界不公的感觉。

    为什么人家遇到的就是天注定的姻缘,而自己遇到的就是天注定的孽缘呢?

    是自己平日里没好好祷告,还是上辈子做了太多坏事,所以都报应到了这辈子啊?

    洛星抿抿唇,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盛景淮。

    他没回来……是去哪里了?

    是不好意思回来,还是真如许荡所言,遇到了其他的红颜知己?

    想到这个可能,洛星心里居然有些酸楚。

    这种感觉很不妙,哪怕她理智的想要压下去,却发现越压,感觉就越是强烈。

    洛星赶紧喝了两杯酒压压惊,借此来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