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晚上聚会结束,盛景淮也没再出现过。

    江羡没喝酒,所以就亲自开车送洛星回酒店。

    路上问她明天有没有安排,没有的话就一起吃个饭。

    洛星没给准确答复,怕自己明天就接到通知。

    送洛星回去之后,江羡和乔忘栖回了龙州府。

    而乔十一是自己坐车回乔家大院的,到家的时候,见到了刚进门的乔觅荷。

    他乖乖的叫了一声,“十姐姐。”

    “又和朋友去玩了?”乔觅荷打趣的问。

    “没有,这次是和九哥出去喝酒的。”乔十一自豪的回答。

    “九哥也出去了?”乔觅荷问完这个问题才想起来,从下午开始,她就没看到过乔忘栖了。

    没成想他是出去喝酒了,还是在大年初一这种时候。

    要不是乔十一亲口说出来,乔觅荷还真没办法相信呢。

    因为太过反常,乔觅荷不免起了疑心。

    难道……是江羡来了?

    节前江羡公布恋情的时候,乔觅荷也吓了一大跳。

    她是怎么也想不到,九哥在外面的那个女人,居然是江羡。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在云绕碰到江羡的时候,她进的是九哥的专属包间。

    也怪她自己没联想到那里去,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惊。

    当然,更让乔觅荷吃惊的是乔忘栖的行为。

    他为给江羡撑腰,不仅公开了自己的身份,还大有与家族对抗的意思。

    这两天家里的局面,乔觅荷是看得很清楚的。

    除了没表态的老爷子,其他的人都在反对这事呢。

    可乔忘栖愣是用成绩堵住了这些人的嘴,换取了一时的太平。

    但乔觅荷很清楚,这种太平只是暂时的,毕竟暴风雨来临前,总会有短暂的平静。

    ……

    云绕会所。

    盛景淮其实并没离开,他只是留在那个包间,独自一人喝着闷酒。

    而且心情极差。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很状况之外的真相!

    他对洛星,不只是感兴趣,还多了一些莫名的感情。

    这种莫名的感情,让这个情场浪子有些自乱阵脚。

    刚才他的一番意乱情迷,让他猛然想到了之前在国外和洛星初次见面的一夜情。

    那次他是陪一个新欢去看秀的,结果因为新欢的不识趣,他就把她变成了第N号前任。

    晚上去参加派对,喝多了一点,回到酒店后发现自己房间有个女人,以为是刚被分手的前任回来道歉了。

    在感情这种事情上,盛景淮承认自己是个渣男。

    而且是渣得明明白白的那种。

    在他看来,感情这种事情,不就是个你情我愿吗?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合情又合理。

    那晚他把这位被当成是前任的女人给睡了,第二天醒来发现床上没人,差点以为是自己做的一场春梦。

    直至他发现床单上的血迹,才知道昨晚搞错人了,搞了个处。

    最关键的是,他还没做防护措施!

    盛景淮当即然助理去查了这女人的信息,发现她就是自己公司旗下的一个小模特。

    当时他把这女人当成是想上位的女人,所以拿身体来换钱,或者是资源。

    这种女人,他盛景淮见多了,还挺不齿的。

    他

    故意没去回应这女人,以为她还会再找自己。

    结果他估计错了,这女人不仅没找自己,还会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该干嘛干嘛。

    当然这些他都是从他的助理口中得知的,那会儿盛景淮还觉得有些奇怪呢。

    他对女人向来大方,总不能在这个女人这里占了便宜不给人家回报吧?

    所以盛景淮让秘书去查了一下,了解对方需要什么就给什么,但不要给得太多。

    所以那阵子,洛星拿到了几个不错的秀场。

    甚至还因为这个,被同事为难。

    就是那位藏了珠宝却诬陷是她偷了的外籍模特。

    洛星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女模特道歉得那么快,并非全是江羡的施压。

    其中也有盛景淮的威胁,毕竟这件事情是因自己而起。

    而这位外籍女模特,就是他搞错的那位前任。

    后来事情平息了,洛星还是没有来找盛景淮,他就觉得奇怪了,难道真是自己搞错了?

    难道她真不是那样的女人?

    盛景淮对这个女人来了点兴致,就看了一下她的资料,发现她长得不错,气质也不错。

    如果刚入行的时候,能有人力捧,必然会成为超级名模。

    可惜她到了公司之后,就一直被打压,以至于到现在还只是个稍有名气的小模特。

    所以盛景淮那段时间,给了她一些不错的资源。

    这种认知,直至助理告诉他,洛星怀孕了,他才猛然清醒过来。

    原来洛星是个高段位的女人!!

    这种女人,眼光很长,想贪的东西很多。

    比如,用孩子来要挟他。

    这种女人很心机,也是盛景淮最讨厌的类型。

    因为他母亲就是被这种女人给气到生病,不久于人世的。

    这些年来他虽然流连花丛,却一直是片叶不沾身,没让任何人有这种机会可循,自然也不会让洛星又这个机会可循。

    所以他下了命令,让助理不动声色的拿掉孩子。

    助理也照做了,盛景淮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助理告诉她,洛星的血型很稀有,是他一直在找的那种血型。

    所以才有了后来,他找洛星买血的事情。

    甚至因为需要这个血源,不惜受她威胁与她领了结婚证。

    在她提出要领证才给献血的时候,盛景淮是盛怒的。

    他觉得这女人是本性暴露了,平日里装得人模狗样的,到头来还是把自己的野心揭开了。

    可越是痛恨,对她的关注就越多,多到自己都为此陷了进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明知道那是个心机的女人,却还是因为她而动了心,叫盛景淮很是恶心。

    不仅恶心自己,还恶心洛星的手段。

    他想用酒精来让自己清醒一点,这个世界上女人那么多,比洛星长得好看的,更有气质的,更听话的,更顺从的,多了去了。

    为什么非要在她这里徘徊呢?

    喝下最后一口酒,盛景淮愤愤的想,从明天开始,他绝不会让这个女人影响到自己。

    他要快刀斩乱麻,斩断这种廉价的情愫。

    洛星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张制片的试镜通知,时间就在今天傍晚六点。

    看到这个时间,洛星还觉得挺奇怪的,多问了一句,“张制片,为什么会是晚上试镜呢?”

    “哦是这样的,这不过年吗?项目组的人白天都得拜年走亲戚什么的,只有晚上才有

    空,所以就约在了晚上。”张制片解释道。

    这个说法很说得过去,洛星便没多想了,当即给了答复,说自己晚上会准时到。

    因为洛星很看重这个试镜,还特别化了妆,做足了准备。

    晚六点,她准时赴约,找到了张制片给的地址。

    这里看上去是一处私人别墅,里面灯火通明,时不时的传来莺声燕语。

    听上去人还挺多的,洛星就更踏实了,她打消了所有的顾忌,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很快就有人来打开了门,见到是洛星,还很热情的邀请她进去,“洛小姐来啦,这边请。”

    洛星拘谨的进了别墅,发现里面装扮得非常热闹,一看就是有人在举办派对。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就拉住刚才的服务员问,“请问,张德荣张制片是在这里吗?”

    “是的,张先生在楼上,洛小姐跟我来。”服务员带着她上楼。

    来参加派对的男男女女都很年轻,而且以女人居多,她们普遍穿得都很暴露。

    好在别墅的暖气很足,她们也不会觉得寒冷,和男人们热切的聊天,甚至还会勾肩搭背,法式热吻什么的。

    这让洛星有点不自在,好在二楼的气氛没有那么热烈。

    服务员将她带到了一个花厅,花厅里有一排很气派的沙发,沙发上坐着五六个男人。

    花厅的光线有点暗,她还没看清楚坐着的男人是谁,就听到了张制片的声音。

    他对洛星说道,“洛小姐,麻烦你去换一下衣服,我们先看看外形条件。”

    “好的。”洛星由着服务员带去了一旁的更衣室。

    服务员交给她一条裙子,很轻薄,甚至有些透的吊带裙。

    她看了一下,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这种裙子穿上跟没穿上有什么区别?

    而且外面还有好几个男人,这样传出去,不等于是让他们占了便宜吗?

    可这个试镜,也是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洛星很是为难。

    江羡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她在包里找了一下手机,包里的东西就这么掉落在地上了。

    洛星一边接电话一边弯腰去捡东西,“羡羡,我在试镜呢,怎么了?”

    “你多久结束?晚上一起吃饭啊。”江羡在那头说道。

    “还不知道呢,要不我一会儿给你打电话吧……”洛星的话才刚刚说完,眼睛就跟隐蔽角落的一个红点对上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对电话那头的江羡说道,“羡羡,我这边遇到麻烦了,你赶紧来救我。”

    江羡听到这话也是一个激灵,“什么情况?”

    “橡树湾别墅48号,你马上过来一下,我遇到麻烦了。”洛星刚想细说,服务员就来敲门了。

    “洛小姐,你换好衣服没有?大家都等你很久了。”服务员不耐烦的道。

    洛星心里清楚,她发现监控的时候,对方已经知道她发现了,所以才叫了服务员来催促她。

    她心里一紧,来不及跟江羡细说,就直接扒开窗户。

    外面还盯着监视器的人也发现了她的意图,宋继颜直接喊道,“快,控制住她,她要跳窗逃走!”

    一群男人就冲了进来,洛星来不及多想,看了看眼前的高度,心里一横,还是跳了下去。

    一阵剧烈的疼痛向她袭来,伴随着一些尖叫声,她看见那些男男女女打开门围了过来。

    她还看见二楼的窗户上弹出来几个男人的头,其中一个她认识,是前不久才在江羡那里吃了亏的宋继颜。

    ——

    宋继颜:完了,又惹到盛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