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王八羔子!

    洛星疼晕了过去。

    她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江小羡赶紧来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

    江羡接到洛星的求救电话之后,非常着急,急忙给乔忘栖打电话。

    他在乔家,从这边赶过去肯定来不及了。

    到是盛景淮那边更近一点,就第一时间给盛景淮打了电话。

    此时的盛景淮正在听自己那不正经的老父亲唠叨,接到电话得知是洛星出事了,脸色骤然一变。

    “确定是洛星?”

    “是,你赶紧安排人去救一下,我马上赶过来。”

    “我知道了,谢谢告知。”盛景淮谢过乔忘栖就起身要走。

    盛景淮的父亲,盛杰一把拦住了他,怒目圆睁的质问,“你小子反了!居然不屑我的训斥?你有没有把我这个老子放在眼里?!”

    “爸,我有急事要去处理,等我处理好了,再回来听你训斥,到时候你想怎么训斥都行,我绝不反驳,成不成?”盛景淮难得放低态度说好话。

    盛杰也挺诧异的,自打他妈去世之后,盛景淮总是跟自己对着干。

    像今天这样说好话,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趁盛杰愣着的功夫,盛景淮转身就走,急匆匆的离开了盛家。

    等盛杰反应过来跳脚痛骂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

    盛杰气得一阵咳嗽,“你个浑球,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咳咳咳咳咳……”

    管家急忙送上茶水给盛杰喝,好让他好受一点,还劝道他,“老爷,二少爷生性就这样,你就别气了。”

    “哎……”盛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盛景淮匆匆离开盛家,一路赶到橡树湾48号。

    救护车也随之而来,他心里一紧,不顾拦阻直接冲了进去。

    当他看到护士将毫无反应的洛星抬上担架的时候,眼眶骤然一红,顾不得一切冲了过去,“洛星,洛星!”

    宋继颜看到盛景淮出现在这里也傻眼了,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

    到是张制片反应过来小声的说了一句,“宋少,洛星是景瑟的人,盛景淮是她老板。”

    原来只是公司的艺人,宋继颜松了口气,过去对正在叫着洛星的盛景淮说道,“盛少,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愿意给予赔偿。”

    盛景淮拳头一紧,将洛星放回担架后吩咐护士,“送往孟氏医院,找孟沂深!就说是我的意思!”

    孟氏医院并不是个营业性的医院,里面只接待一些特殊病例。

    护士们正在犯迷糊,被盛景淮一声怒吼给吓得回了神,“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送孟氏医院!”

    “是是是。”护士们手忙脚乱的将担架推到了救护车里,直奔孟氏医院。

    宋继颜还安慰盛景淮呢,“只是从二楼不小心摔了下来,问题不大,盛少不用紧张。”

    他话才刚刚说完,盛景淮回头就给他来了一拳。

    这一拳打得又重又狠,打得宋继颜整个人腾空摔在了地上,疼得惨叫起来。

    其他人都吓傻了,忘记了反应。

    而盛景淮直接过去,双手拧着宋继颜的领子,一字一顿厉声喝道,“宋继颜,你最好祈祷她没有事,不然,我弄死你!”

    宋继颜满脸血迹,鼻梁都被打断了,疼得喘不过气来。

    盛景淮将他丢在地上的时候,还踹了一脚,“老子的女人你也感动!不要命了是不是?”

    一旁的张德荣听到这话,吓得双腿发软的跌坐在地上。

    盛景淮眼神冷冽的扫过众人,“今天的事情,你们最好如实交代,牵扯到的人,一个也别想跑!”

    威胁完,他才浑身怒意的出了别墅大门,正打开车门的时候,江羡赶到了。

    她满脸焦急,看到盛景淮,急忙问道,“洛星人呢?”

    “送医院了,你跟着我,我带你过去。”盛景淮言简意赅的交代完,就上车开车离开。

    江羡担心洛星,顾不上查看这边的情况,就跟着盛景淮去了医院。

    孟氏医院,盛景淮特别给孟沂深打了电话的,让他过来给洛星问诊。

    等盛景淮和江羡到的时候,他已经给洛星做完了检查,并针对伤处做了相应的医治。

    情况还算好,大概是因为高度不是很高吧。

    没有伤到骨头,只有一些不同程度的擦伤和摔伤。

    晕过去则是因为当时的冲击力过强,加上气急攻心导致的。

    孟沂深给盛景淮说明了这些,可盛景淮死活不信,“你是不是做了太久的妇产科医生,都不知道怎么检查了?她都晕过去了你跟我说只是小伤没事?”

    这话差点没把孟沂深给气死。

    还是江羡理智一点,拉住了盛景淮问孟沂深,“真没事吗?”

    “只需要休养一下就好,没什么大事,嫂子不用紧张。”孟沂深耐心的解释。

    江羡这才松了口气,推了盛景淮一把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宋继颜。”盛景淮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名字。

    不仅盛景淮觉得这名字碍眼,连江羡也觉得碍眼,“他还敢折腾?这个人渣!”

    “嫂子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盛景淮一字一句冷厉的道,双眸阴鸷,仿佛跟宋继颜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江羡不知道他跟洛星的关系,见他这么生气,还挺意外的,“没想到你对你公司的艺人这么维护,看来我错看你了,当初还想着挖墙角,让洛星来我的公司呢。”

    盛景淮,“……”

    他有些心虚的说,“她在景瑟不是发展得很好吗?”

    “那也叫发展得很好?”江羡忍不住想翻白眼,“她都被你们公司给耽误了好吗?以她的条件和台风,要是当初就力捧,她早就是超模了,何必沦为现在的境地,为了转型,四处去试镜,才发生这样的事情!”

    盛景淮顿时没底气,连话都不敢说了。

    没多会儿洛星醒了过来,见到江羡,眼泪汪汪的就流了下来,“羡羡,你可算来了,我的腿还好吧?”

    她是模特,最关注的就是自己的双腿。

    因为没有了双腿,就没办法走上T台。

    所以她在跳窗的时候,有特意保护自己的双腿。

    以至于她的右边肩部和手臂都有不同程度的摔伤,好在情况不严重,她掉下的地方又是草坪,才没造成严重的后果。

    但还是很疼……

    “你的腿没事,别怕别怕,只是摔伤了,休息几天就好了。”江羡急忙安抚。

    洛星吸吸鼻子,“还好没事,我跟你说,我看到宋继颜了,你说是不是他算计我啊?”

    “是他。”江羡给了肯定的答复,“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

    “千万不要放过他!”洛星也气呼呼的道,“他让人装作制片骗我过去试镜,却在更衣室里装了监控偷拍,还给了我那种很暴露的裙子,要不是我发现得即使,恐怕早就被他给玷污了。”

    洛星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本来就在气头上的盛景淮听到这些,就更上头了,“我这就去弄死这个王八蛋!”

    他出了声,洛星才看到他,还挺意外他为什么会来。

    是江羡告诉她,乔忘栖让他过来的,因为他距离更近一点。

    乔忘栖也在这个时候赶来了,见到洛星没事,这才松了口气。

    江羡与他说了宋继颜的事,他安抚的抱了抱江羡,眸底最深处,有着不可见的清寒,“这件事我会解决。”

    盛景淮却说道,“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你就不用出手了。”

    这话让在场的人,除了洛星之外,都为之一愣。

    都不明白他为何会说我自己的事。

    “你们还没吃饭,就先去吃饭吧,我留在这边照顾洛星,今晚的事情,谢谢你们了。”盛景淮态度很是诚恳的一一谢过众人。

    江羡张张嘴想说什么,被乔忘栖悄无声息的拉了一下手,给制止了。

    她退回到乔忘栖的身侧,等他们交代清楚之后,才和乔忘栖一起离开了医院。

    到了车上,她才问乔忘栖,“盛景淮……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你可以等你闺蜜好一点之后,亲自去问她。”乔忘栖点到为止,没有细说。

    江羡那么聪明,只需要稍稍想一下,就能明白什么。

    她猛然甩开乔忘栖的手说,“不行!我不能把洛星交给盛景淮!我得回去守着她。”

    “羡羡。”乔忘栖无奈的拉住她,“虽然盛景淮这个人很渣,祸害了很多异性,但他除了这一点,人品方面还是没问题的,你就不要过于担心了。”

    “可是……”

    乔忘栖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再说了,你闺蜜也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判断,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话让江羡有点憋屈,可乔忘栖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盛景淮跟洛星真有点什么,自己虽然是洛星的闺蜜,却也是个局外人,插不上手的。

    最终她还是克制了自己,没有回医院去,到是岔岔不平的说,“那个宋继颜,也太混账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闺蜜受欺负,我要给他出气!”

    “这个我支持你。”乔忘栖笑笑,“你随便出气,有我给你撑腰。”

    就宋继颜这种人渣,随便一查,就可以查出那些被宋家掩盖的事情。

    江羡有的是渠道去查这事儿,轻轻松松就收集到了宋继颜的‘光荣’事迹。

    看着那些事迹,江羡再次忍不住痛骂宋继颜,“这简直是个恶魔!太恶心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混账的人!”

    她作为有影响力的女艺人,理应为受到迫害的女性同胞们发声。

    所以江羡让人去联系了那些被宋继颜祸害过的女艺人。

    有的死不承认,有的不愿意牵扯进来,到最后只有一个愿意站出来指证宋继颜。

    看来宋家花了不少的钱和关系去解决这些事情,难怪他能霍霍到现在。

    钱这边,江羡自然没压力,可在人脉关系这边,她到底还是弱了一点。

    毕竟江家在南边,这里是原京。

    正想着要不要给自己老父亲江知奕打电话求助的时候,乔忘栖提醒了她,“江小羡,你老公这么好用的人在这里你不用,要去叨扰你父亲,回头让岳父怎么看我?”

    ——

    江小羡:是哦,原京最粗的腿就在眼前呢!得抱紧了!

    四更,今天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