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乔忘栖这么一提醒,江羡才反应过来。

    是哦,原京最粗的腿都在这里,她哪里还需要去找人帮忙?

    直接抱紧自家老公大腿不就行了啊!

    江羡立马满脸笑容的抱住他的腰说,“老公,帮帮我呗。”

    “没问题,不过得适当的收一点好处。”乔忘栖故意坏坏的道。

    江羡好奇的问,“什么好处?”

    男人低头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江羡双颊蓦然一红,“你……你不要脸!”

    “乔太太,你好好考虑一下,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乔忘栖还好心的提醒。

    江羡被这声乔太太给叫得,身体都酥了一半。

    再看乔忘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另一半也跟着酥了。

    她像是受到蛊惑一样的点了头,“好!”

    “今晚吗?”

    “你……你也得给我点时间准备准备啊。”江羡红着脸嘟囔。

    “不用,我一会让人把东西准备好就行。”

    江羡,“!!!”

    这东西还能叫别人准备的啊!

    这让她的脸往哪里放啊!

    她不要面子的啊!

    看江羡那被雷得外焦里嫩的表情,乔忘栖还非常得意的道,“你放心,我会和他们说那是乔太太拍戏要用的道具服。”

    江羡,“……”

    老娘信了你的邪!

    有乔忘栖施压,很快就有两人同意帮忙了,江羡松了一口气。

    她打电话问了洛星,她现在吃好喝好的,江羡也放下心来。

    回到房间正打算洗个澡就睡觉的,却见乔忘栖从外面进来,手里拧着一个袋子。

    “这么晚了还吃东西啊?会长胖的。”江羡嘴上是这么说,可身体却很诚实的去翻看。

    乔忘栖却解释说,“不是吃的。”

    “那是什么?”江羡好奇的打开一看,这一看,脸颊红爆了!

    这男人,还真叫人去准备了!!

    “你……你叫人去买的?我,我明天怎么见人啊!”江羡恨不得将这男人踹出去。

    乔忘栖却义正言辞的解释,“是我自己在网上订的,放心把,没人知道。”

    江羡,“……”

    他为什么能这么理直气壮!!!

    江羡快疯了,偏偏乔忘栖还把她推到浴室,“江小羡,你可是答应我的,赶紧换上。”

    这叫江羡兼职欲哭无泪。

    她在浴室里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羞涩。

    为什么男人都好这一口的?

    水手服……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羞耻。

    可她已经上了贼船了,想要逃走是断然不可能的,毕竟那头大灰狼就在外面等着呢。

    因为她躲在里面太久,大灰狼还来敲了门提醒她,“江小羡,早出来晚出来还是要出来的,就别躲着了。”

    最后江羡还是如了他的愿,换上了水手服。

    她身材非常标准,穿上这衣服非常的合身。

    可那几乎盖不住臀部的短裙,让她感觉跟没穿一样,止不住伸手不停的往下拉。

    最后别别扭扭的出了浴室,还忍不住用手去拉裙子,“你是不是买小了。”

    “怎么会,我是按照你标准的尺寸去买的。”

    “网上的尺寸不对,比我正常尺寸要小。”

    “不,我亲自量的。”乔忘栖很肯定的说道。

    江羡还奇了怪了,“

    你什么时候量的,我怎么不知道?”

    乔忘栖视线放肆又热情的在她身上扫着,毕竟这是专属于他的美景。

    那双平日里略显深邃的眸,此刻烈火汹汹,颇有种燎原的劲头。

    只是保持着距离的欣赏,已远远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了。

    男人直接走了过来,将她一把抱了起来,长眉邪魅的挑起,“亲自用手量,用嘴量,还用……”

    “啊,不许说了1!”江羡激动得捂住了他的嘴,怕他说出让她羞于见人的话。

    不说,也行。

    那就直接行动吧。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句话形容得真他妈贴切!

    ……

    第二天,又有四个人愿意站出来指证江羡了。

    其他的,不愿意也无所谓,就这些,足以将宋继颜那个丧尽天良的恶魔送进监狱了。

    大年初五,发生了一件震惊娱乐圈的丑闻。

    而丑闻的男主角,正是前阵子还各种作妖的新生偶像宋继颜。

    起因是一个电脑硬盘的曝光,里面存放了好多视频。

    由于尺度太大,内容不堪入目,只在网上转载了一小会就404了。

    这些视频都只有一个男主角,那就是以花样男子形象出道的宋继颜。

    随后就有权威媒体发布通告,公开了这次公众事件的起因经过。

    宋继颜仗着宋家的势力,在娱乐圈里各种欺压逼迫女艺人。

    下药的下药,威胁的威胁,逼迫的逼迫,手段极其肮脏无耻。

    目前已有六位受害者到公安机关指证宋继颜的犯罪事实,呼吁更多受害者在看到新闻之后,站出来指责这个恶魔的罪行,好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那些前阵子脱了粉的宋继颜粉丝,都在庆幸他们及时清醒。

    剩下那些这会儿也被打击得没脸见人。

    墙推众人倒,连先前那些与他合作过的艺人也都纷纷站出来说宋继颜道德败坏,不配为偶像。

    还有一些吃瓜群众跑到江羡的微博打卡。

    【江爸爸简直是鉴渣专家!】

    前有人间过绿器,现在又有了鉴渣专家的称号,江羡也是哭笑不得。

    她好奇的问乔忘栖,“你是怎么弄到那些视频的啊?”

    “你老公我呢,对电脑有一点点研究,所以黑了宋继颜的电脑拿到的那些视频。”

    江羡挺惊讶的,原来他是黑客啊。

    她脑子转得快,很快就想起了那次宋知棠搞出的乌龙事件,急忙问乔忘栖,“所以那次宋知棠的事,也是你做的?”

    “嗯。”乔忘栖点头承认。

    江羡是真没想到乔忘栖默默做了这么多事情。

    “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如一次性都招了吧。”江羡大有一副要审问他的意思。

    “其实也没多少。”

    “说。”她一拍桌子,“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乔忘栖拉着她的手吹了吹,“别拍疼了,我会心疼的,我说就是了。”

    江羡,“……”

    于是,乔忘栖把自己的‘光荣事迹’都老实交代了。

    比如黑了和宋知棠有染那个记者的电脑,公布了他们自己的丑闻视频。

    又比如让席年去查了许恩菲的底细。

    哦,还有言衡的事,他也插手了。

    总之,他师出有名。

    护妻狂魔,实至名归。

    其实吧,这些事情乔忘栖不插手江羡也可以

    搞定。

    但是她发现有人在默默维护自己,感觉还挺不赖的。

    她有被窃喜到。

    原来有人护着,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盛景淮亲自带人去了宋家。

    事发之后,原本在医院养伤的宋继颜,吓得躲回宋家。

    得到消息的盛景淮第一时间带人去宋家抓人,宋继颜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只有颜芝芝在楼下大厅里拦着众人。

    她咋咋呼呼的,一边哭一边喊,像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控诉众人,“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这是擅闯民宅!我要告你们!我可以告你们的!”

    “宋太太,麻烦你把人交出来,别为难我们。”工作人员礼貌的道。

    颜芝芝却又哭又闹的,“我交什么人?我一个妇人在家,你们就这样闯进来也太过分了。”

    “宋太太,麻烦你让一下,我们要搜人了。”

    “我不!你们凭什么在我家搜人啊!这里是我家!宋继颜不在家!”颜芝芝死活都要拦着办案人员。

    盛景淮忍无可忍,直接扣住了颜芝芝,“让开!”

    颜芝芝顺势就嚎了起来,“来人啊,非礼啊,你们快把他抓住啊,他非礼我!”

    看着眼前这个不讲道理的女人,盛景淮顿时明白宋继颜像谁了。

    他指着执法人员手中的记录仪说道,“来,您冲着这里喊,这里可都记录着呢。”

    颜芝芝脸色一白,又开始撒泼打滚了,“我都说了,宋继颜不在家,你们不可以进来,不可以!”

    正在僵持的时候,宋业成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他一进来,脸色阴沉的给了颜芝芝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很用力,把颜芝芝都打蒙了。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宋业成,“你,你打我?”

    “丢人的东西!还不让开!”宋业成恶狠狠的骂道,“来人啊,把夫人拉下去!”

    随后就有佣人过来将颜芝芝拉走。

    她反应过来还要哭喊吵闹,却抵不过佣人的力气,被强行的拖了下去。

    宋业成脸色阴郁的看向盛景淮,“我那孽障儿子犯下这种事情,我无言面对盛家,回头我会去跟另父道歉的。”

    “宋先生大可不必,这只是我与宋继颜的私人恩怨,不会因此牵连到两家的关系。”

    宋业成自知理亏,不敢再说什么,只能任由执法人员上楼去抓了宋继颜下来。

    宋继颜一路挣扎着,“你们抓我做什么!我是被陷害的!那些人要害我!你们得好好调查啊!我父亲可是宋业成!”

    宋业成听到这话,更气了,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把这孽畜给打死算了,丢人现眼的东西!

    此时宋继颜看到了宋业成,立马求救,“爸,你救救我啊,我不想坐牢!我知道错了,爸,你帮我一把啊,求求你了。”

    宋业成不想理会,转过身去,垂着头喘着气。

    “爸!真的不是我的错,是那些女人故意勾引我的,跟我没关系啊,她们肯定是嫌给的钱少了才反咬我一口的,爸,你再帮我给她们钱,她们就不会告我了。爸……”

    宋业成捂着胸口,半天没缓过来,直直的倒了下去。

    现场一片混乱,宋继颜被人强行带走。

    盛景淮亲自将他送到了局子里,看着他被关押,他才离开。

    有乔家和盛家两边的授意,宋继颜翻不了天。

    哪怕宋业成不配合,也翻不了天。

    离开局子,盛景淮坐在车子里抽了一支烟。

    手机响了好几次他也没有接听,即使不用看,他也知道这电话是谁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