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重新拍的广告,时间很赶,好在两人的画面基本不需要大修,稍稍调整色彩就可以当做正片使用了。

    所以第二天广告正片上线之后,瞬间引起热议。

    【天呐这是什么神仙同框,简直爱了爱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同性才是真爱!】

    【我江爸爸这万能的CP感简直了,这对CP我粉了!】

    【万人联名跪求江爸爸和洛星小姐姐接一部百合剧!】

    突然之间,江羡和洛星居然有了CP粉。

    甚至还很正式的给两人成立了后援会。

    两人一加一大于二的热度,让广告商也高兴得合不拢嘴。

    还有人扒出了以前洛星和江羡在微博的互动,怎么看怎么有爱。

    有网友还评论问,【想知道江爸爸的正牌男友是不是打翻醋坛子了?】

    随后,用户1519599187秒赞。

    是的,乔忘栖吃醋了。

    他以为杜绝了江羡和男艺人合作,就万事大吉了。

    可没想到他跟女艺人也能擦出火花来。

    草率了。

    拍完这个广告,江羡稍作休息就要进组拍杰瑞那部好莱坞大片了。

    乔忘栖那边,赶不回来,江羡还挺失落的。

    不过她也能理解。

    好在两人都身处信息时代,方便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每天江羡都要跟乔忘栖视频,和他分享今天发生的有趣事情。

    网上看到的笑话,玩游戏时遇到的奇葩……

    或者一张日落的照片,一顿可口的早餐,都在见证着他们的爱情。

    大多时候都是江羡在说,乔忘栖在听。

    江羡很喜欢这种相处模式,对乔忘栖的依赖也就越来越多了。

    去M国的前一晚,江羡刚跟乔忘栖聊完打算睡下的时候,司乘发来了消息问,“趁你来M国拍戏,要不要给今年的财团招新出一下题目?”

    “不要。”江羡拒绝得干干脆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

    司乘看了很心塞,到底谁才是财团的负责人啊!

    “那你推荐一些总可以的吧?”司乘放低要求,卑微的问。

    这个江羡到是没意见,答应了司乘,“这个可以有,回头我去找海主任一趟,他正好要给我推新的研究成员呢。”

    司乘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那行,等你来M国了再说。”

    结束对话,江羡日常的护了肤,刚准备躺下,洛星又发消息来了。

    她发给江羡一张截图,是一个娱乐营销号在带节奏。

    营销号截图一些黑粉的评论说,【江羡和洛星这样强行的CP,严重带歪了粉丝的性取向,这种艺人,为什么还会有人追崇?就应该封杀的!卖什么不好要卖百合人设?】

    娱乐圈里的营销号大多是收钱办事,像这种为了黑而黑的营销号,必然是收了钱的。

    黑江羡的人多,她已经习惯了无所谓,可洛星也被牵扯进来,她就很不爽了。

    洛星说,“这是你仇家还是我仇家啊?”

    “管他是谁,撸起袖子就是干!”江羡直接登入微博,亲自转发了这个营销号的微博。

    【江羡V:这世界上只有一种性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

    这个营销号本就是为了黑而黑的,却因此激起了不少歧义,而江羡的这

    番言论,让人为之动容。

    是啊,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性取向,只有心之所向啊。

    平日里那些遭受到不少白眼和不公平对待的恋人们,这一刻和江羡站在了一起。

    营销号很快就遭到反噬,连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账号都被查封。

    微博官方这次反应迅速,及时的治理了这些乌烟瘴气的营销号,让人拍手称快。

    江羡也因此吸了不少的粉,江湖地位愈发的高了。

    甚至还有不少圈中艺人声援江羡,为她勇敢发声而点赞。

    红姐喜滋滋的看着江羡的热度节节攀高,连她的粉丝都在成倍增长,不由得感叹,“为公司省了不少的宣传经费呢。”

    秦粤匆匆的赶到办公室,神色有些急切的跟红姐说,“红姐,我想请个假。”

    “怎么了?”红姐诧异的问。

    秦粤的眼睛有些红,“我……我爸病了,我回去看他。”

    红姐眉头微微蹙起,因为她想起当初录用秦粤的时候,听她说起过她没有双亲的,怎么这会儿又要回去探望父亲?

    但红姐考虑到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就没有多问,立马批了假给秦粤,“我先给你一周的假期,如果你父亲好了就提前回来,假如不够,我再给你开假条,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提前回来,因为我们都很需要你。”

    秦粤吸吸鼻子,感激的谢过红姐。

    因为她知道红姐的意思并不是真的希望她早点结束假期,而是希望她父亲早日康复。

    “那羡姐那边,就劳烦你安排个可靠的人跟着她去M国了。”秦粤歉疚的道。

    “嗯,我刚好手上没事,我跟着她去。”

    有红姐跟着,秦粤就更放心了,再次谢过红姐之后,就直奔机场了。

    她连夜赶到了原京,在医院见到了宋业成。

    秦粤站在门口,有点不敢相信那个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看上去苍老了很多很多的人,是她痛恨的生父宋业成。

    所以她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去。

    像是在害怕……

    正在打盹的颜芝芝猛然惊醒过来,看到了秦粤,脸色一愣,不悦的道,“你来做什么?你还有脸回来?”

    秦粤对颜芝芝素来没有好感,哪怕她已经嫁给宋业成十五年,她也依旧对这个女人喜欢不起来。

    秦粤直接无视颜芝芝的话,走过去看了看宋业成。

    她没太多表情,以至于看上去有些冷漠。

    到是颜芝芝愤怒不已的骂道,“你什么意思?没听到我的话是不是?赶紧出去!”

    “你有什么资格赶我出去?”秦粤冷笑的反问。

    这种冷笑,像是刺激到了颜芝芝的某根神经,顿时暴跳如雷,“当初可是你自己要跟宋家断绝关系的,又哪里来的脸回来?怎么?是看老头子病了,就想着回来分家产是吗?”

    秦粤是真弄不懂,为什么她爹会看上颜芝芝这种庸俗的女人。

    自己的母亲,可是书香门第的千金,谁不说她是知书达礼,温婉端庄呢?

    可偏偏宋业成放着家里的娇妻不喜欢,要去吃外面的‘狗屎’!

    在秦粤眼里,颜芝芝就是这种狗屎!

    她看一眼都嫌脏的那种!

    她一点也不想理颜芝芝,只是拿起宋业成的病历看了看。

    结果颜芝芝直接夺走了病历,叫嚣着让秦粤滚出去。

    因为动静太大,让原本吃了安定的宋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