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芝芝听到这话,好受了一点,“好了,你把鸡汤给我把,我给老宋送去,对了,你可把家里给我看牢了,千万别让秦粤那贱蹄子回去,有她的影子立马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知道了,夫人。”

    颜芝芝这才扭着腰往病房走去,秦粤不屑的转身离开。

    她出了医院,在外面小广场的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吹了一会冷风,最后还是拿出手机给江羡打了个电话。

    江羡这会儿还在倒时差呢,看到秦粤打来的电话,想起红姐说她回去探病的事,就急忙接了起来,“秦粤,你那边还好吧?你爸爸的病好点了吗?有什么需要尽管跟红姐说啊。”

    “羡姐。”秦粤有些艰难的开口,“我……想求你件事。”

    “你说吧,我都答应你。”

    江羡答应得这么爽快,才是叫秦粤愧疚的。

    可眼下,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开了口。

    当江羡知晓秦粤的身份后,也很是诧异。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秦粤居然是宋家的人,宋继颜还是她的弟弟……

    这关系,的确有点复杂了。

    不过秦粤的为人她很清楚,所以她稍稍思索一番就答应了,“本来这件事就只跟宋继颜有关,你放心,不会牵连到宋家的。”

    “谢谢。”秦粤由衷的说道。

    “别客气,还有,早点回来上班,没有你在,我都不习惯了。”

    秦粤一阵动容,其实开口之前,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可能她没办法再做江羡的助理了。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羡姐不仅答应了,还愿意留她在身边。

    秦粤吸吸鼻子,压抑不住声音的哽咽说道,“羡姐,谢谢你,还有,我的身份……还请你帮忙保密。”

    挂了电话,秦粤又坐了一会,平复好心情之后,才回病房。

    才刚走到门口,就听颜芝芝在里面跟宋业成闹,“你就是不愿意拉我儿子一把呗,他也是你儿子,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啊?”

    “我怎么救?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救?”宋业成有气无力的反问。

    “你陪我去找乔家啊,只要你肯出面,乔家多少还是会卖你一些面子的。”颜芝芝说出自己的办法,“乔忘栖不给面子,咱们就去求乔二爷乔三爷啊。”

    宋业成真的快被这女人给气死了,“你真当乔家是你想求就能求的?”

    “说这么多,你还是不愿意救儿子,那好,我自己去找乔家,我去跪他们家门前,反正我不怕丢脸,到时候你别嫌丢脸就行。”颜芝芝直接威胁宋业成。

    宋业成捂着胸口,又险些晕过去。

    如果不是秦粤突然出现的话,她冷声的打断两人的争执,“宋继颜自己惹出的事,就应该自己承担,他不是小孩子了,他已经成年了,成年人就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颜芝芝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骂道,“我看你是巴不得他死吧,这样你就能独占宋家的家产了!”

    “颜芝芝!”宋业成气得大喊一声。

    “怎么?还不让我说了?”颜芝芝不服的问。

    秦粤嘲弄的笑了起来,“家产?如果你执意要保宋继颜,恐怕真得把整个宋家搭进去。”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颜芝芝眼神闪烁着否认。

    “有没有这么严重你自己心里清楚

    。”

    颜芝芝心里一慌,急忙看向宋业成,“老宋,他已经知道错了,你就……”

    “够了!”宋业成终究还是爆发了,“他有今天的下场,全都是你惯的,时至今日,你还在为他开脱,你当真要把整个宋家都搭进去才作数吗!”

    颜芝芝脸色一白,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宋业成喘着粗气,好久都没能平复下来。

    秦粤于心不忍,才对宋业成说道,“宋氏的危机已经解除了,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其他的,你们自己解决吧。”

    听到这话,宋业成跟颜芝芝都是一震。

    特别是颜芝芝,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什么叫宋氏的危机已经解除了?你开什么玩笑呢?董事会那么多人都没想出办法,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能怎么解决?”

    连宋业成也惊奇的问,“粤粤,你做了什么?”

    “我跟乔家小九爷有一点间接的交情,托人帮忙求了情,宋家不会被牵连,你就安心的养病吧。”

    “这不可能!你胡说什么呢?你跟小九爷能有什么交情?”颜芝芝当即否定。

    秦粤扯扯嘴也懒得解释,拿起包说道,“信不信由你们,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吧。”

    “粤粤,粤粤……”宋业成着急的想要叫住她,可秦粤却没再停下脚步,直接离开了。

    颜芝芝这会反应过来后,一股脑儿的追了出去,“粤粤,粤粤你等等。”

    秦粤不用想也知道颜芝芝为什么跟出来,所以她走得更快了。

    急的颜芝芝顾不上形象追了上去,秦粤猛按电梯,可偏偏电梯怎么都不来,最终还是让颜芝芝给追上了。

    颜芝芝更是一把拉住了她说,“粤粤,你说你跟小九爷有交情,那你可不可以给你弟弟求个情,让他放颜颜一马啊,他再怎么说也是你弟弟……”

    “我说了,我帮不了,你省省力气吧。”秦粤冷然拒绝。

    颜芝芝却苦苦哀求,“粤粤,我知道我对你不好,还处处挤兑你,我知道错了,我跟你道歉,你可以不原谅我,但你一定要救你弟弟啊,他是你的亲人啊……”

    秦粤甩开她,趁着电梯来了,直接钻进去就要走。

    可颜芝芝一把抓住了电梯门,继续求着秦粤,“秦粤,只要你能救出颜颜,你提任何要求我都答应你!”

    秦粤气到上头,狠狠的问,“是吗?那我如果要你滚出宋家呢?”

    “……也可以。”颜芝芝咬牙点头。

    “那我要你跟我妈下跪道歉呢?”

    “可以。”

    秦粤嘲讽的笑了起来,“可惜,晚了。”

    她冷了下来,扒开了颜芝芝的手,直接关上了门。

    当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她泪流满面。

    她忽然明白,她妈妈当年为了她,有多委曲求全。

    电梯门到了一楼,秦粤反应过来急忙要擦眼泪,却发现门外站着的,是乔十一。

    乔十一突然看到泪流满面的秦粤,吓了一跳。

    他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愣了好几秒。

    直到看到秦粤猛然去关电梯门,才反应过来急忙冲进去,“你怎么了?”

    “我没事。”秦粤矢口否认。

    还背过身去擦掉了眼泪,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的脆弱。

    “是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我去弄死他!”乔十一愤怒的道。

    “谁能欺负我啊,你想多了。”秦粤依旧是嘴硬的否认,“我不过是看了个伦理剧被感动到了而已,你别想太多。”

    乔十一,“……”

    他明显不信,可他也知道,秦粤若是不想说,不管他怎么问,也不会说的。

    “你什么时候来原京的?怎么不跟我说啊?”乔十一转移了话题,好让秦粤能自在一点。

    “昨天。”

    “哦,原来你昨天就来了,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我请你吃饭啊。”

    秦粤淡淡的道,“不想和你说。”

    乔十一挠挠头,“没关系,我这不是碰到你了吗,那我现在请你吃饭怎么样?我还欠你顿大餐呢。”

    本来心情很低落的秦粤,忽然被他这么一闹,好像轻松了不少。

    “好啊,刚好我还没吃饭呢,我要吃最贵的,必须宰你一顿。”

    “没问题!随便宰!可别像上次那样跑去夜市啊,吃亏的可是你。”

    秦粤难得笑了笑,“放心,这次我必须吃回本,就去名楼,吃他们那儿最贵的套餐!”

    “可以!”乔十一大大方方的点头,“想不到你还挺了解的啊,都知道名楼,那地儿贵着呢!”

    “怎么,心疼了?”

    乔十一赶紧摇头,“不不不,请粤姐吃饭,怎么能心疼呢,不心疼!”

    突然间又变成他粤姐了,秦粤有被笑道,“就请我吃个饭还长辈分了啊?”

    “别别别,粤姐,这可是原京,多少给我留点面子嘛……”

    两人有说有笑的出了医院。

    ……

    江羡给乔忘栖打电话说了一下秦粤求自己的事。

    自己老婆开了口,他还有什么话说呢,当然是答应啊!

    乔忘栖问她在那边怎么样了,江羡说,“我好着呢,吃好喝好睡好的,连红姐都是我状态很不错,明天就能非常适应的进入剧组了。”

    不知为何,乔忘栖听了有些心塞。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江小羡,我的意思是,你就没有想我吗?”

    吃好?

    喝好?

    睡好?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他在这边吃不好喝不好也睡不好的,日日想她,夜夜想她的。

    “当然有啊。”江羡其实就是故意那样说的,听到男人这么说,顿时又心满意足起来。

    乔忘栖喟叹了一句,“这样下去可不行。”

    江羡听了不明所以,“怎么了?是工作不顺利?”

    乔忘栖无声的叹了口气,才道,“不是工作的事,就是感觉每天都得见到你才行。”

    江羡承认,有被他甜到。

    原来甜言蜜语不一定是那种优美的语句,只是寻常聊天里的一局感叹,也能甜到心里去。

    她嘴角微微扬起,像有什么春风在心间拂过。

    春天如约而至。

    乔忘栖用最平常的语句,说着他的思念之情,“才四天不见,就怪想你的。”

    ——

    阿璃璃:是恋爱的酸臭味没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