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这一通电话打到红姐敲门抗议了,她本来是要给江羡说明天进组要注意的事情。

    结果电话一直占线,她等了又等,却还是打不进去,不得不来敲门提醒她别太过了!

    “好不容易才倒好了时差,一打电话全都完蛋了。”红姐难得硬气一会。

    反正乔忘栖也不在这边,她没在怕的。

    乔忘栖考虑到江羡明天还要早起进组拍戏,便只能忍住思念督促她睡觉。

    江羡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颇为幽怨的看向红姐。

    红姐全程无视,还非常敬业的提醒她,“大小姐,你明天就要进组了,这个导演可是出了名的严格,作为你的经纪人,我必须得这样监督你!”

    “好嘛好嘛,我都听你的。”江羡认输了。

    红姐把剧组刚发来的通知递给了江羡,上面是未来三天的拍摄地点和时间等。

    江羡扫到那个地点,眉头微微的蹙了蹙。

    “怎么了?”红姐见她表情有点不对,关切的问。

    “没事。”江羡收起情绪,没说什么,只跟红姐说自己知道了。

    等红姐离开之后,江羡还是给司乘发了个信息问,“潜山那边最近是谁在负责?”

    她突然这样正经的询问,司乘还以为她吃错药了。

    毕竟她当甩手掌柜很久了。

    “是连舟那边负责的。”

    “你告诉连舟一声,把人撤走一下.”

    这就让司乘很不能理解了,忍不住问她,“为什么?那边的情况很复杂,如果撤走,肯定会有人趁机作乱的。”

    “没事,大范围看着就行。”

    既然江羡都这么说了,司乘也就没意见了,顺势通知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江羡就出发前往聚集地跟剧组的人员会合。

    此次江羡出演的角色是一个男主角曾经的白月光恋人,戏份不多,但却贯穿了整个故事。

    开机的第一天,拍的就是她被人男主角的对手绑架到深山里,男主角不远万里前来营救。

    本片的男主角,是去年刚拿了影帝的国际巨星米切尔森。

    女主角也是去年大红的女艺人缇娜。

    江羡所出演的那个角色,算是本片的女三号。

    杰瑞选角的时候,完全是因为她长得好看,符合剧本的设定。

    毕竟是个能让男主角惦记了很多年的人。

    和剧组的人回合之后,他们用出发去往潜山。

    江羡是和女二号同乘一辆车的,女二号是位外籍华人,艺名kitto。

    国内的粉丝都叫她甜酒,不过她在国内的名气并不是很大,反而在M国这边有不小的名字。

    混血儿长相,十分甜美,但却在剧组里出演了个特别能打的女二号,是白月光的闺蜜。

    kitto上车看了一眼,最后把视线落在江羡的位置上说,“我晕车,我要坐这个位置。”

    江羡想了想,还是让给了她。

    kitto坐下后,就带上眼罩睡觉了,颇有些无礼。

    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到潜山脚下之后,路就变得有些难走,有些颠簸。

    kitto被颠得不舒服,烦躁的摘下眼罩骂司机,“能不能好好开车了?这么颠簸还叫人怎么休息啊?”

    司机解释说是路不好走,可她还是不爽的骂了两句,这才拿出化妆包开始化妆。

    她手法还挺熟练的,看来是经常化妆。

    可在涂口红的时候,车子狠狠的颠了一下。

    kitto的手一抖,直接在脸上划了长长一道口红。

    反应过来的kitto,看着脸上的口红,气得长长的尖叫了一声,“啊……全毁了!”

    她恼怒的丢掉了口红,直接起身一把抓住了司机就开骂,“你TM会不会开车啊!”

    司机受到攻击,操作不稳,车子晃悠了好几下。

    出于安全考虑,江羡直接将kitto拽了回来摁在椅子里并说道,“kitto小姐,你冷静一点,别干扰司机开车,路本来就不好走,你再这样干扰容易出事。”

    “你他妈谁啊!”kitto暴躁不已,把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江羡身上。

    “我是江羡,有什么事等下车了再说,请你安静一点。”江羡一字一顿的回答了她。

    也不知说是她的气场太强还是怎么,kitto愤愤的瞪了她一眼,这才没有挣扎着要去厮打司机,只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你放开!婊子!”

    江羡眉头微微蹙了蹙,实在不明白长得甜美的她,为何会满口脏话。

    她没有回应她的谩骂,但却一直盯着她,生怕她再做出疯狂的举动。

    好在她后来没再发疯,总算一路平安的到了拍摄的目的地。

    统筹一个一个的安排着,化妆的化妆,布景的布景。

    一个小时后,拍摄开始。

    因为是全英文的台词,一开始杰瑞还挺担心江羡的状态。

    没想到她说起台词来丝毫没有违和感,很多时候甚至比kitto还要出色。

    导演对江羡的表演还挺满意的,可kitto那边就不尽如人意,所以骂了几句。

    这让kitto很不服。

    自己可是经常出演大片的,她江羡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靠着入选了全球最美面孔榜单才被邀请出演的,根本没有什么成绩,拿什么跟自己比!

    她满腹牢骚,很不爽的在一旁候场。

    结果导演再次夸了江羡,这让kitto更加不爽了。

    连助理给她送咖啡来,都被她直接打翻,“我早就跟你说了,我不喝这种速溶咖啡!我要喝现磨的!”

    助理委屈的解释,“这里没有现磨的,只有速溶的……”

    “烦死了!”她烟瘾犯了,不想让众人看到自己抽烟,就拿着包去了另外一处。

    因为是在山里拍戏,隐蔽的地方还挺多的,kitto躲在大树后吞云吐雾的,算准时间打算回去的时候,见到有工作人员往这边走来。

    她急忙灭了烟嘴,怕被工作人员看到说出去损了自己的形象。

    两个工作人员也是来抽烟的,一边走一边在说话,“真不知道导演和制片是怎么想的,居然来潜山拍戏,这里危险得狠,属于三不管地带,经常出现劫匪啊什么的,还有不少妙龄少女被抢到这里来之后,先奸后杀了。”

    “我也听说了,而且还没人敢管这事,死的人也白死了。”

    “这两年太平了一点,但还是小心一点为妙,没看到制片特别请了安保公司的人来保护艺人吗?”

    另外一个笑嘻嘻的说道,“就那个女三号江羡你看到了没?长得是真漂亮啊,比网上的那些照片要漂亮多了,就这幅面孔,若是叫那些歹徒看了去,怕是要起歹心了。”

    “所以杰瑞说了,收工比平时要早,就怕晚了出事。”

    两人又扯了一会就离开了,kitto从树后走了出来,想着两人刚才的话,若有所思。

    第一天的拍摄还挺顺利的,江羡跟着剧组提前一个小时收工后,下了潜山,入

    住了剧组在山脚下预定的酒店。

    江羡回到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乔忘栖打电话。

    和他说了今天的事,“拍摄很顺利,剧组对我也很照顾,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乔忘栖有特别交代杰瑞要好好照顾江羡的,但又不能搞得太特殊,让其他人不满,所以连带着整个剧组都受到了不错的照顾。

    听到她这么说,乔忘栖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了地,“累不累?”

    “不累,就是有点想你。”江羡看着视频里的他,突然间就掩盖不住对他的思念了。

    白天有工作,她还能自制。

    可那些自制的感情,在看到他的时候,就全数反噬,想他的感觉也越发的强烈了。

    “我知道。”

    “你不知道。”江羡闷闷的道,“我不是有点想你,而是很想很想。”

    昨天她还在笑乔忘栖说怪想她很矫情了,结果轮到自己的时候,才知道那种思念之情有多苦了。

    她真是恨不得现在就飞奔回去见他。

    “我知道的。”因为他的想念,并不比她少。

    和她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江羡有些犯困,带着耳机去卸了妆,护肤后躺下。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后来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电话也没挂断,乔忘栖看着屏幕上她睡着的样子,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

    席年送文件进来,说了下午会议的事,以及明天要去视察的行程。

    乔忘栖一边签字一边吩咐着。

    突然耳机里传来了江羡的呓语声。

    “乔忘栖,我想你了,想见到你……”

    他右手一抖,签字拉出长长的一道划痕。

    乔忘栖轻轻的叹了口气,将那份文件交给席年重新去准备,顺道吩咐,“明天的行程取消,下午的会议也改为视屏会议。”

    这口吻,席年听着莫名有点熟悉。

    难道乔爷……

    不等席年想通,就听到乔忘栖说,“去帮我订飞M国的机票。”

    果然!

    乔爷的一切反常,都是因为夫人。

    为了夫人,哪怕是天塌下来了,他也不会管。

    别说是这些重要的会议和视察啦。

    在江羡面前,都不值一提的1!

    席年认命的去订机票,而且知道乔忘栖要越快越好的那种。

    而那个挺重要的会议,最后是乔忘栖在去机场的路上用手机开完的。

    上了飞机,乔忘栖看了看江羡的睡颜,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江小羡,明天你就能见到我了。”

    他不舍的挂了电话,向她奔赴而去。

    ……

    江羡早上醒来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还挺不满的。

    以前他都会一直等手机没电才挂断电话的,怎么昨天她刚睡着没多久就挂了啊?

    因为干时间,她就没打电话去问,直接给他发了个消息说,“我醒了,洗漱之后就出发去拍摄现场了,早餐会去现场吃。”

    等她洗漱回来,乔忘栖没回消息。

    她估计是在忙吧,没在意,出门和红姐回合前往拍摄地。

    今天的戏挺辛苦的,红姐给她准备了补充体力的参汤。

    根据拍摄进度的安排,今天会分为三个小组进行拍摄。

    一组跟男女主角,一组跟女二号,还有一组跟江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