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山的手机信号覆盖并不是很好,整个剧组只有一个信号接收设备,直接跟了一组那边,其他两组只能靠对讲机沟通了。

    kitto看着三组去了另一边的拍摄场地,拿起手机发了个信息出去。

    原本三组导演还担心江羡拍这么高强度的戏会吃不消,没想到她完成得很好。

    眼看着就可以提前收工的时候,突然统筹过来吩咐说,“制片说把后面这部分也拍了。”

    “你确定?不是说了要早点收工的吗?”

    “这是制片的意思,我也不清楚。”

    既然都吩咐了,三组导演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去跟艺人沟通。

    红姐听到说要多拍两场戏的时候,隐隐有些担心,“我听剧组的工作人员说这里不怎么太平,所以都会提前一小时结束拍摄的,怎么今天还要多拍呢?会不会有事啊?”

    “哪有那你说的那么夸张,没事的。”江羡还安慰她。

    可红姐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而且还很强烈。

    因为拍的是明天的戏,其他人的准备上没那么充分,拍起来就不怎么顺利了。

    江羡这边到还好,临场的应变能力很强,才让进度快了一点。

    等到拍摄结束的时候,天都已经快黑了。

    众人赶着回去,就互相帮忙着收拾。

    等车子出发的时候,天已经彻底的黑了。

    前后三辆车往山下开,山路并不好走,所以速度必然要慢一些。

    刚开了没多久,前车就停下了。

    红姐探出头去看了看,没多会儿前车的人跑过来说,“倒了一棵树拦住了路,男士都麻烦下车去帮一下忙,女人就留在车子里。”

    “怎么还出了这事儿呢?”红姐担心不已。

    整个组也只有七个男人,那根树却格外的粗,大家又没有工具,想要挪动,很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待着的人也焦虑起来,红姐更是不停的探出头去查看情况。

    最后她终于忍不住下车去查看,江羡想了想,也下了车。

    公路上横着一根很粗的树,将路拦得无法通行。

    只凭这几个人,是没办法挪动的,有人说已经跟剧组的人联系上了,让他们上来支援。

    但得等,因为他们还得去找工具再开车上来,也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江羡去看了一眼树根断掉的地方,发现这树并不是风吹断的,而是整整齐齐被人锯断的。

    她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对,紧急吩咐众人,“全都去车子里躲着,等救援,不要出来,快点。”

    可那些人俨然不明白是个什么情况。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回车子里!”她再次喊道。

    这下,众人都反应过来了,急忙往车子跑。

    这时从旁边的树林里窜出一群黑影,迅速将车子围住了。

    为首的那个,更是高喝道,“全都给我举起手来!打劫了!”

    立马有人被吓哭了,哇哇大叫,现场登时一片混乱。

    红姐着急的来拉江羡,脸上都是害怕的神色。

    一束刺眼的光照在了江羡的脸上,“你,过来。”

    红姐急忙将江羡护住,有些紧张的说道,“你们要钱财,我们给就是了,请不要伤害我们。”

    “那个小妞,出来。”对方不依不挠的用激光对着江羡,“快点,不然我开枪了。”

    “红姐,你先退回去。”江羡怕她出事,赶紧拉住了她。

    红姐其实也比吓到了,她脸色惨白的看向江羡,“羡羡

    ……”

    “没事,你先回去。”

    在惊险的安抚下,红姐退到了人群之中。

    所有的人都被抓了出来,蹲在地上抱着头不敢动弹,身边围着一圈劫匪,他们用武器指着头,没有人敢违抗。

    先前那个用激光对着江羡的人,扫了一眼那边的情况后,才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江羡身上,“快到大爷怀里来,让我好好疼你。”

    江羡慢慢的走过去,左右打量了一下这些人。

    他们穿的都是寻常衣服,但左肩上都戴了一个徽章。

    徽章上有一个弓箭一样的符号,看到这个符号,江羡心里就有数了。

    是一些散装的雇佣兵,平日里靠接一些非法买卖为生。

    这两年连舟在这里安插了人手之后,他们的生意就受到了影响,不得已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

    但大多时候是在北边山脉活动的,大概是因为她让连舟撤走了人,所以他们才跑到南边来犯事了。

    “磨蹭什么,赶紧的,别让我等太久!”那人已经不耐烦了,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江羡走进,对方更近距离看到她的脸之后,愈发被惊艳了,乐坏了,“真漂亮啊!像是从画上走下来的一样,兄弟们,今晚遇上好货了啊!”

    其他人也跟着附议的吹口哨。

    红姐这会儿担心得满脸眼泪,她绝望的想,难道真要出事在这里了吗?

    可此刻的他们,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美人,别怕,我会好好疼你的。”男人凑了过来,深深的吸了一口属于女人身上的香气,一脸的陶醉。

    江羡覆下眼眸,用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轻问,“我也会好好疼你的。”

    对方以为她说的是调情的话呢,高兴得咧开嘴,“我就喜欢你这种有情趣的女人。”

    “可惜,我不喜欢长得太丑的男人。”

    对方脸色一变,刚要发怒。

    却见眼前的人忽然一个闪身,瞬间夺走了他手中的枪支,并且将他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头目根本就没反应过来,那把被他擦得蹭亮的枪口,就这样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其他人脸上的笑容都还没来得及收起,局面就发生了变化。

    “这娘们……”

    “别动。”江羡用脚踩在了男人的背上,“我手抖,小心一点你的脑袋。”

    其他人见状要过来营救,江羡依旧漫不经心的挑眉,提醒他们说,“你们也老实点,不然,他会死的。”

    “这婊子是在吓唬人吧?说不定枪都不会开,大家别被她给吓到了。”有人不服的骂道。

    江羡眼疾手快的给了这人一枪,又迅速的给枪上了保险,继续抵着头目的后脑勺。

    刚刚还在骂骂咧咧的人,这会儿疼得跪在了地上。

    江羡刚才那枪,直直的打在了他的腿上,疼得他哀嚎起来。

    江羡笑盈盈的问,“现在觉得我会开枪了吗?”

    头目意识到这女人不简单之后,赶紧吩咐其他人,“你们都别过来,别过来!退回去!”

    他是那些人的头,自然会听他的吩咐,纷纷的退了回去。

    头目这才讨好的问江羡,“美女,姑奶奶,你高抬贵手行不行,我们放了你们,你也放了我,大家相安无事行不行?”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江羡冷笑起来,眉宇间皆是冷锐之色,“让他们都把武器放下。”

    “别啊……”

    江羡手腕沉了沉,枪口直接戳在他的肉里,威胁意味十足。

    对方

    不敢真反抗,只能猛点头,“好好好,我让他们放下家伙,你别乱动啊姑奶奶,别乱动。”

    他急忙吩咐那些人放下家伙,有些人不情愿,却不得不屈服于老大的吩咐。

    江羡让自己这边的男士们赶紧把家伙收走。

    等这些劫匪都没有了威胁之后,头目才再次开口,“姑奶奶,现在可以放开我了么?这枪……还挺冰的。”

    “你,叫他们帮忙搬树。”江羡又吩咐道。

    劫匪们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们是来打劫的!

    不是来清理树枝的好吗!

    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头目迟迟没有开口,江羡不耐烦了,“快点,我还赶着回去睡美容觉。”

    “你这也太……”

    头目才刚刚想反驳,江羡就极不耐烦的握上了扳机,“你妈没告诉你,别跟女人讲道理吗?”

    “……”草。

    头目憋屈得只能喊那些人去帮忙搬树干。

    “你也去。”江羡还提醒他。

    头目这会儿快气死了,他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什么事实受过这种委屈啊。

    他咬紧牙关,憋出一句,“那你得先松开我啊。”

    江羡这才松开了他。

    头目眼神一眯,下一刻转身就对江羡发起攻击。

    他可是受过训练的,且不说男女之间天生的力气悬殊,光凭他那一身好格斗术,对付一个弱女子,完全是绰绰有余的。

    刚才被她夺走了家伙,不过是她偷袭而已。

    他的反应太过迅速,吓得其他人满脸惊恐。

    红姐更是惊得叫了出来,“羡羡,小心!”

    众人一阵紧张,下一刻,头目又一次被江羡给控制住了。

    他满脸的不敢置信,看了看江羡,又看了看自己,显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别说是他,就连其他那些人,也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不可能。”头目喃喃的道。

    他的格斗术很厉害,没几个人能打得过他的。

    他也是凭着过人的能力,坐上老大位置的。

    为什么今天会连续栽在这个柔弱女人的手里?

    “我跟你说,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再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江羡很烦躁的提醒他。

    “你……”头目怔怔的看着她。

    “你什么你,你打不过我的,还是老实点干活吧,树是你们放倒的,就得你们给清理好了,懂吗?”

    头目觉得自己被羞辱了,什么叫他打不过她?

    她就是个女人啊!

    就是个柔弱不堪的女人啊!

    自己好歹也是这群劫匪的老大,士可杀不可辱的!

    这让他以后还怎么在兄弟中立足?!

    男人一咬牙,愤愤的开口,“我就不信我打不过你,有本事你别拿家伙,我们单打独斗!”

    “真是……烦死了!”江羡气得小脸红扑扑的,“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好了。”

    头目听到这话,还以为她要对自己下手。

    江羡却将家伙递给了红姐,开始撸袖子。

    她本来还穿着裙子的,肯定不方便打斗,所以直接撕掉了裙摆,这才对头目说道,“来吧,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劫匪,“???”

    ——

    劫匪:谢谢,有被羞辱到。

    三更,今天可能就三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