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劫匪!

    是劫匪啊!

    不止劫匪们被江羡这话给震惊了,连剧组的人也被她给震惊了。

    红姐急的想阻止江羡,可江羡的耐心明显不够用了,“快点,别磨叽。”

    江羡终于惹了众怒,劫匪们一群围了过来,还叫嚣着,“兄弟们,给我好好教训这臭娘们,别放过她!”

    红姐都急的回去拿枪了,今天就算是豁出去,也要救江羡。

    结果等她拿着枪回来,却发现现场……一片诡异。

    那些个刚才还叫嚣着要教训恶狠狠教训江羡的劫匪们,这会儿都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

    叫疼的叫疼,骂娘的骂娘,总之……很惨。

    反而是江羡,正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被弄得有些乱的衣服,“现在服了没?”

    头目咬牙切齿,不愿意认输。

    江羡一抬手又要揍他的样子,头目立马爆头快言快语的道,“服,我服了!”

    江羡这才满意的收回了手,指着还横倒在公路上的树干说,“自己弄的,自己收拾干净了,我就放你一马。”

    劫匪心里苦,劫匪不敢说。

    于是,劫匪们苦哈哈的去抬树干了。

    人多力量大,树干很快就开始挪动了。

    红姐双腿一阵发软,直直的瘫坐在了地上。

    其他人也因为这一突然的转变而缓不过神来……

    那个以一打十五的柔弱女人,当真是江羡?

    她不会是有什么超能力吧!!

    江羡走过去问了那个一脸呆愣的男工作人员,“救援的人到了没有?”

    “没……没。”对方结结巴巴的道,都不敢看江羡,耳根子红红的,“我刚联系过了,他们也被树干给拦住,倒回去找人救援了。”

    不用想,肯定还是这群劫匪干的。

    江羡觉得刚才打得有点轻了,不过打重了打坏了就没人干活了,所以忍了忍,对那个头目说,“你,一会跟我们一起走。”

    头目一听脸色一变,“你说了放我们一马的!”

    江羡没好气的道,“是叫你们去清理下半段路的树干!”

    头目,“……”

    这群劫匪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树干很快清理好,一些碎石也清理得七七八八了。

    江羡吩咐所有人回到车子里准备出发,她过去拍了拍头目。

    头目吓了一跳,是真的跳了起来,并迅速避开。

    这让江羡有点尴尬,不得不收起手说到,“老实跟在后面,不然我就把你抢劫的视频交给远璃会。”

    头目听到这话,顿时一阵惊诧。

    这女人居然远璃会?!

    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有了江羡的震慑,劫匪们也不敢造次,乖乖的点了头。

    江羡这才准备上车,突然一阵光亮照耀过来,随后传来了阵阵风声。

    有人喊道,“是直升机!是直升机!”

    红姐看到后也惊喜的叫道,“是救援的直升机吗?好像是呀,咱们有救了!”

    江羡却蹙起了眉头。

    因为她对潜山的势力分割很清楚,三不管的地带,最近的一个治安点也在三百多公里外。

    从他们求救到现在,还不到一小时,断不可能有人赶过来救援的。

    更不可能派直升机来救援!

    原因很简单,三不管。

    没人愿意插手管这里的事,都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

    这就是三不管地带产生的原因,任何人

    想要插手这里的事,立马就会有其他两方的人跳出来跟你作对。

    所以到最后谁也不管,谁也不过问,便能相安无事。

    也因此助长了这些劫匪们的士气

    江羡抬头打量了一下直升机,一共三架直升机,正是她之前抽给粉丝的那个款式。

    价格不菲,不像是正规组织所拥有的载具。

    难道是劫匪的?

    江羡立马把视线看向头目,还没开口询问呢,头目就猛摇头,“我要有那玩意,我还来打劫你们做什么?你可别怀疑我。”

    他说得也有道理,江羡便消除了对他的怀疑,而是戒备的看着直升机慢慢靠近。

    就在他们出事地方的斜坡上,有一块勉强能停靠直升机的草地,直升机就在那个地方停了下来。

    呼呼的风声吹得很冷,江羡刚刚扯了裙子,这会儿忍不住跺了跺脚,眯着眼睛看着直升机的舱门打开,有一个人影从车上跳了下来。

    直升机还没停稳就跳下来的那种?,并迅速往她们走来,步履匆匆。

    由于光线太过明亮,来人又逆着光,看不清对方的脸。

    江羡忍不住抬手在眼睛上挡了一下,眯着眼,努力去辨认来人的身份。

    对方走得很快,但走路的姿势有些熟悉。

    这熟悉的走路姿势,让江羡心里一跳。

    仿佛猜到了什么,可又觉得不可思议。

    那种期待,又害怕失望的心情瞬间涌上心头。

    直至耳边响起红姐的声音,“乔先生?是乔先生!羡羡,是乔先生啊!”

    是啊,是她的乔先生啊。

    江羡也已经辨认出来了,眼眶微微泛红起来。

    乔忘栖行色匆匆的走进,满脸的急切,在看到江羡之后,一把抱住了她。

    心里的担心和焦虑,总算在这一刻得到了些许安慰。

    不知怎么的,江羡突然就控制不住的想哭,而且绷不住。

    “羡羡,你没事吧?”乔忘栖急切的询问,声音都隐隐得发抖,连抱着她的手都在颤抖。

    他在紧张自己。

    江羡失守,瞬间觉得委屈百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乔忘栖更加紧张了,急忙抱着她安慰,“别怕别怕,没事了,我来了,没事了。”

    “我,我遇到劫匪了,他们,他们好凶……”江羡抽抽噎噎的开始告状。

    劫匪,“???”

    其他众人,“???”

    谁……谁凶?!

    “他们还吼我威胁我……呜呜呜……”

    红姐一脸黑线。

    她转过身去有点不忍直视。

    劫匪们集体摇头否认。

    栽赃!

    这是栽赃啊!

    乔忘栖眼神冷冷的杀了过去,吓得那群劫匪心虚的低下了头。

    就连剧组的工作人员,也实在难以把眼前这个在男朋友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柔弱女人,和刚才那个以一打十五的超能力女侠联系在一起。

    真的,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只不过对劫匪而言,是一场噩梦。

    他们最后还是被迫下去清理了另一根树干,才被放走了。

    走的时候,头目还被江羡被叫住了。

    他神色一紧,以为这女人又要作妖。

    且不说这女人好不好惹,反正她身后那个男人看起来就不好惹。

    “你叫什么名字?”

    头目,“???”

    谁打劫还留名字啊,这女人……

    算了,他认命的报上名字,“昆塔。”

    “好的,留个联系方式。”

    昆塔,“???”

    “快点。”江羡不耐的催促。

    这神色,昆塔之前见识过,被打得很惨。

    所以他不假思索的报上自己的联系方式,江羡这才挥挥手让他们离开。

    劫匪们一开始还装作镇定的走,可走出去五十米之后,一窝蜂的开始跑。

    头也不回的跑。

    没命的跑。

    江羡和乔忘栖一起乘坐直升机回去的,乔忘栖这会儿的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

    江羡好奇的问他,“你什么时候来的?又是怎么知道我被困了?”

    “我一个小时前刚到,本来打算在酒店等你,好给你一个惊喜的。”

    男人说得还算平静,却不知他在得知江羡出事的时候,有多可怕。

    “没想到我遇到了意外?”江羡顺势问道。

    乔忘栖点了头。

    “吓到了吧?”江羡深深的记得他刚刚发抖的样子。

    “嗯。”男人的下颚紧了紧,墨色的瞳孔依旧深沉冷冽,“本来我是和救援小队一起过来的,可在山下被树干拦截之后,就发现不对,紧急找了朋友调用直升机赶过来救援的。”

    他抱紧了她,下巴紧紧的抵着她的头顶,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才继续道,“还好你没事。”

    不然,他可能会发疯。

    至于发疯的后果是什么……他也无法想象。

    江羡安慰的抱抱他,“没事了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这个人运气一向很好的,经常逢凶化吉。”

    “经常?”乔忘栖觉得这个词有点可怕。

    江羡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没有经常,就这一次。”

    “以后我得陪着你才行。”乔忘栖严肃的道。

    江羡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毕竟今晚的事情是有点严重,都吓到他了,便没当真。

    直升机平稳的停在了酒店,乔忘栖把江羡从上面抱了下来。

    她以为他会放下的,结果他一直抱着她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走了一截,另外两辆直升机的人也下来了。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走了过来,嗓门挺大的问,“老乔,你可欠我一个人情,记得还啊。”

    “嗯。”乔忘栖点了个头。

    对方偏头看了看乔忘栖怀里的女人,莞尔一笑,“哟,是个美女呢。”

    听这两人说话的口气,应该很熟,江羡觉得应该打个招呼,就微微笑了笑跟对方招招手,“你好,我叫江羡。”

    “啧啧,嫂子好,我叫程砚安,很高兴认识你。”程砚安热切的打招呼。

    还要伸手过来跟江羡握手,结果乔忘栖直接抱着她避开了,还微微不悦的提醒他,“再不回去就要被处罚了。”

    程砚安,“……”

    过河拆桥第一名!

    也不只是谁,刚刚急匆匆的向他求助。

    现在利用完了,就不给好脸色了。

    势利眼!

    “嫂子,回头等我回了原京再请你吃饭啊,我先归队了,拜拜。”程砚安跟江羡挥挥手后转身走了。

    乔忘栖这才带着江羡回酒店,酒店大门口还等着一群人呢。

    剧组的主创人员基本都在,还有杰瑞和导演。

    杰瑞看到江羡没事啊,才长长的,长长的松了口气。

    因为他知道,若江羡真的出事了,自己怕也要以死谢罪了。

    ——

    今天带孩子检查眼睛,只有一更,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