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杰瑞连连的感叹。

    江羡不知他跟乔忘栖之间的关系,以为杰瑞是个很有责任感的制片人,还安慰了他,“我们都没事,让你们担心了,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快回去休息吧。”

    杰瑞感激涕零的谢过江羡,这才吩咐众人早些休息。

    晚上,一向自力更生能抗能打的江羡,哼哼唧唧的趴在沙发上跟乔忘栖撒娇,“我今天好累,背上好酸,你给我揉一揉吧。”

    对乔忘栖来说,这可是见两全其美的事。

    技能给她舒缓舒缓疲劳,自己又能占尽便宜,他何乐而不为?

    男人认认真真的给她推了推腰,又一点点的去按摩背部。

    手法很好,按得江羡很舒服,感觉这一天的疲劳都不算什么了。

    可当他的手碰到某一处的时候,江羡忽然哼了一声。

    “弄疼你了?”乔忘栖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有。”江羡急忙否认,只随意的说道,“别按那个地方就行。”

    乔忘栖眉头微微一簇,下一秒直接伸手去掀她的睡裙。

    江羡挣扎着抗拒他的动作,“你掀我衣服干嘛呀?”

    “我看看。”

    “看什么呀,没事。”

    “快点。”

    “……”

    僵持了几秒后,江羡认输了,松开了抓着裙摆的手。

    乔忘栖小心的掀开睡裙,露出江羡白嫩柔美的腰部线条。

    他喉结微微发紧,强迫自己顺着视线看上去。

    左边肋骨往后的位置,有一片淤青。

    她肤色本就是冷白皮,这么一处淤青在她身上就显得格外的明显。

    江羡扭过头看到一半,觉得很丑,便想遮掩,“哎呀你别看。”

    乔忘栖却拉住了她的手,心疼的看着那处淤青,“疼不疼?”

    “不疼。”江羡说的都是实话,不碰一点都感觉不到。

    乔忘栖却用指腹轻轻的触碰着那处淤青,“不是有替身吗?有难度的戏都让替身上。”

    是有替身,但江羡总想着自己亲力亲为,拍出来的效果会好一些,就拒绝了替身。

    没想到叫乔忘栖看到了心疼成这个样子,江羡也是无奈,“真的不疼,我没骗你。”

    乔忘栖没说话,只是低下了头,用唇碰了碰淤青的地方。

    酥酥麻麻的,让江羡忍不住想躲避。

    可男人的手却按着她,没有让她避开,渐渐的加深了力道。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抚她,江羡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快麻了,连呼吸都开始不稳起来。

    她努力克制自己,想扛过去。

    可下一刻,她的防备全都瓦解。

    因为乔忘栖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舐·着那处淤青。

    这孟浪的行为,叫江羡如何承受得住,双颊一下子就爆红起来。

    本是出于阻止才开了口,却不想声音像是带着无限诱惑一样,连江羡自己听了都会脸红。

    “你……别啊……”

    都说小别胜新婚,两人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了,对男人来说,这完全是致命的诱惑。

    他哪里能控制得住,突然就匍匐在她脖颈处,狠狠的吸了一口。

    这一吸,江羡觉得魂都被吸走了。

    接下来就完全任由他的摆布了。

    男人用仅剩的一点理智,将江羡抱了起来。

    江羡抱紧了他,跟随者他的步伐到了床边。

    她顺势就要

    倒下去,因为实在没有力气。

    却不想男人翻了个身,将她举了起来,自己则躺了下去。

    等江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上面了。

    男人满头汗水的说,“你有伤,不能压,换你压我吧。”

    江羡,“……”

    他……他禽兽!

    ……

    隔天一早,江羡拖着疲惫的身子起床开工。

    乔忘栖坚持要陪她一起去片场,所以两人同坐一辆车。

    kitto坐在车上,亲眼看着那个长得俊美无双的男人,十分温柔的陪着江羡上车。

    她有些羡慕,也有些酸。

    为什么她男朋友也那么帅?

    kitto从小在M国长大,见多了金发碧眼的西方男人,这会儿看到乔忘栖,瞬间就被惊艳到了。

    可惊艳之后,都是嫉妒。

    昨晚的事情她已经听说了,没想到江羡运气这么好,居然逃过一劫。

    她昨晚故意没睡觉,就是想看江羡出事的。

    结果她看到这男人紧急的调遣了直升机来救援,效率到让人瞠目结舌。

    如果kitto没看错的话,那些直升机好像的联合部队的。

    一般人可没办法调遣,足见这男人的背景之深。

    今天是在潜山的最后一天拍摄了,江羡昨晚多拍了几个镜头之后,今天的任务就变得轻松起来。

    她很庆幸前两天把难拍的戏都拍了,免得被乔忘栖看见啦又该有意见了。

    谁知道杰瑞和导演匆匆赶来找到江羡,特别是导演,一脸激动的跟江羡说道,“我刚看到昨晚拍的片子了,非常的棒!所以我跟杰瑞商量了,想更换一下你的角色,请你拍女二号,不知道江小姐愿不愿意。”

    江羡还没回答,就听乔忘栖一口拒绝,“不行,女二号都是打戏,很辛苦,我不同意。”

    杰瑞笑嘻嘻的劝乔忘栖,“MR乔,我们保证不会再发生昨天的事情,保证江小姐的安全,你就给个机会吧,她真的很出色啊。”

    “昨晚拍的不是被绑架的片子吗?”江羡疑惑的问。

    导演猛摇头,“不不不,我说的是你跟劫匪打斗的片子,非常的精彩!简直比我看过的功夫片还要精彩!所以才想请你出演女二号的!”

    哦,江羡想起来了,当时有工作人员拍下了片子的,本来是为了留个把柄,好威慑那些劫匪来着,没想到叫导演看到了。

    说真的,整部片子里的女角色里,最出彩的就是女二号了。

    是一个默默暗恋了男主很多年的角色,为了男主出生入死,鞍前马后。

    到最后她也是为了救男主而死的,死在了男主的怀里,却始终没有把心中的爱恋说出口。

    属于观众看了会引起共情心疼的角色。

    听到导演这么说,江羡还挺心动的。

    无奈乔忘栖不同意,杰瑞也把求救的目光看向江羡,希望她能说服乔忘栖。

    “我跟他说,一会再给你们答复啊。”江羡拉了拉乔忘栖。

    杰瑞又是一阵感激涕零。

    江羡把乔忘栖带到了一边,还没开口呢,乔忘栖就冷着脸说道,“我看过剧本,女二号有大量的打戏,很辛苦,也很容易受伤,所以我不同意你换角色。”

    毕竟是枕边人,江羡知道他的性格,来硬的可能很难说服。

    那就来软的吧。

    江羡反其道而行,松开了乔忘栖的手,幽幽地道,“不拍就不拍吧,反正人生处处是遗憾,也不差这一件了。”

    乔忘栖,“……”

    他知道这女人在用激将法,可还是在

    意了,“我是担心你受伤。”

    “我当然知道你是担心我啊,所以我就不拍了,我这就去答复导演。”

    “羡羡。”他无奈的叫住她。

    江羡无辜的回头看他拉着自己的手,“我都听你话了,不拍了,这都不可以吗?”

    她眼神显得特别的无辜,让乔忘栖觉得自己如果真拒绝了她的要求,会十恶不赦一样。

    他算是栽倒在这女人手里了,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行吧,你如果喜欢的话,就接吧,我不阻止了。”

    “你不用为了迁就我而勉强自己。”江羡还很善解人意的劝他。

    “你是我老婆,我不迁就你迁就谁?”乔忘栖一脸的无奈。

    江羡按捺住心里的雀跃,“这可是你让我接的,不是我要接的。”

    “是是是。”他实在是拿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女人没任何办法。

    江羡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乔忘栖是妥协了,但他觉得只是亲脸的话,自己亏大发了。

    所以他直接将她按在怀里深吻了一通,这才放了她。

    江羡红着脸跑开了,跑去给导演和制片答复了。

    乔忘栖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底全是宠溺。

    一直躲在树后的kitto在江羡离开之后,才走了出来,略带几分娇俏的开口,“你对你女朋友真好。”

    乔忘栖看了一眼kitto,神色略显寡淡的点了个头,便转身要走。

    kitto急忙叫住了他,“你知道你女朋友在剧组跟男主角眉来眼去的事情吗?”

    这话,让乔忘栖顿住脚步,回头看向kitto。

    kitto见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立马得意起来,“我们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挺乱的,你可要看好你女朋友了,说不定哪天她就劈腿了。”

    说完,她走过去,将一张写着自己联系方式的纸条从胸部拿出来,暧昧的塞往乔忘栖的手里,“我对你挺感兴趣的,如果觉得寂寞了可以联系我哦。”

    乔忘栖当着kitto的面,直接将那张制片丢在了地上,并用脚踩了踩。

    kitto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发作。

    男人转身就走,全程都没跟他说一句话,忽视得彻底。

    kitto自打知道自己的美貌对男人很管用之后,就一直用这个‘武器’来勾搭男人,无往不利的。

    包括这次的女二号,也是她靠着美貌和身体睡来的。

    没想到都签约了,制片人和导演临场变了卦。

    这让她很不爽,烦躁的来这里抽烟,却巧遇了江羡跟她的男朋友。

    那会儿kitto就很不爽的在想,你抢走的的角色,那我就抢走你男人好了。

    没想到这男人却是他为无物!

    kitto的自尊心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她冷冷的想,她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偷腥的男人?

    她非要搞到手不可!

    哪怕不为出口气,也要证明一下自己的魅力!

    杰瑞本来以为,江羡需要点时间才能说服乔忘栖。

    更或者压根没办法说服乔忘栖的。

    毕竟他跟乔忘栖认识这么久,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还挺遗憾的让导演做好心理准备。

    导演当时还非常的惋惜,“杰瑞,你也是看到片子的,她太棒了!如果错过会我会很遗憾很遗憾的!”

    杰瑞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并且很悔恨当初为什么没看到江羡的潜力,只注重于她的美貌去了。

    ——

    乔忘栖:吃亏是不可能吃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