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之怪江羡长得太漂亮了,人们第一眼都只关注她的美貌,而忽略了她的才华。

    两人都在那儿灰心丧气的,却不想江羡很快就回来告诉他们,愿意换角。

    “MR乔愿意让你换?”杰瑞不敢置信的问道。

    “当然。”江羡点点头。

    杰瑞差点没跳起来,“真的!”

    “真的。”江羡被他夸张的表情逗得啼笑皆非,“不过合约方面,还得你去跟我经纪人谈。”

    “没问题!”杰瑞答应得十分爽快,“条件任你开!”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签合约了。

    很快调换角色的事情就安排好了,他们还得在潜山停留两天。

    有了前车之鉴,杰瑞到是很小心,还多请了一队安保人员来保护剧组的安全。

    本来乔忘栖第二天就要走的,多留一天还是出于对江羡的担心。

    可因为她们要多停留,他不放心,但自己又实在抽不开身,只得再次给程砚安打电话,“帮我在你那里抽调一堆人手过来保护我太太的安全。”

    程砚安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说,“大哥,拜托,你把我当私人保镖呢?”

    “别人我信不过。”乔忘栖补充一句。

    程砚安也是服了,“行行行,我安排人,但你得给我点什么好处吧?”

    “帮你们的系统升级。”

    程砚安吐掉烟嘴,“我干!别说是两天了,多少天都行!”

    于是第二天一早,江羡到片场的时候,身边跟了八个身穿迷彩服的专属保镖。

    她有点不自在,但那些人就亦步亦趋的跟着,说是队长下的命令,他们必须听从。

    男女主已经离开潜山去拍另外的戏份了,只有江羡和kitto留在这边补拍镜头。

    kitto那边拍得不是很顺利,场记赶时间,抽了不少人过去。

    这样一来江羡这边就少了不少的人,导演犯难的说,“没群演啊,怎么拍啊?能不能把二组的人调回来?”

    二组导演也很为难的说,“调不走啊,我这边还茶人呢。”

    江羡听到两人的对话,想了想过去说道,“缺多少人?”

    “二十多个吧,还得都是身材魁梧的男人才行。”

    江羡盘算了一下说,“我能找到,你准备准备,一小时后开拍。”

    导演将信将疑,觉得江羡在开玩笑。

    就算她把她的保镖都抽过来充当群演也不够的,毕竟镜头里要带到才行,而且露了脸的还不能重复使用。

    可江羡说得信誓旦旦的,他也只能冒险试一试了。

    江羡回到保姆车里,拿出手机打电话。

    红姐看到后说,“没信号的,打不出去。”

    “那我去找找信号。”她拿着手机往一处小山丘走去。

    红姐想说没用的,她早就试过了。

    可没多会儿江羡就回来了,说电话打通了。

    红姐疑惑的拿着自己手机去了江羡去的小山丘,哪里有什么信号。

    她败兴而归,问江羡,“你真的找到信号了?”

    “对啊。”

    “那我去怎么没有。”

    “可能我运气比较好吧。”江羡回答得一点都不心虚。

    红姐信了,没再纠结这事,而是问江羡,“你从哪儿跟导演找来群演啊?”

    “一会你就知道了。”江羡故意卖了个关子。

    过了一会儿,红姐慌慌张张的跑来找正在小憩的江羡,“羡羡,不好了,那些劫匪回来寻仇了!咱们赶紧找地方多起来吧!”

    江羡揉揉眼睛,一脸的慵懒,“躲什么?他们是我叫来的。”

    红姐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叫来的?

    红姐脑子一转,联想到了什么,惊诧的问,“你别跟我说,你找的群演是那群劫匪!”

    “对啊。”

    红姐,“……”

    到底是她的问题,还是这个世界的问题!

    江羡为什么能回答得这么理直气壮!!

    那些是劫匪啊!

    劫匪啊!

    红姐内心一阵狂躁,被堵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而江羡则伸伸懒腰下车去找那些劫匪了。

    因为劫匪们的到来,剧组的人都聚在一起戒备的等着她们。

    两边对峙,一触即发。

    一个工作人员结结巴巴的喊话,“你们……要,要做什么!”

    昆塔不耐烦的问,“江小姐呢?”

    “在,在休息。”

    “行吧,那等她睡醒再说。”昆塔叫兄弟们找地方坐下等。

    那些人是坐下了,可剧组的人这边却慌慌张张的,不敢有半点松懈,深怕他们突然发起攻击。

    江羡及时出现,解救了他们。

    昆塔一看到江羡,立马跳了起来。

    他刚要开口呢,江羡身边的八个保镖立马围了过去。

    昆塔脸色一变,以为江羡耍诈把自己骗来抓捕,却听江羡喊了一声,“别紧张别紧张,是我叫他们来的。”

    有了江羡的发话,阿尔法小队立马收起气势,回到江羡身后。

    昆塔看到阿尔法小队的对标,神色微微一紧。

    那可是联合部队的人,这女人怎么会跟联合部队的人有关系?

    不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江羡就说道,“我请你们来是来赚钱的。”

    昆塔,“???”

    他们赚钱的方式就只有一种,抢!

    一直躲着的导演这会也出来了,江羡跟他说道,“导演,这就是我找来的群演,你看合适不?”

    导演,“???”

    请真劫匪来演劫匪……

    这操作也太骚了。

    导演内心想拒绝的,可他不敢拒绝,因为那群劫匪正瞪着他呢。

    他胡乱点头,“可,可以的吧。”

    “那就行,昆塔,你带你的兄弟们去做个登记。”江羡吩咐昆塔。

    昆塔招招手,一群人就去找剧组的工作人员登记人数和名字了。

    开拍前,昆塔有点紧张的来找江羡,“江小姐,我没演过戏,不知道怎么演,一会要是搞砸了你可别生气。”

    江羡安慰他说,“没事,你们只需要本色演出就行。”

    昆塔,“……”

    真的有点……憋屈。

    可他还是按照工作人员的要求去做准备了。

    随后的画面诡异得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昆塔的人演劫匪,阿尔法小队的人饰演随女二号一起参加救援的正方人员,与劫匪展开了搏斗。

    一开始没什么配合,再加上没有真正演过戏,有点难以控制,达不到导演要的效果。

    偏偏导演又不敢呵斥,只能一遍遍的小声提醒,“再拍一次吧。”

    江羡蹙了蹙眉,找导演借了喇叭对众人喊道,“全都认真一定行不行?再这么拍下去,天黑了也拍不完!我还要回去睡美容觉呢!”

    昆塔等人一听到美容觉三个字,就后背发凉,立马认真起来。

    这一次的效果好了不少,过了一条。

    导演也找到一点感觉了,会给众人讲戏。

    江羡还不忘提醒他们,“都给我认真记下了,知道不?”

    众人一致点头,“记下了。”

    后续的拍摄就顺利多了,导演也找到了底气,谁表现不好也会训斥了。

    每个被训斥的人其实心里都不服的,可他们一看到导演身后的江羡,就又都低下了头,乖乖的接受训斥,还会跟导演道歉说自己表现不好,会改进什么的。

    看得一旁的红姐都快傻眼了。

    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劫匪来当群演。

    真是一个敢当,一个敢用啊。

    结束当天的拍摄后,统筹给每位群演派发劳务费。

    昆塔拿到钱,一时间感慨万千。

    明明就很少的钱,为什么他会觉得很满足?

    就连他那些兄弟们都一个个的跑来找昆塔问,“大哥,你问问江小姐,明天还需要群演不?”

    “是啊大哥,你去问问吧,这钱,拿着踏实啊。”

    昆塔把钱叠好放在口袋里,轻轻的拍了拍,这才跑去找江羡。

    江羡正卸妆呢,昆塔过来问她,“江小姐,明天还要群演不?”

    “要的,你们明天早点来,明天的任务有点重,别掉链子。”

    “好的!”昆塔高兴的走了。

    红姐一脸黑线的问江羡,“这要是叫乔先生知道了,少不了你好果子吃。”

    江羡才不在意呢,“他工作忙,这两天是来不了了。”

    “你就嚣张吧。”

    结果晚上江羡刚准备睡下,乔忘栖就来了。

    她有点惊讶,“你不是说要忙吗?”

    “嗯,忙完了过来的。”乔忘栖回答道。

    江羡惊讶的看着他,从市区到这里,开车也要三个多小时。

    算算时间,他是傍晚七点出发的。

    那时候天都黑了,他还赶来做什么,很累的。

    “那你明天不用工作了?”

    “不,明天一早赶回去。”

    “……”

    江羡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却觉得心里的某个位置被填得很满,很满。

    她心疼的让他赶紧洗完澡睡下,本来乔忘栖还要例行问一些她拍摄的事情,却被江羡强行要求闭嘴睡觉。

    第二天早上五点,乔忘栖就得起床返回市区。

    江羡迷迷糊糊的抱了抱他,“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你再睡会吧。”乔忘栖亲了亲她额头,抱了抱她后才起身离开。

    少了男人的体温,江羡翻来覆去的没睡好。

    红姐送早餐来的时候,问起江羡,“昨晚乔先生来过?”

    “嗯。”江羡喝着粥应了一声。

    “他一个人来的?”

    “应该不是吧,应该有司机。”

    可红姐却说,“应该是自己开车来的,有司机的话,他都会提前让准备房间的,我昨晚可没接到通知。”

    江羡顿了一下,抬眸看向红姐。

    可能……真是一个人来的。’

    他连夜赶来,又一大早的离开,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担心她吧……

    是担心她了。

    红姐也这么说,“我看是乔先生担心你,才这样奔波的,他对你是真的很好。”

    “是啊。”这一点,江羡也很认同,“他对我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