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剧组一行人抵达拍摄地点的时候,昆塔等人已经早早的在等着了。

    他们还把现场收拾得井然有序,昆塔一脸灿烂的来找江羡,像个等着被夸奖的小朋友一样,“江小姐,早上好,我们把这里整理好了,可以直接拍的。”

    “嗯,表现不错。”江羡赞许了两句。

    昆塔就笑得更灿烂了,屁颠屁颠的跑回去安排自己的兄弟了。

    今天全是大群戏,两组合并在一起拍,kitto也在。

    但她今天的状态不是很佳,说是嗓子哑了,没办法说台词,只能对口型。

    好在她的台词不是很多,导演迁就着拍了。

    一整天紧密锣鼓的拍摄,到下午四点的时候,江羡的部分拍完了,只有kitto还有几条。

    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有些疲了,状态也不是很好,全都靠毅力在坚持。

    偏偏kitto这几条一直出状况,怎么都达不到标准。

    不仅工作人员开始有情绪,连群演们都开始有情绪了。

    工作人员还会客气点,毕竟以后还要一起拍的。

    可这些劫匪们就没那么好脾气了,脾气不好的甚至直接开始骂骂咧咧了,“到底会不会演啊?牵头猪来也比她演得好吧,这种人是怎么当上演员的?简直拖了剧组的后腿嘛!”

    kitto听到这话,脸色很是难堪。

    她咬着牙继续拍摄,这次好了一点,勉强过了几条。

    最后一条的难度大一点,kitto所饰演的角色要因为逃命而掉下了山崖。

    导演喊了开始之后,她就开始没命的跑,劫匪们在后面穷追猛赶。

    到了预定的地点,她顺势一滚。

    姿势不是很完美,但天色已经很晚了,再拍可能会耽误所有人,便喊过了。

    kitto也被人扶了起来,她疼得直哼哼,“总算过了。”

    昆塔正往回走,听到这声音突然顿了一下,回头奇怪的看了kitto一眼。

    kitto心虚的低下了头,昆塔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

    他找到江羡,跟她道别。

    毕竟这次一别,可能就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一个铁血男儿,平日里蛮横惯了,还真没生出这种奇怪的情绪来。

    他别扭的找到江羡,“江小姐,今天的拍摄结束了,你也要走了,以后……怕是没机会见面了,兄弟们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昆塔在裤兜里掏了掏,却迟迟没有拿出来,耳根子还红了。

    他一个大男人,第一次送女人东西,觉得难为情极了。

    “什么礼物,快点拿出来啊。”江羡催促他。

    昆塔抿了抿唇,才将礼物从兜里掏了出来。

    是一块类似心形的石头……

    EMM怎么说呢,很直男的礼物了。

    昆塔解释说,“不值什么钱,是我祖父留给我的,送给你吧。”

    “谢谢。”江羡很大方的接下了礼物,握在手里有些暖暖的。

    石头表面已经被盘得有些光滑了,挺有手感的。

    江羡掂量了一下说,“替我谢谢你的兄弟们,还有,我也给你们准备了礼物。”

    昆塔有点惊讶,好奇的问,“什么礼物?”

    “这是远璃会会长的联系方式,你去找他,就说是我让你去的。”江羡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昆塔第二次听她说起远璃会了,第一次他以为江羡是略知一二故意说出来吓唬自己的。

    可现在她居然给了远璃会会长的联系方式,让昆塔震惊不已。

    他怔愣着没有马上接过去。

    江羡说,“你们一直这样四处流窜也不是办法,饱一顿饿一顿的,不如去远璃会找个事做,我看你们的年纪也都差不多了,刚才跟他们闲聊了一下,发现好多人都还没女朋友,去远璃会就能安定下来好好的谈个恋爱了,毕竟好人家的女孩子谁愿意跟土匪谈恋爱不是?”

    昆塔突然间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他狠狠的憋了回去,但微微泛红的双眼却出卖了他的心思,“谢谢江小姐。”

    “好了不用客气了,赶紧去吧,我要回去睡美容觉了。”

    昆塔迅速接过纸条转身就走,生怕接晚了会惹恼她一样。

    等到众人收拾完毕下山的时候,昆塔和他的兄弟们站在山上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开。

    江羡回到酒店,心想着今晚乔忘栖回不回来。

    但她没有打电话,只是这么猜测着。

    晚上十点的时候,她手机响了。

    她本来在洗手间洗脸的,听到电话响起,火速的冲了出来,以为是乔忘栖打来的。

    结果不是,她还有点失落。

    电话是连舟打来的,她有气无力的接起,“见到昆塔等人了?”

    “你给我弄一群土匪来做什么?”连舟一脸黑线的问。

    隔着电话,江羡也能想到连舟此刻是什么表情,她说道,“你就给他们找点事做吧。”

    “你真是想得出来……”连舟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尽给我找麻烦事。”

    “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要睡了。”江羡打了个哈欠,就要挂断电话。

    连舟急忙说道,“对了,那个叫昆塔的人说让你小心kitto。”

    江羡顿了顿,问,“他还说别的什么没有?”

    “那到没有,只是提醒了这么一句。”

    “行,我知道了。”江羡挂了电话,细细的想了一下昆塔让连舟转达的话。

    大约是想明白了,才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房门被敲响,江羡收起思绪去开门。

    她以为是红姐,或者是剧组的其他人,更或者是酒店的服务员。

    没想到是乔忘栖!

    她眼睛一亮,惊讶的叫道,“怎么是你?我以为你今晚不会来的。”

    乔忘栖有些风尘仆仆,捧着江羡的头亲了她一口才走进来说,“我放心不下你,怎么可能不来。”

    “所以你是一个人开车来的?”

    “嗯。”

    得到肯定的答案,江羡一阵心疼,“那你得多累啊,每天来回的这么跑。”

    “但是见到你就不觉得累了。”乔忘栖说道。

    江羡承认自己被感动到了。

    他一天来回开六个多小时的车,只因为想见她一面,想陪陪她,仅此而已。

    这份用心,天地可鉴。

    “其实你不用每天都来的,太辛苦了,而且我只多拍两天而已,拍完就回去了。”

    乔忘栖却不这么认为,他回答得很笃定,“我想见你,想陪你就来了,这份想念抵得过那些辛苦,而且见到你,我就不觉得辛苦了。”

    他这是有情饮水饱吗?

    江羡笑了起来,靠在他怀里蹭了蹭,“知道啦!那我们快睡觉吧!”

    “我觉得我应该洗个澡……”

    “那我帮你啊。”

    乔忘栖咳咳两声,“你确定?”

    “要不要吧你。”

    乔忘栖的回答是直接拉她去洗手间。

    没多久,洗手间里响起阵阵缱绻的缠绵声。

    江羡

    突然后悔帮他了,本意是觉得他太累了,想让他舒适一点的,没想到反而更折腾了。

    而且这男人都不知道累的吗?!

    昨晚没睡一会,早上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去工作,上了一天班又开三个多小时的车回来。

    忙得都连轴转了,居然还这么能折腾。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心疼他了!

    多心疼心疼自己不好么?

    腰都快断了的说!

    ……

    回到市区之后,大部分的戏份都是在棚里拍摄。

    虽然每天的工作量都还挺大的,但江羡都能应付得来。

    而且很多动作她都是亲自上阵的,完成得又好又漂亮,连武术指导看了都说好。

    杰瑞和导演还时不时的庆幸他们做了最聪明的换角决定,特别是剪片子的时候,导演就会特别激动。

    因为画面太美了。

    kitto听着这些夸奖,心里酸得要死。

    那些夸奖原本的都应该属于她的,是江羡抢走了她的角色和这些赞美。

    而且她还发现,江羡的那个男朋友,每天都会来接江羡下班。

    两个人的感情好到让全剧组的人羡慕。

    kitto又试着去勾搭过乔忘栖,但每次都没能成功。

    她严重怀疑这男人眼睛瞎了,不止如此,可能耳朵也聋了。

    不然怎么每次都看不见她,也听不到她的话呢?

    kitto只差没脱光衣服站在他面前了,这让她很是挫败。

    又是一天被训斥之后,kitto直接赌气的走了,去酒吧里喝闷酒。

    一个情人打电话来约她,kitto去了,跟情人一番翻云覆雨之后,她趴在男人胸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你既然能把我弄进这个剧组,那有没有办法帮我刷掉一个人啊?”

    “是谁惹到我宝贝儿了?”秃头男人色眯眯的拍了拍她的屁股问道,“除了男女主角之外,其他的,任你开口。”

    “当然不是男女主角。”kitto抬起头来,枕着他的胸口说道,“就是那个抢了我女二号的江羡,你把她给我换掉吧,我快烦死她了。”

    秃头男人一听这名字,就蹙起眉头说,“这个人?可动不得。”

    “为什么啊!你是不是说除了男女主角谁都可以的吗?”kitto不能理解的问。

    秃头男人将她从身上推开,起身开始穿衣服,一边穿一边说,“这个项目大部分的钱,都是她背后的人出的,你说怎么动?”

    kitto有点吃惊,“你没搞错吧?她背后的人?谁啊?这可是个大项目。”

    “我怎么可能会搞错,上面都交代了,要对她特别照顾,你没看杰瑞对她态度很好啊?”

    kitto细想了一下,的确如此,顿时有些丧气,“是她的金主吗?”

    “好像说是男朋友。”

    那个俊美的东方男人?

    看上去……是挺有钱的。

    可kitto没想到他会这么有钱。

    就他们这部戏,完全是个烧钱的项目,不少投资人都望而却步呢。

    本来以为要花一段时间融资才能开拍的,没想到江羡的角色定下之后,就开机了,说是预算够了。

    算起来,应该就是江羡的男朋友赞助了不少的钱。

    kitto愈发的吃味起来,长得好看也就算了,还对江羡那么好。

    不止如此,那男人还很有钱!

    江羡好像所有的好事都占尽了啊。

    这种好事怎么就轮不到她呢?!

    ——

    三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