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文允诺见到苏同恩的时候,发现她气色很差,就关心的问了两句。

    苏同恩只说没睡好,没有告诉她自己见到了乔忘栖的事。

    “你回来之后就一直状态不好,要不还是去看看心理医生吧?”文允诺担心的道。

    “没事,走吧。”苏同恩淡漠的揭过。

    文允诺也不好多说什么,跟着苏同恩一起到了MS大学。

    到学校门口后,她让苏同恩在车子里等,自己匆匆的进入学校。

    今天学校的人格外的多,明明还不到开学的时候啊。

    而且那些学生都很兴奋的样子,文允诺好奇的拉住一个校友打听了一下,才从对方口中得知有剧组在学校拍戏。

    听说来的都是国际巨星,所以才有不少校友慕名而来。

    文允诺自己就是明星,对这种事情自然不热衷,她甚至有些瞧不起那些追星的人。

    俨然忘了若是没有粉丝的追崇,自己便不是什么明星了。

    她往海主任的办公室走了去,快到门口的时候,见海主任出来了。

    他正满脸悦色的跟还没出门口的人在说话,眉飞色舞的,和平日里严肃的形象完全不同。

    看样子他是有客人,文允诺便在一旁登了一下。

    海主任说了几句话之后,文允诺便瞧见了海主任的客人。

    是她!

    江羡!

    文允诺下意识的躲在了柱子后面,怕江羡看到她。

    可她又忍不住好奇的探出头去偷偷地打量,见海主任和江羡抱了抱,似在道别的样子。

    她咬了咬牙,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江羡和海主任道别之后,转身走了。

    文允诺没有马上去找海主任,而是努力在平复自己的心情。

    等到平复得差不多了,她才过去敲响了海主任办公室的门。

    “请进。”海主任客气的开口。

    文允诺进去,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海主任。”

    “是你啊,进来吧,坐,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文允诺表情有点不自在。

    海主任猜到她来找自己的原因,就主动说道,“你是为了论文的事来的吧?”

    “嗯。”文允诺十分不能理解的问,“海主任,您之前还说我的论文很好,是今年最好的,为什么还是被刷下来了?我想知道个原因。”

    海主任听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事吧,我也不好说,我知道你想进研究小组,但确实被刷了,至于原因,我现在也还没等到准确答复,要不回头我了解好情况后再答复你?”

    “可就要过了选拔的时间了,我等不起。”文允诺着急的道。

    “我知道,但现在也只能这样,没有别的办法。”海主任也很为难。

    包括他今天也问了lishen,可她还是没有给原因,只说不符合。

    文允诺吸吸鼻子,强忍着愤怒的冲动,僵硬着跟海主任道别,“既然海主任也不能说明原因,那我就自己去问,或者申请学校仲裁吧。”

    “……这,”海主任一脸为难。

    可文允诺已经不悦的走了,留下海主任无奈叹气。

    文允诺一直绷着情绪,直到回到了车上,苏同恩问起的时候,才没忍住崩溃起来,“还是没有任何原因,只说我被刷了。”

    “这怎么可能呢?”苏同恩也不能理解。

    “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文允诺红着眼有些哽咽的道,“不过,我在海主任那里碰到了一个人。”

    待苏同恩疑惑时,她才开口道,“是江羡,我看到她有说有笑的从海主任的办公室出来。”

    “她怎么会在那里?”苏同恩也十分诧异。

    文允诺拿出自己拍的照片给她,“你看,他们还拥抱道别的,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

    苏同恩拿过手机翻阅着照片,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才沉着眸说,“说不准你的论文被刷,就是她在这里面搞的鬼。”

    这个想法和文允诺想到一块儿去了,她咬着牙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没想到江羡会这么卑鄙,要对我这样赶尽杀绝!”

    “咱们先冷静一点。”苏同恩攥着手机,双眸微微转动着,思索着解决办法。

    “这样,你先稳住海主任这边,咱们找媒体把这些照片公开,就说江羡靠美色利诱MS大学的著名教授否了你的论文。”

    文允诺听到她的安排,也觉得可行,便点了头,“这样可以,我拍照片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姐妹俩一合计,便开始反击江羡了。

    文允诺的意思是要越快越好,怕错过了lishen教授的研究小组选拔。

    所以当天新闻就出来了。

    因为江羡在国外的影响力并不是很大,所以苏同恩特别找了国内的媒体去放的这个消息。

    加上买了不少营销号下场带节奏,很快就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什么江羡对文允诺赶尽杀绝。

    流量明星毫无底线对文化下手。

    江羡靠美色蛊惑著名大学主任刷了对手的论文等等。

    一开始还没说江羡的对手是谁,但大家都有猜到。

    毕竟娱乐圈的高材生,出了名的,且是江羡对家的,只有那么很明确的一个。

    这一新闻爆出之后,立马惹起了众怒。

    特别是一些看不惯流量明星的老艺术家们,更是借着这个势头就痛骂流量,说是流量明星把娱乐圈搞得乌烟瘴气什么的。

    甚至还有黑粉发起了一个话题,说江羡是个失格偶像,请她出来道歉并退出娱乐圈等无理要求。

    国外跟国内是有时差的,在国内新闻闹得纷纷扬扬的时候,江羡在国外还并不知情。

    到是红姐深夜接到电话,吓得一个激灵,急忙上网查看新闻。

    越看越来气,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啊!

    还有,那照片不过是最礼仪的拥抱而已,怎么就被营销号说成是勾引学者了?

    最最让红姐无法忍受的是,她文允诺多大脸啊,需要江羡这样牺牲自己去为难她?

    她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都说国内网民人均小学生水平,这话说得真是挺可观的。

    别人一煽风点火,就开始跟风喷人,没有一点判断力。

    文允诺更是在事情发酵得正热的时候,发了一条微博。

    【文允诺V:很无助,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谢谢支持我的粉丝,谢谢,我会坚强面对的。】

    她这一把火,直接把整个事件烧到最旺了。

    好多人跑去她微博留言说心疼她什么的,顺便再踩江羡几脚。

    【江白莲当真是不要脸,自己没点真材实料,仗着自己家世好就这样为所欲为吗?】

    【嫉妒别人的才华也不用做出这种恶心的人的事情吧?这种人怎么配当偶像的!】

    【就没人能制裁得了她吗?可以去哪里举报吗?】

    事情发酵得有点快,一看就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

    红姐现在可没时间去查是谁在搞鬼,她现在着急灭火,迅速让工作室的人去控评反黑一条龙,一边给江羡打电话。

    电话被接起,传来的却是乔忘栖的声音,“怎么了?”

    “出了点事……”

    即使隔着电话,红姐都心虚得说话打结。

    在乔忘栖的追问之下,她才把事情的原委跟乔忘栖说明白了。

    “她做事一向有分寸,你先不用管,让它发酵吧。”乔忘栖淡淡的吩咐道。

    言外之意,他相信江羡,不管发生任何,他都会站在江羡这一边。

    “如果继续这样发酵,可能会引起很大的轰动……”红姐最担心的是这一点。

    舆论这东西,真的能杀死人。

    她怕到时候江羡口碑全面崩盘,会让她再无翻身的可能。

    “这点你不用担心,主流媒体不会随意报道这事的。”

    有了乔忘栖这个答复,红姐心里才有了数,“那羡羡那边,我要和她说吗?”

    “我来和她说。”

    “好。”

    挂了电话,乔忘栖回到床上。

    江羡迷迷糊糊的伸手摸了摸,乔忘栖将手送上。

    她摸到之后,无意识的与他十指相扣,随后继续睡去。

    早上江羡醒来,有些疲惫的想赖床,几乎是乔忘栖抱着她去洗漱的,甚至还要上手给她穿衣服。

    好在江羡自己觉得羞愧硬撑着起床了,她一边化妆一边打哈欠。

    看得乔忘栖一阵心疼,“都连续拍了十多天了,都不休个假的吗?”

    江羡哈欠连天的道,“行程太赶了,我还得赶紧拍完回去给摇滚少女做宣传呢。”

    见乔忘栖一脸心疼的样子,她笑着说道,“比起其它艺人,我已经很轻松了,推了很多工作了。”

    毕竟自己是老板,话语权比较多。

    不像其他艺人,只能成为工具人。

    乔忘栖拿起眼线笔说,“我来给你画眼线吧。”

    江羡半信半疑,“你真会?”

    “嗯,我练了很久。”

    江羡看他拿眼线笔的姿势挺像模像样的,就安心交给他了。

    虽然他之前练习了很久,但还是第一次给真人画,手感上还是有所不同的。

    好在比划了几下后,找到了感觉,慢慢给江羡画眼线。

    江羡小心得都不敢动弹,生怕影响到他的操作。

    比自己画要多费了一些时间,但乔忘栖画完之后仔细检查了一下后点了头,“可以。”

    江羡迅速拿起镜子看了看,“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听到她的夸奖,乔忘栖觉得一切都值得了,“看来以后可以经常给你画眼线了。”

    “可以啊,不过先说好,只能给我画,其他人都不行。”江羡提出自己的要求。

    这个好说。

    乔忘栖想也不想就点头,“嗯,只给你画。”

    江羡满足的笑了起来,“好了,我要去片场了。”

    “我送你去。”

    “其实你不用每天都接送的,反正剧组有车接送呢。”

    乔忘栖摸摸她的头,“我说了,我愿意去做这些,而且并不觉得累。”

    “好,让你接让你接。”江羡都被他给逗笑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去了片场,江羡和他道别,叮嘱他开车小心后才往片场走。

    她与kitto在门口遇上了。

    刚才她跟乔忘栖难舍难分道别的样子,都叫kitto看见了。

    她一脸酸鄙的样子,双手环胸的道,“有的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也不知道她男朋友知不知道。”

    吃着碗里?

    看着锅里?

    有乔忘栖这种碗,她还能看上别的锅?

    江羡挑眉看向kitto,仿佛是在挑衅,让kitto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