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o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觉得江羡这人也太能装了,新闻都满天飞了,她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kitto讥诮的笑道,“本来以为你品位很高,毕竟男朋友长得帅气,没想到你也有重口味的时候,像MS大学里老教师那种老学究你也吃得下去?你还真是不挑啊。”

    老学究?

    江羡忽然有点听不懂这女人的话了。

    但秉持着就算听不懂也要维持镇定的精神,她只是不屑的笑笑后径直去了化妆室。

    这可把kitto气坏了,她愤愤的骂道,“还装呢!什么牌子的垃圾袋这么能装啊!”

    她今天不许得撕碎这女人伪善的嘴脸才行!

    kitto气鼓鼓的跟着江羡进了化妆室,一进去就踢了踢江羡的椅子。

    一旁的化妆师见状,知道情况不妙,赶紧避开,怕被牵连。

    女艺人之间的撕逼,在圈子里挺常见的,大家大多是明哲保身。

    kitto踢完后还不解气,冷嘲的道,“江羡,你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啊?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跟你比起来,我觉得我善良多了,至少我不会去搞别人辛辛苦苦写的论文,你的这种行为简直恶毒!”

    论文?

    江羡疑惑的看向她,“少说这些废话,直接说事。”

    kitto被她一句哈给堵得难受,气急败坏的骂道,“你都不知道新闻吗?你在国内被骂得很惨好吗?因为嫉妒你对手的才华,跑去勾引对方的博导,把你对手的论文都搞黄了,简直恶毒!我虽然也不是好人,但我至少对有学问的人还是很尊重的!你简直就是一颗老鼠屎!”

    行吧,江羡这会儿明白kitto在说什么了。

    勾引博导?

    海主任吗?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不过,她更好奇谁是她的对手啊。

    “行了,骂完了骂爽了就赶紧让开,别耽误化妆师给我化妆。”江羡嫌弃的推开了kitto,叫了化妆师一声后,拿出手机去看新闻了。

    就这样?

    kitto不敢置信的看着江羡。

    自己骂了那么一通,她就这种反应?

    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

    kitto气鼓鼓的,憋了一肚子的气,还没办法发泄,只能愤愤的坐在椅子上化妆。

    江羡趁着化妆的空档看了一下国内的新闻,可算明白整件事情的原委了。

    感情文允诺也是入选学员之一啊。

    她还真没注意到!

    细细想了一下,好像有个叫苏什么的论文被自己否定了。

    原因很简单,那份论文的核心部分是抄袭的。

    论文抄袭在学术圈属于很严重的事件,如若公开的话,抄袭者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永远没办法翻身了。

    特别是像MS大学这种要求很高的学府,更是不能容忍这事。

    如果公开,她会被直接开除学籍。

    当时她否掉那篇论文的时候,海主任还说了,对方是个很努力的学生。

    江羡本着给对方留一条生路的想法,就没说否掉论文的原因,却不想这人就是文允诺啊。

    还编排了这么大一出好戏,也是够能折腾的。

    说真的,要不是文允诺这么一闹,她都快忘记这号人了。

    而且谁能想到,文允诺本姓姓苏啊?

    江羡翻阅到文允诺装可怜那条微博,不由得想起了kitto刚才的一句话。

    什么牌子的垃圾袋这么能装呢?

    关键还有那么多不明事理的

    网友因为心疼她而反过来踩自己。

    这就让她很不爽了!

    特别是曝光的照片,什么鬼哦!

    就是跟人礼节性的抱了抱,怎么就说成是她在勾引人了?

    江羡知道这个世界对长得漂亮的女人是有偏见的,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恶意。

    关键很多辱骂她的人,还是女性同胞。

    她挺无奈的,给红姐发了信息问新闻的事。

    红姐说,“我昨晚跟乔先生联系过了,他的意思是清者自清,无需理会。”

    “他就这么相信我啊?”江羡都被红姐的话给逗笑了。

    行吧,她最近还挺忙的,是没那闲工夫去理会。

    今天拍摄的时候,导演特别来找了江羡,旁敲侧击的关心了一番,大约是怕她被新闻影响到心情。

    江羡的状态很好,才让导演打消了顾虑。

    一旁的kitto见导演还在关心她,就更不能理解了。

    真不知道江羡到底用了什么狐媚子办法,让所有人都站在她那边!

    她就等着看吧,看她还能得意到几时。

    下午快结束拍摄的时候,kitto特别跑到大门口去等着。

    果然叫她等到了江羡的男朋友,她迅速走了过去,拦着乔忘栖说道,“你知道你女朋友在外面乱搞吗?”

    乔忘栖薄唇紧抿,眸色微寒的看了一眼kitto。

    kitto顿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故作镇定的道,“你瞪我做什么?又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说,新闻上都说了,她勾搭老男人。”

    乔忘栖耐心用尽,直接避开她往里走。

    kitto不死心的伸手拦住他,“你没听到我的话吗?你女朋友在外勾搭老男人!”

    “你再说一次试试。”乔忘栖久不开口,声音略显低哑,却叫人心里发寒。

    kitto怯弱的退了退,紧张的看了看男人那阴鸷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我,我又没乱说,是新闻上说的呀。”

    “明天开始,你不用来剧组了。”乔忘栖冷冽的丢下一句,直接甩开kitto往里走。

    “你什么意思啊?”kitto本来想追上去的,可没那个勇气,只能在原地没有任何威慑的问了一句。

    只是,没人回答她。

    化妆室里,江羡正在卸妆,一旁的工作人员把在外面看到的事都跟她说了。

    她听得还挺高兴的。

    还惋惜没能亲眼看到呢。

    工作人员说,“江小姐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才不是那些新闻上所说的样子呢,到是kitto……”

    她压低了声音说,“我前两天还看到她上了我们项目组一个负责人的车,两人关系很不一般,那个负责人都五十好几了,秃头大肚子,她口味才重吧!”

    化妆师也跟着附议,“昨天我给她化妆的时候,听到她打电话跟人打情骂俏,说的更不堪入耳呢,好像是那种群趴,你懂得。”

    “天呐,真是看不出来,她长得很甜美,私底下却是这种人……啧啧……”

    江羡卸完妆出来,乔忘栖就在通道尽头的位置等他。

    那里有一束淡淡的光,刚好打在他身上。

    衬得他脸部线条十分清晰,深刻的轮廓在光线下透出几分清隽,惹人心动。

    每次看到乔忘栖这张脸啊,江羡都会忍不住的要感叹感叹。

    那些个看新闻的人,到底有没有判断力啊?

    有乔忘栖这种人间绝色在手,谁还能入她眼啊真是!

    而且她胃口真的不大,只吃得下一个乔忘栖好吗?

    况且……只应付这一个男人,她就已经很吃力

    了,哪里有那闲工夫去应付别的男人啊真是!

    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乔忘栖抬眸,看到了江羡。

    原本还有些冷硬的脸部线条,瞬间就柔和起来,并快步往她走了过来。

    “好了吗?好了就走吧,我们去吃饭。”乔忘栖拿过她的包,揽着她的肩往外走。

    江羡也搂着他的腰,两人并排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见kitto还在,她停下脚步,故意挑衅的对kitto说道,“他是我男人,记住了,别打他的主意,否则我就把你跟劫匪勾结的证据交给警方!”

    kitto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你……”

    “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吧?”江羡帮她说出她说不出来的话,“我不仅知道,我还有证据呢,你小心着点,万一我心情不好,就想送人去喝喝茶什么的。”

    被威胁的kitto,脸色一白,说不出话来。

    江羡舒坦了,这才拉着乔忘栖走,“我想吃鲜虾馄饨了。”

    “好,我们去买食材,回酒店给你做。”

    “好!”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kitto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她又十分后怕,万一江羡真的将证据交给警方,自己就完蛋了。

    而kitto没想到更惨的事情还在后头,她被片方解雇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kitto差点没崩溃,打电话找了好多人,甚至亲自找上门,都没人敢管。

    她的那位情人支支吾吾的说,“你找我也没用,我也没权利管这事,是上面的意思,我都跟你说了别去招惹江羡的,你不信邪,现在后悔也晚了。”

    kitto哪里是后悔,她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

    江羡和乔忘栖当真去买了食材回酒店包鲜虾馄饨,在江羡的央求之下,乔忘栖亲自教她做馅,包馄饨。

    虽然挺难的,但江羡还是做得兴致勃勃的,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

    乔忘栖问她,“你真有kitto勾结劫匪的证据?”

    “没有。”江羡回答得干干脆脆,“我那是吓唬她的。”

    “你就不怕没吓唬住她?”

    江羡傲娇的扬起下巴表示,“她自己做了亏心事自己心里清楚着呢,我随便吓一吓就足够她喝一壶了。”

    也是,心里有鬼的人,哪里经得住吓唬。

    这女人啊,把人性看得够清楚的。

    江羡反问乔忘栖,“新闻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吧,你为什么会相信我,站在我这边呢?”

    乔忘栖过去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说道,“你是我的枕边人,我不相信你相信谁?”

    “万一哪天所有人都站在我的对立面,你怎么办?”

    女人嘛,总会问一些没营养的问题。

    江羡也不例外,明知道甜言蜜语不可信,但她就是要问一问。

    就像每个女人都会问自己另一半,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一样。

    “我可以颠覆所有人,让他们认可你。”

    江羡包馄饨的动作一顿,随后失笑,“大可不必,他们认不认可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站在哪里。”

    “我永远都会和你站一起。”这就是他发自肺腑的答案。

    江羡心满意足起来。

    果然,女人是听不得甜言蜜语的,挺多了会飘。

    就像此刻的江羡,飘乎乎的,还大言不惭的道,“今天的馄饨由我来煮!你只要等着吃就好!我要好好的为你服务!”

    ——

    乔忘栖:江小羡,其实为我服务有很多种,你可以选容易点的,比如……

    江小羡:把嘴给我闭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