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二字,让男人来了兴致,微微靠在岛台上对她笑。

    那笑,有些妖孽,有些勾人。

    江羡强迫自己不去看,认认真真的包着馄饨。

    乔忘栖却故意说道,“江小羡,其实为我服务有很多种方式,你可以选更容易一点的,比如……”

    江羡不用想也知道他要说什么,立马打断他的话,“把嘴给我闭上!”

    哦豁,他闭上了。

    江羡包好馄饨,然后开煮。

    她说到做到,真的没让乔忘栖再碰一下。

    但又按照他说的步骤去做,等到一晚看上去还不错的鲜虾馄饨放到乔忘栖面前时,江羡已经满脸期待着他的夸奖了。

    乔忘栖拿起勺子半开玩笑的问,“要不要喂我?服务更周到的那种。”

    “自己吃!”

    这个服务员好凶哦,可以差评吗?

    乔忘栖只得自己吃,可还米吃上一口,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江羡好奇的看向乔忘栖,“别不是你偷偷叫的餐吧?”

    “我发誓,我没有。”乔忘栖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亲自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匆匆赶来的乔十一和秦粤。

    因为新闻的事,红姐打算回去坐镇,所以调了秦粤过来。

    乔十一听说秦粤要来M国找江羡,他也坐不住了,偷偷就跟来了。

    所以两人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了门口。

    乔十一弱弱的挥手,“嗨,九哥,好久不见啊。”

    乔忘栖的回答是转身就走,一点都不想理会。

    他深深的觉得这两人来得很不是时候。

    秦粤跟乔十一悻悻的进了屋,见江羡正在弄馄饨,乔十一摸着肚子喊道,“嫂子,给我也煮一碗吧,好饿,不,煮两碗,秦粤也没吃呢。”

    “好啊,那你们等一会儿。”江羡拿着剩下的馄饨去煮了。

    还好食材买得多,勉强够四人吃的。

    乔忘栖略有不满,但能克制。

    秦粤给乔十一使眼色,想让他赶紧走,别留在这里当电灯泡。

    无奈那小子这会儿只能看到食物,其他什么也看不见,让秦粤很是无奈。

    乔十一见桌上那碗煮好的馄饨没人动,立马端过来说,“九哥你不吃啊?你不吃我吃了。”

    乔忘栖,“……”

    请问,弟弟成年了还可以揍吗?

    乔十一塞了一大口到嘴巴里,脸色顿时有些奇怪,“这什么馄饨啊,这么难吃……”

    乔忘栖冷冽的眼神扫了过去。

    江羡问询过来问,“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吃啊?我没做过没经验……”

    乔十一把强行把馄饨吞到肚子里,哈了一口气说道,“我说呢,原来是嫂子做的啊,就比五星级餐厅难吃一点点。”

    “真的吗?那你多吃一点啊。”江羡又开心的继续去煮馄饨了。

    乔十一苦兮兮的看向乔忘栖。

    乔忘栖起身丢下一句,“吃完,吃干净了。”

    乔十一差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秦粤在一旁有些幸灾乐祸,“谁叫你要贪吃的。”

    江羡正手忙脚乱的放调理呢,拿起食盐想了想,“我放过了吗?还是没放?”

    “江小羡。”乔忘栖过来拿走了她手里的调味盒说,“你帮我拿一下碗,我来弄剩下的步骤。”

    “好啊。”她便去拿碗了。

    乔忘栖尝了一下,放了盐,不过放得有点咸了,所以他又加了水调和调和,等江羡拿来碗筷后,重新在碗里调味。

    江羡看了很是诧异,“原来还要放这些调料啊,我都不知道呢。”

    “怪我没跟你说清楚。”乔忘栖主动揽责,“好了,可以端出去了。”

    四人一起吃馄饨,只有乔十一那碗是怪味馄饨,其他三碗都很正常。

    江羡还非常得意的问他们,“这个鲜虾馄饨好吃吧!我特别喜欢吃。”

    “是啊,很好吃,我也喜欢吃。”乔十一简直是昧着良心在说话。

    心里有多苦,只有自己清楚了。

    秦粤和江羡说了新闻的事,还为她打抱不平的说,“这事肯定是文允诺那边找人爆的料,羡姐,你打算怎么弄啊?”

    “先看她怎么唱完这出戏吧。”江羡反正不慌不忙的。

    以秦粤对江羡的了解,她必然是心里有数,才会这样不慌不忙。

    既然羡姐心里有数,那她也不担心了,好好的陪羡姐拍完这部电影就行。

    ……

    文允诺发了微博诉苦之后,换来了很多人的同情,也让那些富有同情心的人成为了江羡的黑粉。

    他们开始攻击江羡,说一些很难听的话,反过来却各种安慰文允诺。

    这让她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但只是国内的媒体报道这事,并不能左右这边的结果,所以文允诺又匿名把国外的新闻截图发到学校论坛上。

    很快学校论坛就开始讨论起这件事情来,甚至惊动道理学校高层。

    不少人呼吁要给文允诺一个公道,让学校和海主任出来现身说法。

    谁知第二天,那论坛的帖子就被删得干干净净了。

    文允诺不死心,又匿名发帖。

    很快,这条帖子也404了。

    她气得有些想砸电脑。

    苏同恩安慰她,“既然学校论坛不管这件事,那就找媒体曝光。”

    “好。”文允诺同意了这个做法,她直接找了M国的一个主流媒体曝光此事。

    随后记者就到学校门口去围追堵截学校的领导和涉事人海主任。

    领导到是没堵住,却意外的蹲到了当事人海主任。

    海主任很是无奈的接受媒体采访说,“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请媒体不要以讹传讹,我们学校一直都是公平公正对待每一位学子,没有任何的徇私舞弊,我愿意接受监督。”

    记者不甘心的问,“那为什么学校论坛的帖子会被不停的删除呢?”

    这事儿,海主任就有发言权了,“学校论坛有明文规定,杜绝任何形式的造谣生事,删除的那些帖子,是严格按照这个规定来执行的,如有不服,可以直接走法律程序。”

    看着海主任信誓旦旦的样子,记者也开始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了。

    苏同恩每天都在看着新闻的动态,以掌握事情的进展。

    江羡那边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没找人公关,任由事情在发酵。

    她觉得很奇怪,猜测江羡是不是在憋什么大招。

    以江羡那性子,是不可能这样忍气吞声的。

    为避免夜长梦多,苏同恩还是决定冒险的去见乔忘栖一面。

    早有媒体报道过江羡入住的酒店,想必乔忘栖也在那里。

    苏同恩早早的去酒店等着机会,亲眼看到乔忘栖送江羡去片场。

    又等了一会儿,他回来了,苏同恩迅速过去拦住了他,“我有点事想跟你聊聊。”

    说实话,乔忘栖并不想理会。

    毕竟他们之间的牵扯早已经清算清楚,所以他没打算理会。

    可苏同恩固执的拦住他,“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

    乔忘栖

    拿出手机给江羡发了个消息,“江小羡,我被苏同恩拦住了,她说想跟我聊聊。”

    江羡正化妆呢,看到这消息,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去啊去啊,看看她跟你聊什么。”

    “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不生气,快去,不过时间不能超过五分钟。”

    江羡的消息才发出去,乔忘栖就拨了个语音信息过来。

    她接起喂了两声,却听见乔忘栖跟苏同恩说,“五分钟。”

    “……好。”苏同恩咬牙答应了。

    苏同恩带着乔忘栖去了一旁大堂的休闲区坐下,才局促不安的开口,“我是看了这两天的新闻后有些担心,才来找你的。”

    乔忘栖略微不耐的看了看通话时间。

    已经过去两分四十秒了。

    “虽然我不知道那些事情是真是假,但我还是想劝你一句,你以后是要全面接手乔家的,像江羡这样身份和性格的人不适合你,她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苏同恩咬咬唇,“而且你爷爷也不会允许你跟她在一起的。”

    本来乔忘栖并不想回应她的,打算时间一到转身就走。

    可她非要说江羡的是非,他就不能忍了。

    “谁说的不适合?你?还是谁?”乔忘栖冷笑一声,“我怎么觉得她最合适?而且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我爷爷都没说出口的事,你就知道了?你算命的吗?”

    苏同恩,“……”

    这……还是乔忘栖吗?

    他从前从不会这样没有礼貌的怼人的。

    一定是和江羡在一起之后,被她影响了。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但我是为你好,以后你会懂得。”苏同恩挺委屈的道。

    乔忘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应该是弄错了,不是你现在说什么我听不进去,而是不管你现在还是以后说什么,我都不会听,你要真心为我好就闭上嘴,我会感谢你的。”

    “啧啧……”江羡听着这话,都开始于心不忍了。

    人家好歹也是个女生,还是喜欢他的女生,听到这话得多伤心啊。

    乔忘栖这人,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呢。

    苏同恩脸色一片惨白,她怎么也没想到乔忘栖会这么回应自己。

    心里一阵难受,却只能强撑着说道,“其实她是个颇有心机的人,我妹妹先前去诈她,她却没上当,还说你……说你不孕不育……,你不要被她的表面给迷惑了。”

    四分五十秒,乔忘栖不耐的打断她的话说,“相比起来,你们的手段不是更卑劣吗?她聪明机灵,用了些手段在我看来不过是风月场上的诡计罢了,风月场上的诡计怎么能叫诡计?那不过是我们之间的情趣而已。”

    话音落下,五分整。

    乔忘栖已然起身,“失陪。”

    他利落的转身离开,留下苏同恩怔怔的坐在原地,好半晌回不过神来。

    明明……明明她从前亲耳听到他说,他不喜欢有心机的女人啊。

    所以她不得不装得很单纯,就怕乔忘栖觉得她太有心机太聪明不好驾驭。

    有句话不是说了吗,男人都喜欢单纯一点的女人。

    可怜了她配合着演了那么久的戏,到头来却被他一句风月场上的诡计不叫诡计,叫情趣而打败了。

    苏同恩苦笑一声,总算明白了一个事实。

    他哪里是不喜欢有心机的女人啊。

    他那是不喜欢自己。

    更或者他那个时候就知道自己是个有心机的女人,才故意说这些话给她听的。

    可怜她到现在才明白这个残忍的事实。

    ——

    真的是卡哭了,四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