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还记得呢?”乔觅荷还挺诧异的。

    乔元山冷哼一声,“记得,怎么不记得。”

    不知为何,乔觅荷居然从乔元山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不满。

    但她不好多问,只好说了江羡的事,“你看,江羡引起了很大的舆论,网上很多人都在骂她,连带着我们乔家也被骂了。”

    “现在的人,戾气就是重,生活中有一点不如意,就去网上找存在感。”乔元山义正言辞的骂了一句。

    乔觅荷,“……”

    他到底有没有看到重点啊。

    乔元山戴着眼镜把新闻都看完了后,说了一句,“这小姑娘长得还挺好看的,难怪你九哥会动了凡心。”

    “爷爷……”乔觅荷都无力吐槽了。

    “行了,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你就先回去吧,工作忙的话就不要经常过来了,认真拼事业要紧。”乔元山将平板还给了她,“对了,你的年纪也差不多了,有遇到合适的对象,记得和家里报备报备,可别像你九哥一样,最后才告诉家里人,不像话。”

    乔觅荷愣了一下,“爷爷,我……”

    她想问,我不用联姻吗?

    可她到底是没问出口,只是回答道,“我年纪还小,不考虑这个,先忙事业要紧。”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人生大事也是女人的事业,你也可以安排上。”乔元山叮嘱道。

    “……好。”

    乔觅荷心情有点复杂的跟乔元山道别,回去的路上都还没整明白。

    爷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她以为自己终究会成为联姻的牺牲品,所以从没想过去谈一场恋爱,觉得没必要,反正都是要分开的。

    如果实在要谈,那就从合适的联姻对象中考虑好了。

    而且在她看来,爱情并不是她的必需品,可有可无。

    可现在,爷爷好像变了一样。

    她不知道这种转变到底是好是坏,所以才很不安。

    在乔觅荷走之后,乔元山想了想,还是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过去。

    “小九啊,从小你就是个省心的孩子,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所以我从没怎么约束过你,可最近网上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你不觉得有点不合适啊?”乔元山说得比较委婉,但他知道乔忘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你是怎么想的呀?”

    乔忘栖无奈的笑道,“爷爷,你是不相信我的眼光吗?”

    眼光不眼光的,乔元山到不好说什么,就是觉得吧,闹这么大不好收场啊。

    所以他问,“要不,让乔家的危及公关出手?”

    “不用的,爷爷,你再耐心等两天,就知道结果了。”

    “臭小子,还跟我卖起关子了。”乔元山吹胡子瞪眼的骂道。

    乔忘栖就趁机提到,“爷爷,我能跟您提一个要求吗?”

    “不能。”他还不知道这小子的花花肠子,肯定是让他去江家提亲啥的,或者认可江羡的身份。

    “那行吧。”乔忘栖也没强迫,只是说,“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可别后悔呀。”

    结束和乔元山的通话,乔忘栖无奈的摇摇头。

    如果爷爷知道,江羡就是那位lishen教授,怕是要连夜坐飞机来M国吧。

    这事儿,乔忘栖也是刚知道的。

    江羡答应了去参加MS大学的开学典礼,不少人都来电询问,她嫌烦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结果不知道是谁弄到了她入住酒店房间的电话打了过来,乔忘栖那会儿才知道,原来他的小娇妻还有学霸属性啊。

    藏得还挺深的!

    当年lishen凭借一篇经济学论文,一举在金融界封神。

    乔元山有幸读到了那篇论文,兴匆匆的跟乔忘栖讨论过,说提出这个论点的人,是个奇才。

    还说对方必定会有大成就,甚至还不惜花费重金,请了顶级猎头来猎这位商业奇才。

    结果这猎头连面都没肩上,乔元山还挺惋惜的,惋惜没能将这样的商业奇才收为己用。

    后来没多久,lishen就被MS大学聘请为学校的名誉教授,成为MS大学的传奇人物之一。

    缘分这东西说起来还真有些奇妙。

    原来爷爷当初费尽心思想要收为己用的商业奇才,现如今就这样成为了他的孙媳妇。

    不知道老爷子知道真实情况后,会不会激动得跳起来。

    看来得让人给他准备点速效救心丸,免得他太激动心脏超负荷啊。

    算起来,自己这算是曲线救国吧?

    乔忘栖无奈的笑了笑,亲自给江羡打了个电话,“江小羡,今天几点拍完?我来接你。”

    “不用啦,我都在回来的路上了!今天收工早,下了个早班,晚上出去吃饭!记得叫上乔十一。”

    江羡不说,乔忘栖都差点忘了自己这弟弟了。

    乔十一来了M国之后,整日都窝在家里,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出现。

    乔忘栖去敲门,过了好久乔十一才开门,脸色还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乔忘栖就关心的问,“你不舒服?”

    “没有……”乔十一否认,但眼神却有些闪烁。

    “别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事的话多出去走走。”乔忘栖以为他是宅太久了闷的,就提议道,“这样吧,周五你去MS大学参观参观吧,感受一下高级学府的氛围。”

    “……哦。”乔十一并没什么兴致,但乔忘栖吩咐了,他也不好拒绝,便点了头。

    四人吃饭的餐厅,就是上次乔忘栖带江羡去的那家餐厅。

    因为秦粤听江羡说这里的中餐好吃,她来了好几天了,天天吃西餐,吃得都怀疑人生了。

    听江羡说有好吃的中餐,哪里还忍得住,当然是求江羡带她来打打牙祭啊。

    吃饭的中途,乔十一的手机响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后,起身说去打个电话便出去了。

    到了外面确定没人跟来后,他才打了个电话过去问,“你也在这里吃饭吗?”

    苏同恩嗯了一声,并告诉乔十一,“你往三十六号桌这边看。”

    乔十一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苏同恩。

    他确定乔忘栖他们不会看到自己后,才走过去跟苏同恩打了个招呼,“女神,你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苏同恩面色平静的答道。

    她整个人比之前瘦了一圈,脸色还很吧好,看不出哪里好。

    可她嘴硬,并不愿意承认。

    “昨晚我找你玩游戏,你怎么拒绝了?”苏同恩慢慢的搅动着杯子里的果汁,看似不轻易的问道,“还有,你什么时候来的M国,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

    乔十一有些心虚,这两天苏同恩都会找他玩游戏。

    可他每次都是拒绝,次数多了,自己都心虚了。

    为了避免这种

    尴尬,他被苏同恩发现之后就借口忙玩不了下线了,结果秦粤那边又没法交代了,让乔十一很是苦恼。

    没想到他今天还在这里碰上苏同恩了。

    更没想到她会直接问这个问题,叫乔十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也没来两天,我昨晚有事,就没有接受邀请。”

    “以前你来,都会提前跟我说的。”苏同恩似乎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是因为乔忘栖现在有了江羡,让你跟我的关系都变得生疏了吗?”

    “不是,我没有这样想。”

    “算了。”苏同恩突然就不想听了,只淡漠的道,“既然你要保持距离,那就保持吧,你回去陪他们吃饭吧。”

    “那你……”

    “我的事不用你管。”苏同恩冷硬起来,甚至有些不满,“你又不是我的谁,我们现在连朋友都算不上了。”

    听到这话,乔十一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见苏同恩在气头上,估摸着自己说什么也不合适,不如让她先冷静下来在聊聊好了,所以他起身道别了,“那你慢慢吃,我先走了,回头我再单独请你吃饭。”

    苏同恩冷着个脸没回答,直至他离开,眼底克制的愤怒才显现出来。

    自打跟乔忘栖见面之后,她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过得浑浑噩噩的。

    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净胜,约了人出来吃饭,没想到又碰到了乔忘栖跟江羡。

    总觉得他们像是阴魂不散一样,让苏同恩很煎熬。

    她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生怕一个冲动跑过去泼江羡一脸果汁。

    而且她觉得江羡脸上的笑容太刺眼了,刺得她难受。

    苏同恩忍受不住这种刺激,匆忙的拿起包离开了餐厅。

    才刚走到门口,就遇见了她约着吃饭的人。

    “甜心,你又要放我鸽子吗?”男人见到她之后,笑盈盈的凑了上来,“上次你就放了我鸽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苏同恩自己心虚,怕被乔忘栖看见,急忙拉着男人说,“我不想吃了,我们回去吧,去你那里。”

    男人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致,“好啊,在我家约会可比在外面约会要强得多,刚好我太太出差了。”

    苏同恩随着男人上了车,直接去了男人的家。

    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并不陌生,甚至还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男人从后面抱了上来,手暧昧的在她胸前摸了摸,“甜心,你这里是不是长大了很多啊,怎么?二次发育了不成?”

    “你别乱动。”苏同恩按住男人的手,有些烦躁,“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做那事,就聊聊天吧。”

    “你真没趣,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我都想念你的味道了,你居然只想跟我聊天。”男人不悦的坐下。

    苏同恩想起自己有求于他,不好得罪,只好放软了身姿,蹲在他面前拉着他的手说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是有点不舒服吗?”

    “甜心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看看医生?”

    “维克,我妹妹最近发生的事,你应该都知道吧,我一直在担心这件事,吃不好睡不好的,所以身体状况很差……”苏同恩将连枕在了维克的手上,喃喃的说着话。

    维克听到是这事,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我知道你要打听什么,我只能跟你说,这件事我插不上手,你找我也没用。”

    苏同恩诧异了一下问,“你在MS大学不是有一定的话语权吗?当初你都能把我妹妹弄进去,这件事怎么就插不上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