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同恩跟维克是在她出国交流的时候认识的以为学者,那会儿维克就已经是MS大学的管理者之一了。

    维克知道她很优秀,便鼓励她考取MS大学。

    谁知苏家出了变故,苏同恩不得不放弃这个选择,选了最好走的一条路,职业电竞选手。

    维克知道后还挺为她惋惜的。

    后来文允诺在选择学校的时候,高不成低不就的,苏同恩就想起了维克。

    她找到维克,想让他帮个忙。

    维克爽快的答应了,但也提了一个条件。

    苏同恩很屈辱的答应了他的条件,陪他睡一觉,换来了文允诺进入MS大学的资格。

    维克也算是个绅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以后,就没再骚扰过苏同恩,两人相安无事了三年。

    直至文允诺想进入LISHEN教授的研究小组,苏同恩想起了维克,希望借由他帮文允诺一把,所以有联系了他。

    一开始维克只以为是论文的事,说能帮她想办法解决,所以苏同恩主动提出陪他。

    维克是男人,当然不会拒绝这种示好。

    他还把苏同恩带到自己的家里。

    文允诺的论文也随之一路晋级,到了最后的关头。

    苏同恩以为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如果文允诺进入了研究小组,也不枉费自己的这一番牺牲了。

    可谁知事情又出现了岔子,文允诺的论文被刷了,苏同恩不得不找维克帮忙。

    维克也去学校了解过,也把结果告诉了苏同恩,可苏同恩不信,始终缠着他,让他一定要帮忙。

    要不是馋她的美色,维克都不想理会了。

    所以一听到她说论文的事,维克就心浮气躁的,“我都跟你说了,我真的说不上话,你也知道LISHEN教授的研究小组根本不归我们学校管,是她自己亲自来学校选的,我哪里能插上手啊?”

    “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是的。”维克很坦白。

    可他的坦白,却让苏同恩很绝望。

    维克看她难受,也挺心疼的,“其实不能进去研究小组也没关系呀,等你妹妹毕业后,我可以推荐她到x财团去面试的嘛。”

    “那还要一年之后呢,等不及了。”

    “今年也是可以的,不过要足够优秀,才会被破格录用。”

    苏同恩眼眸转了转,觉得这也是个办法,态度便软了下来,“那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要甜心开心,我就会开心的。”维克凑过去要亲苏同恩。

    她虽然不喜欢,但也得装作喜欢,任由他的胡子在自己脸上扎来扎去的。

    谁知胃部一阵翻涌,她突然间很想呕吐,就推开了维克冲向厕所干呕了一阵。

    维克跟过去关心的问,“甜心,你怎么了?”

    “没事,胃有点不舒服,这两天没休息好。”苏同恩解释道。

    她经常胃不舒服,所以都习惯了。

    “没事就好。”维克重新抱住她,和她一起慢慢的滚到了床上……

    晚上苏同恩回到家,摸着肚子想着事情,突然间想到一个可能,立马惊慌的下楼去药店买了验孕棒。

    这一验,犹如晴天霹雳。

    她居然怀了维克的孩子!

    明明都有做措施的,怎么还会怀孕呢?

    她很害怕,熬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就给维克打电话。

    结果维克告诉她,他在医院,他太太昨晚半夜回来了,说人不舒服,急匆匆的送到医院在做检查。

    维克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苏同恩正要开口说怀孕的事,结果那边就响起了护士的声音,“维克先生

    ,你太太怀孕了。”

    “这怎么可能?”维克惊愕不已,他都顾不上还在通话,直接收起手机去找他妻子,“我们不是一直有做措施吗?为什么还会怀孕?你给我解释解释。”

    维克的妻子小声的答,“我在家里的避孕套上用针扎了洞,因为我想当妈妈了,而你又没做好准备,所以才用了这个办法,你若是不信,可以回去检查那些套套。”

    这个答案,让维克始料未及,“你知道我不喜欢孩子的!你为什么这样做!太过分了!”

    “可我想当妈妈呀……”

    两人争执不休,电话那头的苏同恩却如遭雷击。

    她跟维克经常在他家幽会,用的也是那些被扎了洞的套套,所以她也怀上孩子了。

    苏同恩害怕的挂断电话,脑子嗡嗡作响。

    她现在该怎么办?

    本来就没什么希望了,还出了这事,好像人生的计划一下子就被打乱了。

    她想找文允诺说说这事,让她帮自己拿个主意,可文允诺告诉她,她在去MS大学的路上。

    对了,乔十一,找乔十一。

    在按下拨号键的时候,苏同恩愣了一下,脑子里迅速清醒起来。

    是啊,她怎么没想到乔十一呢?

    ……

    今天是周五,MS大学的开学盛典。

    原本枯燥无味的开学盛典,在宣布请了lishen教授出席之后,全校的学生都来了。

    因为大家都想见一见这位传闻长得极为漂亮,且才华横溢的传奇人物lishen教授。

    文允诺也是早早就到了的,她找了个不错的位置坐下看手机。

    跟海主任的那条录音她已经剪出来了,甚至还做了字幕,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发到微博上去。

    文允诺心里很清楚,这个录音若公布到网上之后,必然会引起一番轩然大波。

    她虽然有所顾忌,可想到自己所受到的委屈,她还是点了发送按钮。

    整个录音就一个核心内容,是江羡否了文允诺的论文。

    录音发出之后,果然引起了很大的舆论。

    【原来真是江羡做的!她也太恶心了!这种人怎么配到偶像的!赶紧道歉退圈吧!】

    【实力心疼文影后,怎么就遇上江羡这种不要脸的小人呢?】

    【江羡居然还敢叫板,有钱就真的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随随便便的否掉别人的希望吗?】

    【说白了就是资本家操控舆论,甚至左右别人的人生,这种事情对江羡来说是常事,不信就等着看吧,文允诺绝对翻不起什么水花的,毕竟江羡的背后是江知奕和乔忘栖呢,捏死文允诺就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大家多留意了,别让这个话题沉下去,指不定哪天就是别的大新闻压下去,一定要跟歪风邪气抗争到底!支持文影后维权!】

    也不知是谁带的节奏,突然就变成了批斗了,全都在说江羡的不是。

    红姐眼睁睁看着刚刚扑灭的火又复燃,头疼不已。

    她给江羡发去信息,江羡只回了她一句话。

    稍安勿躁,一切自有定论。

    红姐也不知道定论在哪里,甚至有点佩服江羡,都这个时候了,她还能如此镇定。

    没办法,红姐还是按照江羡的意思,用江羡传媒的官博更新了一条微博。

    【一切自有定论。】

    盛典开始,校长和领导相继讲话,随后海主任上去致辞。

    他没介绍自己,反而非常热切的介绍了lishen教授的身份。

    一提到这个名字,现场的气氛就热烈起来。

    连文允诺都不停的往后面看,想知道这位教授到底长什么样子。

    后面有好几个人,文允诺一眼就看到了乔忘栖。

    他从来就出众,在人群中总格外显眼,所以文允诺才会看见他。

    他来这里做什么?

    文允诺正疑惑呢,又看到了他身侧的江羡。

    果然,这两人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

    找到其中一个,就一定能找到另一个。

    文允诺不屑的扯了扯嘴角,收回了视线。

    这时海主任也正式邀请lishen教授上台致辞,现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文允诺也跟着鼓掌起来,满心期待的看着lishen教授出来的位置。

    在众人的期待中,lishen终于登台,现场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甚至还有男士们欣赏的口哨声。

    全场几千名学生,唯有文允诺一人处于震惊状态。

    这,这怎么可能!

    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为什么江羡会上台致辞?!

    是海主任介绍错了吧,是学校以艺人的身份请的江羡吧!

    文允诺摇着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脑子全都是各种否定的可能。

    可这些否定在江羡开口做自我介绍之后,全都被打回原形。

    江羡说,“各位学弟学妹们好,我是lishen。”

    文允诺直接跌坐回椅子上,脑瓜子嗡嗡的响。

    她,她是lishen?

    她就是那个MS大学破例特聘的lishen教授?

    如果只是个名誉教师,文允诺也不会如此震惊。

    lishen所创造的传奇,至今还被人津津乐道,连文允诺本人,也对她十分崇拜。

    而且她很多的论文论点和知识点,都是深受lishen启蒙的。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lishen就是江羡,江羡就是lishen啊!

    最让文允诺无法接受的是,一个是自己最讨厌的人,另一个则是自己最崇拜的人。

    可这一刻,残酷的事实告诉她,她最讨厌的人,也是她最崇拜的人。

    这种转变,叫她如何接受啊?

    所以那个否定她论文的人,并不是江羡,而是lishen教授本人!

    难怪海主任不肯说是什么原因,可笑的是她还打算找lishen教授求个机会的。

    台上,江羡拿着话筒很即兴的说着一些致辞,却是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学生们的心里。

    人群里不时爆发出欢呼声和鼓掌声,好不热闹,让原本沉闷的开学庆典都变得热烈起来。

    可这些热闹听在文允诺的耳朵里,却像是嘲笑声。

    他们的每一次欢呼,都是对她的嘲笑。

    每一个人脸上的笑容,也是在对她嘲笑。

    这些嘲笑像是一场风暴,将她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她匆匆起身逃离,不想被这些嘲笑彻底压死。

    可那些欢呼声太大,哪怕她已经跑出了学校,也依旧能听到,怎么甩也甩不掉。

    文允诺崩溃的抱头大哭,那一刻觉得世界都坍塌了。

    这种感觉她五年前经历过,就在苏家宣布破产,父亲跳楼自杀,母亲被吓得晕了过去的那一天。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慢慢的从巷子里走了出来。

    开学典礼应该已经快结束了,她抹掉脸上的眼泪,匆匆的往学校赶去。

    ——

    乔十一: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晚安,今天没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