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头一次用lishen教授的身份高调参加ms大学的开学典礼,甚至还有财经媒体来现场采访。

    她也一改先前的态度,大大方方的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于是乎,江羡是MS大学名誉教授的身份很快就传开了,乃至国内媒体,都在争相报道这件事。

    那些原本还在讨伐和批判江羡的人,全他妈傻眼了。

    这……是人干的事?!

    到底是谁说江羡胸大无脑的?!

    到底是谁说江羡胸无点墨的?!

    到底是谁说江羡没文化的!!

    出来啊!怕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TM真的裂开了!】

    这句话,是所有人的心声。

    那些站了江羡的人,还被称赞慧眼识珠。

    观望了全程的吃瓜网友表示,发生在江羡身上的事情,就得理智吃瓜,因为到最后必反转!

    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之前文允诺还一直凹学霸人设,她的粉丝还去嘲笑江羡,说江羡嫉妒文允诺是学霸,上的是国外的名牌的大学。

    现在那脸啊,怕是肿得不能见人了吧?

    而且文允诺当初还公开说过,她的偶像就是lishen,还跟ms大学其他的学生一样,每次考试的时候,都要拜lishen这个学神的。

    到头来,学神是江羡,也不知道文允诺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有国内的人在ms大学留学,正好参加了今天的盛典。

    在知道江羡是lishen教授之后,他更是现场直播了江羡的演讲,得到了很多的关注。

    当有人在他的直播间问询起文影后的时候,他表示没见到本人,不知道情况。

    正说着呢,直播间里突然喊道,“是文影后啊!就在你身后!你快看!快去拍!”

    博主一听急忙回头,果然看到了浑身冷然走来的文允诺。

    他赶紧拿起手机追了过去,只见文允诺直冲冲的往江羡走了过去,神色冷然。

    学校的保镖见状立马过来阻止,可她却挣扎着喊道,“我有问题要问lishen教授,请lishen教授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现场太吵,听得不是很清楚。

    文允诺不死心,提高了声音喊道,“我有问题要问lishen教授,请lishen教授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正在接受采访的江羡回头看了看文允诺那边的情况,跟记者打了一下招呼,“抱歉,我先去看一下。”

    她跟海主任点了个头,海主任才吩咐保安放开了文允诺。

    此时的她有些狼狈,哪里还有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样子。

    可她还是端着架子,捋了一下头发,抬头挺胸的往江羡走了过去。

    那个正在直播的博主也赶紧跟了过去,生怕错过精彩的画面。

    直播间的观看人数更是蹭蹭的涨,不少人都跑来看八卦了。

    见文允诺一脸怨气的往江羡走去,疯狂的发弹幕刷屏。

    【天呐她不会打江爸爸吧?】

    【刚刚文影后的眼神好可怕啊,像怨灵一样。】

    【要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

    现场的媒体见状也急忙围了过来,将两人的对峙拍得清清楚楚。

    打是不可能打起来的,文允诺看着风头正盛的江羡,还是忍不住红了眼。

    她努力的克制着问,“所以你否掉我的论文,是因为我们的恩怨对吗?你是在假公济私对吗?”

    对

    哦,不管江羡是不是lishen教授,文允诺的论文没过也是个事实。

    从文允诺提出的问题来看,江羡假公济私的可能性很大。

    而且从头到尾,官方始终没有给出否掉论文的原因。

    连弹幕都在说,“虽然江羡就是lishen教授很让人意外,但她如果假公济私的话,也是很过分的事,还是应该给文允诺道歉。”

    海主任急急地想要阻止媒体的拍摄,却被江羡抬手制止了。

    她面露微笑的看着文允诺,十分有风度的反问文允诺,“请问你提交论文的署名叫什么?”

    文允诺面色一窒。

    其他人有点不解,但很快,江羡就给众人解开了疑惑,“是叫苏云蕊吧?就像你不知道我就是lishen一样,我也不知道苏云蕊就是你文允诺,何来公报私仇一说?”

    听江羡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恍然过来。

    是啊,文允诺是她的艺名,是她在娱乐圈里使用的名字。

    而她在学校里用的是真名,江羡只看了论文署名,又怎么可能知道那就是文允诺的论文。

    假公济私的说法也就行不通了!

    文允诺被她反问得哑口无言,脸色也跟着惨白起来,“那你为什么要否掉我的论文?连海主任都说了,我的论文很好,是这一批里最好的。”

    不懂的人自然不太理解她的这个说法,既然被人没有假公济私,你这样追问又有什么意义?

    这感觉就像是在死缠烂打,不甘心一样,有点败好感。

    虽然她已经没有了好感。

    “我一直认为每个人都会犯错,只要错误不大,都是可以原谅的,就像你的论文一样,虽然错了,但也没到不可以原谅的地步,所以我不想把话说得太明白的。”江羡一改先前淡然的态度,变得严肃起来,像是在很认真的对待某一件事一样。

    文允诺实在听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能硬撑着脸问,“我的论文错了?哪里错了?lishen教授能否说得具体一些?至少让我死个明白。”

    “好,是你说要死个明白的。”江羡很欣赏她的勇气,她问文允诺,“你论文带来了吧?”

    “是。”她本来就打算找lishen教授再要个机会的,所以准备得很充足。

    江羡伸手,“麻烦给我一下。”

    江羡的举动有些奇怪,文允诺根本不知道她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若是拒绝,反而显得自己心虚了。

    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把论文递给了江羡,江羡看都没看,直接翻到第四页,对准文允诺的连说道,“你以为抄袭一个很多年前一个在国内名不见经传的报纸上发表的论文,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吗?”

    文允诺整个人晃了晃,像是被什么重重的打了一击,险些站不稳脚跟。

    此刻她的脸,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了。

    论文抄袭在学术圈是屡见不鲜的事,虽然审查机制一直在改变,但想要彻底禁止这种事情还是很难做到的。

    很多人都带着侥幸心理在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而且随着机制的改革,大家抄袭的时候也懂得如何去规避系统的查重率了。

    比如抄袭古早期刊发表的论文,或者没有大范围影响过的论文等等。

    文允诺为了能进lishen教授的研究小组,苦心专研了很久,可写出来的论文始终不尽如人意。

    所以她动了歪心思,想起了以前父亲提到过的那篇论文。

    那会儿苏父很是赞许那篇论文,还说写这篇论文的人是个人才,甚至想要去查一查是谁的。

    结果第二天那家报社就关门大吉了,再也没人知道些这个论文的人是谁

    。

    而且那家报社的发行量本来就不好,根本没有掀起什么水花。

    文允诺那会一直活在姐姐苏同恩的光环之下,在苏家找不到什么存在感,很是憋屈。

    听到父亲那么赞许一个人,就好奇的把那篇论文收录下来,本来是想讨苏父欢喜的,没想到后来苏家出了事,她再也没机会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

    前阵子准备论文的时候,怎么也没找到灵感,就想到了这篇论文。

    翻箱倒柜的找了出来,即使时隔这么多年再次看到,她也深深的佩服写这篇论文的人。

    所以她根据这篇论文重新撰写了新的论文,其中还有一大段是原文照搬的。

    交给学校之后,很快就得到了赞许,一路晋级到了海主任手里。

    当时连海主任都说,这片论文非常的棒!

    文允诺听多了夸奖,就忘记这篇论文的来历了,压根就没想到会有人看出她的论文是抄袭的!

    而且最让她难堪的是,是江羡发现的!

    那一刻,她面如死灰。

    江羡将论文甩在了她的脸上,并郑重的说道,“学术研究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希望你能正确对待学术二字,而不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玷污学术!”

    这句话说道得铿锵有力,却字字诛心。

    将文允诺诛得恨不得原地挖个洞钻进去!

    直播间里突然一片安静,随后爆发阵阵欢呼。

    有叫好的,有鼓掌的,还有敬佩的。

    全都被江羡给征服了!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江羡啊。

    原来她不只是美貌叫人嫉妒,连才华都叫人嫉妒呢。

    这一刻,文允诺听到了真正的嘲笑声。

    她害怕的往后退,但围观的人太多,她根本推不开。

    手机,摄像机,将她的狼狈全都捕捉得清清楚楚。

    她害怕的看了看周围,“我没有抄袭,你为什么说我抄袭,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抄袭的?”

    此刻的她,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鱼,本能的为自己辩解,本能的反抗。

    “因为我看过那篇论文,而且记忆深刻。”江羡一字一顿的回答道。

    “谁能给你证明呢?”

    江羡是真没见过被人揭穿还这样嘴硬的人啊,“我不能证明,毕竟那篇论文太古早了,已经无从查起了。”

    听到她这么说,文允诺开始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可江羡随后也说了,“但你又怎么证明你没抄袭呢?还有,这是我的研究小组,我自然要挑选我看得上的人,至少在我看来,你不够资格进入我的研究小组。”

    文允诺再次被反问得哑口无言。

    一旁全程在看戏的乔忘栖看到这里,觉得自己是时候出来刷一下存在感了。

    自家老婆这么出风头的时候,怎么能少得了自己呢。

    所有他及时的站了出来,走过来很自然的将江羡搂住,挑着眉似笑非笑的开口,“我到是可以证明你们不能证明的事情。”

    江羡好奇的看了过去,不知道他为何要参一脚。

    其他围观的人也都被他突然的开口给怔住,什么叫证明你们不能证明的事情啊?

    就连文允诺,也十分不解的看向乔忘栖。

    无数的镜头对准了乔忘栖,只见他妖孽一笑,薄唇温柔阖动,“因为那篇论文是我写的。”

    ——

    乔十一:我整明白了,九哥和嫂子就是来打击人的!完毕!

    秦粤:怎么今天不傻白甜了?

    乔十一:???